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碧:中国人的拳匪情结

  一个世纪前,刘鹗在《老残游记》中指出,危及大清王朝生存的两大祸害是“南革北拳”。所谓“南革”,指的是孙文等辈那时在南方蠢动的革命党徒;“北拳”说的是当时席卷华北的“义和拳”(后称“义和团”)。后来断送了晚清改革大业的,果然是这两大祸害。先是拳匪杀教民、烧教堂、砍电杆、毁铁路,后来卷入宫廷权力斗争,“扶清灭洋”,竟尔闹到杀害德国公使,围攻外国使团,招致八国联军入侵。虽未亡国灭种,巨额赔款却也弄得民穷财尽。革命党乘机揭竿而起,打开了潘朵拉盒子,从此陷国人于血海。苦苦折腾近百年,中国才好不容易又回到了当年的起点。

  苦头吃了一百年,我们学会了什么呢?什么也没有!这“拳”与“革”的传统思维定势不仅牢不可破,而且早已大而化之,变成了全民族的诉求。地无分南北,人无论老幼,人人非“拳”即“革”,时“拳”时“革”,朝“拳”夕“革”,令人眼花缭乱。犹记十年前举国如痴如狂,人人奢谈“民主”,个个争做“革党”,发誓“灭清变洋”,立臻太平盛世。转眼间,当年的“民主斗士”们忽尔变成“扶清灭洋”的爱国志士。驻南使馆被炸后,袭击美使馆者有之,火烧领事馆者有之,骚扰外国人者有之,高叫“打倒朱熔基”者有之。事过多日尚余音绕梁,流行起“航空母舰热”来。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成熟呢?

  说也奇怪,中国人若事关一己,则无不是老谋深算的韩信,趋利避害,变化如神。利害攸关之时,该伏低做小时决不妄自尊大,该装孙子时断不做儿子;一旦事涉全体国民,却个个变成了慷慨激昂的樊哙,揎拳撸袖,指天誓日,乱洒狗血,而且人越多越来劲。鄙人看到暴民袭击使领馆的画面时不免暗自纳闷:那些英雄好汉中,究竟有几个敢对本单位领导作金刚怒目?为何为人处世不失谨慎,事涉邦交国运之时,反倒“气吞万里如虎”起来了呢?其实说也简单,“合群的自大”是与“个体的自私怯懦”互为表里的。正因为事关全民,才敢任性胡来,大打“太平拳”,反正天塌下来有众人顶着。“拳”也罢,“革”也罢,表现可以不同,底子都是暴民心态,说到底是对整体利益的极端的不负责任。

  倘若我们能象对待个人前途那样谋算国家大事,这次的“爱国”丑剧就断乎不会发生。以国人处世之精明,决不会看不到一口咬死对方蓄意挑衅是何等失策。要这么做,自己必须具有报复对方的能力乃至以武力夺回体面的决心,因为退路已被自己封死,没有妥协的可能了。如果没有此种能力和决心,还硬要作如此指控,最后只能虎头蛇尾,弄得自己下不了台。你要对方承认是蓄意犯罪,人家不承认时你又怎么办?你能提出直接证据证明自己的指控么?就算人家承认了,也只有更难堪。你总不能为此断交甚至宣战吧?除了暴跳一番后偃旗息鼓,你还能有别的既惩罚了对方又不损及自己的花样么?雷声大雨点小地闹过一通后,你让别人怎么看你?是诚惶诚恐俯伏在地,还是象贵州那只老虎一样看罢撂蹄绝招之后心想:“技止此耳”?当年红卫兵火烧英国代办处后发最后通牒,勒令英帝四十八小时内撤出香港,期满后人家岿然不动,不仅贻笑万邦,还害得周恩来多次向人家赔礼道歉。如同当年的拳匪一样,爱国英雄们的满腔热血,只换来了祖国在文明世界中颜面扫地。

  丢脸事小,爱国志士们其实干的是祸国殃民的勾当。

  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是谁靠谁?不是美帝靠人民,而是人民靠美帝。在与李希光志士的座谈中,一位美国教授说:当今之世,美国没有中国可以,中国离了美国不行。以李志士之爱国热肠兼伶牙俐嘴,对此侮辱竟不能置一辞。因为话虽难听,不幸却是事实,即使是吃党报饭的李先生也无法否认。中华民族要振兴,要腾飞,就得靠帝国主义拉一把,不然,何必对外开放?所谓开放,就是“筑巢引凤”,请帝国主义来下凤凰蛋。单看美国政府一年一度审查中国的最惠国待遇是如何牵动每个华人的心,就足见我们对人家的依赖程度了。改革开放二十年,帝国主义对华资本输入超过了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正是这空前的经济侵略,使国人过上了史无前例的好日子。好日子没过几天,英雄们又要折腾起来了。这样鼓噪下去,国内的仇外心理与国外的恶感相互激荡,对外关系势必越弄越糟,中国迟早又要回到闭关锁国的老路上去。毛泽东当年不食“嗟来之食”,以“瓜菜代”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这条死路不是已经试了三十年了么?

