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远:今天的上海——空洞的华丽?

  “哇,世界是平的”。托马斯·弗里德曼站在讲台上发出他刻意的感慨时,正好传来一声低沉的江轮的汽笛声。我和几百名听众坐在外滩三号三层的沪申画廊漂亮的白沙发上,听着这位世上最著名的新闻记者讲解世界运转之道。这幢设计于1922年七层楼,如今是上海最时髦场所,一个由乔治·阿玛尼的服装、高级餐厅与咖啡馆、男性护理中心、中国当代艺术画廊、黄埔江景构成的小世界,象征着消费主义和艺术风尚的结合。

  从它的窗口望出去,向左是一排灰色、坚固的花岗岩、欧洲风格的建筑,并不长的中山东一路在70年前被称作“远东的华尔街”,大英银行、中国通商银行、汇丰银行、交通银行、麦加利银行、中国银行,一家接一家排列着,它们是昔日上海繁荣的象征,那个渔民晒网、纤夫拉船的水岸是逐渐被煤渣和水泥覆盖的,1898年《申报》的一则广告还正式给予它了名字“外滩”。

  对岸的浦东则是一个另一个上海形象——一座由钢筋水泥、玻璃幕墙、巨大荧光屏构建的21世纪全球城市。在1978年重新打开国门之后,上海人发现荣耀已经不再,甚至多年前的摹仿者香港都已遥遥领先,将江岸对面的那片农田的开发成金融区是上海重塑信心的举措之一。

  只有双脚可以帮助人记忆城市,我对于北京充满温情,是因为在年少时代,骑着单车不知疲倦的穿过海淀区的大街小巷,和一群同样迷惘的少年一边长时间的漫步,一边不知所云的争论。但是上海,总是从机场到酒店,在出租车上看着南京路与淮海路逐渐远去。只有一个下午,我和一个美丽的姑娘穿过了弄堂、糕点铺、中学、邮局,在苏州河与汇入黄埔江之前分手时,夕阳正斜射过来。

  那个迷人的下午似乎是在外滩终止的。我走进黄埔公园,充满着花岗岩带来的坚硬气息,在三根指向天空的巨大的石碑的底座,刻着官方版本的上海叙事,小刀会的农民起义被视作这座城市的开端,其后是和帝国主义、封建统治者所作的一次次斗争——上海如何摆脱它殖民城市的命运的艰苦努力,这座曾经悬挂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屈辱告示的公园,现在是人民的公园了,是外地人来此游览的毕经之地。

  历史充满了讥讽。灰色的洋楼上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傍晚的风中飘舞,在获得了独立半个世纪之后,上海人却如此怀念十里洋场与百乐门的岁月,甚至日本占领时期的租界都因为张爱玲的小说而散发出不可抵制的魅力。

  我对上海总是充满了偏见,相信它拥有着不可救药的虚荣和势利,崇拜金钱,价值观单调,她的头脑仍是殖民地式的,对于更强大的外来者采取一种习惯性的取悦姿态,而对于弱小者则尽是冷漠与傲慢。我不喜欢高级餐厅里习惯先说英文的服务员,不喜欢市民们对于己于人外国货的迷信,对于上海姑娘们过分热衷于寻找西方男朋友的感到不解,在灯火酒绿的外滩的天桥上是乞讨的老人与小孩,在10分钟内,我没看到过一位行人愿意给出一毛钱。

  我记得历史学家罗兹·墨菲在1950年代这样形容上海:“上海是两种文明交汇的地方,两种文明都不起统治作用。对外国人来说,已经没有限制,脱离了自己的文化背景和文化监督,每个人自己就是法律……道德是不相干或无意义的东西……对中国人而言,上海同样没有限制。那些选择这种新生活的人……选择了割断同传统中国的联系的做法,并摆脱了强加给他们的约束。”

  这个上海沉睡了四十年,苏醒过来,并因新力量的到来带上了新的色彩。尽管夸耀自己是一座典型的商业城市,但政治的色彩却无处不在。在过去的两个月中,一桩本地政府的丑闻暴露了权力与金钱的结合与相互利用是多么的显著。这座超过1300万人口的城市,也因为政治的压力,而没有一家值得尊敬的新闻机构,电视网络、报纸、杂志是用来传播时尚、消费、衣着、流行话语的所用的,它们热衷于评选女性化的美男子,举办浮华却空洞的 “风尚大典”,夜色下的黄埔江行驶的是架着巨大广告牌的游船,它和两岸的各种闪耀的霓虹灯光的商标牌一样,既诉说这座城市的自认的骄傲,也刺激着更多的人加入这场游戏——这座城市总是需要这样的强心剂,更昂贵的房价,更多的消费品,和类似的世界博览会这样的浩大行为。

