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台湾的战与和

  1999年是台海关系的多事之年,“两国论”、9.21地震、中美达成世贸协议、澳门回归、台湾选战,无一不对两岸关系造成重大冲击。21世纪已至,中华民族统一大业的前景究竟怎样呢?

  和平统一的前景依然混沌,但战争不是不可避免的

  和平统一祖国是海内外炎黄子孙的一致心愿。不可否认,大陆对于和平统一的努力是一贯的,真诚的,也是尽力的。从79年的全国人大“告台湾同胞书”,81年叶剑英的和平统一方针(俗称叶九条),84年鄧小平的“一国两制”,到江澤民在95年新春茶话会上的讲话(俗称江八条),无一不显示大陆的诚意和灵活性,但至今实质性收效甚微,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除台湾的“自保待变”和“出埃及”的拒绝和平统一的顽固立场外,大陆的策略也有缺陷,诸如沿用过时的国共合作模式(不过国共换位),以个人和小群体为基点的统战策略,忽视岛内和海外媒体的作用等,但最重要的是缺乏和平诚意背后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基础。和平不是单靠诚意就能得来的,在没有更大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利摆在面前时,鲜有人会为一些虚幻的“大义”而主动放弃自己的切身利益。简单的利诱也不一定能导致和平,和平的创造和维持必须以实力为基础,包括实力的存在和运用这种实力的意愿。美国在二战之后赢得冷战,建立霸业,靠的就是这种胡萝卜要舍得给,大棒也要舍得挥的策略。

  眼下时髦的说法是马克思主义过时了。但在经历了新旧冷战的考验后,马克思关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论断愈显正确。台湾在七八十年代经济起飞后,经济发展水平已接近发达国家,在方兴未艾的世界高科技经济中已占据一席之地,9.21地震后新竹工业园区短暂停产对世界电脑业的冲击就是一个例证。相对而言,大陆的经济总量虽然远远超过台湾,但目前产品层次尚低,在世界市场上主要属于低价替代产品范畴,打入高新技术市场尚需假以时日。然而,台湾经济的专属性和寄生性强,这决定了台湾的发展取决于一个和平和合作的周边和世界环境。由于台湾历史和地理的原因,这种和平和合作主要取决于大陆。和平和合作可以是自愿的,也可以是强制的。强制意味着军事手段,以台湾的军事能力,自保尚且勉强,压大陆低头则是不可想象的。大陆的自愿合作以台湾对和平统一的诚意和迫切为基础,而台湾目前的政治气氛使这变得几乎不可能。但变化的政治和经济现实可以使不可能变成可能。

  不管世人对经济全球化的看法如何,规模经济的原则还是正确的,同时,市场占位在动态的世界里不进则退。台湾经济要生存和发展,必须在世界上发展最快、最有潜力的大陆市场占一席之地。在这过程中,台湾不可避免地与大陆在经济上渐成一体。实际上,由于规模和潜能上的巨大差别,相对而言,台湾将更为依赖大陆。李登辉的“戒急用忍”只能以牺牲台湾的发展来拖延这种经济上的一体化,并不能从根本上制止这一趋势。新的一轮台湾选战已经清楚地显示,“戒急用忍”必将为“戒忍用急”或“强本西进”所取代。长此以往,随着台湾对大陆的生产基地和市场的日渐依赖,台湾的“经济安全”将不覆存在,台湾民众对大陆的疏远和敌意也将逐渐消散,政治上抵制和平统一的基础最终将消失。本来台湾大陆同文同种,经济和文化上的互补性强,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是中国历史上的国号而已,并非现代意义上两个不同的民族国家,和平统一不存在本质上的困难。但这种前景是以台獨不挺而走险为前提的。李登辉之流正是看到了这种静悄悄的城下之盟的必然前景,才迫不及待地要重返联合国、寻求加入美日军事联盟和宣称“两国论”,妄图实现“出埃及”的美梦。大陆在政治和军事上的充分准备是可以制止台獨挺而走险的。

