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相信政府是中国人的胎教吗?

  出了人祸,没有人出来负责;

  开动生产线害人,地方官员是哑吧;

  出了人命,当官的只当是死人如草风吹过;

  出了群体死亡大案,没有主管官员坐过牢。

  非正常死亡六十年,九常委从未道过歉。

  这个政权不愧是毛太祖教导出来的: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

  出了事,媒体的调子、官员的口号、民众的脑子,都步调一致、统一思想地说:我们相信政府。相信政府什么?相信政府撒谎?相信政府强力弹压?相信政府的忽悠?相信政府抓人封口?相信政府不让媒体报道真相?相信政府强奸了你还要你喊爽?如果这也叫相信,那你不叫相信了,而是逼迫。把逼迫当作相信,把强压当作信服,把他的邪恶当作恩情来感谢,把他的枪口当成测量你勇气的试剂。这就是我们应该相信的吗?

  几十年来,中国的民众都是在望梅止渴中度过的。当你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时,他就给来一个共产主义馅饼,让你对眼前不堪的生活安之如饴;当你说自己权利受到他们的剥夺时,他们就会说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人,我们人口多底子薄,你们要看到未来。你看了六十年的未来,他说这人类长河的一瞬。你说这六十年来不堪生活,就是个巨大的灾难,他说你要为自己的儿女子孙奋斗嘛。当你的子女死尽,吃了毒食成了废人,当你年过半百,当你断子绝孙时,他又会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你问他:你爸妈生了你,我并没有出力,你怎么能是我的儿子呢?更可怕的是,你还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伟人就是不一样,工序就是比普通人繁杂得多。

  敢自称自己是中国人民儿子的人,其实他就是中国人民的老子;敢自称自己是中国人民的政权的当局,其实就是掌握你生杀予夺大权的血腥机器。一个你没有做过任何工的人,却说他是儿子,你能相信吗?他让你占小便宜却吃了大亏;一个不经你不经人民真正选举的政权,却说他是人民政权,有比这样更混账的逻辑吗?有人说,你现在至少吃饱了嘛,闹腾什么呢?你!别说还有众多的人吃不饱饭上不起学,就算能吃饭能上学,这就是全部的人权吗?吃饱了饭把你关在一个大笼子里,和关在猪圈里的猪有什么差别;能上学,但是上学校就教你爱党学毛概学思品学江三代学胡八耻,这不过是教你听话教你愚蠢罢了,这表面的好,骨子里却是想剥夺你真正的权利。

  有人说你这很偏激,我说被绑匪绑架而爱上绑匪,并希望从中分一杯羹者,都喜欢这样说。一个人拚死要杀你灭口,你起来反抗这是正当防卫;一个自拥纳税人而养的军队、拿着纳税人丰盛的税收的集团,开动所有的传媒自我表扬自我歌颂,做了错事从不道歉,行了恶从不忏悔,你说是他偏激,还是我们这样的小民百姓偏激?三鹿奶粉事件出来了,媒体宣传的口径还是,党和政府高度注重食品安全,要相信党相信政府。这种不说人话的方式,他们持续几十年,他们乐此不疲。新华社、人民日报这种花纳税人所养的党产黄喉,开动其六十年来轻车熟路的说谎本领,混淆视听,掩盖真相,致民众以愚,把五一二大地震大批死难学生、把三鹿奶粉致大批婴儿或死或病,往那些根本就不是事件的主要负责者身上推。以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最高当轴似乎也乐意这样替那些跟屁虫背书,这种背书方式最终有一天会背到你面前。没有什么是可以侥幸逃过的,只是时间长短而已。不是现在受批评,就是受历史的鞭挞。这六十年来的非正常死亡总帐之细目,当然有所缺失,但你再掩盖再消灭,总有毁尸不及,总有灭及不完的时候,过去那些灾难,正在被有良知的人们一一翻检搜寻,而今的灾难应该有更多的人将真相说出来,哪怕官方频繁地删文关网,总有漏网之鱼,总有一定的真相留存于人世间。在江湖上混,总有一天是要还的。我相信检讨、审判这个政权历史和现实中的恶,迟早会到来,我是个谨慎的乐观主义者。

