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松祚:中国无法也不能当救世主,更不能当替罪羊

  金融危机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整个世界,各种评论、观点、建议、呼救之声此起彼伏。有关货币政策和中国如何评估和应对金融危机之声音,自然引起特别关注。

  然而,在我看来不少言论听来让人心惊。如:“中国受金融危机影响极其有限,无足为虑”:“中国及时主动降低利息救市,彰显了大国风范”:“中国应该积极帮助美国救市,稳定世界金融市场”。

  尚不清楚影响有限之根据何在,是说中国金融机构没有像美国那样破产或陷入经营困境吗?是说我们的银行体系没有巨大潜在风险吗?还是说我们的真实经济增长依然强劲?

  我想,如果是如此之谓,那就言之过早了,坏消息肯定还在后面,乐观表态太早终究会极大伤害市场信心。此乃美国过去十四个月救市不成功的基本教训之一。

  也不清晰所谓大国风范应如何解释?许多小国不是也照样降息了吗?那是小国风范还是大国风范?我们要思考的关键问题是:降息能否解决中国潜在的问题?当然,希望中国去挽救美国和世界就更是高估自己的能力了。我们若能将自己的事情办好,就是对世界最大的贡献。

  更无法清楚所谓帮助美国救市是如何帮法?再去大规模购买美国国债或“二美债券”、还是去抄底购买美国投资银行的股权?过去数年的经验告诉我们:我们需要非常小心,需要慎之又慎。

  我们看到的是,当我们非常乐观,并且大唱高调之时,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似乎并不买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的报告还在老调重弹:指责中国人民币升值幅度不够,还需要继续大幅度快速升值;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对选民许诺过,他当选总统后,将要求中国人民币升值至少50%,美国不少政客依然说中国人民币汇率低估或国民储蓄过多是所谓“全球不平衡”的罪魁祸首,甚至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

  自然,国内也有学者也是快速紧跟,呼吁人民币继续大幅度升值,他们认为只要人民币升值到5或4或3,中国乃至世界的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万事大吉。

  许多人曾经这样提问:人民币升值已经让那么多出口企业关门倒闭,许多人失业,怎么办呢?学者们答:人民币升值了,购买力就提高了嘛,可以买更多进口货嘛。接下来的疑问是:企业都关门了,那些失业者去哪里赚已经升值的人民币呢?相信他们只能无言以对。

  还有,前段日子油价大涨,无数外国政客和投资银行家们一致指责中国,说中国经济增长太快,对石油需求增长太快,是油价高涨之罪魁祸首。说要遏制世界通货膨胀,中国必须承担责任,将经济增长放慢。

  国内亦有跟进,谓全球通货膨胀皆是中国需求旺盛所致,中国的通货膨胀也是“出口转内销”,既不能怪格林斯潘和美元货币体系,也不能指责投资银行那些投机者。

  结果7月以来,以国际大投资银行和对冲基金为首的投机客因为投机原油期货损失惨重,他们无话可说,指责中国的声音总算微弱下去了,几乎所有人都承认中国不是全球通货膨胀的替罪羊,罪魁祸首就是国际投机资金的恶意炒作。

  英国权威的《经济学家》杂志专门撰文说中国不应当为全球石油价格上涨和通货膨胀负责,中国反而是遏制全球通货膨胀最大的贡献者。格林斯潘在他的传记里也颇说了一些公道话。

  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中国面临的问题非常严峻。中国股市市值蒸发的幅度远远超过美国和欧洲,房地产价格下降的幅度并不小于美国和欧洲,我们不想办法救自己,反而似乎要听别人“忽悠”去当救世主,去救美国,实在是有些自我高估。

  说美国好些家庭还不了按揭贷款,房子被收,流落街头,可怜兮兮,说美国金融危机造成许多人失业,非常痛苦,然而,中国无力购买住房、找不到工作的人,起码是美国的数十倍乃至百倍,何况中国的失业者没有任何像样的社会保险。

  我们必须清楚认识到:中国的问题更多是与自己政策失误有关的。即使没有华尔街的金融海啸,中国的问题也必然会浮现。

  当2005年人民币受外部政治压力开始单方向缓慢升值、吸引大量热钱流入中国资产市场,制造大量资产价格泡沫时,我们就应该警惕:资产价格泡沫总会破灭,一旦破灭,必将对中国银行体系和实体经济(投资、消费、出口)造成巨大负面冲击,那么就是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了。

  华尔街的虚拟经济泡沫破灭酿成史无前例的金融危机,波及到全世界,波及到中国,似乎我们是被华尔街感染了,错误都在华尔街。

  如果有此侥幸心理,那就危险之至。我们必须深刻反思:中国为什么会出现打破世界历史记录的资产价格泡沫?我们几年来的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究竟有没有重大失误?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外汇管理战略和投资策略?究竟需要怎样的金融改革和开放战略?