  下棋的人都知道,等对方走错棋而趁机之不是取胜之道,必须用自己的布阵和杀着迫使对方按自己的意图走,最终走进输局。时下台湾选局多变,诸候选人也对“两国论”和“三通”多有松动,但大陆在鼓励一切有利于和平统一的言行的同时,不能心存侥幸,把祖国统一的希望寄托于台湾当局的良心发现上。勿庸多言,台海两岸,大陆在势上占优,现在如能走好三着棋,则台湾和平统一不远矣:在国际上孤立台獨,在国内搞好廉政和民生,在军事上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美日暗袒台獨之心不死,乃路人皆知的事实。但在国际政治中,有心还不够,还要有力,特别是静态和动态的实力对比。不管美日反华势力如何叫嚣,台湾只是他们大棋局上的一个棋子,而非根本利益所在。棋子的悲惨就在于,他们只有在有用或快要被吃掉的时候才引起注意。平心而论,台湾可算是一个过河卒子,不足以将军,但可牵制大陆,但要为了它而在尚属整局的时候拼掉车马炮,就大大的不值了。中国不是伊拉克或南斯拉夫,美日若武力介入台海冲突,必须准备和中国大打一场全面战争。中国在96年对美国航母战斗群逼近中国海域的强烈反应,显示了中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而美日没有为保卫台湾而置日本列岛和美国中西部于死地的胃口。继“三不”之后,白宫已经明确表示不赞同“两国论”,不希望台湾继续毒化海峡两岸的政治气氛,造成中美关系紧张。一向亲台的国会也派出两党代表团,告诫台湾不要借美台大选之机轻举妄动。

  中国在世界政治中的地位已无须多言,中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地位也在飞速提高。中国在传统的低技术、低附加产值产品市场的优势地位已经稳固,中国巨大的廉价劳动力资源(包括从沿海向内地的产业转移)将使这种优势在很长时间内得以保持。中国在中高技术方面也在作认真的努力。除为日欧美公司转包生产外,康佳和海耳已经独立进入欧美市场,其它的将效仿。诚然,它们现在还远远谈不上索尼第二,甚至还及不上三星。但美国著名网上视听器材商店etown在给予康佳产品甚高评价之后最后说道:If yo havn’t heard of Konka, Youwill. 随着中国和世界经济的融合不断深化,世界经济和中国的互相依赖也日益加深。美日与中国交恶,除要承担政治和军事上的巨大风险外,还要在经济上承受不可名状的损失。在台湾和自身之间,不难推断美日会作何种选择。只要美日不敢拼死相救,台獨就成不了大气候。

  除在国际上孤立台獨,中国必须管好自家的事。改革开放纠正了意识形态领先于经济建设的错误,中国的经济建设已经走上了快车道,人民生活今非昔比,城乡建设一日千里,但官员腐败,法制混乱,长此以往,将阻碍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国民党当年兵败台湾,自身腐败、丧尽民心是极大的因素。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共产党这个道理还是懂的。朱熔基“准备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给贪官,留一口给我”的壮言,表明了共产党廉政的决心。此外,以法治国、精兵简政、政企分离和公务员制度等也是向国家管理现代化迈进的一大步。

  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上,中国急需扩大内需,发展教育,平衡发展高低科技,完成国有经济大中企业和金融改革,推行福利社会化。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长期靠外贸来拉动经济既易受国际政治经济风浪冲击,也缺乏后劲。相反,以内需为基本动力,扩大中国占世界市场比重时,既可植根于内,又可引富于外,强化中国在世界经济和政治中的实力地位。中国的巨大人口可以成为巨大的财富。试想,只要东部沿海达到四小龙的水平,哪怕其余人口都原地踏步,中国市场也可匹敌美国了。事实上,内地也在飞速发展,沿海早已不得专美,这样进一步加大中国市场的总容量。中国人传统上注重教育,但常常是为了光宗耀祖,或独善其身,而非学以致用,在形式上则流弊于分数至上、文凭至上或钻象牙塔。纯粹实用主义则走进另一极端。教育改革必须扫除积弊,避免新陋,着眼于发展全民心智、见识和实用技能,培养真正有用的现代公民而不仅仅是精英专才。中国是一个地区间、行业间发展不平衡的大国,即使在较发达的东南沿海,综合经济和科技水平也和发达国家有相当差距。中国在瞄准世界前沿,跳跃式前进的同时,不能掉进忽视低科技的陷阱,应该发展一切对国计民生有利而不损害环境的产业,使全民迅速过上小康生活比虚荣更重要。国企和金融改革和福利社会化早有专家著述,此处不再赘言。

