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桄福:老报纸——重温无数革命先烈的遗志和遗言

  以下为中国共产党党报《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在解放前在国民党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民主先声!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

                        —《刘少奇选集》上卷第172-177页

  是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通”、“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则必须如中山先生所说,在选举以前,”保障各地方团体及人民有选举之自由,有提出议案及宣传、讨论之自由。”也就是”确定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完全自由权。”否则,所谓选举权,仍不过是纸上的权利罢了。

                        —《新华日报》1944年2月2日

  愚民政策虽然造成了沙漠,却绝难征服民心。

                        —《解放日报》1942年4月23日

  可见民主和言论自由,实在是分不开的。我们应当把民主国先进的好例,作为我们实现民主的榜样。

                        —《新华日报》1944年4月19日

  像林肯总统和罗斯福总统那样的民主的政治生活中产生的领袖,是虽在战时也一点不害怕民主制度的巡行的。他们害怕民主的批评和指责,他们不害怕人民公意的渲泄,他们也不害怕足以影响他们的地位的全民的选举。他们不仅不害怕这些民.主制度,而且他们坚决地维护支持这些民主制度。因此他们才被人民选中了是大家所需要的人。

                        —《新华日报》1944年11月15日

  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

                        —《解放日报》1944年6月13日

  由于各个国家的历史发展、社会状况等具体条件的不同,他们各自所实行的民主政治,可能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存在着多少差异。但无论如何,它们之间有一个基本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政权为人民所握有,为人民所运用,而且为着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务。这样的政权必然尊重和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利;使失掉自由权利的人民重新获得自由权利;没有失掉自.由权利的充分享有自.由权利;特别是言论、出版、机会、结社,这些作为实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条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权利,是必须切实而充分地加以保障的。

                       —《新华日报》1943年9月15日社论

  二十年来,尤其是最近几年,我们天天见的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政府所颁布的法令,其是否为人民着想,姑置不论。最使人愤慨的是连这样的法,政府并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却天天违法。这样的作风,和民主二字相距十万八千里!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们卑之无甚高论,第一步先看政府所发的那些空头民主支票究竟兑现了百分之几?如果已经写在白纸上的黑字尚不能兑现,还有什么话可说?所以在政治协商会议开会以前,我们先要请把那些诺言来兑现,从这一点起码应做的小事上,望政府示人民以大信。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日

  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階級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

  限制自由、镇压人民,完全是日德意法西斯的一脉真传,无论如何贴金绘彩,也没法让吃过自由果实的人士,尝出一点民主的甜味的。

                        —《新华日报》1944年3月5日

  他们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原来,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现在固然再也没有顽固派用国情特殊,来反对科学——自然科学的真理了。只有在社会现象上,顽固派还在用八十年前顽固派用过的方法来反对真理……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

  中国要实行民主政治,必须“取资欧美”,但又要避免欧美民主政治的一些流弊,更驾而上之,这正是中山先生的伟大识见。

                        —《新华日报》1942年11月12日

  这些一切,只有证明全国人民及各民主党派对实施纲领的意见,首先是对人民自由的主张,是切实的,迫切需要实现的,万万“撤销”不得的。

                        —《新华日报》1946年1月18日

  这说明英美在战时也还是尊重人民的言论出版等民主自由的。英美两大民主国家采取这些重大措置,正说明英美两国是尊重和重视共产党及其他党派,和他们所代表的意见和力量的……同时,(他们)也有一些批评。他的批评对不对,是另外一回事。这种民主团结的精神,是值得赞扬和提倡效法的……全国各党派能够融洽的为共同目标奋斗到底,这是英美的民主精神,也是我国亟应提倡和效法的。

                        —《新华日报》1942年8月29日

  这正如前天座谈会主席左舜生先生说的:”我们不去敦促,自由这一客人是永远不会进我们的门的”!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6日

  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

                        —《中共党史教学参考资料》

  “现在是非变不可了!”“但如何变呢?”我们只要看看人家。换句话说我们一切要民主。我们一切制度、政策以及其他种种,都要向着能配合世界转变上去改造。

                        —《新华日报》1945年4月8日

  一切力量来自人民!一切光荣归于民主!

