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卫江:声援《中秋节文化宣言》

  今日我获悉:有十四位中国学者和文人联署声明,呼吁把中秋节过成“言论自由节”,我为之精神振奋不已!

  在2008北京奥运会上,中国代表队总共获得了51枚金牌,遥居榜首,确实令国人兴奋了一大番。可是作为一个号称有着5000年文明史的古国,占据着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大国,却始终保持着诺贝尔奖“0”记录的尴尬;尽管我国经济快速增长已经持续了三十年,经济自由度也相应提高不少,但中国仍然位列于经济自由度很低的国家行列之中;而我国的新闻自由度在国际排位表上更是位居最低的行列之中——对此,我们国人究竟有什么可以值得自豪和激动的?可以拿奥运会金牌来抵押或抵消掉吗?

  人理应比动物优越,人类的进步不在于体力强壮、四肢发达与否,而在于头脑发达,头脑发达在于精神,它使得人有丰富的情感和复杂的思维,着重表现有思想活动。人是个性丰富的物种,人的情感和思维也差异巨大,人与人之间的思想必定是各不相同的,而人又是社群生活的,为了社会进步,就必须进行广泛的思想交流,为此就得将人们各不相同的思想和意见都表达出来,而不应该是封住大多数国民人群的口,只容许少数人占据垄断的舆论高地独断地胡言乱语一番。

  在“512”纹川大地震的抗震救灾中、在2008北京奥运会的筹办中,我们的党和政府表现出非凡的能力和成就,令世人瞩目和称赞,为此,党和政府应该确立起信心来,“天下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对于世界上多数国家已经做到了、甚至做得很好的事情,我们的党和政府有什么太大的难度可言的?

  近年来我国政府确实在努力,在国际上树立起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形象,在国内创导诚信建设,在保障公民个人权利上,中国政府前些年已经加入了《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其中第十九条上云:

  “一.人人有保持意见不受干预之权利。

  二.人人有发表自由之权利;此种权利包括以语言、文字或出版物、艺术或自己选择之其他方式,不分国界,寻求、接受及传播各种消息及思想之自由。

  三.本条第二项所载权利之行使,附有特别责任及义务,故得予以某种限制,但此种限制以经法律规定,且为下列各项所必要者为限:

  (子) 尊重他人权利或名誉;

  (丑) 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卫生或风化。“

  既然如此,如何去顺应民意、去努力兑现国际公约?以及兑现申请奥运会举办权资格时候承诺的言论自由?

  既然民主是个好东西,言论自由也何况不是个好东西?

  主体文化与中华同种的新加坡最近也在“开言禁”。新加坡放宽了禁止在户外举行政治示威活动的禁令。从今年9月份开始,人们可以在国家中心的一个绿色地带开设的演说角内举行示威活动了,而抗议者事先并不需得到警方的批准,只需在因特网在线上登记即可。这正是表明了言论自由的世界大趋势所在。“顺者昌,逆者亡”,新加坡人开始明智了,我们中国人下一步该得怎么去行动呢?

  2008-9-3于江苏省昆山市

  附:《中秋节文化宣言》

  一年一度秋风劲。在中国大陆第一个中秋节(9月14日)法定公休日来临之际,我们放眼世界,回看历史,追溯我们祖先追求自由的传统,召回他们追求自由的勇气。

  中秋节的传说中,最震撼人心的,莫过于传说月饼曾传递人们追求自由、反抗暴政的信息。

  历史记载:公元13世纪到14世纪中叶,在蒙元汗国暴政的统治下,奴隶大杂院中人分四等,第一等是征服者阶层蒙古人,第二等是色目人,第三等是汉人(指中原先征服的各族),第四等为南人(江南人),蒙元汗国实施种族歧视和剥夺自由政策,不仅每隔几年就重申禁止汉人拥有兵器、养马、炼铁等禁令,也禁止汉人学习蒙古文。蒙古人殴杀汉人不必偿命,赔一头驴子的价钱即可。在这种暴政之下,人民奋起反抗暴政。