  李登辉屡次敢于玩弄“短平快”,挑战大陆,重要的一点在于他认定解放军不能快速反应,在外界醒过神以前一举拿下台湾。事实上,解放军的反应也确实常常慢了一拍,几次在台獨把世界舆论搞得乌烟瘴气后才姗姗就位。在北方威胁大大降低,解放军装备水平也有了相当改善后,解放军应该使东南沿海的精锐部队具备不需大规模调兵和准备,可以随时发动“就地进攻”的能力,至少作为全面进攻的第一波,这样可迫使李登辉之流在台獨的路上再次投机之前,必须面对武力解放台湾的现实可能性。在解放军远程奔袭能力有大幅度提高之前,适当增兵和靠前部署可以在近期内达成一定程度的就地进攻能力。解放军的就地进攻能力越有信服力,战争的可能性就越小。当一切威慑都失效时,战争是制止台獨的最终手段。

  战争是制止台獨的最终手段

  在多次明确警告后若台獨仍一意孤行,解放军继续演习、警告或局限于有限行动已经失去意义。此番出战,不战则已,战必全胜。

  台湾显然不具备和大陆打持久战的资格,若无外界干预,封锁战、导弹战、游击战、金融战、民心战、夺取外岛围点打援等任何持久战策略都可奏效。但如笔者在《美国会出兵保卫台湾吗》一文中述及,美日干预的可能性和强度与台海战事的长度成正比,与解放军的大战决心和准备充分程度成反比。为避免节外生枝,增加胜算,速决战仍然是最好的选择。这和害怕美日干预没有关系。战略上的持久战仍然要求战术上的速决战,中华民族重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才是一场持久战,台海之战只是一个战术事件。笔者在《解放军能在台海战争中速战速决吗》一文中阐述了速决战的现实可能性,并探讨了一些战术技术问题,简言之,解放军将不怕牺牲,发挥“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作用,动用一切为人道和国际准则所容许的手段,而没有必要由单一军兵种或尖端武器“包打天下”,或自我束缚于“正规”和“先进”的战法。本文就海峡两岸流行的若干误区作进一步探讨。

  一、外岛

  单纯夺占外岛不足以摧毁台獨的社会和经济、军事基础,不足以制止台獨。外岛本来在军事上就是没法固守的。若进攻外岛而不进一步进攻台湾本岛,台獨可以在口头上大叫“遭受侵略”,争取国际同情和支援的同时,趁机宣告独立,实际上则放弃外岛。如果目的确是进攻台湾本岛,金门、马祖等靠近大陆的外岛除对第一波空袭可提供有限预警外,在开战后的军事意义已经有限。解放军不必动用海空军或登陆,用地面身管和火箭炮火覆盖这些外岛,迫使守军退出战斗就足够了。实际上都不需要24小时覆盖,岛上雷达和电台只要发射电波,解放军在岸上就可用多点无线电测向来快速定位,用炮火压制;只要雷达不敢开机,防空和反舰导弹(红外制导除外)就不能发挥作用;若岛上炮群胆敢还击,解放军的反炮雷达可以迅速导引地面炮群压制。世界第一大陆军的第一大兵种对付这几个近在眼前的小岛,怎么打也是牛刀杀鸡。这样,在攻击台湾本岛之前或期间登陆外岛,就是徒然浪费宝贵的时间和兵力。台湾本岛解决后,外岛不战自降。

  二、超限战

  超限战是一个流行的话题,其基点在于用非对称、非常规手段打击对手。作为战争手段之一,超限战无疑有其重要地位,但不分情况,把超限战绝对起来,就超越其本意了。超限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战。自然,持久的经济战可以摧垮台湾经济,封锁很快就可以陷台湾于困境。但战争史上绝少有仅靠经济手段和封锁就打垮对手的。中国只有影响但没有左右世界金融市场的能力,损害台湾经济仅仅伤及台獨的皮肉,美日有能力给台湾长期输血,同时毒化中国彻底收复台湾的机会。伊拉克被封锁了近十年,萨达姆还是没有屈服。当年隆美尔在北非被地中海上的皇家海军和沙漠里的SAS搞得几近弹尽油绝,但最后还是靠蒙哥马利的第八军才把沙漠之狐赶出北非。现在还有一种天真的想法,持久的经济战只损害台湾,大陆会毫发无损,或被战争经济刺激起来,甚至得益于从台湾逃离的资金和订单。美日和西方在军事上坐视中国收复台湾是出于无奈,而决不是同情或赞许,至少在战争期间,指望它们在经济上合作或一切照旧是不现实的。战争必定对大陆经济和人民生活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只是大陆的承受能力比台湾要强得多。另一种想法认定台湾的金融和工业会被大体完整地接收过来,或为此解放军应投鼠忌器。不必要的破坏总是应该避免的,但现在已经不是战上海的时代了,只要作战必要,不必拘泥于坛坛罐罐。中国在经济上得益于统一将是一段时间以后的事。

