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支柱:平时就需要制造敌人么

  友人五岳散人著文《天灾面前,我们不需要制造人间的敌人》,批评了那些拨弄是非攻击姚明捐款太少、李宇春献血作秀的人。该文的大部分具体内容我是非常赞成的,但作者把把文章的主旨归结为“天灾面前,我们不需要制造人间的敌人”,我坚决反对。

  “天灾面前,我们不需要制造人间的敌人”,平时就需要或应该制造敌人么?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制造”敌人吧?但是如果确实有“敌人”或不那么光彩、不那么科学的做法,批评一下又何妨?有了天灾,就应闭嘴么?由于五岳散人并不掌握任何权力,他当然是没有能力让那些拨弄是非攻击姚明捐款太少、李宇春献血作秀的人真的闭嘴,但是这种论调却可以给掌权者让批评他们的人闭嘴提供“民意支持”。

  钱钢先生就走得更远,他在《现在是解民于倒悬的关键三天》(《南方都市报》2008年5月14日)一文中指出:“有的传媒朋友,现在就把注视的焦点集中在问责和反思。我想对你们说,你们想做的这一切都应该做,但现在不是时候。”。钱文遭到了梁闻道的“商榷”。梁闻道说,“万众一心,表达不同”,何况根本就没法界定何时为问责和反思的适当时机!当然,梁说的“万众一心”只是就志愿者、捐献者和批评者、问责者而言,顶多还包括电视机前感动的观众、收音机前悲痛的听众,想发灾难财的人并不在此列。事实上,许多批评者、问责者也是捐了款的,哪怕是其中并不相信捐款组织者廉洁的人,他们可能仅仅是因为相信总还有一部分捐款会用到灾民身上。

  “奥运压倒一切”和“地震压倒一切”在逻辑上有什么不同吗?平时可以没人性,只需要在天灾时有人性?或者,平时只需有人性,天灾时必须成圣徒?“时机论”和“国情论”其实同样是特色理论,并不符合人类普适价值的。天灾或许能成为中国进步的一个契机,但基本的道德准则并不因为有无天灾而有所不同。难道天灾一过,贪污就合理了?政府盖豪华大楼就合理了?万不得已需要限制公民权利的行使,那也是灾区本身,不应当借机在灾区之外限制公民权利。

  国务院决定在国家机关、边境、使领馆降半旗3日以哀悼地震死难者,这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第十四条第二款的首次实施。虽然在地震发生7日后哀悼有点晚,但它在实践上开创先例的意义不容抹杀。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进步举措,却被某些歪嘴和尚念错了经。看京华时报2008年5月19日报道《北京影院所有院线将停映影片3天以示哀悼》,感觉北京的整个娱乐业不分公私都要停业3天。让私营企业停业3天,不是明摆着侵犯私人财产权么?没准有的私营娱乐企业早就停业3天以示哀悼了,仅仅因为政府一纸命令,他们还得再哀悼3天?须知地震已经1周,政府让降半旗哀悼3天本是亡羊补牢,但那些牢没破不用补的,也得跟政府亦步亦趋装着补牢么?哀悼死难者本应该是政府尊重公民的开始,怎么反而加强了政府对公民的法外管制?柏杨先生说“中国是个大酱缸”,什么好东西一到中国就走样,这是特别需要我们多加注意的。

  姚明捐款、李宇春之献血不应受到批评,其实跟天灾没有关系,他们是因为没有法律义务而慷慨解曩!“白给的东西不嫌少”,平时同样如此。但是如果政府救灾不力或措施失当,当然是应该批评的;如果有人借为地震募捐贪污,当然也是应该法办的。因为救灾是政府的宪法义务,不贪污是任何公益组织、公益活动的法律义务!

  作者:杨支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平时就需要制造敌人么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Rosoul 说:,

    2008年05月20日 星期二 @ 10:47:43

    1

    这文章虽有点道理,不过多少有点钻牛角尖之嫌,人家说现在不要树敌,也没说以前就得树敌啊。。何必苦苦相逼。

    回复

  2. 环球网友 说:,

    2008年05月21日 星期三 @ 01:10:49

    2

    还是说明白点好,楼主不钻牛角尖,说不定别人就会钻

    回复

  3. 不是主人翁 说:,

    2008年05月21日 星期三 @ 01:35:15

    3

    不是制造敌人,应该说是”道义勒索”才比较准确.这是中国文化的一种…….

    回复

  4. 陈春光 说:,

    2008年05月22日 星期四 @ 01:20:11

    4

    没什么新意 看题目就进来了 结果看完 感觉和楼上的一样
    是有点钻牛角尖 吹毛求疵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