  政府不是拿来相信的,更不是拿来供着的,而是拿来批评的,甚至是拿来辱骂的,更是拿来合理推翻的。即便是民主自由政体下的政府,也不是拿来相信的,而是拿来监督拿来批评拿来让其反省的,没有什么相信政府的陈词滥调。不称职政府就不应该尸位素餐应该下台,这是天经地义的。那是因为政府是纳税人养的,纳税人让渡部分利益出来,请他们作公共管理,他们管理得很差,拿了我们的钱不替我们认真办事,这比小股土匪可恶万倍。因为运营政府的官员千百万,那不是任何时代的小股土匪、区区黑社会所能比拟的。不把相信政府当作自己的胎教来信仰,政府只是拿了你的钱应该给办事的一个机构,仅此而已。政府不是一个高尚的养成机构,相反,权力里面浸透着巨大的利益,如果没有真正的约束,其为恶起来极为恐怖可怕,就像当今政府对整个社会信用系统的破坏与坍塌,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谁该相信这个撒谎成性的政府,谁又还相信这个作恶多端的政府呢?

  2008年9月17日8:38分于成都

  作者:冉云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相信政府是中国人的胎教吗? 浏览数

25 条评论 »

  1. D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2:29:00

    1

    不一定相信,但只能装作相信。

    回复

  2. 牛皮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3:03:11

    2

    真是幸运啊,奶粉有毒,网上早流传了.可没有指向和证据.如不是三鹿公司有一个外国大股东,要不是新西兰总理的官方交涉.肯定把毒粉事件给毙了.
    真是不可想像,中国这么大的有毒食品市场,尽然很多人不知,尽然我们无所谓.我有一个楼上邻居,得胃癌死去,就因为以前太喜爱吃莓制品鱼了.最后时光与我说的一句话“人生一场梦”.辛苦一生,只留下二个子女.
    中共政府只是我们在世的痛苦梦.

    回复

  3. 睁眼看世界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3:30:32

    3

    中共江山就是靠蛊惑人,用人命堆出来的!
    难怪老蒋后来悔悟到:忽略了红匪的宣传。说白了就是蛊惑人心,欺骗人民!

    回复

    1234 在 九月 18th, 2008 04:23:00 回复:

    将爷爷啊,你当年要是做得好点,现在共产党也不会祸害中国。

    yghxx 在 九月 18th, 2008 08:23:07 回复:

    的确如此,蒋总统没能拯救中国人民.

    1234 在 九月 18th, 2008 08:57:55 回复:

    国民党占据台湾后脱胎换骨,是中国人民的希望。共產黨肯定是指望不上了,毕竟世界上都没有共產黨成功的先例。

  4. 单一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4:04:47

    4

    我们的政府历来是撒谎的政府,不要相信他了,比如哈尔滨松花江被污染时,政府竟然发布公告说是全市自来水线路维修,停水,没过2天就有发布公告说是松花江水受到了污染,前后2天就有这么大的变化,现在的政府已经不拿说谎当一回事了!已经无耻不能再无耻的地步了!

    回复

  5. 单一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4:08:36

    5

    说是人民仆人的人,实际上是我们的老子!
    话又说回来了,有老子这样坑儿女的吗?也对,只有仆人才能这样祸害主人!

    回复

    而人 在 九月 18th, 2008 04:12:56 回复:

    是土匪+流氓+骗子+无赖!

    1234 在 九月 18th, 2008 04:24:21 回复:

    恩,真希望有 更多人看清共产主义的本质。

  6. Q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4:10:59

    6

    应该有所反省了

    回复

  7. 高山刺梨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6:50:48

    7

    寡廉无耻,为了政权无所不用其极!比封建皇帝的良心道德都差十万八千里!几千年来国人最大的不幸!

