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忠国:中国经济到了阶段性调整期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了十几年,现在到了振荡性调整期。我之所以说为振荡性调整期,一,制造业基本上被外国公司所笼断,中国要想发展大工业体系,就必须占居主导发展方向的主导权利。二,消费能力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速度,这就说明经济利益分配机制不合理,需要政府采取强制性调整机制,使消费能力与经济发展速度保持在合理或比较合理的空间,由投资性拉动经济发展调整为以消费能力拉动经济发展。三,房地产业到了高风险的临界点,如不适度宏调,势必为国内、外炒房者留下巨大的想象空间,使房地产业振荡性涨、跌,从中谋取利益。于此同时,由于振荡性涨、跌,导致社会的整体性幻灭,引起社会的不稳定。四,过度的金融开放,必然导致金融风险加大。有效防范风险的办法,除加大监管力度外,就是把金融开放控制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另外,单方向的对外开放,也需要平等、对等的双向开放。五,从政治文化由等级化向平等化调整,在提升收入的同时提升消费能力。

  不利因素有:一,收入过度集中,贫富差距继续拉大,社会风险增大。二,贱卖行为不能有效控制,财富流失日趋严重。三,利益集团渗透到政府各个机构,游说,直接影响到决策层的决策。四,经济发展的指导思想偏移发展目标。五,灾后重建任务繁重,而且投入巨大,给保持经济发展带来一定难度。而通货膨胀,粮食危机,石油价格大涨,都为未来的经济状态带来更多的测不准因素。

  这个调整期大约三到五年,最快两年,但从主导经济发展的力量上看,三、二之数没戏,五年期能否达到目标呢?就目前的情况看,还不明朗、不清晰。

  有利因素也不是没有,如:

  第一,有识之士认识到,经济主权和政治主权一样重要,没有经济主权,就意味着政治主权的丧失。第二,有人意识到,消费能力决定经济发展质量。因此,可以这样说,在目前,消费能力达不到一定水平的平均值时,财富距离拉大是一种掏空经济发展基础的发展模式,是自毁式的经济发展模式。这就是有人为什么一方面倡导效益优先的分配模式,一方面把妻子儿女和财富转移到国外的真正原因,因为他们清楚,经济发展基础一旦完全掏空,中国就会陷入灾难的深渊。第三,大灾之后,中国有三个觉醒,一是中华主体精神的觉醒,二是团结互助精神的觉醒,三是中国式民主精神的觉醒。并且意识到,中国如果继续以自利为自己的主体精神,如果以西方式民主为自己的奋斗目标,中国就走上了自我毁亡的发展道路。但是,中国要发展,要坚守公平正义和人民权利的平等,就必须走出一条中国式民主的新路。中国式民主新路是,坚持共产党领导,人民拥有票选权的同时拥有对政治经济平等的参与权、管理权和分享权,有人会问,我们从来没搞过民主,这样行么?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说的是,中国真的没有搞过民主实践么?中国搞过,并且搞了十来年,这就是文革。但是,中国主流的一个认识就是,文革是中国的一场政治灾难。但问题是,中国的民主实践为什么没有给中国带来人们对民主的期待,相反,还给中国带来了灾难呢?我思索了很多年,结论只有一个:人民群众在行使民主权利时,缺少程序和制度。有人可能认为,我谈的是政治问题,与经济无关。其实,所谓政治问题就是个社会成员的经济权利的综合问题,人民群众没有平等的政治权利,就根本不可能拥有平等的经济权利,因为,政治权利决定了经济权利。有人拷问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问题。其实,要回答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并不难,那就是共产党执政的宗旨是属合人民大众的意愿,还是违背了人民大众的意愿,如果属合人民大众的意愿,那就是属不属合人民大众的根本利益,人民大众拥不拥护共产党的领导。现在,有两种现象值得注意,一是有人从理论上极力否定人民群众的表达权,否定人民群众各种权利,从理论上就堵塞了党、群互动的通道。二是有理论,就有实践。这两种现象是可怕的,也是值得引起人们的警惕的。第四,公民权利的觉醒。公民权利的觉醒,预示着新的经济发展模式的激活。第五,京、沪高铁,灾后重建,对中国的经济发展都会产生巨大的拉动作用。

  我为什么说中国经济到了调整期?现在,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前三十年的中国,是走的一条国有与集体相结合、低消费、分配较为平均、有计划的发展路子,经济发展缺乏足够的活力,有人由此认为,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原因,一是产权问题,二是分配平均问题,三是计划问题。于是,中国到了后三十年,首先解决的是平均和计划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了,人们发现,中国经济发展质量不高和存在的其它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于是有人就把瞄准产权,以为产权问题的一解决,中国经济发展的所有问题也都解决了。但是事实上,中国经济发展存在的问题,并没有因为这三个问题的解决而消失,相反,经济的崎形发展越来越突显出问题的严重性。郎咸平先生曾经一再提醒说,中国经济出现了一头热一头冷的可怕现象。他说的一头热一头冷,按我的理解,热的那头是虚拟经济,投机领域,比如说股票市场,炒房市场,而冷的那一头则是实体经济。一个国家的实体经济没有发展到一定水平,并具有足够强大的力量――经济力量和规制力量――便把经济发展的重点放到虚拟经济上,这个国家就步入了为别国输血的、灾难性的旅途。张宏良仲大军、高梁、江涌、郎咸平等先生最早发现了经济崎形发展的严重后果,他们也一再撰文表达了他们的担忧和拯救中国经济的方法,但没有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因为,在某些人看来,产权改制使中国经济发展速迅,足以证明中国经验的正确,但其实,如果我们深入研究就会发现,中国奇迹不是来自于经济发展的机制动力,比如,消费能力与经济发展的相互作用,而是在牺牲消费能力的基础上创造出的奇迹。这个奇迹为中国的未来埋下了巨大的灾难性陷阱。

