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已经到了还权给农民的时候

  我有一个同学在四川当乡长,他刚上任的时候,没有地方办公,因为旧的办公楼拆除了,新建的办公楼因为拖欠工程款未能交付使用,包工头一把大锁锁住,外加一个老汉看门。新乡长灵机一动,买通了看门老汉,带领乡干部假装偷偷翻墙进场办公,同时加紧向在外地工作的老乡发出捐款请求,等到包工头发现时他已经筹齐部分款项。

  基层农村像这样的故事层出不穷,盖因为财政困难。对于这些困难地区的乡镇干部来说,向外地老乡筹款是一个常见的办法。全国各地不少县市的财政筹款,主要不是靠捐赠,而是巧立项目,求老乡走关系,找上级财政拨款。陕西“周老虎”的故事就是这样发生的。

  过去,基层财政可以从农民头上想办法,但是现在越来越难办,原因是国家扶持三农,对农业税费的减免越来越多,管理越来越严。而且农村身强体壮的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了,出现了只剩老弱病残的空心化现象。

  上周召开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上,透露出两个引人注目的数字:3.33∶1和9646元。一个是去年我国城乡居民人均纯收入之比,一个是两者之间的绝对差额。这两个数字属改革开放以来的“最大”。这两个数字的背后,是城乡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扩大,显示出极大的社会不公,也潜藏着巨大的社会风险。而且这个差距还在扩大。

  于是,9月2日,全国政协的相关会议提出,统筹城乡发展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改革城乡二元体制。这是中国下一轮改革发展的重点,也是一场伟大的社会变革。据悉,今年10月即将召开的十七届三中全会上,农业问题也将成为重点关注。

  免税加农业补贴,是当今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尤其是发达国家和地区普遍采取的一种基本政策,旨在支持和保护本国农业。美国、欧盟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和组织,常常因为农业补贴过高而遭致别的国家向WTO投诉。据统计,目前这些国家农场主的收入40%左右来自政府对农业的补贴。而中国长期实行工农剪刀差政策,农民得到的低补贴不仅少,还要交纳繁多的税费。现在虽然免除了农业税并增加农业补贴,但是和发达国家比起来,中国的农业补贴仍然很低。

  秦晖教授曾经论述说,中国的农民更符合西方发达国家的市民概念,因为和城里人相比,他们更有独立自主、自我谋生的意识和能力,但是严重倾斜的城乡二元政策,使得他们不能获得市民应该拥有的权利和福利,多数人只能挣扎在生存的边缘。

  改革开放之后,广大农民先是在联产承包责任制政策下把土地盘活了,使得全中国人的肚皮都不空虚。随后,他们大批涌进城市,成为城市基础建设的主力。三十年来大多城市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民工功不可没。然而,城市里歧视性的就业政策、工资政策、住房政策和福利政策,导致他们不仅收入超低,而且没有任何保障。一方面,他们不能在城市里定居下来,另一方面,他们的收入仅够勉强维生,也不能做任何回乡建设的规划。于是城市的郊区形成矛盾重重的贫民区,而农村的土地又大片荒废。

  权利不平等同样体现在农村的土地流转政策不顺、农民的维权渠道匮乏等方面,这就导致了较严重的基层腐败。在一些地方,即便是中央财政支持的新农村政策,也可以变成基层干部盘剥农民的新借口。

  改革开放三十年解放了思想,激发了人的活力,在农村和中小城镇积蓄的力量不可低估。到任何基层地方去走一走,都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热力,推动着城乡一体化的发展。据我个人的观察,这股热力已经强大到并不需要政府做多少推动就会自行前行,走向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政府要做的事情是引导它走向正确的方向,也就是健全法制,遏制腐败,呼唤和保护权利。足矣。

  作者:长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已经到了还权给农民的时候 浏览数

6 条评论 »

  1. freeborn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1:19:56

    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1949年9月29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
    第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必须取消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一切特权,没收官僚资本归人民的国家所有,有步骤地将封建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改变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保护国家的公共财产和合作社的财产,保护工人、农民、小资产階級和民族资产階級的经济利益及其私有财产,发展新民主义的人民经济,稳步地变农业国为工业国。
    ————————————————————————————————————
    什么是“有步骤地将封建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改变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步骤就是如我小孩子看GCD给我们瞎编的故事“国民党建设有几个试点儿童院,为了让老外看起来高兴,给儿童院的孩子发衣服发馒头,哄得这些小孩子好高兴,可惜老外一走,什么都收回去了”。
    我们搞的是“有步骤地将封建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改变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有步骤的将农民的土地所有制改变为国家土地使用制,变自由农民制为国家农奴制”。

    回复

  2. 牛皮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3:18:51

    2

    农民与城市人比,其实没多大吃亏.虽然收入比例大,但城里人付出也很大呀.生活支出,教育支出,可能还底不过工资收入.
    城市人全都是资产了,农民还有集体资产.如被征收,就大于城里人的财产.
    这么说,城市人是奴,农民还有自由.让农民自己选择吧.