    回复

  8. 叮咚猫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7:40:20

    8

    无语了!!

    回复

  9. yghxx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8:23:51

    9

    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但政府可以!

    回复

  10. freeborn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8:34:27

    10

    最近我们这里 的 黑社会 还组织所谓的 红歌会
    热烈邀请 文革遗老 来高唱 红歌,无非是 没有D就没有?中国 什么的 ,吉利瓦拉的在 各个社区练合唱。
    更为恶毒的是, 黑社会居然 在邀请他们的时候,鼓励他们把小孩子也一同带上。

    他们残害了文革一代还不够 ,还要残害他们的孙子代,把愚民教育要做到幼儿园了。

    回复

  11. qilifeixue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9:16:02

    11

    我早在三年就不相信政府了,社会变更的暴风雨就要来了!

    回复

  12. yghxx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12:58:16

    12

    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因为已经是干柴一堆了。

    回复

  13. 法眼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14:26:29

    13

    杨佳袭警案二审应当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倍受瞩目的杨佳袭警一案,日前通过官媒得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已经于2008年9月12日立案受理了杨佳的上诉。该案将开始二审程序。
    作为一个法律执业者,本人一直在关注杨佳袭警一案。本人认为: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知法犯法,公然违反公开审判的宪法原则,在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中搞 “秘密审判”,开创了我国1980年《刑事诉讼法》实施以来刑事审判领域一个最恶劣的先例。作为严重违反公开审判法定程序的一审判决,在二审程序中,应当依法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本人试图从法理角度对杨佳故意杀人案发表一点个人之见。
    (一)杨佳袭警案应当依法公开审判。
    公开审判是文明世界的通行作法,也是我国的一项宪法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25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案件,除法律规定的特别情况外,一律公开进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1条规定:“人民法院审判案件,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一律公开进行。……”宪法和刑事诉讼法在公开审判问题上使用的字眼是“一律”,可见这种强调的整齐划一性和普遍适用性。当然,公开审判有除外情形,但这种“除外”只能由法律来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52条规定了“除外”情形:“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是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14周岁以上不满16周岁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一律不公开审理。16周岁以上不满18周岁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一般也不公开审理。/……”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里面,将“当事人提出申请的确属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也扩大解释为法定的不公开审理的情形。为此,可将刑事诉讼不公开审判的法定情形归纳为以下四种:①案情涉及国家秘密;②涉及个人隐私;③涉及商业秘密经当事人申请;④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情形。由以上法律规定不难看出,杨佳袭警一案因为既不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商业秘密,也不属于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因而毫无疑问属于应当公开审判的案件。