  全球金融危机的到来,让所有这些重大问题以最猛烈的方式冲击到我们面前,迫使我们给出明确的答案。

  中国无法也不能当救世主,更不能当替罪羊。

  作者:向松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无法也不能当救世主,更不能当替罪羊 浏览数

8 条评论 »

  1. 浅笑牧 说:,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 08:48:47

    1

    你能自救就已经不错了,充什么牛逼去救美国,真可笑,先就自己吧。

    竟当冤大头,美国把你买了,你还帮人家数钱呢。

    中国要想自救首先把那些用美元喂养的国内所谓的经济学家和顾问专家全部枪毙,肃清国内所有狗

    汉奸,才能谈自救。

    回复

  2. 牛皮 说:,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 10:25:24

    2

    中国的金融是自封闭的.不受国际影响.为何要救别人呢?
    我看是为了掩盖丑事.给人民看一个盛事.

    回复

  3. haihai 说:,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 13:41:41

    3

    中國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黑幕

    作者:钟洁锦 来源:新浪网

    (张宏良按:这篇文章与其说是揭开了一个利益集团的黑幕,不如说是揭开了一座无比恐怖的地狱路线图。这是京城人人皆知又人人不敢言的一个恐怖集团。看到这个恐怖集团的地狱路线图,人们就会明白:为什么美国爆发金融危机,遭殃的却是万里之外的中國人民;为什么中國成为全世界呼吁赴美救市的唯一国家;为什么置中國惨烈股灾与不顾,而投入2.5万亿人民币去拯救美国两房公司;为什么在北京银行娃娃股东20亿股份上市套现的当天,中國证监会出台了导致股市全部涨停板的“利好政策”;为什么牺牲中國4千万股民的利益,任凭中國平安公司用天量圈钱计划砸盘(这家中國人一滴血一滴汗干出来的公司现已糊里糊涂地变成了英国公司);为什么2007年一年贱卖银行就损失一万多亿;为什么在全世界政府都忙于本国救市的时候,中國监管机构仍然纵容极少数权贵富豪的低价股疯狂套现砸盘,在吸干4千万股民血汗钱以后,又动用全国人民的国企资产回购股票,坚持为极少数权贵富豪的低价股套现买单,导致股市继续暴跌不止;为什么在全球股市暴跌的情况下,不拯救中國4千万股民,却推出融资融券的投机业务,让极少数权贵富豪的非流通股提前套现;为什么美国摩根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一句话,中國股市就会暴涨8%,在中國土地上一个美国人的一句话竟值8000多亿;为什么这些人在提到中國的国家、民族、人民这些概念时,会掩饰不住地充满刻骨仇恨,而在提到美国时那种近乎变态的赞美连美国人都感到不好意思;为什么中國经济持续增长30年,普通中國人不仅依然贫困,甚至失去了原有的福利保障,而世界其他所有国家类似的经济增长,人民都能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为什么,为什么?这一连串的为什么,都能在这里找到答案。下面是文章全文)