    回复

  3. 东流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5:37:30

    3

    长平先生的文章看过一些,本人觉得平平,而且有一些我觉得没有论到点子上。比如本文,作者声称:“政府要做的事情是引导它走向正确的方向,也就是健全法制,遏制腐败,呼唤和保护权利。足矣。”一串空话套话,我觉得这种论点几乎等于什么也没有说。目前,还农民以真正的土地所有权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这几乎已成学界的共识,除此之外,别无他途。我不知道长平先生是看不到这一点,还是因此前的某言论“不见容于体制”而不敢明说?

    回复

  4. icarian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10:40:35

    4

    To:东流 长平所说的:“政府要做的事情是引导它走向正确的方向,也就是健全法制,遏制腐败,呼唤和保护权利。足矣。”这一个观点,恐怕政府都难以做到更好一些。仅仅一个“呼唤和保护权利”,我看从最近的很多事件中,都无法看到一个有希望的变化趋势。你还寄予一语惊人的观点能够让掌权者听得进去么。

    如果我们的政府都能很好的做到长平所述的几点希望,我想长平的这篇文字就可以说是废话居多空话连篇了。

    回复

  5. heart1950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04:50:27

    5

    “改革开放三十年解放了思想,激发了人的活力,在农村和中小城镇积蓄的力量不可低估。”——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就是因为没有解放思想,以致现在愈来愈觉得激发不了人的活力,因此在农村和中小城镇积蓄的力量则真的不可低估。