                        —《解放日报》1945年7月2日

  曾经有一种看法,以为民主可以等人家给与。以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给人民,于是就有了等待这种”民主”,正如等待二百万元的头奖一样。但是中外古今的历史都证明了,民主是从人民的争取和斗争中得到的成果,决不是一种可以幸得的礼物。

                        —《新华日报》1945年7月3日

  必须真正做到民主动员,必须有民主政府持行并保障一切民主的措施,这真理还不简单明了吗?

                        —《新华日报》1945年1月18日

  英国人民把言论、集会、身体等自由作为民主政治的基础而加以无比重视,从美国方面也同样表现出来。上引赫尔国务卿自称一生为这目标奋斗力争的正是这个东西。”平等”与”自由”为什么被民主国家这样重视,重视到认为没有这就无从谈民主政治呢?这是很简单的。国父孙中山先生曾经说:”提倡人民权利,便是公天下的道理。公天下和家天下的道理是相反的;天下为公,人人的权利都是很平的;到了家天下,人人的权利便有不平,……所以对外族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族主义。对于国内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权主义”.英美民主政治所重视的平等,正是这一含义……假如至今英美仍不准人民有平等的权利,那末怎样能够谈得到民主、怎样能够实现民治呢?说到”自由”也是一样,如果连人民言论、集会、身体的自由都不允许,则民治从何谈起?……英国没有成文宪法,但是英国人民有平等有自由,所以虽没有宪法也是民主国家。由此看来,民主政治的主要标志是人民有自由平等的权利……民主的潮流正在汹涌,现在是民权的时代,人民应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和身体的自由是真理,实现民主政治是真理,真理是要胜利的,所以高举民主的大旗奋斗着的世界和中国人民是一定要胜利的。

                        —《新华日报》1944年3月30日

  年青的民主的美国,曾经产生过华盛顿、杰弗逊、林肯、威尔逊,也产生过在这一次世界大战中领导反法西斯战争的民主领袖罗斯福。这些伟大的公民们有一个传统的特点,就是民主,就是为多数的人民争取自由和民主。美国现在是反法西斯战争中联合国四大主要国之一,担负了彻底消灭法西斯、消灭侵略、建立世界永久和平安全的重大责任,从美国的革命历史,从美国人民爱好民主自由的传统精神,从美国人民的真正利益,我们深信美国将继续罗斯福的民主政策,不会忽视世界各处,尤其是中国人民的声音,人民的要求。

                        —《新华日报》1945年7月4日

  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

                        —《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

  七月四日万岁!民主的美国万岁!中国的独立战争和民主运动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新华日报》1944年7月4日

  杰斐逊的民主精神孕育了两个世纪以来的美国民主政治,杰斐逊的民主精神也推进和教育了整个人类的历史行进。

                        —《新华日报》1945年4月13日

  不论程度之深浅,美国是始终保有一种传统精神的国家,那传统就是民主。

                        —《新华日报》1943年4月15日

  一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新闻:据说美国在马绍尔战场协助土人实行民主,让他们自己选举行政官。这是很平凡的事:从民主的美国来说,正应当如此。这也是不平凡的事:从不民主或尚未民主的国家来看,觉得新奇、觉得刺耳、觉得不平凡。

                        —《新华日报》1944年10月3日

  我们尊重并且愿意接受美国朋友善意的批评和建议,正如我们对孤立主义提出批评,应受到尊重一样,这也是从彼此激励互求进步以加强两国人民的合作出发的。我们丝毫也不心存疑惧,认为美国朋友的批评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

                        —《新华日报》1944年3月15日

  如何使青年的思想和行动能有正当的发展……可分两种,一种是主张思想统制。这就是说,把一定范围以内的思想,灌输给青年,对于这种思想是没有怀疑和选择的馀地的。……另一种主张是思想自由。……只有自觉和自愿,才能产生心悦诚服的信仰,和惊天动地的创造活动。一般民众都是如此,青年尤其是这样。如果走相反的道路,则结果都是十分可悲的。有许多事实说明在强迫注入的训练之下,青年感到很大的痛苦……这种办法是必须改正的。我们主张思想应当是自由的。

                        —《新华日报》1941年6月2日

  统制思想,以求安于一尊;箝制言论,以使莫敢予毒,这是中国过去专制时代的愚民政策,这是欧洲中古黑暗时代的现象,这是法西斯主义的办法,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决不适于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适于必须力求进步的中国……言论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没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团结统一,不能争取胜利,不能建国,也不能在战后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的幸福……新闻自由,是民主的标帜;没有新闻自由,便没有真正的民主。反之,民主自由是新闻自由的基础,没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真正的新闻自由,决不可能。