    随着中國反腐败工作的进一步深化,最近中國政府陆续双规了包括国家开发银行前副行长并中國证监会(证监会)前副主席王益、商务部条法司前正司级调研员郭京毅等在内的一批金融界和涉外经济涉贪高官。中國经济与全球经济越来越一损俱损,金融在现代经济中又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及时揭开中國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黑幕,对于中國金融和经济的平稳运行和政治与社会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在中國三十年经济开放过程中,形形色色和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在不同的层面上,以不同的手段,在攫取着改革的成果,危害着民众的利益,孕育着社会动荡,侵蚀着政权的基础。而其中,得利最巨大、手段最隐蔽、勾结最紧密、持续最长久的莫过于中國的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目前中國所有被毙、被抓、被双规的贪官,其金额和罪责加起来,恐怕都难以与这一利益集团相比拟。更为重要的是,在重大和长远利益的驱动下,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团长期经营、盘根错节、相互提携、内外呼应、朝野相随、利益均沾,成为左右中國经济,危害国家安全,影响中國政局,在国际上有能量呼风唤雨的一股重大势力。‘
    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团滋生和壮大于朱鎔基当政时期
    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团形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國开始大规模参与国际金融业之时。在此之前,中國尚未进行大规模的商业银行改革和全面的企业股份制改造,涉外金融业主要包括小规模和零散的外汇结算等业务。当时中國的外资业务也主要是吸引外国厂商企业直接投资。国际金融业包括全球性投资银行和金融中介还没有什么中國业务,也不大能插上手,在国际投行打工的中國籍雇员不仅职位低微而且数目不多。
    在朱鎔基副总理让李鵬总理赋闲,而于九二年实际掌握中國金融和经济政策主导权并后来继任总理后,伴随着股份制改造的推进,国企开始海外上市,银行开始商业化运行,国内股市也开始活跃,外国投资银行开始大规模介入中國业务。这一切,为这一涉外金融集团营造了滋生土壤,使其如脱缰的野马般一发不可收拾。朱鎔基总理当年提携的一批人马正是这一涉外金融集团的核心,如今遍布于中國各金融要位和海内外金融机构,共同拥戴朱鎔基总理的儿子朱云来,成为主导和影响中國经济尤其是中國金融业的最有组织的力量,并且其个体和总体都成为中國改革开放的最大实际受益者。
    朱鎔基总理当年可能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其执掌中國金融和经济政策大权后,所推行的一系列金融和经济政策,例如雷厉风行的国企海外和国内上市、疾风暴雨般的国企兼并破产、成千上万工人的下岗分流等等,在企业和民众忍受巨大痛苦之时,实际上为包括自己儿子朱云来在内的涉外金融集团提供了获得天文数字般个人利益的机会、基础和环境。人们说,朱鎔基总理个人可能做到了清廉,但是其公子朱云来却是中國依靠国家和特权、官倒和帮派而成就的名符其实的亿万富翁!朱鎔基总理当年就有不循照旧规,内举不避嫌,重用其班底的美名,不仅在其主管的金融领域,更影响着海外金融机构。
    综观中國历史和当前,恐怕没有一个领导人有朱鎔基总理般的高瞻远瞩并顾及实际,不仅确保其班底长期掌控中國金融和财政大权,并且构筑百年大计使得其班底能够实际拥戴幼主,长期保持实权和共享利益。朱鎔基总理深明现代治国最重要的是掌握金融和财权的道理。就这一点相比起来,毛、邓、江、胡,无一有朱鎔基总理的谋略和务实。朱鎔基总理当年所用之人,虽然丑闻不断,折将不少,如爱将朱小华、王雪冰等被捕于朱鎔基总理任内,但仍然是前仆后继,硕果多存,其班底不仅在本届政府仍然执掌金融和经济要津,而且极可能会延续下去。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鄧小平可能完成了隔代任命政治领导人,但是朱鎔基总理却是实现了隔代乃至多代掌控金融和经济权力的宏伟大志。
    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核心人员,分别控制着中國金融和经济的命脉部门和要害岗位,并且涉及到外国的机构。这些部门和机构包括:
    1,掌管着至少2000亿美元规模,最有能力投资海外的中國投资公司(中投公司),实际掌握了中國外汇储备的投资决策权。