  虽然单靠超限战不足以制止台獨,超限战的一些手段还是可以用来削弱台獨,为最终消灭台獨作准备的。除设法使台湾的股市汇市崩溃和迫使、诱使撤资以外,破坏台湾的基础设施将起极大作用。99年夏“两国论”引起台海空前紧张时,一个输电塔意外倒塌导致台湾大部停电,引发民众极度恐慌并导致可观的经济损失,这不仅显示了台湾电网在设计和运行上的缺陷,也是台湾社会和经济脆弱程度的一个例证。台湾官方自称石油库存可支撑三个月,但有说法其实只有两周。战时,台湾的油库、炼油厂、电厂、供变电站、电信设施、供水供气设施、桥梁、机场、港口、车站、军火和弹药库、兵员和物资集散地等,将是除指管通情、空军和防空基地外的首选目标。加上战时的高消耗和断绝油船交通,台湾的能源供应支撑不了多久。断油断电后,台湾经济将立即瘫痪,社会陷入混乱,军事行动也难于顺利开展。如不能直接导致台獨投降,至少也大大有利于解放军的进攻和最终登陆台湾。

  三、占领台湾

  一旦登上台湾,解放军没有理由不占领台湾全岛,所以不会局限于占领要点,更不会打下后主动撤出。少数打散的武装台獨分子可能会在城市和山区继续负隅顽抗,解放军的步兵和更为专业的武警完全有能力对付。解放军对进山剿匪并不陌生,早年有从东北到西南山区的剿匪,在越北丛林搜剿化整为零的精锐越军的经验也正好用上。台湾人烟密集,巷战不可避免。西方害怕巷战主要是不愿意投入大量步兵和承受伤亡,解放军在解放战争时就驾轻就熟的避开街心、穿墙爆破、抵近攻击的战术似乎不为西方军界所重视,但实际上比坦克装甲车沿大街长驱直入要有效。一旦城市主体被攻克,对付残留的武装歹徒属于反恐怖作战,可交给武警承担。战争一旦到了城乡剿匪阶段,时间上的紧迫性已经大大降低,解放军可以从容地剿灭残余的武装台獨分子。

  为安抚台湾民众,台湾仍然可能成为新的“一国两制”特区,或者只是作为一个省。只要不鼓动叛乱和分裂,各党派会继续存在,但独立的军队和外交恐怕是没有了。台湾民众在短时间内可能会有隔阂甚至敌意,但笔者相信,以包括台湾人民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极大智慧,一定会尽快找到修复裂痕、重建民心的途径。在最坏情况下,大规模双向人口流动可以在较短时间内稳定社会。台湾和大陆之间不存在地理环境、种族和文化异同的问题,实现起来相对容易。

  四、导弹与反导弹

  战术弹道导弹本质上是压制面目标的武器,“飞毛腿”导弹的战术条例要求对1.5x1公里的目标区多点瞄准,一次9发齐射以确保概率摧毁,而不是从通风口钻进去打办公桌。用于反跑道,则不需打“格子”,只要打一条线就行。但萨达姆那样小鸡拉屎式的东一枪西一弹,根本违反“飞毛腿”的设计意图,高爆单弹头也只对地面软目标有效。法国的“迪朗达尔”反跑道炸弹重187公斤,在火箭加速下可穿透0.4米深的混凝土,然后在地下爆炸形成巨大空穴,在地面留一个松脆的硬壳。这层硬壳不足以支承飞机起飞,但必须除掉后才能开始修复跑道。英国的JP233则用众多的26公斤串联子弹头,用成型战斗部先往地下钻一个洞,然后主战斗部在地下引爆。单个弹头的威力虽然不及“迪朗达尔”,但数量众多加上大量的2.45公斤反步兵子弹头,效果仍然很可观。由于战术弹道导弹极高的再入速度带来的初始动能,其反跑道子弹头重量可以比航空炸弹的轻很多而达到同等效果,M族导弹1000公斤的弹头可载子弹头的数量和有效覆盖面积可想而知,再入大气层前基于GPS/GLONASS或地形匹配雷达的弹道修正更使命中精度和“飞毛腿”时代不可同日而语。