  在那个下午,我突然感觉到站在讲台上的托马斯·弗里德曼与上海在气质上是如此的相配。这位《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的著作像是一本广告语大全,“Dos资本主义”、“凌志汽车与橄榄树”、“全球化3.0 ”,他迷恋于简化世界,用一种浅薄物质需求来取代人类内心深刻的生活意义的需求。

  今天的上海呢?她承继了旧上海的投机心理、对金钱的热衷、崇洋,却失去了昔日畸形的生机勃勃,那种包含着罪恶、动荡、阴谋、暴力的冒险精神,如今的上海不是被笼罩在一种令人厌倦的安全和封闭中吗,那种表面上的自由看起来不过是是买阿玛尼牌或是杰尼亚牌西装的自由。

  作者:许知远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今天的上海——空洞的华丽? 浏览数

9 条评论 »

  1. rorokeating 说:,

    2008年06月12日 星期四 @ 22:21:33

    1

    纽约和华盛顿有可比性吗?
    不明白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文人墨客”喜欢拿上海说事

    回复

    回rorokeating 在 六月 12th, 2008 23:14:42 回复:

    谁叫上海是上海呢?如果它是一个鸟不生蛋的无名小地,谁还会拿它说事呢?你说是吧!呵呵!

  2. a_Rui 说:,

    2008年06月13日 星期五 @ 02:19:16

    2

    上海作为新世纪以来中国发展的标志,不说他说谁呢?
    也许作者不只是怀疑上海的空洞,也许还有中国华丽的空洞,尽管还怀有温情…..

    回复

  3. sway7 说:,

    2008年06月13日 星期五 @ 03:12:01

    3

    您对上海的偏见,让我想笑。

    “在年少时代,骑着单车不知疲倦的穿过海淀区的大街小巷……但是上海,总是从机场到酒店,在出租车上看着南京路与淮海路逐渐远去。只有一个下午,我和一个美丽的姑娘穿过了弄堂、糕点铺、中学、邮局……”

    您对上海的理解和感受,就是建立在出租车上见到的浮光掠影和一个下午在极小范围内的游历?

    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您的高论。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我只能说,您跟那个摸象的盲人比,也不见得高明哪里去。

    唯一的希望:下次您再来上海,多乘乘地铁,进进人流,去些上海百姓生活的地方。

    只是因为,上海跟您喜欢的北京相比,真是个太不一样的城市。

    回复

  4. 一言行 说:,

    2008年06月13日 星期五 @ 03:40:25

    4

    这篇文章是在许知远的《中国纪事》里的吧,已经很久了,现在怎么又拿出来炒?

    上海是拜金,但是并不黑暗。

    中国人大多是普通村民、乡民、镇民、市民,他们需要的是住房与生活,思考与思想的问题在衣食很无忧之后再来吧。

    回复

    龙人 在 六月 17th, 2008 21:24:06 回复:

    是啊, 好像很久以前就在网上见过这片文章, 大概是06年吧…

  5. 宝宝 说:,

    2008年06月16日 星期一 @ 08:08:53

    5

    上海之所以是上海,而不是纽约、洛杉矶、北京、香港,自有他的道理,不能乱给一个城市戴“帽子”,那样会犯“右倾”错误的!马克思主义要求我们以历史唯物辩证主义看待问题,您做到了吗?

    回复

  6. heart1950 说:,

    2008年06月19日 星期四 @ 05:23:44

    6

    上海是当今中国城市的缩影。

    回复

  7. 牛皮 说:,

    2008年06月25日 星期三 @ 12:43:12

    7

    上海是中国人的骄傲.新中国之初,是中国唯一的工业产地.以前与天津是中国最强的民族工业.现在是中国也是将来的无法竞争的金融中心.
    是什么造就了上海.当然是地理.但做事是人.你只是找华丽.去你的封建北京奴才制.我走进上海,与上海人一搭话.一切没变.也永远不变.因为他们知道上海人是中国的骄傲.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