    2,对中國所有的重要金融机构实行控股和参股,并直接控制着中國的金融业包括银行业所有重要实体的中投公司下属的中央汇金公司(中央汇金),实际掌握了中國金融机构的决策权、人事任免和话语权,进而直接影响银行系统的运作。
    3,由朱云来作为个人企业来掌控的,在朱鎔基总理任内特批设立并获得所有经营特许,占有通过建行出面的国家出资,与摩根士丹利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和个别香港人士构筑了战略利益关系,有着便捷资金出入推出机制的中國国际金融公司(中金公司)。
    4,在中國长期投机,包括从中國各类企业收取上亿美元费用、在中國房地产市场上吞云吐雾、去年将中投几十亿美元投资化为泡沫、并且在当前美国金融危机中又企图设计诓骗中投公司为其买单、作为中金公司外方股东的摩根士丹利及其为代表的外国投机机构。
    5,由周小川掌控的中國人民银行(人总行)操持着国家的货币政策和国家外汇的投资,包括附和美国利益和压力让人民币快速增值,影响中國企业出口竞争力;在美元不断贬值之时,让中國持有巨额面临贬值的美国国债。
    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代表人物包括:
    1、中投公司董事长楼继伟,是朱鎔基总理在上海时就重用,并且在退出总理位置之前专门安排去财政部“盯着钱袋子”的嫡系。中投公司依赖国家的外汇储备,不仅是中國最大投资者,而且是世界最大的主权基金之一。西方评价他是中國最有权势之人、对中國改革最具贡献之人。
    2、中投公司总经理高西庆,当年由朱鎔基总理跨过正常程序,由王雪冰手下的子公司负责人一举提拔到证监会当副部级副主席。虽然各种告状信一箩筐,涉及他超生(至少3个)超婚(至少2次)、生活作风、经济犯罪等,但却能得到该利益集团的搭救和重用,屡屡化险为夷。
    3、境外人士如摩根士丹利中國区主席孙玮女士和因丑闻而下台的香港前财长、目前担任美国黑石集团(黑石)中國区主席的梁锦松等。他们合伙安排中投公司以总计80多亿美元对黑石和摩根士丹利逆时入资,使国家损失过半。对黑石的投资是孙玮代表摩根士丹利作为财务顾问、朱云来从中牵线搭桥、梁锦松名义上得到功劳和好处、中投公司(并先前的中央汇金)楼继伟、周小川、高西庆和汪健熙共同搞定的。对摩根士丹利的巨额投资损失也是同样由这几个人以相同的手法密谋定案的。
    4、朱鎔基总理的前秘书李剑阁,目前担任着中央汇金副董事长,同时还担任着朱云来当总经理的中金公司的董事长,年收入以千万计。
    5、人总行行长周小川,在金融政策的制定和执行方面屡败屡战,应当对中國证券市场和货币政策近年来的重大失误承担责任,他与美国财长保尔森等遥相呼应,强买美国国债,强逼人民币升值,强把中國直接牢牢绑在美国经济战车上,使中國失去应对自由度。周小川也是由朱鎔基总理主要提拔,自陆肆流亡海外归来后,几年之内,即被安排担任中行副行长、建行行长、中國证监会主席,直至中國人民银行行长。
    6、中投公司副总经理汪建熙,从小与周小川同院长大的玩伴,虽然劣迹癍癍,却一直就受到周兄弟般的关照,一直带着到中國银行、证监会、到建行、担任中央汇金副董事长、中金公司董事长(后传给李剑阁)、担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国内外市场上广泛认为,这些天之骄子,哪里有钱上哪里,哪里热门到哪里,哪里有权在哪里。
    7、众心捧月的朱鎔基总理的儿子朱云来是这一利益集团的核心。朱云来在朱鎔基总理任内转行到金融领域,在美国的无名大学短暂留学镀金后,由美国一家投资银行最低层次的职员,在九十年代后期一举被安排成为中金公司的总经理。
    中金公司的背景是建行、摩根士丹利以及香港查史美伦家族作为股东,在中國特批的第一家合资投资银行。当时中金公司的董事长是后来被判刑的建行行长并曾任中行行长的王雪冰,中金公司的董事包括摩根士丹利的总裁、现今仍然担任摩根士丹利首席执行官麦晋桁,此人去年在摩根士丹利走下坡路时从中投公司拿走中國56亿美元,目前已经亏损过半。港人史美伦当时被朱鎔基总理直接任命为中國证监会副部长级副主席,在中國证券市场引起广泛争议,留下长远隐患,后来不得不黯然挂冠离去。
    二、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基础和核心在于小集团利益均沾
    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团长期经营、盘根错节、相互提携、内外呼应、朝野相随、利益均沾,其组织之严密,运作之顺畅,古今中外,难有其上者。
    1、长期经营、盘根错结。该利益集团起始于九十年代初,历经两届政府,横跨近二十年,并且强劲不衰,大有继续传呈之势。当年朱鎔基总理以副总理之名掌总理之权,进而担纲总理之位,前后达七、八年之久,牢牢掌控金融和经济各口,使其能够广猎班底,遍插亲信,充分锻炼,羽翼丰满。其它派系的后备干部,难以有机会真正涉猎金融财经实务,造成直到今天也只能经验断代,隔靴搔痒,望洋兴叹。朱鎔基总理的班底,几乎都在其任内就实现了积累阅历,掌握经验,实现卡位的历程,确保能够在继任政府中担任重任。
