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鸣:也谈对三十年“中国奇迹”的反思

  关于近三十年(1978——2008)的“改革”,已经有不少人写了“反思”的文章,有左派的,有右派的,也有自认为“中间”派的。我谈的只是我个人的看法,称不上“派”,虽然难免被别人看作是什么什么“派”,那也无所谓。问题在于什么是“反思”,“反思”什么,针对“谁”反思,以及最后,“反思”希望达到的目的是什么?

  先谈什么是“反思”?当然,具体的应该是:什么是对“三十年‘中国奇迹’的反思”?

  三十年,从1978到2008,这是一段历史,在这段历史中,中国发生了巨大的(更主要是经济的)变化。这种“变化”有目共睹,不仅让世界感到惊奇,视为“中国奇迹”,我们自己也自觉“沧海桑田”,既剧烈地痛苦着,也剧烈地痛快着。问题就出在这里,所以需要“反思”。什么是“反思”?“反思”即以一定思想的深度,去努力透视这段历史,这段既痛苦又痛快的历史,看看究竟是痛苦掩没痛快,还是痛快掩没痛苦?究竟是痛苦将更延续,还是痛快将更延续?究竟是总体文明前进了,还是相反,倒退了?等等,最后是,说出具有一定思想深度(反思)的因果(来龙去脉和种种的为什么),展望或预言未来变化的种种可能,并提出相应于自己希望的种种措施或补救办法。

  下面谈“反思”什么?我只谈我自己将“反思”什么。我是一个哲学和人学的思想者,不想反思涉及太多具体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问题,虽然这些问题给予我的困扰并不少;因此,我“反思”的东西主要还是更集中于思想问题本身,这在别人看来,或许不是太重要,不过我还是觉得值得一试,因为毕竟无论政治、经济、文化,事实上都来自思想和思想的动力。

  谈到这三十年,就不能不谈到紧接着这三十年的前十二年(1966—1978),这十二年是著名的“文化大革命年”;也不能不谈到更前的十七年(1949—1966),这是共产党领导的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年”。甚至还不能不附带谈到更前的两千多年,这是由孔子及其儒家的思想传统所笼罩的帝王将相的“極權专制年”。正是缘于此,下面我要提出一个可能与众不同的问题和“观点”。

  为什么近三十年中国能有如此翻天覆地的经济“巨变”,或称“中国奇迹”呢,而且这种“巨变”可能还要继续延续下去至少十到二十年?其中最关键的精神或思想动力的奥秘究竟发生在哪里?

  我的回答是:这是十多亿中国人对于前三十年(1949—1978),前三百年,乃至前三千年历史的一次(全人类中)“史无前例”的精神(压抑)大反弹的必然的产物。造成这次精神(压抑)大反弹的活的“机关”,正是同样“史无前例”的中国“文化大革命”。换言之,如果没有“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十多年”,就将不可能会有这同样“史无前例”的创造“中国奇迹”的三十年。严格地讲,这三十年的“奇迹”决不能单纯归功于任何偶然性的个人或团体,而只能归功于所有直接或间接经历过中国前历史苦难的全体中国人;同时,还不能不看到,经过前三十年、前三百年,甚至前三千年,全体中国人的精神(思想),与世界人类,尤其与西方人类之间的巨大的落差,正是这种巨大的精神(思想)落差,既形成了中国人史无前例的精神(压抑)大反弹,也相应形成了中国人有可能搭上世界经济发展“大便车”的巨大的机缘。在我看来,这“三十年”所发生的“巨变”,纯粹是属于中国乃至世界的过去历史的“必然”,所以,其间一切可能性的“偶然”全都只能共同归化为这个历史性的“必然”。为什么是这样?

