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济齐:中国特色的人均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百度”上搜索“刘济齐”,相关的搜索就只能显示三页了。不过在第三页的最后一行有提示:“为了提供最相关的结果,我们省略了一些内容相似的条目,点击这里可以看到所有搜索结果”。点击“点击这里”,这样显示带有刘济齐字样的网页就会更多一些。最多的时候是在奥运会期间,百度一下,找到相关网页近8000篇,虽然显示的数据并不准确,但却是几年来都不曾有过的,是令人相当吃惊的。最少的时候则是在最近这几天,就只能显示四、五十篇了。也是令人相当吃惊的。

  中国共产党喜欢听什么、看什么、写什么。喜欢顺它者。而不论是人话、鬼话还是胡话。

  最近的人民日报有一篇东西“怎样做到有肉吃、不骂娘”,是中国人民大学一个被称为教授的叫杨瑞龙的写道“经过30年改革开放,我国经济取得巨大发展,人均GDP从几百美元增长到超过2000美元,老百姓的饭桌上有肉了,腰板也直了 ……”。不知这个教授是怎么推导和演绎出“人均”GDP超过2000美元,就能表明老百姓的饭桌上——“人均”(人人?天天?)——有肉了。

  说一件不相干的事。据说国家统计局在2008年7月2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12964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8%.据说数据公布以后,立即引来了无数质疑。人们为什么会质疑这个“平均”工资。

  再说一件不相干的事。贵州省罗甸县班仁乡金祥村油落小学的李兹喜,如果不是这几年被光环所笼罩,他的365斤苞谷的“年薪”,在“人均”GDP超过多少时能转变成“年薪”365斤的肉。如果按人均计算,他是否会成为中国“日薪”1斤苞谷的最后一人。如果不是李兹喜还捧着一只“饭碗”,中国人均还有没有就连盛肉的“碗”都沒有的人。

  这一两年中国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恐怕是控制物价,据说最大的起因就是“肉”。按这个教授的逻辑,中国的人均GDP年年在增高,老百姓人均腰板不但都撑直了,恐怕也撑成领导肚了。为什么还要控制物价。

  今天的中国为什么会更青睐“人均”。中国的“社會主義”,除了需要口头上和文字上的“社會主義”,恐怕也必须需要统计数字上的“社會主義”。楼上有个杨千万,楼下九个穷光蛋,平均起来算一算,个个都是一百万。也因此中国的人均,也就有了另外一层特别的或者是最具中国特色的含义,就是为了“社會主義”。

  社会的本质特征是“共同”、“大同”,也就是在社会里,人人所拥有得物质生产生活基础彼此差不多。改革开放前的中国“社會主義”是在尽可能地做“社会”的文章,抛开特权不讲(那时特权很严重),毕竟还是做到了具有社會主義的社会的某些本质特征。而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特色“社會主義”却是在尽可能地做“国家”的文章。不管这个中国特色“社會主義”国家与别的国家有什么不同,然而是却与“社会”有着本质的不同。不但与“社会”有着本质区别,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甚至是做到了在资本主义国家才具有的国家的最本质特征。鄧小平担心的不要照搬照抄别国模式,还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为了不辜负邓老人家的期望,为了说明自己建设的是“社會主義”而不是“国家主义”,使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看起来更像个“社会”而不是“国家”甚至是“资本主义国家”,便只有靠理论统计上的“人均”来弥补现实“社会”中的不同了,好让人感觉到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富裕已经是做到了共同甚至是大同。

  不知道这个“教授”是干什么的,如果是个教书的,恐怕就不仅仅是在误人子弟了。

  为了表明自己“信仰”的仍然是“社會主義”,中国共产党还必须时时要把社會主義挂在嘴边,不停地念叨,就如同和尚要念经、牧师要布道一样。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最大特色,就是“社會主義”必须从“社會主義”者的嘴巴里不停地说出来、文字里写出来,才能让人感知到中国还是“社會主義”。为什么会这样,那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实际上早已是把“社會主義”变成了宗教。宗教最大的特点就是说教,或者是传教,它只要求虔诚的人们听和信就行了,中国特色“社會主義”便也就成了这样。