    楼继伟在朱政府中,实现了由上海市政府局级,挂职到云南省副省长,到财政部常务副部长的过程。现在建设银行董事长郭树清也走了挂职云南省副省长的路子。高西庆在朱政府中,实现了由中银国际总裁,到证监会副主席,到社保理事会副理事长的过程。李剑阁在朱政府中,实现了从经贸委司长兼朱的兼职秘书,到证监会常务副主席的过程。周小川在朱政府中,实现了从中行副行长,到建行行长,到证监会主席的过程,为担任人民银行行长奠定了基础。朱云来在朱政府期间,则实现了从美国无名大学的普通留学生,到中國最重要的和当时唯一合资的投资银行中金公司总经理和实际掌控人的飞跃。
    要说朱鎔基总理“清廉”,看来还是需要事实来说话。该利益集团还相互盘根错节,相互依存。朱云来执掌中金公司十来年,几乎垄断了中國企业在海外和国内的股票上市、企业融资、财务顾问的高端市场,其所得个人利益保守计算也达数十亿元人民币,这完全是在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庇护之下非法取得的。在朱云来执掌和大肆利用中金公司大发其财的起始和大部分时间里,为父的是当朝总理,为子的是最大合资投资银行的总裁和实际控制人,靠的是吃国企改革和金融改革饭,发得是个人的亿万横财,并且没有任何回避和遮掩。
    事实情况还是,众多跨国公司、投资银行和金融机构的老板到中國访问,都把会见朱云来(英文名字为Levin Zhu)视为最重要行程,以见到Levin为荣,而朱云来在国外的行程安排规格,不低于一个王子,搞得中國国不为国,相信从这些年朱云来的工作行程中不难找到相关答案。朱云来执掌和运营中金公司,获取几乎所有重要国内金融和海外涉华高端业务,并破例获取国内券商牌照时,高西庆和史美伦是证监会副主席、周小川是证监会主席。朱云来执掌和运营中金公司介入中投公司对黑石和摩根士丹利的巨额海外投资时,楼继伟、高西庆和汪建熙是中投的决策人,而外方则是与他们私人关系密切的麦晋桁、孙玮和梁锦松。
    朱云来执掌中金公司总是由该小圈子的人为朱云来担任保驾护航的中金公司董事长,他们是:王雪冰(被判刑)、周小川、张恩照(被判刑)、汪建熙、和当前的李剑阁。该涉外金融利益集团成为一个真正的严密的獨立王国,水泼不进,针插不入。业内外和海内外广大人士迫于这一利益集团的权力之压,只能敢怒不敢言,仰叹人家彼此抱团,利益攸关。
    2、相互提携、内外呼应。该利益集团可能是所有政治经济组织中最能显得志同道合,相互提携且不大遮掩的。当年朱鎔基总理在涉及人事问题时,就往往独断专行力排众议。可能是由于共拥其主或利益相关之因,其班底都相当团结,相互照应。
    楼继伟在组建中投公司班子时,就力主排除其本身所出之财政部的力量,而强求安排其同属一伙的高西庆和汪建熙进入班子,实际集中了对中投公司的绝对控制,结果才会出现像黑石和摩根士丹利这样靠私人朋友做事,让国家蒙受巨额损失的重大投资失误。中投公司40亿美元入资美国高盛投资银行所关联的J.C.Flowers私人直接投资基金,就指派周小川在当证监会主席时安排在证监会后又安排到建行的亲信宣昌能前去担任高管,又是自家人作自家的生意。
    当前中投公司又在全球招兵买马,提携亲信和知己,又是其建筑跨代班底结帮结派的佳机。周小川当证监会主席时,排挤异己,安排亲信,把他带到中國银行的高西庆和汪建熙分别安排当副主席和主席助理,港人史美伦当副主席,港人梁定邦当顾问,把中國的证券市场搞得乌烟瘴气,消极影响至今难以消除。
    周小川到人民银行当行长,继而当上银行股份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后,更是大肆培植个人势力,不仅直接插手商业银行的股改、上市、并购,而且亲自大肆安排自己的人,在银行上下引起了公愤。他把汪建熙安排成建银董事长兼中央汇金副董事长兼中金董事长,一时间成为举世无双的“三环董事长”。他把为其做尽坏事,飞扬跋扈,道德败坏和人称“人总行恶霸”的秘书李超短短几年里一路安排为人民银行总行办公厅主任、发言人和行长助理。
    该利益集团的相互提携还是跨境跨国的。周小川等把在香港因为触犯法律和道德而被迫下台,以年轻的中國跳水皇后伏明霞为妻的前财政司长梁锦松安排为交通银行董事,使其得以东山再起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中介中投公司投资于黑石,犯有诈骗、误导和传播虚假信息罪责之嫌。李剑阁的女儿就是由梁定邦亲自安排到美国最难进入的私立贵族学校留学。本身没有国内背景自己嫁给外国人的孙玮女士更是照顾一大批国内高官的子女,或就学,或进入摩根士丹利等投行,进行利益输送,其中就有已被双规的落入国内“情妇门”的前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的公子,换取了中石化的众多业务单子。难怪人们说,所谓前财长金人庆因之下台的李蔚的国内“情妇门”比起“国际情妇门”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该利益集团的网络远不是局限于国内,而是遍布全球各重要金融机构和投资银行,其布局之广泛和严密,令人震惊。在美国追查其投资银行兴风作浪引发金融危机的犯罪行为的今天,着实有必要彻查该利益集团多年来主要通过境内外投资银行等机构进行利益输送、内外呼应的犯罪事实。众所周知,所有的金融、银行和投资业务,都是有一定比例的中介费用和成本的。在这些业务竞争的过程中,除非依靠明显的业务优势和综合效益取胜,否则一定会有灰色利益的输送,或是赤裸裸的金钱交易,或是冠冕堂皇的权力关照,这是商业的基本规律。