  首先必须弄清楚,中国历史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历史?我回答:是一个“偶像”、“偶像崇拜”和众多(老百姓)“玩偶”被玩弄的历史,三千年中的历史“偶像”,始终都是权力的“偶像”,而“玩偶”则是被权力“偶像”们所玩弄的精神和肉体的“木偶”。在孔子及其儒家的思想垄断之下,这种“偶像”、“偶像崇拜”和精神及肉体“玩偶”的历史一直绵延了两千多年,加上孔子所崇拜的“三代”,尤其是周公的周代,实际上可以号称三千年以上。

  其次,必须清楚,1949年之后,虽然中国已号称“共和”,但崇拜权力“偶像”的儒家的历史传统却始终并没有改变,海外(主要是台湾、香港),乃至近期国内学界,全都咬定中国大陆(共产党)“彻底反传统”,甚至还更认为在大陆,两千多年中国儒家的传统已被“彻底中断”,所以才发生了悖逆人伦的许多现代“恶事”。事实上,这全都是毫无任何现代学术价值的“新儒家”们的极其无聊的梦呓,我真为中国文人们的这种“黑白”化想当然儿童式的思维感到羞耻。请问,中国人的传统究竟是什么?中国儒家的传统又究竟是什么?不正是权力“偶像”和崇拜权力“偶像”的历史传统么?而这种“传统”在中国大陆,从来就没有“中断”过,不仅没有“中断”过,且经过后来历次的政治运动,权力“偶像”崇拜的风气更加越来越盛,并越来越集中于极少数,甚至最后只剩下惟一的“偶像”。这种传统权力“偶像崇拜”的态势,终于在1966年达到了历史的最高点,并由当时最高且惟一的权力“偶像”——毛泽东本人,亲自点燃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大火”。这场“大火”足足燃烧了十年,直到惟一的权力“偶像”毛泽东本人也离开人世间,这才算最后告终。

  须知,这是什么样的“十年”啊,它是三千年来彻底清除一切权力“偶像”,而只留下惟一独尊的“偶像”(毛泽东)的“十年”。对于中国历史来说,这是对权力“偶像”的一次最彻底、最干净的“大清场”,这也是两千多年来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针对权力“偶像”的“大清场”,一切古代现代、中国外国、党外党内的(封、资、修)的权力“偶像”,全都被清扫出场。直到1976年,连最后惟一“独尊”的权力“偶像”毛泽东也进入生命的终点,在“民怨”中离开了人间。权力“偶像”在全中国人的心灵之中,突然出现了三千年历史中从来没有过的空前的“大空场”。就在这一瞬间,在全体活着的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播下了中国历史必将发生巨变的“种子”。正是这些“种子”,在紧接着的近三十年中结下了丰硕的经济(金钱)“果实”。换言之,这是中国人在前三十年,前三百年,甚至前三千年历史中所积累下来的崇拜权力“偶像”的巨大历史惯性的力量,在获得了转换并奔放的“史无前例”的巨大的历史机遇之后,所必然取得的同样巨大的“史无前例”的经济(金钱)“果实”。

  鄧小平先生恰逢其会,这既是中国历史与世界历史之“会”,也是中国历史近三十年与前三十年(包括前三百年、甚至前三千年)之“会”(所以,即使没有鄧小平先生也会有别人,或许还可能更好),鄧小平先生用“四项原则”暂时悬搁了权力的“偶像”,他把“权力”领导的重点转向了“经济”(金钱),他号召“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摸着石头过河”地“富起来”(这是多么缺乏“权威”的话语),而且他还在“八九”事件中彻底毁灭了自己的(权力)“偶像”,甚至也包括已悬搁的“四项原则”的(权力)“偶像”,等等等等。从此,在中国人的心灵之中,权力的“偶像”和“偶像崇拜”开始了猛烈的历史性的大退潮,用笔者的话来说,即具有三千年漫长的“官场化”的中国历史终于开始动摇了,并将崩溃了,而“金钱”的新“偶像”却突然矗立了起来,更又与世界历史中资本(金钱)主义的“偶像”们挂起钩来,以至获得了搭上世界经济发展“大便车”的同样是“史无前例”的巨大的机遇。

  须知,前面虽然说权力“偶像”被“大清了场”,但中国人“崇拜偶像”的历史习惯却远没有大消失,中国人还仍旧需要“偶像”。于是,中国人以十万分、百万分的激情,转向了对“金钱”“偶像”的“崇拜”。在世界上,有什么样的“激情”能够比得上十几亿人同时向“金钱”“偶像”突然放肆崇拜的“激情”呢?而且这十多亿人全都是曾经长期生活在“一穷二白”的境况之中的人们,他们对“贫穷”,有着漫长历史和具体现实中的“刻骨铭心”的感受。大家总听过这样一句著名的中国成语:先置之死地而后生。十多亿中国人正是在首先被置于“文化大革命”的“死地”之后,而终于获得了今天“后生”的人们,而且更又以几千年来对权力“偶像”进行崇拜的巨大的历史“惯性”,完全转向了对“金钱”“偶像”的崇拜。这是何等巨大的历史“惯性”力量,更又是何等巨大的历史积攒的“激情”?