                        —《新华日报》1945年3月31日

  作统治者的喉舌,看起来象自由了,但那自由也只限于豪奴、恶仆应得的”自由”,超出范围就是不行的。也就是说你尽可以有吆喝奴隶——人民大众的自由,但对主子则必需奉命唯谨的,毕恭毕敬,半点也不敢自由。

                        —《新华日报》1946年9月1日

  要真正做到出版自由,必须彻底废除现行检查办法

                        —《新华日报》1945年6月26日

  为了国家利益和革命事业,我们应该贡献出自己的一切。但这必须事先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我们那样牺牲自己是真正为了国家和革命么?第二,我们所有的一切是些什么?……一面说青年”根本不能谈民主”,一面是叫青年”必须牺牲个人的自由”,这就是在我们这个国度里对青年所施行的”标准”的”民主自由”的教育……那不过是为着要装装门面而已。

                        —《新华日报》1945年4月15日

  “五四”运动以来三十年的中国史,就是学生爱国运动与人民自主运动密切结合的历史,就是学生运动充作人民運动的先锋和辅助军的历史。在一代的时间内,中国学生用自己的血、泪和汗写下了中国民族民主运动史上光辉的史页,也是世界革命史上特出的史页。事实证明:中国学生将一本过去传统的爱国精神,继续为自己祖国的独立自主和民主自由而努力,也就是为世界和平而努力。

                        —《新华日报》1946年11月17日

  民主一日不实现,中国学生的爱国运动却是一天也不会停止的。

                        —《新华日报》1945年12月9日

  反动者企图以“共党煽动”,轻轻把“一二一”惨案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但是七日的新民报说:”学生罢课反对内战,当地军警出动镇压……,在这情形中谁是谁非,几乎不待判断”,”看昆明学潮惨案,受害的却是赤手空拳的学生,他们既无武器,更非军队,而竟受到武力的攻击”;”这次惨案却证明基本人权无保障……政府当局亟须反省”.

                        —《新华日报》1945年12月11日

  这件惨案的事理至为清楚,责任也很分明:一般青年学生只不过激于爱国热忱,凭了赤手空拳,起来要求民主反对内战,究有何罪?而国民党反动派竟采取残暴手段,惨加屠戮,并在屠戮之后,为了”嫁祸”起见,还不惜含血喷人,肆意诬蔑,居心恶毒以至于此,真是史无前例。但是人民是不会受欺骗的,人民是最公正的裁判者,国民党反动派要想一手掩尽天下耳目,徒见其日益心劳力拙而已。

                        —《新华日报》1945年12月7日

  中国青年在现阶段中所从事的运动,应该是争取民族独立,经济平等,和政治民主。为这三大目标而奋斗的人,在历史中就有他的地位。

                        —《新华日报》1946年11月17日

  而民主与不民主的尺度,主要地要看人民的人权、政权、财权及其他自由权利是不是得到切实的保障,不做到这点,根本就谈不到民主……保证一切抗日人民(地主、资本家、农民、工人等)的人权、政权、财权及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信仰、居住、迁移之自由权……中国共产党一向是忠实于它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纲领中的每一条文与每一句语,都是兑现的。我们决不空谈保障人权,而是要尊重人类崇高的感情与向上发展的愿望。

                        —《解放日报》1941年5月26日

  单说英美吧。英美是民主国家。这是人人公认的。英美人民有各种民主权利……为了国际的地位,必须从保障基本的民主权利开步走。恐惧是懦夫,疑虑是自私,反对便是倒行。我们再度呼吁:保障人民的基本民主权利。

                       —《新华日报》社论1944年2月1日

  本市消息内政部公开颁行一种限制人民游行自由的法令,借口是“恐稍有不慎,足以影响社会秩序与公共安宁”。据中央社讯,其要点如下:负责筹备游行的人员,需于事前将姓名、年龄、职业、住址、游行宗旨、集会地点、进行日期及时间经过路线等呈报当地”治安主管机关”.散发的印刷品和张贴的标语须事先送当地”治安主管机关”审查。上项法令,已由内政部发致全国各省市地方机关,本市市政府业已接到,且已分令警察局及各区公所”遵照办理”.有了这个”法”的根据,今后各地当局更可以随意于事先防止临时禁止一切人民团体之游行。人民游行已无自由可言了。