  “政治制度到现在为止一直是宗教的领城,是人民生活的宗教,是同人民生活现实性的人间存在相对立的人民生活普遍性的上天”。如何把人民生活现实性的人间存在同相对立的人民生活普遍性的上天的社會主義联系起来,只有靠宗教。“废除作为人民幻想的幸福的宗教,也就是要求实现人民的现实的幸福”。如果“社會主義”实现不了人民的现实的幸福,就只有把“社會主義”作为人民的幻想的幸福,“社會主義”也就只能是宗教。“更高的即更远离物质经济基础的意识形态,采取了哲学和宗教的形式”。这便是对今天中国特色“社會主義”及其理论体系最真实的写照。“要知道,宗教本身是没有内容的,它的根源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人间,……”。中国特色“社會主義”与现实的唯一区别却也是,要么在天上;要么在人间。

  宗教的基础是信仰,就如同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必须信仰“社會主義”、“共产主义”一样。“基督教和工人的社會主義都宣传将来会解脱奴役和贫困;基督教是在死后的彼岸生活中,在天国寻求这种解脱。而社會主義则是在这个世界里,在社会改造中寻求这种解脱”。中国共产党把自己“博大精深”的一套理论体系当成圣经;把共产主义变成了天国。“宗教的本质就是不平等关系的表现”。今天,对于仍然还不富裕的人,对于工作一生而贫困一生的人,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教导他们在人间要顺从和忍耐,劝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几代、十几代甚至是几十代之后。对于依靠他人劳动而过活的人,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也同样会廉价地为他们的整个剥削生活辩护。中国特色“社會主義”把这种安慰人心的观念制成半套或整套的体系。它要求无产階級实现它的体系,走进新的耶路撒冷,其实它不过是要求无产階級停留在现今的社会里,但是要抛弃他们关于这个社会的可恶的观念。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便也是麻醉人民的鸦片了。

  宗教作为一种社会意识形态,作为上层建筑的一部分,与同样也是上层建筑的一部分的中国共产党一样,都已经融会贯通了。曾经的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都采取过政教合一的制度,到了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国家依然也不例外。“在所谓基督教国家,实际上发生作用的不是人,而是人的异化,唯一发生作用的人,即国玉,是与众不同的存在物……”。在中国特色“社會主義”国家里,似乎唯一发生作用的人,即是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一个异化成神的精神领袖。

  “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凡是把理论导致神秘主义方面去的神秘东西,都能在人的实践中以及对这个实践的理解中得到合理的解决”。中国特色“社會主義”,虽然既不能制止通货膨胀,又不能使各个利益集团避免损失、负债和破产,或者使各个工人避免失业和贫困。但中国共产党还是依然能这样认为:谋事在人,成事在中国特色“社會主義”。

  “马克思说:宗教是民众对于幻想的幸福之努力。那是从可以容许幻想的社会状态产生出来的。人类社会大多数对于真的幸福及其实现的可能性有了深刻的认识时,宗教便会消灭。统治階級为了自己的利益,尽力防止这种认识,即保持宗教的存在,以维持他们的统治手段。在‘为着国民非保全宗教不可’的名句中,也能够很明白的表示出来。在以階級统治为基础的社会,这种工作是政府最大的事业”。当中国人中的大多数对于真的幸福及其实现的可能性有了深刻的认识时,中国“社會主義”就有可能反而会消灭。中国共产党为了自己的利益,尽力防止这种认识,即保持“社會主義”的存在,以维持他们的统治手段。在以中国共产党为階級统治的国家,这也是中国政府一直以来最大的事业。

  “所有一切压迫階級,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都需要有两种社会职能:一种是刽子手的职能,另一种是牧师的职能”。这也是中国共产党及其理论体系的真实写照。

  中国共产党也是要定时定期做礼拜的,只不过是说成了学习。“对宗教的需要什么时侯会消失呢?当人感觉到自己是自然界和自己的社会关系的主人的时候”。当中国共产党不再在口头上和文字上把“社會主義”说给人们听和写给人们看的时候。

  当中国特色“社會主義”及其理论体系依然还具有宗教性质的时候,“科学发展观”便依然也还是教条。

  从在国有企业里开展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试点活动、从在2008年9月用一年半左右时间在全党分批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开始,科学发展观,从其立脚点和出发点,就全都违背和背离了科学发展观的初衷。