  海湾战争后,世界上战区反导弹的研制一时沸沸扬扬,“弹道导弹无用论”也一时甚嚣尘上。历史上,飞机没有因为防空导弹的出现而过时,妄言战术弹道导弹会因为反导弹的出现而过时是荒唐的。即使是长期忽略弹道导弹战术作用的美军,也在考虑为部份洲际导弹改装常规弹头,打击高价值地下目标(美国已按欧洲短导和中导协议销毁了所有中短程弹道导弹和陆基巡航导弹)。对于台湾来说,深入大陆上空猎杀机动导弹发射架是痴人说梦而已。台湾没有卫星预警能力,使用美国卫星数据除政治问题外,在技术上也有时延和作战系统整合问题。服役多时的E-2T和幻影2000-5之间尚未沟通,情急之中能否使远为复杂的越洋指管通情畅通无阻实在可疑。在采取隐身、弹载和弹外电磁干扰、假弹头和再入前头体分离等措施后,目标辨别和跟踪难度大大提高。反导弹系统依赖雷达大功率连续照射,台湾离大陆毕竟不远,常规的反辐射武器和远程空基地基干扰都在作用范围之内,弹道导弹也可装上反辐射弹头。在解放军反雷达的软硬杀伤下,台湾的电磁生存力堪虞。激光、粒子束反导离实战尚远,对窄波段能量束可以反射、遮蔽,防护可能比动能杀伤反而容易。常规反导弹拦截器必须有极高的线性加速度和机动过载能力,弹载传感器的工作环境特别恶劣,而且通常没有第二次机会。“天弓1/2”看来不堪重任,“天弓3”的火箭冲压发动机不适合穿越大气层工作,连“爱国者”PAC-2+也靠不住,不然台湾不会嚷嚷着要买PAC-3了。即使PAC-3也只是效果可疑的点防御系统。THAAD在第十次试验中终于首次击中目标,但纽约时报指出此次似乎是在错误跟踪假目标后,阴差阳错碰巧击中的,这也许是对试验弹无头苍蝇似的轨迹唯一合理的解释。不管怎么说,THAAD看来总算保住了香火,但离撑起疏而不漏的天网还天差地远。就是“神盾”系统,为了对台湾岛上目标提供反导弹覆盖,部署上不便于随意机动。若在战时部署在台湾和大陆之间,在解放军岸基、空中、海上和潜艇火力合力打击下,自身生存力也大成问题。

  顺便提一句,西方媒体(即使是专业的权威的)常常误导舆论,有时出于无知,有时则是别有用心。“飞毛腿”为不使剩余燃料晃荡影响再入后的精度,在再入前抛空所有燃料;其液体燃料主要成份为煤油,可长期随弹保存,发射前加注的只是点火剂,几分钟就够了。美国军方解剖过来自埃及的“飞毛腿”实弹,也有全套资料,西方专业媒体对此不会一无所知,但还是照样散播“海湾战争中‘爱国者’的拦截是成功的,是‘飞毛腿’的剩余燃料造成爆炸”和“飞毛腿发射前需要40分钟加注燃料”的传言。提到“飞毛腿”,它不用电点火,而是通过逐渐改变自燃的液体点火剂和燃料的比例来平稳地实现点火,设计不可谓不巧妙。

  五、制空权

  台海战争能否速决取决于制空权,这已经是共识。但在台海战争的特定条件下何为制空权,和解放军能否获得和获得怎样的制空权,还是各执一辞。不管外军如何定义,能否把台湾的雷达压制得一分钟也开不了机,防空导弹一发也射不出来,战斗机一架也不能升空,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要阻止台湾空军阻挠我军行动,同时保障我军战术动作的实施和达成战役目的。通过战术弹道导弹、巡航导弹、滑翔制导炸弹、特种部队、远程防空导弹、海空轰炸的协调突然的首次打击,和随后持续不断的战斗机空战和海空轰炸的梯次打击以保持压力,解放军是可以在战争初期就掌握有效的制空权,进而保证战争进程的。诚然,在夺得如此定义的制空权后,解放军在赢得台海战争胜算的同时,仍会承受可观的战争损失,但是没有人应该怀疑中国人民为统一祖国而承担损失的意愿和能力。

  制空权的一个关键是反预警机。特种部队可用肩射反坦克和防空导弹打地上或临空的预警机。一旦升空,预警机通常高飞并大开雷达,容易用潜射或弹道导弹投射的反辐射导弹攻击,必要时可采用复合制导,岸上设施也可提供中继制导,帮助导弹捕获目标。