    周小川在人民银行任内,在与保尔森唱双簧,让人民币快速升值造成中國经济内伤的同时,却在美元大幅贬值之时促使中國大量购买美国国债,达到近六千亿美元,造成中國政府和国民巨大损失。更为重要的是,造成中國不得不在美国金融危机之时为避免所持有的美国国债的继续贬值,而不得已可能再行购买美国国债,造成“美国救市,中國买单”的被动局面。试问,美国国债的买卖和交易都是有中介交易的,中國政府是如何挑选和使用这些中介的?这一过程透明和清廉吗?楼继伟、高西庆、汪建熙等操持中投公司与孙玮、麦晋桁、梁锦松等在巨额亏损的美国黑石和摩根士丹利投资中的相互关系,超出一般的商业逻辑和投资规则。试问,他们相互间的利益如何?究竟谁遭受了损失?谁得到了好处?
    摩根士丹利多年来在中國业务中,呼风唤雨,享尽特权,去年在自己走下坡路时能够让中投公司逆势投入巨资蒙受几十亿的损失,用国家的钱去救摩根士丹利董事会眼看就要罢免的麦晋桁,今年在美国金融危机的关头还竟然在美国政府最后通牒摩根士丹利要么关门要么转业的关键时刻,差点让中投提高摩根士丹利已经遭损的投资比例,并且由高西庆和孙玮在美国进行了秘密谈判。试问,都是哪些人得到了好处?孙玮女士是否就是外面广为传说中的那种经济间谍?高西庆等人是否就是外面广为称之的那种金融买办?
    3、朝野相随、利益均沾。该利益集团的重要特点还在于其在体制内外遥相呼应,亦官亦商,定时换位,利益均沾,享尽体制内外的优势,当官赚钱两不误,更使得巨大个人利益国际化和形式上的合法化。
    人们说,该利益集团没有一个人不是隐形支持着一个或者几个境内外金融机构的运作并得利其中,就像贾府门前的狮子一样不干净。例如,李剑阁在体制内外的角色变换,成为年收入几千万人民币的中金公司董事长;高西庆在体制内外的进进出出,利益所得难以估价;汪建熙在机关和金融机构之间的来回跳跃,由中金公司董事长变换为中投公司副总经理,游弋于名义收入和“投资收益”之间;港人梁锦松丑闻下台后凭借与国内的关系得到黑石投资和年薪几百万美元并加奖励;被称为可能是国际“情妇门”的摩根士丹利中國区主席孙玮多年来依靠中國“业务”收取了几千万美元的工资和奖金;朱云来实际上将国家持股的中金公司据为己有,每年个人收入上亿,十来年积累个人财富几十亿,尚不算其占有和隐藏的股份和资产,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朱云来单凭自己是朱鎔基总理的儿子,多年来掌握和控制中國第一个中外合资的投资银行中金公司,攫取巨额利益,成为中國金融和经济界一个高衙内式的恶霸的事实,将作为古今中外最大的官倒,载入史册,而朱鎔基总理也要避免因为纵容朱云来官倒而可能被当成中國历史上的高俅,严重影响他个人的声望,特别是国家的荣誉。
    更为重要的是,朱云来凭借朱鎔基总理成为中國最大的金融大鳄和官倒,将遗憾地成为中國改革的重要脚注,永远地为中國的改革开放事业和中國的全体人民抹黑。中金公司是中國第一个中外合资的投资银行,由建行代表国家持有大股,其余股东包括摩根士丹利投资和香港查史美伦家族等。朱鎔基总理的儿子朱云来,本不是学习金融和经济的,他放着环境保护本行专业不做,在美国的无名大学留学镀金后,由美国一家投资银行最低层次的职员,在九十年代末一举由后来被判刑的建行行长王雪冰经请示朱鎔基总理后,安排成为中金公司的总经理,实际掌控了这一国家投资的平台并据为己有。自此之后的十几年中,中金公司成为在中國享受最大特权、拿到最多投行业务、取得最多牌照、个人收入最高的证券公司和投资银行。
    首先,朱云来一直把国家持有股份的中金公司作为个人公司来经营。早在近十年前,华尔街日报就有整版文章揭露说朱云来如何象黑社会老大一样把持中金公司,并把股权和资产偷偷摸摸往海外转移。
    第二、以拥护朱云来作为幼主的涉外金融利益集团,拱手将中金公司实际上转让给朱云来,并且保驾护航,分享利益,成为中國历来国有资产流失的最恶性和最典型的案例。中金公司的董事长由该利益集团与朱云来商定,由朱云来拍板,已经成为惯例。自朱云来以来的中金公司董事长分别是:王雪冰(被判刑)、周小川、张恩照(被判刑)、汪建熙、李剑阁。
    第三、其官倒性质造成了中國金融业的变相垄断,破坏了金融业的正常竞争机制,造成了以国企为主的广大客户企业不得已而支付垄断价格,其对中國金融秩序的破坏,对中國企业文化的糟蹋,对中國大众不满心理的压迫,进而对中國政治和经济稳定的影响,难以估量。