  更请大家注意:什么是“权力”?“权力”即仅仅由少数个人掌控的“静止”的社会“合法性暴力”的“符号”。而什么是“金钱”呢?“金钱”即最公共地“流动”的社会“合法性财富”的“符号”。过去“崇拜”权力“偶像”的人们,永远都只能充当权力“偶像”的精神和肉体的“玩偶”,而今天“崇拜”金钱“偶像”的人们则不然,很可能有一天,他们自己也将成为别人“崇拜”的“偶像”。这就是这三十年,之所以能够在中国创造出巨大经济(金钱)“奇迹”的人们的心灵中,最深层的精神(思想)的奥秘,更是精神(思想)的动力。这种精神(思想)的“奥秘”就是完全亮开给全世界,也是没有任何国家或民族可能仿效的,当然也不值得他们去仿效,因为它曾让中国人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太大,简直大到了几乎可能的大死亡、大灭绝、大绝望、大完蛋。如此巨大的“危机”现在依然还在。

  很显然,上述的“中国奇迹”对于中国人自己,事实上也并非都是好事,生态破坏、资源破坏、贫富极化、人心败坏,等等等等,全都在相继发生。毕竟,无论权力、金钱,“偶像”和“偶像崇拜”的历史,都只能是属于模仿他人的低级的欠文明的历史,因为它永远都只能是丧失了“自我”人格的缺乏真正创造力的人们的历史。就算中国人能够以“金钱”“崇拜”的精神(压抑)反弹的“激情”,把“经济奇迹”再延续十到二十年,如果中国人不能及时提高自身历史“灵魂”的水平,不能把“偶像”和“偶像崇拜”的历史迅速转换成自然(平等、民主、自由)人格的富于自身创造力的历史,那么中国人前期(包括这三十年)成功的“奇迹”,就将很有可能,会迅速转变成后期严重溃败甚至极其悲惨的“劣迹”。这其实也就是对中国人的最严重的警告,更特别是对当代中国当政者们的最严重的警告。如果不清醒地看到这一点,他们就将是严重的失职,他们就将很有可能,会成为中华民族历史中永远的罪人。当然,他们也很有机会,可能使自己成为中华民族历史中从未有过的真正伟大的民族英雄。而这一切,全都要看他们自己,有没有这种智慧和勇气,及时抓住这千年难遇的伟大的历史机会。这就是我对这三十年“中国奇迹”的思想状态的反思。

  我的“反思”针对谁呢?我针对我所有的同胞,而并不只针对少数人,更不只针对极少数的领导人。我认为,我们全都共同面临着中华民族的一个极好的时代,我们切莫错过了这个时代。我甚至认为,如果我们都能共同珍惜这个极好的时代,做好自身份内的工作,担负起自己应有的责任,中华民族的未来就将绝对是非常光辉的。作为一个哲学和人学的思想者和著作家,我的确自认为已看到了中华民族未来极有可能的最美好的前景。中国历史的车头,将极有可能就在我们最近的这几代人之中产生最伟大的转向和定位,并从“搭(世界)便车”的状态完全转向独立自行并高速前进的状态。在我看来,中国的历史从此以后,将再也不是“偶像”和“偶像崇拜”的历史了,孔子及其儒家的思想传统必将永远地遭到中华民族的唾弃。中国古代真正的思想伟人,只能是伏羲、老子和墨子,而绝对不是孔子。彻底地唾弃孔子及其传统,这就是我要告诉我亲爱的同胞们的最明确的箴言。很显然,当今的中国媒体,尤其是中国的“央视”,全都在盲目地鼓吹“儒家”、“国学”、“孔子”,以及种种毫无价值的極權专制者们的“偶像崇拜”的“历史”,这绝对是对上述当代中国历史潮流以及当今时代精神(文化)的反动,是最愚昧、最可悲、最卑鄙、最无耻、最邪恶的反动。他们还又在为过去权力“偶像”和“偶像崇拜”的传统罪恶的历史时代招魂。