  中国传说:朱元璋联合各路反抗力量准备起义。但蒙元官兵搜查十分严 密,传递消息十分困难。军师刘伯温便想出一计策,命令属下把 藏有八月十五夜起义的纸条藏入月饼里面,再派人分头传送到各地起义军中,通知他们在八月十五日晚上起义响应。到了起义的那天,各路义军一齐响应,人民抗暴势不可挡。

  这个追求自由平等,反抗强权,用月饼作为媒体传递信息的故事,寄托了中国人民美好的期望。

  今天,当人们在购买、食用中国传统美食——月饼时,有多少人能知道蒙元汗国种族歧视的野蛮史和中华祖先反抗暴政、追求自由的智慧?有多少人能思考:当文字狱疯狂的年代,别说月饼传递反抗的信息,吟一首诗歌、写篇文章也会锒铛入狱、身死名裂、凌迟处斩、株连9族?有多少人能思考:在人类文明的先进成果互联网上,每天蒸发、屏蔽的帖子有多少?有多少防火墙和网管、五毛在偷偷摸摸地行动,阻断思想和言论的自 由传播,把我们民族弱智、恐吓、退化为野蛮人?!

  为此,我们在中秋节前夕发出三点呼吁:

  1,我们一方面要把中秋节过成中国人尊重传统、尊重家庭亲情的节日,一方面也要把中秋节过成中国言论自由节。我们要冲破一切心灵内外的枷锁,自由地表达我们对世界的看法。 一切钳制言论自由的屠夫与掠夺者,必将遭到我们的唾弃。

  2,我们认为,体育上的金牌固然是中国人竞技体育进步的标志,但言论自由的金牌,民选票选的金牌,才是每个中华民族的儿女应该努力追求、无比渴望的。传说我们的祖先曾经用月饼来偷渡他们追求自由的信息,他们的月饼是他们勇气和自由当之无愧的金牌。当我们回忆祖先追求自由的光荣传统,在未来若干年,如果言论自 由节的设想能付诸实现,言论自由金牌的模样一定要参照月饼设计。

  3,鉴于几年前韩国端午祭成功申请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朝野不仅有了对传统节日申遗的紧迫感,也在张罗把中秋节申报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特别提醒中国朝野诸公:中国中秋节的文化传统的精髓就在于这个作为自由媒介的月饼。塞了起义字条的月饼,就是中国式的莱克星顿的枪声!

  对于我们来说,言论自由甚至比衣食更加重要,言论自由是区分一个人是奴隶还是自由人的显著标志。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自由是勇气的果实。我们在年年中秋节的夜晚,想起我们祖先追求自由、反抗暴政的勇气与智慧,我们确信我们的呼吁尽管是争议性话题,但终将被人们讨论。

  发起人、执笔人:凌沧洲(北京学者,资深媒体人)

  联署人:

  凌沧洲(北京学者,资深媒体人)

  田  路(北京期刊主编)

  滕  彪(北京学者)

  昝爱宗(浙江作家)

  冉云飞(四川学者)

  赵国君(北京学者)

  许志永(北京学者)

  张星水(北京学者)

  杜兆勇(北京学者)

  李  愚(北京期刊编辑)

  张亦刚(广州期刊编辑)

  黄梓峰(北京报纸编辑)

  庄道鹤(浙江学者)

  温克坚(浙江学者)

  作者:施卫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声援《中秋节文化宣言》 浏览数

20 条评论 »

  1. 单一 说:,

    2008年09月07日 星期日 @ 22:59:10

    1

    支持言论自由!

    回复

  2. dingshuding 说:,

    2008年09月08日 星期一 @ 02:25:18

    2

    白日做梦,夜晚赏月。

    回复

  3. 牛皮 说:,

    2008年09月08日 星期一 @ 02:26:00

    3

    言论自由是衡量人类文明的一个指标.
    中国的历史的确文明领先,可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制度很不文明.
    这是每个人的梦想,是世界梦想.