  现在这样说有人一定说我胡扯八练,因为,世界上各国,特别是世界主流经济学中从没有这种说法。如果我们不是从书本,而是从实际上分析问题,我们就会发现,美国经济持续发展的首要原因,就是美国一直坚持,以不断提升社会整体消费能力,而不是靠削弱消费能力发展经济的。当然,中国的国情不允许中国学美国,国际形势和国际社会良知也不允许中国学美国,但中国在吃穿住行、日用家电上,只要人们以培育消费能力作为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我们就找到了中国经济良性发展的根本出路。

  但是,在中国经济最需要进行一轮调整时,中国却进入了通涨期。这对中国经济调整是不利的,不是一般的不利,而是很不利,甚至有可能使中国失去这次经济发展模式调整的机会,因为,经济调整需要合理的物价上涨,也就是说,通过提升城市消费能力,进而提升农村的消费能力。我还认为,通涨只要保持在提升消费能力之下,并保持一定的距离,通涨率就是合理的,反之就是不合理的。合理的通涨率,在我看来是提升社会整体消费能力,逐步消除城乡差距的有效途径,因为,合理的通涨可以有效的使货币向农村流入,提升农村人口的消费能力,但如果通涨的结果只是掏空或者叫削弱城乡消费能力,其结果最大的可能是灾难性的。有人认为,中国经济发展靠的是一群能人,也即精英,所以,中国的改革开放只能推动向前发展,所谓向前发展,就是进一步提升精英对财富的占有率,削弱社会其它成员的消费能力,这样更有利于中国经济的发展。但是事实上,贫富差距拉大并不仅仅是个公平合理的问题,也是个经济发展能力和党和共和国生死存亡的问题。有人说,我是个经济学家,完全保持独立的立场,人民群众的利益问题也好,党和共和国的生死存亡也罢,这些都与我无关,但问题是,既然这些问题与他无关,当因为社会问题涉及到制度调整问题时,他们为什么又急匆匆的跳出来说不了呢?有人说,我这个东西并不单纯的讲经济问题,你又是个圈外人,又没有上过大学,无权谈你的经济问题,是呀,是这样,我是没上过大学,也没在高校中学过经济,但我在工作之余读过大量的有关政治经济问题的书算不算学习呢?有人一定会说不算,因为你没有文凭可以证明你的知识,再说你也没有进过经济研究所,所以你不懂经济,无权发言。坦率的说,我的大学在社会,我的经济研究所也在社会,不论是研究所所长也好,研究员也罢,里里外外就我一个人,也就是说,我是光杆司令。我也曾以流浪者的身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深入城市和乡村,深入国有企业、私有企业,包括所到地方的农贸市场,了解他们的管理、运行、苦衷,我相信,所有自以为高贵的经济学家都不愿意走村串户了解真实的中国的,因为,在他们看来,下层人民最卑贱,不值得与之长聊,但在我看来,劳动人民最高贵、最爱国、最善良、最有智慧。

  读过弗里德曼的人都知道,弗里德曼的经济专著,比如说“自由经济”,其核心的内容,就是一本资本自由决定政治自由的书,文章不是太长,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看。由此可知,那种把经济政治割裂开来的论调,不过是掩盖其复辟资本主义的真实目的而已,也由此可知,世界上从来不存在单纯的经济问题,因为,政治的核心价值观念,执政宗旨和制度机制,是决定经济命运的关键。资本主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资本特权对人民权利的剥夺与践踏。或许,这才是中国问题的关键所在。从这个角度说,没有中国人民对中国命运的决定权,便没有中国经济的良性调整。对于中国人民的权利问题,我曾经这样描绘过:对政治经济平等的参与权、管理权、表达权和分享权。

  2008年6月11日星期三

  作者简介:田忠国,山东薛城人,<三略观察>特约评论员、中国智库(网)专栏作家、<三略研究院>科学发展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电影、电视、戏剧协会会员,枣庄市作家协会理事。许多作品被收入国家创新重点文库。研究重点:权力结构、制度、程序及程序序列在权力结构中的作用以及对现实与未来的作用及影响。近期重点:民主状态下的制度、程序设计与操作。核心思想是:思想决定制度、制度决定机制、机制决定行为、行为决定未来。何谓民主?以自由、尊重、宽容为基础,集合群体智慧,并在群体智慧的比较与优选中寻找社会未来的最佳解,并以制度程序的形式固化其机制的管理方法,就是民主。一个国家的管理能力,主要表现在把思想转化为制度、程序的设计能力上。

  作者:田忠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经济到了阶段性调整期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micah 说:,

    2008年06月13日 星期五 @ 17:23:57

    1

    “京、沪高铁,灾后重建,对中國的经济发展都会产生巨大的拉动作用.” 你是学者吗, 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 这种靠投资的方式拉动经济和你说的理论不矛盾吗!!! 说话不凭良心?

    回复

    wuqin 在 六月 13th, 2008 18:24:26 回复:

    经济学角度一点都没有错,就是这样子,灾后重建会起到拉动经济的作用。当然会让你在道德上感到吃了一只苍蝇。

  2. kctd! 说:,

    2008年06月14日 星期六 @ 00:54:53

    2

    无法说到病根上,原因说是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如是,有一万个经济学家也是在乱支招。……对不起啦!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