    回复

  6. 刘萍 说:,

    2008年09月21日 星期日 @ 13:27:24

    6

    触目惊心的阜宁县人民检察院
    刑讯逼供三十一大法

    1、罚站法:陈必太强迫我 靠墙罚站,由于时间太长,我昏倒在地,随后,陈必太又强迫我跪在地上,一跪就是六、七个小时。
    2、手拷法:晏爱华又指使陈必太、高中、蔡建光等人用手拷将我拷起来,吊到墙角的铁链上(现吊我十天十夜的铁链在我们手里),由于长期折磨,致使我的手腕被手拷磨得看到骨头、脚颈被铁链磨得见到骨头。
    3、电警棍法:当时我只穿—件T恤衫,高中、蔡建光将我的T恤衫拉上去套在我头上,用电警棍在我赤身肉体上下捅,至使腹部一片片血痕,他们还用电警棍对准我手指电我,使我全身烧得无法忍受(他们用坏了多只电警棍),这一次他们轮翻在迎宾饭店折磨了我九个昼夜。
    4、皮带抽打法:高忠、蔡建光用皮带没头没脸的抽我(是把我的皮带解下来的最后被打断成很多节)。
    5、剥夺睡眠法:至2003年6月26日起直到8月6日连续42天日夜不给我睡觉轮番折磨我。
    6、搓衣板法:在国俊旅社郑美恩、徐立山、徐荣兵,将我拖进一个房间,把我“背剑式”反拷着(难受的生不如死)跪在搓衣板上,一跪就是一夜。现在手腕上还留有块块疤痕,膝盖都跪肿起来,皮都跪掉了,血肉模糊。
    7、链法:用铁链拴住我的双脚,肩部、腰上都用绳子捆吊着,使我一动不能动。
    8、、苍蝇、蚊子法:夏天,苍蝇、蚊子特别多,徐立山、郑美恩还把拍的死苍蝇和虫子逼我吃掉。
    9、吐痰法:有时还很随便地朝我脸上喷口水和痰。已没有任何尊严可言。
    10、烫烟头法:徐立山、郑美恩有时还将自己抽的烟头掐在我手背上,并叫我喊他爷爷,祖宗。
    11、扣板油法:晏爱华局长亲自作示范,鼓动郑美恩、徐立山、徐荣兵、蔡建光、陈子旭用手扣捏我的腋下两边(他们称之为扣板油)我的腋下两边被他们扣得由紫变黑。晏爱华讲,这样叫他疼得要命,又不会留外伤。
    12、下身敲打法:徐立山做法更毒辣,他用竹片使劲敲打我的下身并说:“就算你出去也失去性功能。”使得我一度小便困难。
    13、辣椒擦眼睛法:他们百般折磨,一直不让我睡觉,我困时,他们就用辣椒中间的筋擦我的眼睛,经擦多次后,我的左眼睛里长出了一块红云一样的东西,至今也无法完全消除。
    14、“自产自销”法:在晏爱华的指使下,郑美恩、徐立山、徐荣兵、赵学岩、陈子旭他们把我吊起来,不让我小便,后来徐立山给我的小便用盆子等下来后给我喝,还以此为乐,说这叫“自产自销”,真是心比蝎毒。
    15、方凳砸脚法:徐立山、徐荣兵发明了,用方凳砸我的脚面使脚面皮开肉绽,疼痛难忍。
    16、吊钢丝法:郑美恩、徐立山、徐荣兵、赵学岩、蔡建光、陈志育用手拷将我24小时固定在南北双拉的钢丝上,一分钟也得不到休息。
    17、饥饿法:7月5日至8月6日期间每天早晚只给我半碗稀饭,并用手拷将我24小时固定在南北双拉的钢丝上,一分钟也得不到休息。
    18、株连法:在审讯期间郑美恩不住的告诉我说我姐姐被抓接着是我老婆被抓后是我的亲友同学被抓先后被如何的折磨等等,最后说我父母家被抄等情况来给我施加压力。
    19、拳头法::郑美恩、徐立山、徐荣兵用手铐将我吊到钢丝上,他们用两只拳头猛打我的腮部,直打得我满嘴是血和肉块,还不准吐出来,硬要我咽下去。现在回想,那真是惨绝人寰,人间地狱生活。
    20、竹片法:还用电警棍、竹片不时的敲打我的手指和脚指。当我被折磨昏过去时,赵学岩就用冷水将我泼醒,还开玩笑说:“你一昏过去,就绝缘了,电警棍对你不起作用了”。
    21、椅子法:郑美恩、徐立山时常还将我背后捆把椅子,叫我跪在搓衣板上,他们坐在椅子上(使我疼痛难忍)。
    22、摇晃法:郑美恩、徐立山、徐荣兵、赵学岩、蔡建光等人还前后摇晃钢丝,他们长期将我的双手平拉捆在钢丝上,直至双臂都变成紫黑色,腰部以下全部水肿。由于严重折磨,使我的左臂侧神经被拉坏死,手和胳膊失去知觉。
    23、啤酒扳法:徐立山还别出心裁地用他们喝啤酒时用的扳子反扳我手指。把我的十个手指全部扳肿起来,指甲里充满淤血,曾几次被痛昏死过去。
    24、冷冻法:我曾几次被折磨得痛昏死过去,他们就用冷水泼我,把我泼醒后,就将空调温度调到最低,用电风扇对着我吹,冻得我全身发抖。
    25、噪音掩盖法:不论白天黑夜,鞭打我时就将电视声音开得很响,来掩盖我的叫喊声。
    26针刺法:由于用筷子竹片敲我手指,用方凳脚踩(我的手指脚指都充满淤血),郑美恩还叫徐立山用缝被针刺我手指甲,说将淤血放掉才会好得快些,不久,我的十个指甲全部脱落,现在我仍保留两玫,经过折磨后,我的双手无法弯曲,无法吃饭。
    27、钢丝敲打法:徐荣兵、徐立山喝醉酒后还用衣架上的硬钢丝敲打我的耳朵,将我左耳软骨敲断,致使我现在左耳朵变形。
    28、“金鸡独立”法:徐荣兵、徐立山喝醉酒后不是他的班也进来将我暴打一顿才心满意足的找地方睡觉。经晏爱华指使,郑美恩主办,徐立山、徐荣兵、蔡建光,将我吊起来,将我的双脚用铁链捆起来,用方凳子砸我的双脚和膝盖。将我的双手和右腿都吊到钢丝上,左腿落地,(他们称之为“金鸡独立”)腿上脚上皮开肉绽,我当时被打得全身是伤,人都无法站起来,至今脚上还有着大块大块的伤疤。由于长期用铁链捆住我的双脚和长期吊打我,致使我脚脖子上留下八、九厘米长的疤痕,双肩还有捆绑的痕迹。
    29、读诗法:郑美恩还用最污秽的言词编出了打油诗,叫我大声读,不停地读,如果稍有停顿就用皮带和绳子抽打我。
    30、威胁法:晏爱华局长对我说:“我们姚检察长说了,从人道主义出发,带你去看伤,要是我就叫你终身残废,哪怕就是死了,用白布一裹送到火化厂烧掉,打一报告就说你是畏罪自杀。” 郑美恩说:“你不要再翻供了,我知道你是冤枉的,这事你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没有人再给你去调查了,不可能让你清清白白出去的,我们检察院弄你四、五个月,你结果一点问题没有,我们也交不了差。”接着晏爱华、贾检察长都来跟随我说,如你不再翻了,我们马上带你去复查身体,没有情况就将你取保候审放你回家,如果你不听话,我们立刻将你送进响水看守所,叫杀人犯打死你,就把你冤死了,看你又有什么办法。
    31、诱供法:郑美恩讲,你出去后可以照常上班,检察院不会处理你的,最多写一个检察建议书,叫纪委从轻处理一下就算了,对你没有多大影响。在这种情况下,被关五个月的我更渴望自由,我也就只好认命了,按他们的要求在一系列笔录上签了字,并违心的在他们写好的没有刑讯逼供帮助岳父退赃的供词上签了字,他们还叫我写了不翻供、不上访、不讲他们刑讯逼供的保证书和陈述材料。
    受害人:刘萍
    联系号码:051587996900 13092155045
    QQ:695344988 474172553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