    回复

  4. freeborn 说:,

    2008年09月08日 星期一 @ 03:03:02

    4

    中國政府前些年已经加入了《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
    但是人大常委会好像没有通过的。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5th, 2008 17:44:39 回复:

    典型的做戏给外国人看,但忘记了政府也有信誉一说,骗子行为是会教育全世界人民的。

  5. 东流 说:,

    2008年09月08日 星期一 @ 05:11:59

    5

    《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签字背景:中共当然向来不希望这个“外来”的劳什子打乱天朝的威仪,但是迫于当时要申奥的大环境,所以据说当时北京派人“火速”到联合国把字签了。申奥随后如愿以偿。
    中共的算盘是:我可以签字,但是实不实施,那还得我国内的立法机关来“批准”。就这样,这个“看上去很美”的国际公约一直没有被国内的立法机关“批准”,被束之高阁至今。
    就像海外著名媒体的解禁一样,申奥时当局承诺“改善人权”、给予“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但是直到各国记者亲临北京已经开始奥运报道的今年8月1日之前,各国记者还是不能打开国际知名网站。于是纷纷向国际奥委会投诉。国际奥委会不知向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政府施加了什么压力。反正是在8月1日后,忽如一夜春风来,包括美国之音、英国BBC、自由亚洲在内的各大网站变戏法一般地全都“芝麻开门”了!从出生到现在四十多年,偶第一次见识到境外媒体的模样,还以为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在奥运期间,美国之音被屏蔽的网页已经不多了,自由亚洲大部分网页也能打开;但是奥运会后,这个“管眼睛”的政府就故态复萌,又开始管起眼睛来了:美国之音有越来越多的网页打不开,而自由亚洲几乎99%的网页都别想打开了。就是在这样的铁板一块中,2008年9月2号,凌沧洲等14名知名学者的《中秋节文化宣言》作为头条新闻《凌沧洲等14位中国学者联署呼吁把中秋节过成言论自由节的声明(授权本台獨家首发)》,赫然出现在自由亚洲网站的头条上。只有这一个网页可以打开,其他都打不开,独成一道景观。这个东西百密一疏,估计当局还没有来得及建立针对这篇文章的“过滤系统”。到了下午,这个网页就打不开了。
    但是,这篇文章的火种已经开始在网上流传了……

    回复

    牛皮 在 九月 8th, 2008 10:46:55 回复:

    学习了.
    理解了为什么国外称中国政府是流氓政府.

  6. yghxx 说:,

    2008年09月08日 星期一 @ 06:19:40

    6

    支持!

    回复

  7. !!! 说:,

    2008年09月08日 星期一 @ 07:56:32

    7

    一群白痴,光会说大话,不会做实事,光想着夺权,不想着怎么改善人民生活。

    要把中秋节变成言论自由节,可以去死了,好好的中秋节牵扯什么政治。

    如果你们能好好想想,怎么改良共产党,怎么在不会影响人民生活和经济发展的情况下,去最大的实现民主,而不是把几百年前的《人权宣言》被一遍。

    这些夺权的白痴,即使被西方资助而推翻了原来的不受西方摆布的共产党一党专制政府,建立一个新的所谓多党制政府,看你会不会因为西方的资助,把国家资源变相的给西方垄断,会不会从而诞生新的专制,新的雅阁斌派,诞生新的文革——来清洗原来的共产党对手,从而又来一段白色恐怖。

    人权宣言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怎么做,才能做的好,让人民生活和民主意识同步发展,而不是时时刻刻想夺权。
    现在共产党还有改良的很大空间,人民的民主意识还不完善,容易被操纵利用,这些伪学者要做的,应该是监督共产党,在最大不改变经济发展和政治大体框架下,发展民主。一党内部多派系,像日本自民党一样,也能权力制衡啊,非要多党制。

    回复

    东流 在 九月 8th, 2008 10:09:58 回复:

    带3个惊叹号的白痴!

    1234 在 九月 9th, 2008 00:49:17 回复:

    有些历史使命无产階級政党是不可能完成的,毕竟某党还没有成功的先例。对共产党报有幻想是不切实际的。

    yghxx 在 九月 12th, 2008 04:29:39 回复:

    做是在夺权后的事情,因此你问了也白问,因为你不会知道的,如果你也知道,那么猪肯定是树栖动物了。

  8. freewithall 说:,

    2008年09月08日 星期一 @ 09:02:52

    8

    算我一个.

    回复

  9. Void 说:,

    2008年09月08日 星期一 @ 14:40:53

    9

    支持言论自由!!!