    第四、朱云来数年来已经从中金公司攫取了巨额财富。美国投资银行垮台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管理层无限的贪婪和巨额的报酬。中金公司就是以美国投资银行的模式建立的,在依靠父荫和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基础上,朱云来的中金公司拿到了中國涉外和国内投行、券商和财务顾问最多和最优厚的业务和收益。特别是中金公司一直采取比照外国同行的分配方式和规模,朱云来十来年从中金公司所得到的收益,已经达到数十亿元人民币。换言之,朱云来依靠官倒,用国家投入的平台做个人的生意,发个人的大财,并且披着合法的外衣,实乃旷世未闻。
    第五、朱云来一直在盘算和实施着将国家在中金的投入,以貌似合法的方式,例如个人持股激励、个人持有关联业务乃至最终上市,彻底归为己有。这种赤裸裸地瓜分国有资产,必须予以坚决制止和惩戒。
    国家用国有资产建立、用特批执照增值、用国企业务喂养的中金公司,如果让朱云来私有,将是最大犯罪和丑闻。在此过程中,朱云来与作为中金公司股东的摩根士丹利首席执行官麦晋桁和中國区主席孙玮之间,就摩根士丹利所谓的自愿减持中金股份的勾结,如果放在朱云来与涉外利益集团有意或无意在投资黑石和摩根士丹利过程中使国家遭受巨大损失的背景中,其相互勾结就不难理解了。在美国都认定獨立投资银行模式是当前金融危机的祸首之一而开始调查其管理层犯罪事实的今天,完全有必要争取主动,尽快彻查和取缔中金公司、彻查和惩治朱云来和该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种种犯罪行为、没收不法财产和所得。
    这就如同打老虎运动,惩处了这个涉外金融利益集团,整个金融和经济界就会振奋,就有正气,就能立威!否则中國金融和经济就会另有决策中心,中國金融危机的隐患就永远难以得到消除,胡溫的和諧社会目标就难以真正服众和实现,社会的公信力也就长期得不到建立。
    综观仲共历史,没有哪个领导人的子女能够有朱云来的胆识,能够公开傲视一切,高调巨额攫取利益,垄断市场破坏金融秩序,内外勾结损害国家安全。毛澤東不能、鄧小平不能、江澤民和李鵬也只是在体制内根据孩子们的特长低调渐进地往前培养。胡溫就更是循规蹈矩大气不出。父亲在前面当清廉的总理搞经济改革,儿子在后面掌控并试图将中國最大和最早的合资投资银行居为己有,做国家的生意,直接成为亿万富翁,旷世未闻,简直就是对国家的讽刺和对人民的嘲弄。
    三、涉外金融利益集团内外勾结危害国家经济安全
    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团攫取巨大利益,破坏金融秩序,左右金融政策,损害国家利益,危害国家的经济安全,影响政治社会安定。
    首先,他们攫取巨大利益,中饱私囊,个体和整体都成为中國改革过程中最大的收益者,将成为中國社会动荡的最大定时炸弹。例如,他们操持国家购买几千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好处费是多少?他们合伙大量垄断企业上市的承销和顾问,好处费由多少?他们将大批银行贱卖给外国人,好处费有多少?他们逆势向海外投资于贬值企业,好处费有多少?人们都知道,改革开放后最大的官倒是朱云来,最大的利益集团是这一涉外金融利益集团。
    第二、他们破坏金融秩序,垄断金融市场、资本市场、货币市场、外汇市场、投资领域的高额和高端业务,严重破坏了市场竞争,扭曲了市场价格,妨碍了资源配置,压制了市场人才,减低了市场效率,犯下了破坏国家金融、经济和市场秩序的严重罪行。
    第三、他们左右金融政策,内外勾结,掌控了中國的金融决策、货币政策、对外投资、金融机构,他们恃主傲人,以其他人包括其他领导人不懂金融和业务为名,独断专行,危害了正常决策程序。虽然当前中國能够在国际金融危机中暂未受波及,但是他们要对中國经济的内伤和金融风险的隐患负责。
    第四、他们已经对国家利益造成了明显的和未知的巨大的损失,他们主导的对黑石和摩根士丹利的巨额投资亏损、将国家外汇储备的巨大部分错误地购买美国国债实际为美国金融危机买单、让国家大型金融机构以海外上市的名义贱卖给外国人等等,已经远远超过了决策失误,而是严重渎职。加上其内外勾结,利益输送,已经成为百恶不赦。
    第五、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危害国家经济和政治安全,其长期以来内外勾结,损害了国家的货币政策、金融政策、外汇政策、国企改革等重大决策,与外商一起损害国家现实和长期的经济利益,其性质就是里通外国。
    第六、他们长期掌控金融和经济,破坏了国家政治、组织和思想工作在金融和经济领域的正常开展,其对国家命运和前途的影响力,由于其国内外相勾结和掌握金融命脉,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中起到了比掌握军队和警察等国家机器都有效的权力,与中央存异心,欺上瞒下,干扰中央决策,短路政策实施,严重危害了中國政局的稳定和政府的运转。
    第七、在中國以稳定压倒一切,强调和諧社会,优先解决农民和工人疾苦问题的今天,如果不尽早和干净地剔除这块毒瘤,将有可能引起广泛民愤,使得国将难有宁日