  科学发展观,

  第一要义是发展,

  核心是以人为本,

  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

  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

  那个杨教授题目就不对,有没有肉吃,应该是当爹的事,为什么要骂娘,我们不应该骂娘,也没有资格骂娘。要骂,也应该骂教授,他在混淆视听,应该骂他个狗血喷头。中国存在着弱势群体、富人阶层,存在着各种各样巨大的差距,用理论统计上的人均或平均怎么能抹平。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又如何将中国的个人;群体;阶层乃至階級分开。当中国共产党还想用“理论、思想”来指导对于真的幸福及其实现的可能性有了深刻的认识的人们时,人们还会对中国共产党抱有什么幻想。中国共产党如果就连腐败、官僚、人祸这样的问题都解决不好,就连自己的人都管不好,还有什么资格说教和领导别人。集财、权、色于一身的中国共产党,正人要先正己,这是师德,也是党德,更是做宗教时的道德。当中国的“社會主義”者为你们的信仰呕心沥血地去净化人们心灵的时候,是否晓得你们或者亲朋好友或者左邻右舍的小孩的身体上可能正在遭受毒害。如果有心,请不动声色地去听一听现在的父母们,是如何教育“不听话、不求上进”的孩子们的,你就会明白今天的大人和小孩,是如何看待这个国家和社会的了。先天下之乐而乐,后天下之忧而忧,中国共产党恐怕反倒是做到了。

  “过了时的社会力量,虽然它存在的基础早已腐朽,可是,在名义上它还控制着权力的一切象征,它继续苟延残喘,同时在它尚末宣告死亡和宣读遗嘱的时侯,继承者们就为遗产而争吵了起来。为历史所证明的古老真理告诉我们:正是这种社会力量在咽气以前还要作最后的挣扎,由防御转为进攻,不但不避开斗争,反而挑起斗争,并且企图从那种不但令人怀疑而且早已被历史所谴责的前提中作出最极端的结论来。现在英国寡头政治的表现就是这样。它的孪生姊妹——教会的表现也是这样”。就如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政治的表现就是这样;它的孪生姊妹——社會主義的表现也是这样一样。…… …… 中国共产党和“社會主義”已经到了不得不必须蜕变的时候了。

  国外的马克思主义最好不看,因为看的越多,就越会觉得,今天的中国特色“社會主義”是个彻头彻尾地颠倒了黑白的“社會主義”。而且在列宁那个时代就已经开始了。虽然那时这样做也许“歪打正着”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据说今年中国股市的跌幅创了全球股市跌幅之最。中国仍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股市在发展进程中遇到的矛盾和问题,无论是尖锐性还是复杂性,都是世所罕见的。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股票市场如果还是这样低迷下去。无疑是对改革开放莫大的嘲弄和讽刺,是对“社會主義”市场经济的无情鞭挞。在回顾总结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走过的历程和取得的发展成就的时侯,面对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改革开放最主要标志之一的股票市场,在30年的发展成就上应该怎样书写“浓墨重彩”的一笔。

  证券市场是节能环保,对自然资源攫取少,又能提供更多就业机会的一个巨大绿色产业,也是人们直接间接参与政治建设、经济建设的绝好平台,应该加以合理的利用和维护,也要又好又快的健康发展。今天的中国股市,已经成为衡量国家的温度计,如果中国股市进入一个低温期,那么就表明中国的政治、经济也将会进入一个全面的低溫期。这无疑会减缓甚至是停滞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在目前来看,今后最具勇气和魄力进行改革开放的也还只能是现在的国家领导人(干部年轻化是一件好事,然而年轻化的干部是否都充满了朝气,有一颗年轻向上的“心”?)。如果现在的国家领导人放慢了脚步,中国的改革开放恐怕就只会剩下空谈了。中国的股市虽然没有到最危险的时候,然而每个投资者都应该有必要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今天的领导层是不是应该也主动点……发出吼声,不仅仅是为了股市,更是为了今后的改革开放。现在股市上最缺乏的人气和信心,恐怕也不仅仅是对股市失去了人气和信心。