    回复

  10. maoguoxiong 说:,

    2008年09月09日 星期二 @ 01:05:18

    10

    全力支持楼主!!!

    回复

  11. Ja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02:38:15

    11

    国内必须有言论自由,才能推动社会向文明发展。

    回复

  12. 你好毒 说:,

    2008年10月02日 星期四 @ 13:11:02

    12

    言论自由并不等于谩骂,好象你们痛骂共产党政府你们就是民主了,要知道当年共产党骂国民党的时候也是喊打倒独裁的。你们今天的言行只不过五十步笑百步了,和当年的红卫兵一样,都是极端主义,打倒一切,否定一切。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5th, 2008 14:08:45 回复:

    骂是心情的宣泄,对于某个人漫骂可能会获诽谤罪,但政府是例外,因为它就是个该骂的。

  13. yghxx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17:40:41

    13

    关于警察打人事件的实例:

    河南6名警察打死无辜者伪造其自杀案始末
    2007-04-28 12:46:30 来源: 《法律与生活》杂志 网友评论 231 条 进入论坛
    迟来的真相引发一个令人不安的追问——中国羁押场所每年诸多被定性“自杀”的事件背后,是否也隐藏着像李一样的冤屈和凄惨。

    李胜利之死

    检察机关最终通过调查勾勒出了当时的情况。

    2004年9月19日,吕秋玲拒绝向李胜利转让移动收费厅,又害怕李的妻子来找事,便找到其胞弟吕留生商量。当日下午,吕便找到了他的朋友——该辖区片警李立田,商量如何教训李胜利。

    李立田想出了一个办法,他要吕留生去买一把刀,然后由他以警察的身份来裁定李胜利带刀来营业厅闹事,警方可以李非法携带管制刀具而对李拘留15天。吕于是去周口市中州商贸城一个老太太的摊上花10元钱买了一把木把尖刀,交给了李。

    2004年9月20日上午,李立田在派出所和副所长冷飞、民警孟军伟商量了“修理”李胜利的计划,然后带着张伞、许磊两个实习民警开车埋伏在移动收费厅边,见吕留生将李拦住后,李立田趁乱把尖刀放到李胜利的车篓里,然后将李带到派出所,留置在二楼值班室。

    在值班室里,李胜利试图劝说吕留生放弃对他的报复,被拒绝。

    为了酬谢帮忙的警察,吕留生在位于周口市文明路的一个饭馆点好了酒菜。派出所来了两辆警车,副所长冷飞、女警察王海宇、李立田等七名警察和一名叫贾学会的男子到场,贾是一个外地农民,租住在派出所旁边,是派出所的线人兼零工。席间,吕做了一个自我介绍,要警察朋友好好收拾一下李胜利。

    在警察畅饮期间,李胜利在派出所里似乎感受到了威胁,他央求人家借给他手机打电话通知家人,终于有人借他手机,但却无法接通电话——他家电话因为欠费停机,电话亭的话筒坏了。

    李胜利最后拨通了吕秋玲的电话,央求她放过他,被吕秋玲拒绝。

    下午2点左右,喝完三瓶白酒和一箱啤酒的警察和吕留生回到派出所。李胜利被警察们带到了三楼北起的第三个房间,这是一个前派出所所长办公的套间。

    李立田在后来的调查中供述,他进入房间后对着李胜利开骂,“听说你是一个地痞,经常去找事,今天你还不老实,可要收拾你”,并问刀子是不是他的,李胜利坚决否认。

    吕留生冲上去扇了李胜利两个耳光,李胜利想还手,被贾学会按住,吕揪住李的领口往里屋拖,李开始大喊救命。

    李胜利左脚上的袜子被脱掉,然后被堵住了嘴。吕抓起一件衣服蒙住李的头,一手抱住李的头,一手开始殴打李。李再也看不见、叫不出。

    吕的行为显然鼓舞了其他警察的暴力欲望,冷飞、李立田、孟军伟、张伞、许磊、王海宇和贾学会一拥而上对李拳打脚踢。七八分钟后,李胜利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李立田此时还在踢打并不住地叫骂。