                        —《新华日报》1946年5月13日

  立即释放全国政治犯!严惩虐待犯人、毒杀犯人的凶手!未获释放的政治犯应切实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不准再有虐待和私刑拷打犯人的非法行为。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8日

  维持一党专政的政策是建立在制造饥饿和灾荒上的,所以这些救灾的治本办法,只有国民党确定的和各党派一道走上和平、民主的道路时,才能完满解决。

                      —《新华日报》社论1946年3月30日

  党对政府的领导,在形式上不是直接的管辖。党和政府是两种不同的组织系统,党不能对政府下命令。

                        —《董必武选集》第54-55页

  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在人民手中,这决不是正轨,只能算是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不结束党治,不实行人民普选,如何能实现民主?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

                       —《新华日报》1945年9月27日社论

  现在,官方豢养的论客们更公然地企图恐吓人民,说国民党是希望中国安定的,而共产党却希望天下大乱……中国共产党,不但”要变不要乱”,而且正是要”以变止乱”……(国民党反动派)也是希望某一种”安定”的,但那并不是全中国的安定,并不是全中国人民的安定,而仅仅是他们坐在压迫人民的宝座上的”安定”.他们那个小集团可以统治全国、为所欲为的”安定”……他们的统治”安定”了,中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会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没有事做、没有书读、没有说话的自由、没有走路的自由、没有住家的自由……废止国民党的一党专政!

                       —《新华日报》1946年5月17日社论

  而在重庆被打得头破血流的青年学生们的组织与行动也被当局宣布为”不合法组织……妨害治安”,而加以取缔。反之,那些打人的暴徒,是合法的组织,是有益治安,而应力加保护。这就是合法政府的合法措施。让我们在这个不合法的罪名下继续奋斗,一直到”人民的宪法”出现的一天吧!

                        —《新华日报》1947年2月22日

  昨天报载:慕尼黑在上周未暴动,”革命精神炽烈”,这是真的民意了,”纳粹调集坦克出动镇压”.希特勒要有他自己的”民意”,就叫戈林去说话。真的民意出现了,希特勒就派坦克去说话了。

                        —《新华日报》1944年3月15日

  现在,假如我们承认战后的世界是一个不可抗而又不可分的民主的世界,那么要在这个世界里生存,要在这个世界的国际机构里当一个”优秀分子”,第一就是立刻在实践中尊重”新闻自由”这种人民的”不可动摇的权利。”

                        —《新华日报》1944年10月9日

  国际民主既然与国内民主不可分割,所以要想参加到世界民主国家家庭中去的人们,就无法违反国内民主的原则。

                        —《新华日报》1944年1月19日

  法西斯的新闻“理论家”居然公开无耻地鼓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主张。它们对于”异己”的进步报纸,采取各色各样的限制、吞并和消灭的办法,如检查稿件、任意删削,威胁读者、阻碍推销,派遣特务打入报馆、逐渐攘夺管理权,最后则强迫收买,勒令封闭。

                        —《解放日报》1943年9月1日

  作者:董桄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老报纸——重温无数革命先烈的遗志和遗言 浏览数

38 条评论 »

  1. wanglu 说:,

    2008年06月06日 星期五 @ 14:18:07

    1

    好像47年以后就没有民主了!

    回复

  2. Ken 说:,

    2008年06月06日 星期五 @ 14:41:46

    2

    没当老大时,就到处说老大坏话. 自己当了老大,知道后果,所以就不让群众放屁鸟.

    出尔反尔的典型啊.厉害

    回复

  3. 哈哈 说:,

    2008年06月06日 星期五 @ 14:47:33

    3

    大开眼界,原来如此!哈哈!

    回复

    哈哈 在 六月 7th, 2008 09:07:29 回复:

    为啥用我的名字??

    哈哈 在 六月 7th, 2008 12:17:04 回复:

    历史证明,是我先用的.哈哈.

  4. 張鍾韞 说:,

    2008年06月06日 星期五 @ 16:54:35

    4

    民進黨執政前後堪可比擬.
    不知.若當中國民主化後.
    靠反對當局而崛起的新權貴是否也是如此.
    值得玩味.