    (二)“公开审判”的判断标准和尺度。
    公开审判作为一项宪法原则,几乎尽人皆知。但是什么样的审判才算公开审判?是不是只要有人旁听就算公开审判,没有人旁听就不算公开审判?公开审判的判断标准和尺度是什么?公开审判最低限度的要求是什么?正像刑事诉讼、民事诉讼有各自的证明标准一样,公开审判作为一项法律原则,为了更好地落到实处,为了避免以“公开审判”之名,行“秘密审判”之实,也必须确立自己的判断标准和尺度。那么,“公开审判”的判断标准和尺度以及具体的操作规范是什么呢?让我们先来看有关的法律规定。
    1981年,我国刚刚恢复法制不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公开审判的初步意见》中规定:“公开审判,是我国刑事诉讼活动的一项基本原则,也是人民法院的一项重要审判制度。实行这个制度,可以带动各项审判程序和制度的执行,把人民法院的审判活动置于人民群众监督之下,有利于加强审判人员的责任心,改进审判作风;有利于查对证据,核实案情,提高审判质量;有利于正确执行法律,对公民进行法制教育。因此,依法应当公开审判的案件,都必须公开审判。/对公开审判的基本要求是:/1. 审判活动要对群众公开。要将公开审判案件的案由、被告人姓名、开庭的时间和地点在开庭前公布,允许成年人旁听,允许新闻记者采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落实23项司法为民具体措施的指导意见》(2003年12月)第22条规定:“全面落实公开审判制度,方便人民群众旁听案件审判。/要认真贯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公开审判制度的若干规定》的要求,切实落实公开审判制度。人民法院要把树立司法文明形象和提升司法权威结合起来,使人民群众进一步增强对司法工作的信任和支持。/人民法院公开审判的案件,应当在开庭三日前公告当事人姓名、案由和开庭的时间、地点,群众可凭身份证领取旁听证旁听案件审理。……加强人民法院的审判法庭建设,改善工作条件,尽最大可能方便人民群众旁听审判。”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进一步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理死刑案件质量的意见》(2007年3月)中规定:“牢固树立社會主義法治理念,依法履行职责,严格执行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切实把好死刑案件的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适用法律关,使办理的每一起死刑案件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坚持依法惩罚犯罪和依法保障人权并重,坚持罪刑法定、罪刑相适应、适用刑法人人平等和审判公开、程序法定等基本原则,真正做到有罪依法惩处,无罪不受刑事追究。……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诉讼,既要保证案件实体处理的正确性,也要保证刑事诉讼程序本身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在侦查、起诉、审判等各个阶段,必须始终坚持依法进行诉讼,坚决克服重实体、轻程序,重打击、轻保护的错误观念……”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审判公开工作的若干意见》(2007年6月)中规定:“1.加强审判公开工作是构建社會主義和谐社会的内在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要充分认识到广大人民群众和全社会对不断增强审判工作公开性的高度关注和迫切需要,从发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落实依法治国方略、构建社會主義和谐社会的高度,在各项审判和执行工作中依法充分落实审判公开。/2.加强审判公开工作是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會主義司法制度的迫切需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加强审判公开。司法公正应当是‘看得见的公正’,司法高效应当是‘能感受的高效’,司法权威应当是‘被认同的权威’。各级人民法院要通过深化审判公开,充分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积极接受当事人监督,主动接受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工作监督,正确面对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會主義司法制度。/3.依法公开。要严格履行法律规定的公开审判职责,切实保障当事人依法参与审判活动、知悉审判工作信息的权利。……/4.及时公开。法律规定了公开时限的,要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的时限,在法定时限内快速、完整地依法公开审判工作信息。法律没有规定公开时限的,要在合理时间内快速、完整地依法公开审判工作信息。