章玉贵:股市震荡凸显资本项目自由化之忧

  沪深股市此轮非理性暴跌,成因尽管甚为复杂,但国际投机资本的大举“入侵”以及套现沽压却是重要原因。

  在美国有意为之的弱势美元政策下,缺乏稳定投资场所的全球资本在差异度较大的各类市场频繁出入,被视为全球最具投资价值的中国股市一直受到国际资本的高度关注,尤其是总资产规模超过1.5万亿美元的国际对冲基金,早已对中国资本市场虎视眈眈。尽管沪深股市尚不存在与美国股市的联动机制,但是由于A、H股的关系跟香港股市有所联动,而香港股市的主导权一向在华尔街的国际金融资本的控制之下,于是国际资本通过做空香港股市来做空中国A股。其主要途径是通过做空以中石油为代表的含A股的H股,藉此将A股拉下水。而当上证指数果真在短短5个月之内就从2007年10月16日的6124.04高点几乎腰斩,市场一片哀鸿之时,热钱在摩根大通等国际投行唱多的配合下,又大举进入中国抄底。保守估计,去年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中国的热钱高达1200亿美元,有人则认为进入中国的热钱现有存量是2500亿—3000亿美元。今年以来,热钱明显加快了进入中国的速度。据统计,3月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16822亿美元。同比增长 39.94%.一季度国家外汇储备增加1539亿美元,其中相当一部分外资属于国际游资。

  而往昔教训表明,热钱引发的金融危机是最值得警惕的陷阱。镜鉴日经指数在热钱操纵下从39000点的高位高台跳水至14000点的深刻教训,端视中国股市被热钱和掌握话语权的国际投行联手,左手唱空,右手收购;左手唱多拉高,右手出货,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残酷现实。我们发现,国际金融资本要搞垮中国的货币和金融体系绝不是危言耸听!如果我们不能在这场金融主导权争夺战中取胜,其后果将比日本“失去的10年”更为严重。美国著名经济学家麦金农“要防止当年日元被美国绑架下所演绎的悲剧在中国发生”的告诫理应引起我们的高度警觉!业已发生的股市巨幅震荡表明,人民币资本项目下的自由化切不可操之过急!

  诚然,在经济日益全球化的今天,管制尽管已近黄昏,跨国(境)资本流动势成必然,资本市场的一体化已成不可逆转之势,关于资本项目自由化的争论已不再是要不要开放的问题,而是在资本项目自由化的开放速度和顺序上采取什么态度和控制方法的问题。但资本项目自由化步伐必须慎之又慎!

  在波谲云诡力量对比失衡的国际资本市场中,真正有资格玩资本的国家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真正有资格玩资本的金融大鳄也主要集中在美国。无论是经济实力不输美国的欧盟,抑或野心很大口碑不佳的日本,他们在国际金融秩序中都必须要看美国的眼色行事。至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尽管有的未来发展难以限量,但受制于在当前的国际经济格局,他们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只能被动接受既有的游戏规则,在是否解除资本管制实行资本项目自由化这个问题上往往自觉不自觉地被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资本势力牵着鼻子走。东南亚国家在这方面的教训就是明证!例如泰国仅用了3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经常项目到资本项目的可兑换,但不久之后发生的颠覆性的金融危机令泰国上下痛心疾首。

  对中国来说,既不能拖延资本项目自由化的既定步伐,更不能不顾条件成熟与否贸然解除资本管制。如果在国内金融体系的重大问题还未解决之前就仓促开放资本项目市场极有可能使我们的经济遭到冲击,严重的话甚至会导致中国金融体系的崩溃和经济的全面衰退。因此,所谓的人民币资本项目下的可兑换没有时间表其实是有时间表的,那就是要视支撑资本项目自由化的诸项条件是否具备。尽人皆知,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可兑换的进程要与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能力、金融市场发育程度、市场主体风险管理能力等相适应,要与其他改革通盘考虑配套推进,同时还要考虑国际经济形势和金融环境。而就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适当的资本管制显然是维护国际经济与金融稳定的必要条件。如果我们迫于外界压力急于推进资本项目自由化是非常危险的。特别是,如果短期资本实现自由流动,来自海外的热钱将大量地流向不动产市场和股票市场,很容易发生泡沫。之后,一旦有风吹草动,引起外资外逃,泡沫破灭,不良债权骤然增加,就可能陷入日本型的金融危机。

  因此,中国在审慎推进资本项目自由化的同时,必须切实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监管,提高监测和预警能力,严格监控海外“热钱”的非法进出,防范投机资本对国内经济的冲击,决不能不能任由一些境外投机资本一边“唱空”一边“抄底”。唯有如此,才能镜鉴往昔教训,求解制胜之道。

  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副教授

  作者:章玉贵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股市震荡凸显资本项目自由化之忧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