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青蓝:伟大的城市是自由的

  7月1日,广州市社科院发布了《广州与我国其他副省级城市竞争力比较研究》的报告,对广州和全国其他的副省级城市的竞争力进行了比较和排名。广州的综合竞争力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名第二。

  其实“城市竞争力”这个概念有些不伦不类,因为城市不是一个企业,没有利润,没有盈亏,用一些诸如产业组织、企业规模、自主创新能力、研发投入等指标来对城市排名次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

  如果我们姑且可以用“城市竞争力”这个概念来描述其财富增长的潜力或者对企业的吸引力的话,这种竞争力也不是一些具体的指标能够衡量的,因为每个城市都千差万别,资源禀赋各不相同,北京高校、科研机构云集,广州如果去和北京比研发、比人才,那么比得自己无地自容也是自找的;同样的,你去和深圳、东莞比制造业,和浙江比小商品,也只能比得自己丧失信心。

  其实这种比较毫无必要。每个城市都因为自己的地理位置、历史沿革、人才资源、气候等而有自己的比较优势,也有自己的比较劣势,没必要把广州去和别的城市进行比较。

  广州有自己的独特优势。在历史上,广州就是中华帝国几乎是唯一的对外贸易窗口,是华南的物流、人才、资源的聚集地,这种物流中心和财富集散中心的特殊地位在今天也仍然存在,而且轻易不会被取代,广州没有必要在自己的劣势项目上去一争短长,只需利用和扩大自己的优势就可以在经济格局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更重要的是,一个城市的竞争力或者说是城市的魅力的源泉更在于这个城市是不是足够自由,伟大的商业城市的崛起都是因为这个城市给了民间商业社会以充分发展的机会和空间,17世纪的阿姆斯特丹、18世纪的伦敦、19-20世纪的纽约、20世纪的香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创业的自由、低税收、灵活的劳工市场、奋进创业的精神、健全的法治,以及开放的经济,政府隐退在舞台的背后,只提供城市治安的保护,保证产权不受到侵害,保证契约得到履行,并通过低税收来保证创业的激情和民间经济的活力。

  如果说城市有竞争力的话,这个竞争力应该说来自于政府清楚地了解自己的角色,不轻易逾越自己的界限,给民间商业以自由,资源自然就会以其效率最高的方式来进行组合,至于广州是适合发展高科技产业、金融业、制造业还是物流业,相信市场的选择会比我们的政府官员和研究机构更聪明。

  具体说来,政府应该做的,我们认为,可以有以下几个方面:大幅度降低税率,藏富于民,吸引国内外的资本,给人们以创业和发展的足够空间;撤销一些阻碍企业创业和发展的法律;大幅度削减政府审批项目,让政府不再干预经济的运行;放开一些政府垄断的行业,例如金融、市政、公交、传媒等,给资本以投资的空间;放松政府对土地的管制,让土地资源以其最高的效率进入到市场;对政府进行改革,精简机构,削减政府预算;扩大民意基础,扩大人民民主;改善广州的治安,保证企业和个人能够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自由地经营。

  如果政府能够真正解放思想,让市场充分地自由和开放,释放民间商业的活力,那么广州的潜力是无可限量的。

  来源:《新快报》2008年7月3日

  作者:陈青蓝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伟大的城市是自由的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07月10日 星期四 @ 14:23:19

    1

    广州的潜力已全部释放.占了天势,经济自由度最好,再自由是一个国家了.
    如果政府政治开放,最具竞争力的是上海.地理上上海是中原与国际的交口.长江三角洲也是最强的大制造工业…
    伟大的城市是有自己历史积存的生活方式,和在世界经济中占有一席之地.

    回复

  2. zjw 说:,

    2008年07月12日 星期六 @ 09:00:33

    2

    但愿广州市长们能读到此文。

    政府应该做的,我们认为,可以有以下几个方面:大幅度降低税率,藏富于民,吸引国内外的资本,给人们以创业和发展的足够空间;撤销一些阻碍企业创业和发展的法律;大幅度削减政府审批项目,让政府不再干预经济的运行;放开一些政府垄断的行业,例如金融、市政、公交、传媒等,给资本以投资的空间;放松政府对土地的管制,让土地资源以其最高的效率进入到市场;对政府进行改革,精简机构,削减政府预算;扩大民意基础,扩大人民民主;改善广州的治安,保证企业和个人能够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自由地经营。

      如果政府能够真正解放思想,让市场充分地自由和开放,释放民间商业的活力,那么广州的潜力是无可限量的。

    如果能这样,我相信广州会成为最可爱的城市。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