/5.全面公开。要按照法律规定,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做到公开开庭,公开举证、质证,公开宣判……/三、切实加强人民法院审判公开工作的基本要求/11.人民法院必须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关于公开审理的案件范围的规定,应当公开审理的,必须公开审理。……/15.依法公开审理的案件,我国公民可以持有效证件旁听,人民法院应当妥善安排好旁听工作。……/16.对群众广泛关注、有较大社会影响或者有利于社會主義法治宣传教育的案件,可以有计划地通过相关组织安排群众旁听,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旁听,增进广大群众、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了解法院审判工作,方便对审判工作的监督。”
    上述有关法律纷纷强调:“审判活动要对群众公开”;“允许成年人旁听,允许新闻记者采访”;“全面落实公开审判制度,方便人民群众旁听案件审判”;“群众可凭身份证领取旁听证旁听案件审理”;“尽最大可能方便人民群众旁听审判”; “司法公正应当是‘看得见的公正’,司法高效应当是‘能感受的高效’,司法权威应当是‘被认同的权威’”;“审判公开的基本要求是:依法公开、及时公开、全面公开”;“应当公开审理的,必须公开审理”;“依法公开审理的案件,我国公民可以持有效证件旁听,人民法院应当妥善安排好旁听工作”……从以上有关公开审判的法律规定不难看出,我国公开审判应该包含下列基本特征:
    第一,听审权利主体的广泛性和非特定性。旁听审判是公民的一项权利,关于听审主体,我国法律使用的字眼是“群众”、“人民群众”、“成年人”、“新闻记者”、“新闻媒体”、“我国公民”、“全社会”等。之所以作这样的规定,是为了把宪法“人民主权”的基本理念落到实处,要不然作为“当家作主”的公民的知情权、监督权何以体现?从这里面不难看出,我国公开审判的听审主体涵盖了全体成年公民,全体成年公民都是潜在的听审权利主体。只要某成年公民对某案件有听审要求,他就由“潜在”的权利主体变为“明确”的权利主体,审判机构就应该满足其听审要求。由此可见,我国公开审判听审的权利主体是非特定的,这个听审主体的资格不是某人某组织“恩赐”的、“特许”的、“内定”的,而是作为成年公民的一项法定的权利,任何人或组织对这项权利都不得予以剥夺、限制、阻挠,否则就是违宪和违反诉讼法。
    第二,听审义务主体的特定性。从有关诉讼法可以看出,我国公开审判听审的义务主体只能是审判管辖具体案件的某一法院。作为公开审判案件的管辖法院,负有满足听审主体之听审要求的法定的义务。这一点无须赘述。
    第三,听审义务主体履行义务要求的严苛性。作为负有听审义务的某一法院,必须做到“依法公开、及时公开、全面公开”,“尽最大可能方便人民群众旁听审判”,否则就是违反诉讼法。“及时公开”和“全面公开”很重要,“及时公开”(提前三日公告)就不能延时公开、拖延公开,不能将“昨天的黄花菜”端给今天的客人;“全面公开”就不是片面公开,不能半遮半掩,不能“犹抱琵琶半遮面”。“尽最大可能方便人民群众旁听审判”,旨在要求各级法院要创造物质条件满足群众的旁听需要,在现有的物质技术条件下,则要“尽最大可能”。那么,是不是所有人的旁听要求都要得到满足呢?这当然也未必。
    在司法实务中,具体的司法个案的听审要求是各不相同的。有的案子听审要求大一些,有些甚至奇大以至形成井喷(远的如“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案、美国辛普森杀妻案、陈希同贪污案,近的如杨佳袭警案);有的案子听审要求小一些;有的案子甚至没有听审要求。对于听审要求特别大的案件,比如说杨佳袭警案,国内要求旁听、想旁听的何止千万?怎么样才算“尽最大可能”呢?本人认为,作为听审义务主体的上海市二中院,能够安排本院最大的法庭开庭(像上海二中院这样的法院其最大法庭恐怕能容纳数百上千人),就不应该安排一个小法庭;一个法庭能够容纳100人,就不应该只许40人进去旁听;能够将旁听主体涵盖社会各界(哪怕范围仅仅局限于上海市),就不应该将旁听主体仅仅局限于小圈子的“内部人”,搞“指定”和“内定”;能够让国内媒体不受限制地听审报道,就不应该将听审媒体仅仅“钦定”为一两家“听话”的媒体,将其他“望眼欲穿”的众媒体统统隔绝在法院的大门之外;能够对全国进行电视现场直播,就不应该死死地扼住有听审激情的摄像机的脖子……否则,怎么能够算得上是“尽最大可能”呢?“尽最大可能方便人民群众旁听审判”就像一个尺度,标示出了听审义务主体(法院)在公开审判活动中所应该达到的技术指标。达到了,算达标;否则,就是不达标。
    不同个案的听审要求是各不相同以至是天差地别的。有的案件吸引眼球,有的案件不吸引眼球,这不以某位领导人、某组织的意志为转移。普通公民对于某类个案的听审冲动就像新闻对于“人咬狗”的天然追逐一样。你越是遮掩、阻挡,他越是要想方设法地知道。人类自身有探寻真相、发现未知世界的天然冲动。“日心说”与“地心说”的博弈就是一个例证。欧洲中世纪,教会对付“异端”尽管又是宗教裁判所,又是钉十字架,又是火刑加身,但是依然阻挡不了人们探寻科学领域真相的巨大冲动,最后结果还不是扇了教廷一耳光?在以往的司法实践中,我国在“尽最大可能方便人民群众旁听审判”方面有不少好的先例。比如:针对全国公民汹涌的旁听热情,我国在“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案、陈希同贪污案、四川虹桥垮塌窝案的审判中,均进行了全国电视现场直播,取得了“看得见的公正”的直观效果。