  最后,谈谈我的反思最希望达到的目的。我想告诉我亲爱的同胞,开弓没有回头箭,历史是没有回头路可走的。“偶像”和“偶像崇拜”的历史将一去而永不复返,已经走到了“金钱”“偶像崇拜”的历史阶段,就不可能再回到“权力”“偶像崇拜”的历史的老路。任何“偶像”,包括由鄧小平先生的“四项原则”所悬搁的权力“偶像”,都将一定会很快成为历史的过去。中国人的命运,将会越来越进步到只由自然(平等、民主、自由)人格的全体中国人自身去决定。到了今天,中国人只有继续向前走的惟一的路,即是永远告别孔子及其儒家为中国人所设定的“偶像”和“偶像崇拜”的,只能模仿他人的、低级的、可悲的、黑暗的、愚昧的、惨痛的历史老路,从此飞奔向中华民族自然(平等、民主、自由)人格的,富于自身创造力的、高级的、伟大的、光明的、智慧的、幸福的历史大道。

  作者个人网页:www.liming1944.com

  作者:黎鸣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也谈对三十年“中国奇迹”的反思 浏览数

8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07月12日 星期六 @ 14:04:05

    1

    十分感谢作者指点.
    国人也看到,放弃对某人的主义祟拜.放弃对权力的祟拜.放弃所谓的”爱国”…我们要舍得放弃.前面的路是轻松的.
    虽然我们国内全力霸权,但外面的世界是友好的.美国霸权吗?是一些卖国奴偷偷摸摸交易,才显得不平等.现在的全球观念是,平等交易收益更多.
    一定要反思,一定要政府信息公开.

    回复

  2. 張鐘韞 说:,

    2008年07月12日 星期六 @ 16:34:22

    2

    整篇文章好像狂熱基督徒學者的方式反思
    (只有異教徒(像中國人之類)才會崇拜偶像,金錢和權利.
    你們要信仰基督因為它是全能的上帝,也是唯一(偶像),
    基督徒是先進的公民(意味著不是基督徒就是落後愚昧之鄉民愚人)之類的說詞)

    儒家學說在古時是生活哲學與倫理論述同時也是被利用的統治學之ㄧ(形成官僚體制)
    共和後的一系列政治活動只是剝奪儒家學說統治學的工具性
    至於生活哲學與倫理部份看傳承者如何與時俱進
    (聖之時者也-孔子,那為何後人不可與時俱進.
    像聖經新舊約至今仍是許多人的生活哲學與倫理論述來源)

    在古代,偶像崇拜源自民間
    雖然儒家和佛家反對觀點
    但儒生和禪師自民間產生
    於是儒家和佛家也逐漸有偶像崇拜
    不然儒家和佛家將會萎縮

    更何況崇拜偶像,金錢和權利皆是人性
    不然西方政治論述為何都會強調不信任統治者要求監督及分權的概念

    回复

  3. 119 说:,

    2008年07月13日 星期日 @ 01:01:01

    3

    不是道作者是讲有了文革,才有这三十年的奇迹,像亚洲四小龙的发展(比三十奇迹还奇迹)靠的是什么?好像作者是用脚板心来思考的,还写了这么多,懒得看了。

    回复

  4. 麦子程 说:,

    2008年07月15日 星期二 @ 02:24:48

    4

    尤其不喜欢最后那一段。高亢激昂,像打了鸡血。论调更是武断而盲目乐观。

    回复

  5. xiaocien 说:,

    2008年07月15日 星期二 @ 02:34:54

    5

    黎鸣文如其名,却读书不通。

    回复

  6. 祈易 说:,

    2008年07月15日 星期二 @ 23:56:51

    6

    文章好象是一篇浮光掠影的“反思”,充满愤青式的偏激,根本没有反思到深层的原因上。

    回复

  7. heart1950 说:,

    2008年07月18日 星期五 @ 15:08:14

    7

    对牛弹琴,书生美梦。

    回复

  8. TOME 说:,

    2008年08月20日 星期三 @ 13:28:05

    8

    傻人说傻话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