  有人担心台湾空军会在隐蔽坚固的地下机库里或中央山脉上空以逸待劳,让防空导弹消耗掉解放军的锐气,再后发制人。首先,任何防空导弹都不能替代战斗机在防空作战中的作用,北越、埃及和伊拉克就是先例。其次,台湾空军放弃升空迎击或主动后撤等于拱手让解放军海军自由活动线前移。台湾纵深有限,包括机场和导弹基地在内的军事目标大多离岸不远,解放军可以在空军突防轰炸的同时,用反辐射导弹打瞎引导岸舰导弹的雷达,用海军舰炮、船载火箭炮和改装的反舰导弹轰击近岸和纵深目标,把他们从梦中轰回到现实中来。

  六、登陆与反登陆

  即使对于美国海军陆战队来说,以重装甲为登陆第一波的主力也是不可想象的。在可预见的将来,空降、机降和登陆步兵还将是登陆作战前期的主力。反登陆作战的最高境界是歼敌于水际滩头,不让敌人上岸。但实际上,鲜有战术得当、坚定顽强的登陆一方上不了岸的,诺曼底、安其奥、太平洋诸岛都是上岸后在扩大滩头阵地时遇到困难,即使解放军金门失利也是因为后援不继,而不是上不了岸。其原因就在于防守一方不可能在整个海岸线上集中兵力火力,而登陆一方占有战役主动权,可以在时间和空间上集中兵力火力,突击上岸。因此反登陆的关键在于向登陆部队作强大反攻。台湾地域狭窄,为河川和丘陵所割裂,而且人烟稠密,攻防双方都不便于进行长驱直入式的快速机动作战,攻防双方也都可以利用巷战和复杂地形阻滞对方进攻,或渗透攻击,这些正好是步兵擅长的作战环境。如果任何人对解放军的高技术兵种还有怀疑的话,解放军步兵的神勇可是久经考验的。台湾在集结和运动反突击部队时,除要考虑常规的海空威胁外,必须考虑战术弹道导弹空袭问题,战术弹道导弹对付暴露的兵员装备物资车辆可是拿手好戏。

  另一个误区是“万船齐发”。在没有制空权、台湾仍有完整防御体系并高度戒备时强行正面登陆,登陆舰和渔船的下场差不多,气垫船和直升机也一样,只是死法不同。在达成战术突然性,夺得制空权和对台湾防御体系进行有效压制后,包括渔船在内的各种民船可有效地支援登陆作战,如向滩头输送步兵和弹药,向简易码头卸载轻重装备,伤员后送等。渔船对隐蔽输送小部队和特种部队上岸的作用则应该是没有争议的。特种部队会对解放台湾起特别重大的作用。除常规的侦察、破坏、目标引导外,许多在西方由空军精确打击完成的任务,如破坏对空对海指管通情和导弹基地,可能会由解放军特种部队完成。

  七、台湾反制

  反制即为后发制人,要点在于不仅要能后发,还要能制人。台湾的F-16在理论上可以深入到三峡和北京以远发动空袭,但这不新鲜,逃台之初老蒋的飞机还能骚扰兰州呢。但在战前解放军空军和防空部队高度戒备或已经进入战时状态时,台湾空军既没有余力分兵对大陆纵深设防目标作有实质意义的空袭,更没有胃口赔上必然带来的损失。F-16或任何其它台湾飞机要成功突破层层拦截,投放武器,还要全身而归,可能性实在不大。

  近来台湾朝野热衷于谈论地地导弹,似乎有了这件“镇岛之宝”,台獨就可无忧了。奇怪的是,台獨谈到解放军的久经考验的地地导弹时,不是“下雨就要熄火”,就是“打台湾反会落到江西去”,但台湾的尚在纸上的地地导弹就是指鼻子不打眼睛,解放军只能害怕地逃到导弹射程之外,再也不敢言战。此中荒谬不攻自破。台湾曾仿制过“长剑”短程弹道导弹,称为“青蜂”,此后的最高成就便是“天弓”系列,都不足以达到300~600公里的最低有用射程,更不用说1500公里以上的理想射程。硬把“青蜂”和“天弓”的射程扩大到300公里以上,有效载荷将下降到微不足道的地步。台湾手头没有可供仿制的巡航导弹,外购也不可能。和“经国号”战斗机的情况不同,弹道导弹或巡航导弹对全球军备控制影响至关重大,美国连以色列都全力施压制止,更不会为台湾开先例施手援助,打开全球的潘多拉之盒。台湾光有依靠自己的力量的决心还不够,还必须准备得罪美国,但这是台獨绝对不敢面对的。弹道导弹或巡航导弹不能秘密研制,秘密部署,不经试验的导弹的射程、精度和战备可靠性都不能保证。众目睽睽之下导弹试验又不能避人耳目。总之,在试射之前,台湾的地地导弹还是纸上谈兵的成份据多。即使研制成功,大陆地域广大,军民齐心,连当年美国空军的狂轰烂炸也没能阻止志愿军抗美援朝,台湾蜻蜓点水式的导弹攻击不可能阻止解放军统一祖国。