    综上所述,那么判断“公开审判”与否的标准和尺度是什么呢?是不是以有人参与旁听作为判断标准呢?显然不是。因为,有的案件尽管没有一个人进行旁听,但照样属于公开审判的案件,只是没有人对这个案件感兴趣,没有人愿意旁听,司法实践中这样的情况数不胜数;有的案件尽管“有人”旁听,但是因为操作过程中的特定目的性、“不可见光性”和“作秀性”,以及将广大潜在的旁听权利主体排除在听审范围之外,这样的审判因为没有 “满足最低限度的听审要求”,又怎么能够算得上“公开审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尽最大可能方便人民群众旁听审判”的表述以及其他有关公开审判的法律规定,本人认为“满足最低限度的公众听审要求”应该是审判公开与否的判断标准;“公民以及作为公民权利延伸的记者是否可以不受限制地进行旁听”应该是测定审判公开与否的具体尺度。作为听审义务主体的某一法院在某一具体个案中,如果满足了最低限度的公众听审要求,就是公开审判;否则,就不是公开审判。如果公民和记者可以不受限制地旁听某一个案审判,就是公开审判;否则,就不是公开审判。由此观之,杨佳袭警案一审是否属于公开审判已经不言自明。
    (三)上海市二中院没有依法公开审判。
    杨佳袭警案一审的审判状态如何?我们先来看媒体的报道。
    2008年8月26日,杨佳袭警一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财经网报道:“上海政法系统多个消息源向《财经》记者证实,因该案社会影响巨大,上海政法高层对此案开庭时间、旁听人员等俱做出“周密安排”,包括新闻发稿。知情人士透露:此案原定于7月底开庭,由于奥运会迫近,上海政法高层出于“稳定”考虑,遂将审理延期到奥运会后。……但原定于2008年7月29日下午开庭的杨佳袭警案却未能如期进行。随着奥运会落下帷幕,杨佳案也终于迎来庭审。不过,此次庭审,“上海法院网”未作公告。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网站中,事先亦未有关开庭的消息披露。据法院内部人士透露,杨佳案的开庭公告,是在法院门前的电子屏幕中完成的。”
    8月26日,官方的中国新闻网《杨佳袭警案上海市二中院开庭(图)》 中报道:“中新网8月26日电 备受外界关注的‘杨佳袭警案’今日下午13时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悉,今天的庭审谢绝媒体进入现场旁听,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外的电子屏幕上显示:‘2008年8月26日 13:00,公开审理 杨佳故意杀人案,审判长:王智刚。’”而在其所配发的照片中,则有这样的说明:“8月26日,上海第二中级法院公告,轰动沪上的‘杨佳袭警案’当天下午一点在上海第二中级法院开庭。”
    由以上官方的新闻报道中可以看出:杨佳袭警案一审没有依法进行公告(按规定应该在开庭之前三天在法院的公告栏以及官网等处公告),只是开庭当天在法院的电子显示屏上进行了“公告”。按照“及时公开”和“全面公开”的要求,基于杨佳袭警案的全球影响,最起码应该在新闻媒体上或至少是在其官网上提前三天公告开庭信息,否则何以“尽最大可能方便人民群众旁听审判”呢?此外,二中院也没有接受和容许不特定的社会公众来旁听,至于“谢绝媒体进入现场旁听”的做法更是匪夷所思。
    2008年9月1日,杨佳袭警案一审宣判。新华社通稿《上海袭警案凶手杨佳一审被判处死刑(图)》,成为此事唯一的消息来源。在杨佳一案的庭审中,国内的媒体记者“一律”(这本是强调公开审判的法律用词)被挡在上海市二中院的大门之外。而在该通稿中,从头至尾都没有透露该案是否“公开审判”。
    中国网9月2日报道:“ 对于本案的审理宣判,法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于开庭三日前即向社会公布了案由、被告人姓名、开庭时间与地点,庭审时,社会各界人士、有关社区群众共40余人参加了旁听。……”本条新闻中关于公告的内容与前述官方报道大相径庭。按照常理,二中院如果确实提前三天公告,以杨佳袭警案的新闻价值和官方对于新闻的管制,新闻媒体不可能不更早一点披露该消息,更不可能“斗胆”写出与此相悖的报道。而据8月28日《侨报社区》披露:“世人瞩目的杨佳案终于在沪开庭,上海市二中院门前的电子告示屏显示:‘2008年8月26日13:00 ,C101法庭,公开审理杨佳故意杀人案’。然而,当记者和前来旁听的市民准备登记进入时,却被法院告知,这次庭审不对外发放旁听证。那么,这叫什么公开审理?……然而,庭审结束时,五辆黑色轿车却鱼贯驶离。保安告诉记者,这是前来听审的重要官员。……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庭审未开始前,记者发现,有20多名便衣按照预定位置分布在二中院外。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称,此案社会影响大,有关部门要求庭审时万无一失。因此,才有这样的庭外布点。……不知它是否想到,它之不准记者和市民进入,已经侵犯了记者报道权和公民知情权。这样一个大案不是靠秘密审理就可以对付天下舆论的,权力即使为自己考虑,公开审理也是一种最不坏的选择。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审理辛普森杀人案,是通过电视频道向全球公开。杨佳案已经成为一个举国大案,且无涉任何国家机密,因此我们要求公开审理。即使不能电视公开,但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记者,否则我们无以知道法庭真相。其实,公审没有那么可怕,除非有见不得人的东西要包藏。”