    回复

    牛皮 在 十月 13th, 2008 14:33:19 回复:

    这些国营企业,赚了是自己的钱,亏了是国家的钱.国营的股份,人民能获得多少?只是财务做出来,另一种套钱.
    我曾在一家公司打工过,老总与旅游局是主要股份.可老总为什么还拿回扣呢?这回扣可能与游旅局人平分了.股市的帐务根本是做出来的.
    此文看到,中国最大的金融都涉外.更好办了,与外佬合作搞私钱.
    如何评论朱容基?官场你争我斗,最后斗出私心.如何评论经济改革?有钱圈,我改,没钱圈,坚持原则.社会制度不平衡是主要矛盾.
    中国需要出现救世主.此主就是像林则徐那样,打破天朝花瓶.

    哈哈 在 十月 13th, 2008 19:29:54 回复:

    黑幕属实吗?
    若证据确凿,必须对其各成员诛九族.
    不诛九族不足以威慑后来者.

  4. 秋风吹过落叶飘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08:36:18

    4

    房地产价格下降的幅度并不小于美国和欧洲?

    难道作者忘了美的金融危机是如何来的?文章写的不错,但在这点上,让人不舒服,让大多数人也不会舒服。

    回复

  5. 常笑天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18:15:18

    5

    支持,中国目前能管好自己就太不差了,千万不要打肿脸充胖子。

    回复

  6. YES 说:,

    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 08:14:41

    6

    大国心态是什么东西?
    中国算是什么大国?
    问题大国!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