  仇外思潮的勃兴,必然导致对西方价值观念的仇视和对所谓“传统”的回归,从而导致社会的全面倒退。所谓现代化,其实就是西化。正是西方先进的人文科学观念的大规模引入,才使得中国社会在近二十年间告别了那个野蛮、血腥、黑暗的中世纪式的时代,初步搭起了相对宽松自由的法治国家的框架。仇外之风一起,多年来“与国际接轨”的努力势必废于一旦。中国社会全面回归“传统”之日,便是摒弃好不容易才进口的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等观念、再度告别现代文明之时。

  仇外派的口号必然是“外抗强权,内除国贼”。仇外派当道必然导致对主张开放的改革家的清洗。当年拳民要打倒的第一名“国贼”,就是改革派领袖光绪皇帝。这次新拳民闹事没几天,便已喊出了“打倒朱熔基”、“打倒卖国贼”的口号。如同老拳民沦为宫廷中顽固派的杀人刀一样,新拳民们的鼓噪也将成为保守派在权力斗争中的“民意牌”。

  仇外思潮的昌行,最终将导致法西斯军国主义。为了“洗雪国耻”,国家势必穷兵黩武,不是重蹈前苏联的覆辙,就是走上纳粹的老路。时下的“捐献航空母舰热”已然露出了端倪。这种喧嚣,只能为军界强人争预算呐喊助威,迫使国家将紧缺的资金用于军工,象前苏联那样让军备竞赛拖垮整个国民经济,害得民不聊生,最终政权垮台,国家解体。就算能勉强混下去,也无非让世间多一个北韩而已。有史以来,丧权、失地、赔款、受辱最甚的国家,莫过于一次大战后的德国,而籍武力洗雪国耻最成功的“民族英雄”则首推希特勒。他最后把德国人民带到何处,史有明鉴。

  因此,目下的民族主义歇斯底里,是对改革开放的反动,是屡次误国害民的国民劣根性的恶性发作。不消除国民心灵深处的拳匪情结,我们就只能纠缠于发霉的旧恨宿怨中,沉湎在自怜自恋里,脱不了轻扬浮躁的暴发户气息与偏狭心胸,学不会泱泱大国的雍容气度,永远在崇洋与仇外之间振荡,在做奴才与当响马之间徘徊。中国也永远无法象西德与日本那样,不靠仇恨与武力而从灰烬中崛起。

  如今,中美关系已经跌到了低谷,据美《时代》周刊与CNN最近的民意测验,认为中国对美国构成中度到极严重的威胁的美国人竟达73%之多。认为美国对中国构成威胁的国人比例,恐怕只多不少。如果听任这种基于误解的相互恐惧与憎恶发展下去,中国的前途堪忧。吾辈忝为海外学人,肩负沟通东西方文明的使命,一定要以国脉民命为念,尽力消除两国间的误会。断不可象某位美籍华人教授那样贪名图利,哗众取宠,既叛归化国,又害母国,在两国之间挑拨离间,煽动仇恨,兴风作浪,唯恐天下不乱。

  随着北约进军科索沃,塞尔维亚军队的种族灭绝暴行正被一一曝光,反衬出中国政府为被海牙国际法庭通缉的战争罪犯打抱不平的荒悖。寄语北京政府,以后还是牢记先领袖邓公的教导:“不要扛大旗,我们扛不动”,少在国际上充大拿管闲事,更不要和美国对着干,多在“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上下功夫。经济,只有经济,才是救党保权的唯一希望。煽动仇外心理或可提供一时的内聚力,但终久只能造成大患。殷鉴不远,老佛爷就是榜样。

  作者:何碧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中国人的拳匪情结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dd 说:,

    2008年07月08日 星期二 @ 14:48:22

    1

    吾辈为期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