    从上述新闻媒体对于杨佳袭警案的报道来看,即便有所谓“40余人参加了旁听”,但依然不能算是公开审判。因为:第一,上海二中院作为听审义务主体,没有依法履行其庭前公告义务,也就是没有“及时公开”:没有提前三天公告,也没有在法定的位置和处所进行公告,此举直接将许许多多想旁听该案的权利主体排除在听审主体范围之外,剥夺了社会不特定公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第二,上海二中院将诸多已经获知开庭信息的不特定的公民和记者统统挡在法院的大门之外,“谢绝媒体进入现场旁听”,是公然践踏法律的野蛮行径;第三,所谓“参加了旁听”的40余人显然是官方“钦定”并且是站在官方立场上的人士(作为普通旁听的公民,怎么可能乘坐黑色轿车鱼贯而出呢),既不具有听审权利主体的非特定性,也不具有普通公民旁听审判的自觉自愿性,更不具有任何代表性,纯属“银样蜡枪头”的作秀行为。公开审判的根本宗旨是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和监督权,而旁听作秀行为却剥夺了大多数真正的听审权利主体的知情权和监督权,使公开审判的宪法原则成为一句空话,使公开审判这一程序法中最硬的“铁打的规则”化为乌有。如此行事的效果与公开审判的立法宗旨可以说是天渊之别,南辕北辙;第四,按照前文中关于公开审判的判断标准和尺度,上海二中院在一审中既没有“满足最低限度的公众听审要求”,也没有使“公民以及作为公民权利延伸的记者可以不受限制地进行旁听”,因而,该案一审无论如何不能算是真正的公开审判。
    据美国之音中文网进行的网上问卷调查显示:“杨佳袭警案在上海一审被判处死刑。您认为对杨佳的庭审过程是否公正?”结果认为“不公正”的占74%,认为“公正”的占17%,认为“不确定”的占9%。上海二中院为杨佳袭警一案的审判也许煞费了苦心,但是这样一种结果显然与最高人民法院三令五申的“司法公正应当是‘看得见的公正’”之要求相去甚远!
    上海市二中院的所作所为,虽说匪夷所思,但也许真切地传达出了这样一个信息:它好像总是在掩饰什么。
    (四)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应当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通过前面的分析论证可以看出,在杨佳故意杀人案的一审程序中,上海市二中院没有依法进行公开审判,严重违反了我国公开审判的宪法原则和刑事诉讼法定程序,其一审判决依法应予撤销。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91条明确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发现第一审人民法院的审理有下列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的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一)违反本法有关公开审判的规定的;……”注意,该项规定中没有其他违反法定程序情形中必须附加的限定语“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也就是说,该种情形属于“行为”导致发回,而不是“结果”导致发回,只要出现了“违反公开审判”的行为,就可以形成二审发回重审的法定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公开审判制度的若干规定》(1999年3月)第七条规定:“凡应当依法公开审理的案件没有公开审理的,应当按下列规定处理:/(一)当事人提起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对刑事案件的判决、裁定提起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二)当事人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可以决定再审;人民检察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起抗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决定再审。”由此可见,违反公开审判的规定,将成为上诉审程序中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法定理由,也可以成为判决生效后当事人申请再审和检察院抗诉的法定理由。
    行文到此,经过一番条分缕析,杨佳袭警案在二审中为什么要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可以说已经一目了然了。最后,基于杨佳袭警案的全球影响,本人作为一个公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觉得有必要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来:那就是本案二审不但要公开审判(死刑案件在二审属于法定开庭审理的范畴),而且最好是向全国进行电视现场直播。