  台獨另一个垂涎三尺的“镇岛之宝”是核弹。核弹更难秘密研制,秘密部署。台湾不是没有试过,但被美国及早制止。美国对核扩散比对导弹扩散的戒心更重。台湾若一意孤行,不顾美国反对,自行研制核弹,必将孤军面对早就有核武器的解放军的愤怒。麦克阿瑟在朝鲜叫嚣要用原子弹炸平中国,在没有核武器或任何其它反制能力情况下,志愿军照样雄纠纠气昂昂地把优势装备的美军打过了三八线。台湾的核弹同样不能阻挡解放军统一祖国的征程,反倒陪上台獨断了香火。

  八、兵员素质和装备

  台獨分子认定,台湾军队官兵的教育程度比解放军高,装备也先进,因此战斗力必定也高。这种思维固然简单化绝对化,但不乏市场。一般而言,教育程度高对掌握高新技术应该有利,但实际上这不是绝对的,对提高战斗力更没有必然联系。学富五车的大教授对最新式的录像机一筹莫展远非闻所未闻,高中未毕业的黑客打败博士硕士成堆的军政机构和大公司却时有所闻,关键在于对相关科技的掌握和创造性的运用。毛泽东的既缺教育又缺枪炮的农民大军打败了教育和装备优越得多的国民党军队,则是更直接的例证。随着大陆国民的国防意识和尚武精神空前高涨,军事题材出版物和影视节目盛行,知识青年投笔从戎达到抗战以来的新高潮,解放军院校培养的军官所占比例正在稳步提高,士兵文化程度也今非昔比,台湾军队在教育程度上的优势正在消失。这里同样是教育程度提高,但却有实质性的差别。台湾军队中的大学生多为毕业前强制服役的,非大学生也是征兵入伍。即使是职业军官,也有“职业”有余而“尚武”不足之嫌。大陆除军校报考人数和报考要求逐年提高外,地方大学生志愿参军也日渐增加,一般征兵在自愿报名的候选人中已有挑选余地,法律规定的征兵义务实际上没有必要实施。显然,两方官兵在士气、素质和进取精神方面不可同日而语。在岛内外曾经当过“预官”的台湾人不少,接触过他们的人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豹。

  台湾装备除少数自制和法制外,基本来自美国。美制装备在海湾战争和科索沃冲突中大出风头,但这是由当时的国际环境、美军总体上的压倒优势和战场特定条件决定的,不等于台湾也将胜券在握。况且,台湾手里的美法装备并非最先进的,自制装备更无先进性可言。武断地以为美法装备一定优越于中俄装备,只能是无知的表现。台湾离大陆太近,花重金发展水面战力对海峡内或本岛周边作战无甚大用。不在坦克上花大本钱倒是对的,不让解放军的坦克开上台湾才是正道。直升机的生存力在制空权不确定和对方普遍装备肩射防空导弹的高烈度战场上甚为可疑。歼-7/8对付F-5E游刃有余乃不争事实,FC-1和歼-10问世在即,“经国”、F-16A/MLU和幻影2000-5与苏-27/30 孰优孰劣也有公论。 真正对守岛和反击作战有用的, 台湾不是严重缺乏(如“海龙”或更先进的“科林斯”或214型潜艇),就是根本没有(如侦察卫星、AMRAAM中程空空导弹、F-15E战斗机和“战斧”巡航导弹),装备更新也要看外国脸色。相反,解放军的战力提升更全面,更有后劲,国庆50周年大阅兵和珠海航展已有显示。就台海战争具体情况来看,台湾在装备上在近期不占显著的总体优势,在远期将无优势可言。