    回复

    回張鍾韞 在 六月 7th, 2008 08:55:16 回复:

    专制制度下,一个”优质””伟大””光荣”的政党,仅仅一个不小心的错误就造成了千万人头,几成万劫不复的后果.而且一错就是26年,不是因为那个“伟大”领袖生命的结束,还不知要多少年呢?并且还得进行一场血雨腥风的斗争,一不小心,可能又是一个新的26年。
    民主制度下,一个”劣质””卑鄙””小人”的政党,犯下了一个严重的被人比作“纹革”的坏,也只不过是经济放缓了八年。没有人头落地,没有饿死冻死骨。人民每四年就有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这不重新来了吗?还用当心那个“小人”领袖命长吗?还用得着血雨腥风的斗争吗?
    比一比就知道孰优熟劣了。

    暮良 在 六月 7th, 2008 15:51:22 回复:

    问题是有没有可能出现”反对当局”在当今的中国。中国民主化路在哪里?

    張鍾韞 在 六月 8th, 2008 17:32:38 回复:

    我可沒讚頌當局
    只是提出一個假設的問題

    張鍾韞 在 六月 8th, 2008 17:52:41 回复:

    難不成連一個假設性的問題都不可以問(民主是要容忍別人的發言權)
    更何況我從小住在台灣,每次看到新聞報導918建國聯盟和台灣長老教會等立志推翻中華民國的組織(對大陸而言中華明國是不存在,但對台灣人民是存在)在遊行集會.當權政府不抓人.民眾(包括我在內)及媒體都沒批判和衝突.

    monsoleil 在 六月 9th, 2008 07:26:54 回复:

    这里有错 中华明国 是一个历史词汇 他是中国历史的一个阶段 那时候所有发生的事情可都在大陆
    说对大陆而言是不存在的 这是错误的
    不信 你还可以去学校的教科书看看 只看中國近代史

    回張鍾韞 在 六月 9th, 2008 10:08:32 回复:

    鍾韞兄,你理解错我的目的了。
    我只是分析一个观点而已。我想你能看出我的理性。所以不应划到容忍不容忍的问题。
    “對大陸而言中華明國是不存在”这只是对那个党来说。对于大陆人民来说,有越来越多人看到并认同它的存在,包括我一个。呵呵!我又改不了爱评论的毛病。

  5. 哈哈 说:,

    2008年06月07日 星期六 @ 09:26:24

    5

    此1时,彼1时。
    60年太短,
    不易评价。

    回复

  6. 向前看吧这个没什么意思 说:,

    2008年06月08日 星期日 @ 00:16:39

    6

    怪不得这么狭隘,
    原来思维水平还停留在六十前的水平.

    回复

    YES 在 六月 8th, 2008 11:56:18 回复:

    并不是思维水平还停留在六十前的水平
    而是指出中国民主进程是在倒退

  7. 环球网友 说:,

    2008年06月08日 星期日 @ 04:36:48

    7

    谢谢
    你的留言比楼主的文章更有价值。

    回复

  8. 东流 说:,

    2008年06月08日 星期日 @ 04:53:55

    8

    董兄你太伟大了,我简直要学着五四时期毛泽东喊赛先生旗手陈独秀“万岁”的语气,大喊“董桄福万岁”了(尽管我很讨厌万岁这个语汇)!你真是太有才了,你做了一件前无古人的大好事,挖出了一件国宝级的超级文物,与国于民,功德无量!
    我敢说,江淹民看了会找地缝,湖惊涛看了会无地自容,老百姓看了会“焚书”(蓦然回首,原来那书上说的全是假话)!

    回复

  9. YES 说:,

    2008年06月08日 星期日 @ 12:05:28

    9

    佩服
    我掌握的知识跟龙人比起来,实在是差远了
    又学了一课

    回复

  10. Alex 说:,

    2008年06月08日 星期日 @ 12:37:19

    10

    Holy smoke!I couldn’t agree more. Thank you, nice job you guys.

    回复

  11. 龙人 说:,

    2008年06月08日 星期日 @ 13:46:03

    11

    呵呵,我的留言到哪里去了?似乎我的留言影响页面正常访问啊?YES兄的回复我都没看见!

