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北京要立刻撤销宏观调控

  佛利民(国内称弗里德曼)在生时屡次说我是世界上对中国经济看得最乐观的人。事实证明我对,他错。九三年朱镕基大手推出他发明的宏观调控,我对中国经济还是审慎地乐观。九七亚洲金融风暴,北京的朋友悲观,但我的乐观却变为不「审慎」了(理由可见于○六年四月发表的《铁总理的故事》及最近发表的《中国的经济制度》)。跟着的通缩与房地产之价暴跌,我乐观依旧。

  年多前,我见央行处理人民币的手法频频出现问题,认为很不妥当。去年十月收到「新劳动合同法」的文件,一读就跳了起来,转为悲观了。其实这新劳动法本身的杀伤力不是那么大,但加上人民币升值(尤其有外汇管制使做厂的不能以人民币结算)与宏观调控,结合起来的杀伤力威不可挡。是非常复杂的经济分析,不是三几篇文章可以解释得清楚。

  高斯的芝大会议我全力协助,而跟着是北京奥运的热闹了。另一方面,我要多观察市场才动笔。历来不大重视官方的统计数字。不是说官方不诚实,而是公式化的统计有问题。因为种种原因,公式化的统计在中国更不容易算得准。我相信自己用了数十年的调查方法:到街头巷尾跑,加上在不同地区有自己认为是可靠的查询站。

  可以这样说吧:半个世纪以来我没有见过一个经济像中国今天那样,只几个月就变得面目全非。外来的因素存在,但从时间的先后判断,我认为主要还是中国本身的政策出现了严重的失误。见不到失业率暴升吗?那当然,因为四个月前在厂打工的开始辞工归故里,耕田去也。倒闭的工厂不是那么多吗?厂房出租随处可见,有租金切半也租不出去的实例。减产或停产所在皆是,但统计上不算是倒闭。比较偏僻的县政府不认为形势转劣吗?五个月前他们是这么说,但最近改了口,说洽商好了的投资者不知躲到哪里去。六个月前我说中国的庞大对外贸易顺差,会在一年内转为逆差,香港几位朋友在某电台作评论,说我的推断胆大包天,难以置信。可幸他们又说我的推断历来可靠,否则今天要找他们赌一手。

  股市我没有跟进,或像牛顿那样,不懂,但房地产的市价是过高了吗?九十年代后期的楼价下跌了三分之二以上,我没有说什么。今天也应该暴跌吗?经济高速增长了那么多年,人民收入的积蓄投资要放在哪里才对呢?房地产之价是反映着人民投资的财富累积,无端端地减半愚不可及。当然,楼价可以被炒得脱离了财富累积的现实,是否过高的判断非常困难。我喜欢拿上海的楼价与世界各大都会的相比,衡量市民的不同收入后,认为上海的没有偏高。

  转谈此文的重点,我认为中国的通胀,就是年来最高的八点七,不是那么严重。绝大部分的升幅是因为农转工的人多,农产品之价急升了。求之不得,最好不要管。炎黄子孙老是得把口,声泪俱下地说要帮助贫困的农民,说了数千年,但农民的收入因为农产品之价上升而上升了,他们却破口大骂?在国内,蔬菜及较差的白米今天还是两块人民币一斤,你去种吧。朋友说猪价飞天,建议投资养猪。我说农民比朋友聪明,怎会轮到我们去赚他们的钱呢?看来猪比朋友聪明。

  重点是非农产品的物价上升,来来去去只在百分之二左右。我大略地算过,这升幅补偿不了国际的原料价格上升,反映着中国工人的生产力是上升了。加上新劳动法增加了非农产品的成本,工厂用不着宏观调控也容易关门。不明白在原料价格急升、外国市场再不满是中国货的情况下,北京会推出那些对工业不利的政策。也不明白为什么近来美元对所有其它主要外币是相当可观地上升了,但兑人民币却升得甚少。人民币还是钩着一篮子外币吗?是何时脱钩了?