    李胜利还是没有动弹,吕留生弯下腰去掐了掐李的人中,李口鼻流血,呼吸微弱。

    李立田和吕留生说,把他从楼上扔下去,就说他是跳楼自杀。

    身为派出所领导之一的冷飞想了几分钟,“觉得警察打人的事情不能被外界知晓”。他对李立田的建议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他负责把楼下的人都召集到其他房间里。

    涉案民警在后来的供述中说,他们心想如果刑讯逼供并导致人重伤的事一旦暴露,他们将被开除出警队,还将承担伤者的医疗费用。中国一些地区警方殴打或者虐待犯罪嫌疑人,造成了诸多事故和恶劣影响,刑讯逼供被列入警务督察重点,力图遏制“警察打人”。

    冷飞特意安排贾去四楼装作上厕所,还要大喊“有人跳楼啦”,制造假象,随后冷开始召集派出所工作人员开会。

    看见楼下院子里已没有人了,李立田指挥其他人将李胜利抬出套间里屋。董某就在这时候冲进了房间。王海宇走上去,将董带到隔壁的房间,其他的人又抬着李胜利出去。

    事实恰如李胜利家属分析的一样,警察把李胜利平放在三楼栏杆上。他们实在没有气力或者勇气把晕死的李胜利举起,做出一个纵身跳跃的姿势,而是匆匆将其一推,被平扔下去的李胜利落地后,也就靠近墙壁,且和墙壁呈现平行状。

    在四楼厕所的贾学会听到轰的一声之后,便立刻冲出,大叫:“不好啦,有人跳楼啦。”

    坍塌的攻守同盟

    参与抬扔李胜利的警察和吕留生回到套间里,相互约定谁也不能说出真相。几个小时后,冷飞、吕留生、李立田、孟军伟和王海宇再次在冷飞的办公室中订立攻守同盟。

    吕在向检察机关的供述中称,冷说李胜利是精神病,他是自己跳楼的,谁走漏了风声谁负责。李立田则举起拳头,说谁走漏了风声,他就把谁的脑袋打扁,抄谁的家。

    吕留生事后抱怨说,李立田这个人就是凶恶,“没有他就没有这个事”。

    冷飞在事发后致电派出所指导员李大兰,说有人在所里跳楼。李大兰指令所有民警不得回家,都来到警察们殴打李胜利的房间——所长办公套间开会。

    这位指导员要求全所人员行动起来,围绕李胜利之死做好工作,“把该记的材料记记,把该补的材料补补”。一位民警被安排找派出所门卫张师傅做了一份笔录,随后还和另外一个民警去了人民路一个电焊门市部,找他们制作李胜利和吕秋玲纠纷的笔录,连夜交给所里。

    派出所的其他民警对李胜利自杀也同样抱有怀疑。“李没有必要自己脱掉一只袜子再跳楼。”一位该派出所民警说。后来,这位民警告诉检察官,他不敢乱说话,他害怕报复。

    案发当晚,贾学会便离开了周口,在外地躲避风声。后被冷飞电话叫回。贾回到周口市后就去了沙南公安分局,和该局一个李姓政委见面后,李安排人将贾带到川汇区检察院接受询问。

    贾后来承认他向川汇区检察院调查人员说了假话。

    李胜利的家人在寻找目击证人时不知道的是,他们正在和一些人赛跑。和李胜利曾在一个房间等待警察处理的赵某从派出所出来后去了青岛。10月底,沙南公安分局副局长凌洋找到赵,“谈好了条件”,赵回到周口,当晚20点来到凌的办公室,得到1000元后,川汇区检察院的人随后来到凌的办公室对赵某做了笔录。

    后来,赵某在接受周口市检察官询问时承认,他也在区检察院说了谎。

    李胜利死亡后的第二天,周口市公安局提供的该事件调查报告称,沙南公安分局局长和两名副局长、一名党委委员当晚专门就此事件进行了分析和研究,并对下一步要开展的工作进行了部署。周口市公安局纪委书记、纪委副书记亲自到沙南分局听取该事件的情况汇报。