    回复

  12. DW 说:,

    2008年06月08日 星期日 @ 15:04:51

    12

    这很正常啊,翻翻文革的报纸再与今天做一比对,不也是出尔反尔吗?一切根据需要。

    回复

    回DW 在 六月 9th, 2008 10:25:06 回复:

    这是有根本的不同哦!
    纹革是因为它走不下去了,知道确实做错了,所以不得不做出某种的纠正,那应算是“改过自新”的行为。
    49前得到政权前的“民主先声”,在49年后,连吭一声都不让吭,更别说是否实践了,是否走不下去了。这能算得上“改过自新”吗?当然是“出尔反尔”了

  13. shiyiwan 说:,

    2008年06月08日 星期日 @ 15:09:57

    13

    这篇文章是转载吧

    天涯老早就有了

    全本可以在《历史的先声》一书中看到,迅雷有下的。

    回复

  14. DW 说:,

    2008年06月08日 星期日 @ 15:18:40

    14

    在野的与在朝的立场总是相反的,各自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朝的搞专制,在野的要民主,历来如此。

    回复

    aj 在 六月 9th, 2008 07:18:05 回复:

    你没有考虑中立,以及他们之间存在共识/即所谓普世价值的情况,,
    世界总不能阻止利益走向自身,只是对于在存在上应该容忍的不同点与差异所可能造成的错误,需要靠轮换的机制来防止它在现实中走得太远..

  15. 龙人 说:,

    2008年06月09日 星期一 @ 01:56:08

    15

    因为有我这篇留言,影响到这个页面的正常访问,大家都知道大陆“金盾工程”工程的厉害,这项技术非常智能和先进,编辑似乎只是为了保证大家能正常浏览这篇“董桄福:老报纸——重温无数革命先烈的遗志和遗言”的文章,所以后来将留言删除了吧,但愿如此!

    回复

  16. monsoleil 说:,

    2008年06月09日 星期一 @ 07:28:28

    16

    我就奇怪 一说起民主 人人都有说不完的话 真的到了发言的时候 却没有一个人敢吱声

    回复

    回monsoleil 在 六月 9th, 2008 10:32:13 回复:

    呵呵,正因为我会“没敢吱声”。我才更有对“民主”的期盼。难道是那些权利高高在上,不喜欢下人“吱声
    ”的人爱谈这个吗?你说是吧!

  17. wuqin 说:,

    2008年06月09日 星期一 @ 13:13:57

    17

    还能说什么呢?怎么忘了没来次焚书啊?忘了吧。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还能说什么呢?

    回复

  18. 独白 说:,

    2008年06月10日 星期二 @ 07:07:11

    18

    五四运动带来的文化讨伐绵延了不只到解放前,而且到现在依然如此,总是使用一种概念去讨伐另一种概念,造成不断的颠覆,同时不断的重复。真正的思考没有了,有的只是期待下一次运动,就像楼主这篇文章所揭示的。社会决不是一盘棋可以分出 你我来,大家在同一个社会中,如果不承认社会现实不断的去颠覆结果只是走回头路而已,在和平时期我们不需要这样的颠覆,如同不需要再一场文革。我们需要的是持续发展社会本身,社会发展本身才是检验真理的最好标准。民主的形式本身是一个民主的命题,让每个国家和民众来选择,不需要他人设定。我们今天认为这样更民主就这样,认为改一下更好,就改一下,只有有主权才有民主的实施权,否则成为一个他人嘴里的命题,今天投你所好,明天就如同伊拉克的卖国政府一样开始奴颜婢膝,没有主权就没有民主,也没有按照国家自己民众改造社会的权力和机会。

    回复

    sfacp 在 六月 19th, 2008 22:07:52 回复:

    二十年来,尤其是最近几年,我们天天见的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政府所颁布的法令,其是否为人民着想,姑置不论。最使人愤慨的是连这样的法,政府并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却天天违法。这样的作风,和民主二字相距十万八千里!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们卑之无甚高论,第一步先看政府所发的那些空头民主支票究竟兑现了百分之几?如果已经写在白纸上的黑字尚不能兑现,还有什么话可说?所以在政治协商会议开会以前,我们先要请把那些诺言来兑现,从这一点起码应做的小事上,望政府示人民以大信。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日

    “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黨反动派)也是希望某一种”安定”的,但那并不是全中國的安定,并不是全中國人民的安定,而仅仅是他们坐在压迫人民的宝座上的”安定”.他们那个小集团可以统治全国、为所欲为的”安定”……他们的统治”安定”了,中國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会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没有事做、没有书读、没有说话的自由、没有走路的自由、没有住家的自由……废止国民黨的一黨專政!