    作者:刘士辉,系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律师(曾经经办过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抗诉的案件)。

    回复

  14. 知非便舍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14:55:14

    14

    刚看你的文章,你骂得痛快,心里觉得爽快。
    但再看下去,每遍都是一样的。你要骂共产党,就别要学他们,只会说不会做。
    还要做多点调查,拿多点真相出来,文章才有人看的

    回复

    在 九月 18th, 2008 17:08:53 回复:

    真相?

    1949年以来的大事件

    镇压反革命,大规模滥杀地主,剥夺资本家财产
    1957反右,压制民主言论,迫害民主人士
    59-61冒进浮夸,编造自然灾害的谎言,造成几千万人的死亡
    文革运动迫害干部和知识分子

    鄧小平1989陆肆武装镇压民主学运,屠殺学生市民
    江澤民非法取缔鍅耣功,暴力镇压鍅耣功学员

    这些都是真相,只不过你在大陆只能听到GCD编织和造谣的谎言,好在网络发达,只要你愿意,都可以找到许多的文字和视频,从亲历事件的当事人文章那里知道真相

    yghxx 在 九月 23rd, 2008 09:09:10 回复:

    知非便舍原来不知非,那么是无知了。

    1234 在 十月 4th, 2008 01:52:54 回复:

    yghxx ,我想请问,究竟有没有鍅耣功学员自焚?

  15. wang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13:18:43

    15

    无语了,共产党就是一党专政。

    回复

  16. 张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15:09:14

    16

    99%的中国人都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做为一个中国人我感到耻辱和悲哀!

    回复

  17. yghxx 说:,

    2008年09月23日 星期二 @ 09:08:20

    17

    政府不是拿来相信的,更不是拿来供着的,而是拿来批评的,甚至是拿来辱骂的,更是拿来合理推翻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