  因为国际原料价格上升而带来的中国通胀,用西方的早就证明是有问题的货币政策来搞中国的宏观调控,当然不妙。原料价格上升不是货币现象,不应该用货币政策来处理。这一点,我自己也曾经看错。中国本身无法控制的物价变动,大势所趋,可以不管不要管。如果认为这原料价格的上升的一个主要部分是起于中国的需求,那么要压制,把人民币以一篮子物品为锚是最上选的方法,用不着宏观调控的。

  目前我最担心的燃眉之急,是中国可能出现企业破产大潮。坚持目前的政策三个月,最多六个月,这大潮出现的机会不小。就是立刻修改政策也可能是太迟了。新劳动法一定要大改或取缔,央行的运作多处不对,也一定要处理,但这些不能急办。可以急办的是撤销宏观调控。这里还有另一个重点:货币及利率的变动,与经济反应的时间差距有六到十八个月。十多年前跟佛利民研讨过,大家同意中国的反应时间较短,约六个月吧。这样看,如果北京在一夜之间撤销所有宏观调控,正在下降的通胀还会下降一段时期,而通胀短期内复升的机会是零。快要破产的企业是不能等的。

  要小心了。目前濒临破产的企业究竟有多少大家不知道,银行放宽贷款虽然是正着,但可以惹祸上身,引起挤提就大件事。要先挽救哪些因为宏观调控而近于破产的,不容易判断。其它因为政策而近于破产的,不幸地要等一下。与政府政策无关的破产,市场经济说不要管。

  两项宏观调控的货币政策要大手切。其一是银行的储备金率年多来提升了十多次,其二是利率提升了不少。不要慢慢来,要一次过地大手切。大手地减储备金率要做,但判断上有困难。那就是银行可能贷给不应该贷出或无可挽救的企业。减息是安全的,一手减两至三厘吧。

  可能太迟了。不要一点一滴地做,也不要斤斤计较。让银行少赚一点是高棋,因为少赚一点比收不到坏账好得多。

  作者:张五常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北京要立刻撤销宏观调控 浏览数

13 条评论 »

  1. kilcher 说:,

    2008年09月15日 星期一 @ 15:00:00

    1

    “股市我没有跟进,或像牛顿那样,不懂”——小兄弟,你和牛顿似乎没得比哦

    “衡量市民的不同收入后,认为上海的没有偏高”——小兄弟,你是如何衡量的,是不是听多了年赚上百万上千万的“人民”

    问题看似提出来了,但是solution完全谈不到点子上

    小儿写作文至少不偏离爱祖国爱人民的中心思想,小兄弟,我看你该是已经成年了吧

    回复

    毒鼠强 在 九月 19th, 2008 07:49:18 回复:

    你觉得自己很幽默吧?实话告诉你,人家无常这叫冷幽默!

  2. 牛皮 说:,

    2008年09月15日 星期一 @ 15:32:33

    2

    虽然明确指点出,但都是对政府调控来说的.可惜没指点出政府调控的多目的性.
    物价调控道理上是不必的,可政治上是必须的.民怨快要崩溃了.
    中共最大的错误是没调查,虽说有数据,可都是垃圾数据,所以没有信息依据,调什么调.调个屁.中共没有经济调控的历史和经验.
    作者不了解中国.这是党国.中国经济不难,人民创业能力很强,难就难在如何管好中共政府.鄧小平南巡就是要大家胆子大起来.因为怕政治批斗.失信与腐败才是改革重点.
    路在何方,你还是不清楚.

    回复

    牛皮 在 九月 15th, 2008 15:36:52 回复:

    噢.对了,中共不调控,就不是中共了.

  3. 人民 说:,

    2008年09月15日 星期一 @ 15:36:43

    3

    张”老师”,拜托你今后写文章能不能拿出点具体公开的数据来证明你的观点啊?
    什么狗屁观点?一点依据都没有就敢胡乱的信口开河?尽扯淡…
    谈经济拜托专业一点行不?好象人家郎咸平,或者李敖,发表观点要有确切可靠的事实数据和证据来证明你的观点.
    感觉张某人更像是个江湖算命,到处招摇撞骗的……

    回复

  4. l 说:,

    2008年09月15日 星期一 @ 16:14:56

    4

    这人写文章,就像病入膏肓的人在哼哼~~~~~~~~~~~

    回复

    liu 在 九月 16th, 2008 12:07:51 回复:

    和腐败利益集团一道“叫床”的。。。真TMD恶心!

  5. 颜色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02:26:32

    5

    老而不死,是为贼!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8th, 2008 13:15:42 回复:

    是老妖怪吧。

    毒鼠强 在 九月 19th, 2008 07:50:05 回复:

    是无常

  6. vfsd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04:28:42

    6

    cao ni da ye

    舔共匪的屁眼长大的玩意

    “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制度”

    缺德带冒烟

    回复

  7. yghxx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3:57:46

    7

    说了半天就是张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有也不需要摆事实讲道理的。

    回复

  8. M 说:,

    2008年10月09日 星期四 @ 09:20:29

    8

    我最见不得五常!丑陋!!逻辑混乱,空洞无物!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