                           —《新华日报》1946年5月17日社论

  19. WHXXh 说:,

    2008年06月11日 星期三 @ 11:07:24

    19

    靠谎言和暴力发展壮大、夺取政权、巩固政权是某党自产生以来一贯作风。一边在延安整风中进行着惨无人道极端恐怖政策,一边又众口一致赞美西方民主自由,好像比西方人自己都更了解民主。于是对外连马歇尔赫尔利之流都被骗了,在几次生死存亡时,马兄给他解了围;对内欺骗了民主人士,政权一建立马上翻脸不认人;而普通老百姓那时可不知民主为何物,只要有土地就行。没想到,刚种了几年就没无条件夺了去,甚至连锅碗飘盆一起公了去,真变得彻底的光荣的无产者了。到现在土地老百姓只有使用权,难怪中国房地产如畸形、如此黑暗!

    回复

  20. 留个电话呗 说:,

    2008年06月15日 星期日 @ 05:29:06

    20

    —《新华日报》1946年5月17日社论

      而在重庆被打得头破血流的青年学生们的组织与行动也被当局宣布为”不合法组织……妨害治安”,而加以取缔。反之,那些打人的暴徒,是合法的组织,是有益治安,而应力加保护。这就是合法政府的合法措施。让我们在这个不合法的罪名下继续奋斗,一直到”人民的宪法”出现的一天吧!

    一直到”人民的宪法”出现的一天吧,“我们”就可以开枪了!

    回复

  21. sfacp 说:,

    2008年06月19日 星期四 @ 22:15:25

    21

    《新华日报》社论: 人民文化水平低就不能直选吗?

    [史海钩沉] 《新华日报》1946年1月24日 作者:力 民

    这是一个老问题:中国广大人民文化水准太低,致使有些人怀疑他们是否有运用选举权的能力;反对实行民主的人,更以此为借口,企图拖延民主的实行,并从而诬蔑解放区的民主选举。如象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的《和平日报》社论就可作为代表,那社论里面说:“……共产党拿‘普选’和‘不记名投票’来欺骗人民。谁不知道,中国人民有百分之八十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出,他们既不能记自己的名,更不会记共产党所指派(?)那一群大小官吏的名了。这种政府只能叫做‘魔术’政府,不能叫做‘民主政府 ’,共产党人却掩耳盗铃,硬说‘魔术’就是‘民主’,简直是对全国人民的一种侮辱”。这种说法,不仅是诬蔑解放区的人民,而且推论下去就必然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人民还无法运用民主选举,还应当由他们继续“训政”下去。居心何在,不问可知。

    假若将来中国人民个个都能识字了,实行选举时一定便利得多,这是很明白的。现在中国人民文盲太多,进行选举时非常麻烦,这也是事实。但是,无论如何,选举的能否进行和能否进行得好,主要关键在于人民有没有发表意见和反对他人意见的权利,在于人民能不能真正无拘束的拥护某个人和反对某个人,至于选举的技术问题并不是无法解决的。解放区实行民主选举的经验便是明证。我们略举几个例子,看看解放区是怎样选举的吧:

    首先要说明,候选人决不是指派的,而是由人民提出的,在乡选中每一个选民都可以单独提出一个候选人。在县选中每十个选民可以连合提出一个候选人。选举的方法是分成两种:一种是识字的人,写选票;一种是不识字的人,则以投豆子代替写选票。这是很久以来就采用了的方法,在实践过程中又曾有过不断的改进和新的创造。过去的办法是由候选人坐在晒场上,每人背后摆一个罐或碗,因事不能到会的候选人仍然给他们空出位子,位子后摆上碗,每只碗上都贴着候选人的名字,选民每人按应选出的人数发豆子数粒,于是各人便把豆子投入自己所要选的那个人碗中,在投豆子之前,先由监选人向大家说明每一只碗所代表的候选人,一般说起来,不识字的老百姓总是特别留意于记忆的,在这件他们看来很郑重的事情上,更是不致于弄错。这种方法还有缺点,那就是当每个选民投豆子时,到会的人都可以看得见,实际上成了记名投票。后来就改变方法,把碗统统放到另外一个房子里,除监选人在选民万一记不清楚时从旁帮助说明外,其余的一概不准在场。但这种方法仍有缺点,因为碗是仰着放的,那个碗里已有的豆子多,那个碗里已有的豆子少,都看得清楚,这样就可能使后来的投票受到先前投票者的影响,因而不自觉的失去了自主性。补救这个缺点的方法,就是用纸把每一个碗都盖起来,而让投票者从碗边上把豆子投进去。最近陕甘宁边区的选举中又创造了一种新的方法,在候选人数不多(乡的选举中候选人一般是不会太多的)的时候,依候选人的多少,发给选民几颗,颜色不同的豆子,比如:黑豆一颗代表张××;黄豆一颗,代表李××;玉米一颗,代表赵××等,另外每个选民再发给小纸一张,如果想选谁,就把代表谁的豆子用纸包上,放在碗里,同时包几颗者作废。这种方法非常适合农村文盲的无记名投票,在某些地方实行结果很好。