  阅兵、演习与大练兵的启示

  在世纪末的大阅兵中,解放军展示了在新时代现代化、正规化方面的长足进展。大练兵把质量建军、科技强军和爱军习武带到基层部队,东南沿海的演习则显示了解放军对一旦和平统一不成、必须诉诸武力的认真准备。但解放军的战备状态不是完美无缺的。从公开的报导来看,在不熟悉空域和恶劣气象条件下长途编队转场对空军仍然是一大挑战。如果长途转场都有问题,长途奔袭从何谈起呢?平心而论,那么多年了,在自己国土上空不应该再有不熟悉的空域。即使本部队不熟悉,在友邻部队指引下也应该无大问题。国庆阅兵的“飞豹”的地勤分队竟然需要在飞机到达之前大半年就进驻北京,准备保障工作,显示了空军和海航易地部署能力的不足。海军在“大舜”号遇难时无法有效救援,除附近没有合适的舰船外,也显示了指管通情上的快速反应和恶劣海况下紧急出海能力的不足,毕竟当时在该海域还是有船只安全通过的。陆军训练中的形式主义问题也终于得到重视,其指挥上的教条主义和演习里的形式主义在新近流行的小说和电视剧“突出重围”中得到体现。另外,用81式自动步枪在200米距离上38秒内打下40个靶子,和用一发红箭73反坦克导弹穿透三个纸靶后击中目标,这固然显示了射手的硬功夫,但实战价值有限。炊事班在野战条件下快速做小笼包子更和战争实际不沾边。笔者怀疑当年林彪上任国防部长之初,就立即明令终止大比武,可能与当时已经盛行的形式主义有关,否则以林彪的“战神”和48年东北大练兵的背景,不会轻率地自毁长城。

  更广义的军队改革包括军队脱离经商、军官院校化和士官制度等。军队脱离经商的好处不言而喻,院校培养的军官在中越边境两山作战中已经表现不凡,士官制度可以避免高级技术军官受低级作战军官指挥的尴尬,并为职业兵制度作好铺垫。精兵和裁军不光是对冗余的作战部队和机关,更应该裁减文艺兵、体育兵等,而一切受政府补贴的文艺、体育团体应有义务定期劳军。军队院校规模可以缩减,地方高校可以承担基础课程,甚至可以通过与美国“预备军官团”(ROTC)类似的方式为军队代培初级军官。复转军人如符合条件,可享受助学金、奖学金,优先接受高等教育。军队医院的重点应转向战伤处置和战时扩充能力,地方医院可以承担日常医疗任务。

  现在军内已经提出“打赢是硬道理”,各种以实战为背景的假想敌和实兵对抗演习正在成为主流,日益充盈的国库使军队建设得以和国民经济同步发展,5.8轰炸使馆和“两国论”使“银河号”事件、钓鱼岛事件、96年中美海上对峙、印巴核爆以来已经高涨的国民的国防意识进一步高涨,爱军从军重新成为时尚。兵法云,上下同欲者胜。90年代初鄧小平提出“发展是硬道理”以来,神州大地的经济发展举世瞩目。现在提出“打赢是硬道理”,没有理由不相信解放军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能力不会很快发生同样举世瞩目的变化。

  江澤民对英国记者称台湾回归将在21世纪中叶前完成,港报甚至传言中共党内流传一份更为具体的时间表。无疑,大陆对于台湾的回归是急切的。大陆经济持续以7~8%的速度高速发展,经济结构日趋合理,经济秩序和效益大幅改善,经济总量已超过G7中的加拿大,直逼意大利,英法也指日可待,按购买力计算则更高。有这样的物质基础和上下同欲,大陆既有能力通过经济上融合,外交上封杀,和军事上威慑,把台湾引上和平统一之路,更有能力在台獨狗急跳墙时用武力收回台湾。台湾回归不会再是无限期的梦想。

  作者:晨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台湾的战与和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台灣南投人 说:,

    2010年06月29日 星期二 @ 15:56:36

    1

    共產黨一向對內殘忍殺中國人毫不手軟,對外卑躬屈膝,對台工作是政治不是軍事武器。
    任何台灣人都知道國父 孫中山的理想國家為民有,民治,民享,自由民主均富的三民主義。
    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 權能區分 政治體制。
    而非政府有權騎在人民頭上。一面將兒女財產送往國外享受民主,一面自己對人民實施極權專制。
    台灣人民有選舉政府,罷免政府,創制權,複決權四種權,台灣是經過訓政再憲政,人民完全當家做主,政府是人民公僕。沒有台灣人想和專制集權獨裁政權統一。除非驅逐馬列外來政權,恢復中華光榮傳統。
    台灣人對李登輝陳水扁背叛三民主義雖深惡痛絕但比起共產黨還是好很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