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舟平:中国将成为感染艾滋病毒人口最多的国家

  农民杨志林(音译)常年到北京卖血,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艾滋病。他只知道自己非常穷,他和本村其他村民一样都是在需要钱的时候就到黑市上卖血。过去十年来,他卷起袖子,血贩子经常拿使用过许多次的针头抽他的血。

  但37岁的杨志林在某次卖血过程中感染上艾滋病毒。科学家说,由于非法血贩子常常使用不经过消毒的采血方式,像杨志林这样的贫穷农民经常感染上血液传染疾病。他本人感染之后,又无意中传染几十个类似他自己那样的人,而那些被传染者甚至不知道什么是艾滋病。

  随着艾滋病的悄悄蔓延,中国部份医学专家开始公开抱怨政府对于调查和预防艾滋病问题做得太少。由于官方注意不够和缺乏全国性教育项目,艾滋病已经从九十年代的为数不多的静脉注射吸毒者中间迅速扩散,科学家估计现在中国大约有六十万人感染艾滋病毒。如果政府不采取行动,他们警告说,再过十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感染艾滋病毒人口最多的国家。

  中国科学家在给国家领导人的一份报告中说,艾滋病毒正以加速度在中国传播,我们对于这种威胁仍然没有采取行动。由于政府无动于衷,艾滋病的防治效果特别差。

  尽管中国医生已经开始一系列的研究和教育项目,但全国没有协调机构确定艾滋病的流行,因此政府对于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及其分布只有粗略的概念。中国去年防止艾滋病的预算只有几百万美元,比越南和泰国都少得多。地方官员抗拒在他们管辖的地区测试艾滋病毒传染,怕影响他们的形象。许多城市宣传预防艾滋病毒和推广避孕套的广告只能持续几天,就因为“有伤风化”而被破坏。

  中国著名艾滋病专家曾义( 音译) 说,“如果我们不觉醒,它将成为一场民族灾难。”

  中国防治艾滋病的斗争还同时在科学家、医学专家和那些保守的宣传、教育和卫生官员之间展开,后者要维护中国的形象和价值观。

  科学家说,那些保守派扼杀了他们同艾滋病的斗争,阻止他们坦率讨论性、吸毒等问题,也掩盖了中国的艾滋病毒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生物科学家邱仁宗说,中央政府没有认识到问题有多严重。由于有些部门非常保守,我们甚至还没有定出有效的防止策略。他们认为贞操比避孕套更重要,他们说防止艾滋病传染的唯一方式就是依靠中国的传统价值观。

  这些科学家的报告提出要在全国范围进行防治艾滋病教育,包括使用安全套和改换吸毒者的针头。他们的报告已经引起中央的重视,任命李岚清负责这一问题。

  但有些人仍持怀疑态度。前国家卫生官员万严才(音译)说,是有很大进步,但要同艾滋病毒的传播速度相比还不够。万在九十年代中期因为坦率谈论艾滋病问题而被开除。

  去年12月1日,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在电视台推出使用安全套、防止艾滋病的广告。但第二天,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就命令它停播这个广告,说它违反了禁止推销性产品的法规。

  今年6月,武汉树起推广安全套的广告牌,但在22个小时之内就被拆除。政府顾问朱奇(音译)说,如果在青年中推广使用安全套,就等于发放性执照、放弃性道德。他认为贞操是防止艾滋病的最好方式。

  邱教授对这些做法直摇头。他说,“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原载【多维新闻社】

  作者:郑舟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将成为感染艾滋病毒人口最多的国家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