  可以抛开一切一切外在的和指标上的因素,恢复股市人气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试行“T+0”,只要技朮上和法规上破格允许。据说在国际股市上交易制度基本为“T+0”,没有所谓的“T+1”、“T+2”等。“T+1”、“T+2”是人家的交收制度,即你今天可以在没有资金的情况下买入股票,等T+1日(明天)再缴款,换句话说,可以“赊帐”买股。而中国则把交易制度和交收制度混为一谈了。买了股票觉得不合适,为什么不能在当时卖出,换句话说为什么不能在当时“退货”,况且还付了税费,不能退货换货总可以吧。股市有失公允了。

  在网上转载我写的东西的,好似以“社會主義”的敌对势力为多。可我并不认为我是在干着一件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只不过是让一些所谓的“社會主義”者头疼而已罢了。而这些所谓的丧家的统治階級的帮凶的“社會主義”者,为了自己的利益,总是尽力防止人们对真的幸福及其实现的可能性有深刻的认识,以保持他们现在的所谓的“社會主義”,得以使他们苟且活的“长久”一点、“幸福”一点。

  作者电子邮件:loliiiu(at)hotmail.com

  作者:刘济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中国特色的人均 浏览数

18 条评论 »

  1. kilcher 说:,

    2008年09月15日 星期一 @ 15:09:17

    1

    其实,在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刚刚从封建专制逐步走入了资本主义初级阶段。。。

    回复

    mimi 在 九月 17th, 2008 08:38:04 回复:

    中国特色的黑社會主義

  2. 人民 说:,

    2008年09月15日 星期一 @ 15:24:02

    2

    应该这么说:

    改革开放以来,大陆逐步走入了集权独裁专制政治制度下的所谓”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初级阶段。。。而且是最黑心最肮脏最堕落最缺乏公平公正保障的经济模式…

    回复

  3. 牛皮 说:,

    2008年09月15日 星期一 @ 16:02:28

    3

    好,本质内容,轻松来写.
    说说人均,不算看不到的那些官僚们的收入,一个大学生好不容易进了工作,月收入可能有四五千,学费,培训费可能花了几十万了.也就是说支出是抵不过收入呀.中国的经济也在吃老本,虽说增长很快,但支出可能更多.我家门口,好好的马路修了无数次了.破坏性建设,真的国库收入也不多.
    以前我捡到一本党校的教材,是马克思理论新解释.这不是传销方法论吗?就是如何去洗脑.
    股票最大的问题是政府失信,即然经济增长,大家有钱,投资房产或股票.
    一家人不信任,就是家破了.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7th, 2008 15:02:42 回复:

    现在是国库收入多的,比日本政府都多!但就是不够用,问题是够用的可能基本没有。

  4. freeborn 说:,

    2008年09月15日 星期一 @ 16:22:39

    4

    一千年过去了,“均贫富”又成为今天的一种思潮,历史的悲哀哦!!!!!

    回复

    牛皮 在 九月 16th, 2008 04:17:48 回复:

    我不关注均贫富,有一部分人关注均贫富.随着对生活有希望.也不会关注均贫富.但政府必须有信任,公平.
    为钱活着,就是为吃饭活着.悲哀,中国的生产力,一千年没进步过?中国人民的需求不能进步,民以食为天.多余的钱没用处,贡献给天了.

  5. 上海一房奴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02:11:33

    5

    这一界政府,赈赈灾,塑造塑造亲民形象可以,搞经济,不行。

    回复

  6. 1234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02:15:40

    6

    本人在此立誓,推翻共产党的反动独裁统治,消灭万恶的共产主义。

    回复

    石头大叔 在 九月 16th, 2008 04:17:43 回复:

    1234好:我们一起努力!

    常笑天 在 九月 16th, 2008 14:50:53 回复:

    小声点。

  7. 1234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08:15:17

    7

    汗,明明被警察抓走了,肯定找不到。

    回复

  8. 泰顺人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13:02:35

    8

    说它就是宗教:简直侮辱了现在的正统宗教了!

    回复

    1234 在 九月 16th, 2008 14:11:48 回复:

    恩,不错,香港很多文摘都说它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邪教。

  9. yghxx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3:49:41

    9

    警察居然还恬不知耻的说:不知道在哪里。

    回复

  10. mimi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8:29:56

    10

    把警察都杀光,就找到了

    回复

  11. yghxx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13:15:01

    11

    说得好。

    回复

  12. 匿名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10:28:37

    12

    全中国的知识分子团结起来!让人们认识到万恶的中国共产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