    一位知情者透露说,周口市警方高层其实很早就发现了李胜利之死的蹊跷,但他们仍然选择认定李系自杀一说。

    “警察打死杨洪伟案已惊动中央,让周口警方焦头烂额。再出一个警察打死李胜利案件,警方真是无法交代。”知情者透露说,一些不希望李家找出真相的人合力通过三次法医鉴定、操纵现场目击者提供伪证和限制李家上访基本完成了布局,试图以李跳楼自杀强行结案。“但人算不如天算,他们没有想到李家得到了来自北京的批示。”

    检察官向李的家属承认,如果没有中央领导人的批示和关注,“一场谋杀案几乎就成了跳楼自杀案”,当事民警最多是一个玩忽职守罪论处。

    吕留生在看守所里写了一封悔过书,还一边哭泣一边给李家父母写了一封信。他情绪反覆,想撕掉信件,结果信件被检察官夺下。吕在信里说,他对不起李家父母,他愿意当李家的儿子,给他们养老送终。

    李胜利的父母住在一个老旧房子里,距离现在的七一路派出所办公地约500多米,李父每每经过派出所时总是悲从心起,忍不住跑进院子哭骂,警察总是匆匆走开,有人会劝阻老人说:“打死你儿子的警察要被枪毙的,你放心好了。”

    更令人唏嘘的是,李胜利这么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为何却难逃惨死。李的父母把李一身伤痕的照片放在自己的床下,有时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李小时候几乎没有生过病,他曾是父母感觉最省心的孩子。

    回复

  14. 关心大事 说:,

    2008年11月17日 星期一 @ 15:53:12

    14

    言论自由是民主的基石。言论自由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联合国宪章所保障的基本的权利。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的遭遇从反面揭示了言论自由的重要性。高行健当年出走的根本原因是他的作品无法发表, 上了黑名单。他上了黑名单的原因是提出脱离政治的艺术, 纯艺术。这在当时 (1983) 是大逆不道。 在反精神污滥时被无限上纲 : (纯艺术 -> 自由化 -> 资产階級自由化 -> 大毒草 -> 建国以来的最大的毒草)。但越批越香。当时国内领导采取屏蔽的手段。他当时也无法通过司法手段维宪。

    高行健到法国后住巴黎东郊贫民区靠卖画维生。但比起国内居住条件有很大改善。有很大的画室。常去香港办画展卖画。董特首也是买画的顾客。高行健出版小说和剧本, 但主要收入是卖画, 以画养文, 直到获诺贝尔文学奖。近来身体欠佳, 曾病危但闯过了鬼门关。 现在高行健是世界著名作家, 剧作家和画家。但在大陆一直被禁。高行健的最大罪行是在言论自由上对国内当时领导的批判。

    高行健在国外也受围攻。批判他不关心政治, 不参加民運。一门心思投入法国的主流文化。

    国内新领导顶着压力, 开始逐步解禁, 落实言论自由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联合国宪章所保障的基本的权利,真不容易啊。

    高行健主张纯艺术,不是那种全然脱离社会的象牙塔,而是把艺术作为个人的生存对社会的一种挑战。不受商业和各方面的政治压力。

    高行健获诺贝尔文学奖后经济上大翻身,一举进入要交纳巨富税的上流社会的顶层。高行健从巴黎东郊贫民区的蓝领公寓楼搬入巴黎市区富人区靠近莫利埃剧院的高尚住宅区。法国是高福利高税收的国家,高行健诺的诺贝尔奖金的一半以上已作为所得税交纳出去。但高行健经济上已经彻底获得解放。

    高行健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国内曾有误解,发表声明批判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矛头直指评委会中唯一的汉学家,高行健获诺贝尔文学奖的罪魁祸首马悦然。马悦然不但不认罪,反而强调给高行健的诺贝尔文学奖如何有道理。马悦然申请来中国的签证被拒。后来国内高层领导发现了大误会,认为马悦然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几十年来一直为中国作家们获诺贝尔文学奖而奋斗。马悦然立即变成正面人物,常来中国,每年都被国内媒体大力正面宣传。不知高行健为何仍然被禁?

    儿不嫌母丑。谁是儿? 谁是母? 公仆是儿, 人民(老百姓)是母。公仆勇于出来为人民(老百姓)服务, 很好。从这个角度来看, 政府(公仆)不应该嫌母丑(老百姓的批评和批判)。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