    以上只是略略举几种方法作为例证而已,此外也还有其他的方法。这些方法的创造证明了只要有实行民主的决心,人民的文化水平低与不识字都不会变成不可克服的障碍。那些信口诬蔑解放区选举,并企图以此来拖延民主选举之施行的谎言,完全没有事实根据。才真是“对全国人民的一种侮辱”哩。

    回复

  22. sfacp 说:,

    2008年06月19日 星期四 @ 22:17:39

    22

    “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 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主”

    ——1944年6月12日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

      中国是有缺点,而且是很大的缺点,这种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中国人民非常需要民主,因为只有民主,抗战才有力量,中国内部关系与对外关系,才能走上轨道,才能取得抗战的胜利,才能建设一个好的国家,亦只有民主才能使中国在战后继续团结。中国缺乏民主,是在座诸位所深知的。只有加上民主,中国才能前进一步。

       ……

      为了打倒共同敌人以及为了建立一个很好的和平的国内关系,及一个很好的和平的国际关系,我们所希望于国民政府、国民党及一切党派的,就是从各方面实行民主。全世界都在抗战中,欧洲已进入决战阶段,远东决战亦快要到来了,但是中国缺乏一个为推进战争所必需的民主制度。只有民主,抗战才能够有力量,这是苏联、美国、英国的经验都证明了的,中国几十年以来以及抗战七年以来的经验,也证明这一点。民主必须是各方面的,是政治上的,军事上的,经济上的,文化上的,党务上的以及国际关系上的,一切这些,都需要民主。毫无疑问,无论什么都需要统一,都必须统一。但是,这个统一,应该建筑在民主基础上。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统一在军事上尤为需要,但是军事的统一,亦应建筑在民主基础上,在军官与士兵之间,军队与人民之间,各部分军队互相之间,如果没有一种民主生活、民主关系,这种军队是不能统一作战的。经济民主,就是经济制度要不是妨碍广大人民的生产、交换与消费的发展,而是促进其发展的。文化民主,例如教育、学术思想、报纸与艺术等,也只有民主才能促进其发展。党务民主,就是在政党的内部关系上与各党的相互关系上,都应该是一种民主的关系。在国际关系上,各国都应该是民主的国家,并发生民主的相互关系,我们希望外国及外国朋友以民主态度对待我们,我们也应该以民主态度对待外国及外国朋友。我重复说一句,我们很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筑在民主基础上的统一,才是真统一。国内如此,新的国际联盟亦将是如此。只有民主的统一,才能打倒法西斯,才能建设新中国与新世界。我们赞成大西洋宪章及莫斯科、开罗、德黑兰会议的决议,就是基于这个观点的。我们希望于国民政府、国民党及各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主要的就是这些。中国共产党所已做和所要做的,也就是这些。

      

       ——《解放日报》1944年6月13日

    回复

  23. 牛皮 说:,

    2008年06月25日 星期三 @ 14:10:01

    23

    楼主收集历史,来论民主.好.
    民主是一个延进.不是有些人说的颠覆.所以说到民主,不一定要达到什么程度.先烈们用生命来唤醒我们的智觉.把民主向前推进.
    可我们现在是倒退.这里有人算过,六十年了吧.都没有推进过.不推进,就倒退,因为民主是高坡.

    2008是中国经济改革最后一年.那些国资该分的都分给当权者了.知足了,总会想到祖国,人民了吧

    回复

  24. haha 说:,

    2008年06月30日 星期一 @ 09:01:55

    24

    董桄福,老大不小了,有点追求,怎么为了5毛钱象小丑一样卖弄呢?

    回复

  25. 呵呵 说:,

    2009年04月13日 星期一 @ 16:14:45

    25

    HAHA 我们也想看看你来卖弄,你得有得卖!!!值得卖呀!!!!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