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要公告,不要上报!

  ——从三鹿奶粉看行政国家

  “经国家处理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领导小组事故调查组调查:三鹿集团公司主要负责人涉嫌犯罪,石家庄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对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未及时上报,处置不力。在2007年12月至2008年8月2日的8个月中,三鹿集团公司未向石家庄市政府和有关部门报告,也未采取积极补救措施,导致事态进一步扩大。三鹿集团公司主要负责人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石家庄市政府2008年8月2日接到三鹿集团公司关于三鹿牌奶粉问题的报告后,虽然采取了一些措施,但直至9月9日才向河北省政府报告三鹿牌奶粉问题。调查表明,8月2日至9月8日的38天中,石家庄市委、市政府未就三鹿牌奶粉问题向河北省委、省政府做过任何报告,也未向国务院和国务院有关部门报告,违反了有关重大食品安全事故报告的规定。”

  上面这段文字引自国家处理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领导小组事故调查组公布的调查结果。调查组把毒奶粉事件归咎于三鹿公司和石家庄市政府没有即时“上报”,违反了“上报”制度。这就引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一个企业的产品质量出了严重问题,要向政府上报,而不向消费者报告?谁是企业的上方,是消费者,还是政府?为什么不允许企业先向消费者公告并即时召回缺陷产品,再同时向政府上报?

  一级政府辖内的企业出了威胁生命健康的产品质量问题,为什么政府只走漫长的上报之路,而不通知正在或可能消费该产品的公民?

  若按照上报制度一级级上报,上报到哪一级为止?是上报到国务院,还是上报到政治局?是上报到政治局常委会,还是上报执政党的最高领导核心?

  如果企业和地方政府无权将有害产品公布于众,那么,哪一级权力机构有权这样做,是政府部门,还同级党组织?

  有害产品一旦进入流通领域,就每时每刻威胁公民的生命健康,而从最基层的企业到最高权力中枢要穿越漫长的官僚机构,三鹿事件的上报路程,从去年12月到今年9月,耗时十个月。这样的上报制度如何克服低效的官僚制度、复杂的政治顾虑、巨大的经济得失,来在第一时间终结有害产品对公民的威胁?

  鉴于上报制度不能回答上述问题,那么,把食品安全交付给上报制度,对这样的制度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可能的完成的使命。

  依我看,上报制度最大的问题,是在这样的制度中没有公民的位置。我们举目望去,不见公民的踪影。取公民而代之的是含糊不清的、无穷无尽的上级,上级,上级!

  在这样的上报制度中,企业对政府负责,而不是对消费者负责。作为行政部门的政府只对上级负责,而不是对公民负责。这样,企业行为和政府行为都行政化了。上报制度表明,行政国家的本质是一切服从于政府与上级的需要,而不是公众与消费者的需要。

  中国是一个公民没有地位的行政国家,行政国家的本质是无限政府。无限政府表面上承担无限责任,实际上是什么也没有承担。监督本来没有行政的事,结果变成只是行政的事。在这样的行政国家中,只有党务与行政,国家的立法、司法职能,社会中的行业协会与消费者团体,形同虚设。在这次毒奶粉事件中,我们没看到从石家庄到国家级的立法机构有任何作为,没有看到司法机关对相关企业采取任何法律行动,我们看不到行业协会在预防毒奶中的作用,看不到消费者协会在维护受害消费者利益方面的作为。行政国家用对官员的行政问责来代替对企业的司法问责。仅仅靠罢官不能从根本改变不能保障食品、药品安全的的制度。官员有很长的后备队伍,罢官免职只是给排队者提供了机会,并未改变制度。书记倒了,副书记高兴,市长倒了,副市长高兴。

  一个国家的正常运转,取决于立法、司法、行政三个部门之间的相互独立,相互制衡。在行政国家,只有高高耸立的行政部门。在行政国家,食品、药品安全的监管机构常常是食品、药品不安全的受益者。每次灾难性的事件,都是增加预算,提高级别,扩大编制,集中权力的天赐良机。不信吗?看看下面坊间流传的幽默而忧伤的短信手机段子:不信吗?

  其一: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化学扫盲,从大米里我们认识了石蜡,从火腿里我们认识了敌敌畏,从咸鸭蛋、辣椒酱里我们认识了苏丹红,从火锅里我们认识了福尔马林,从银耳、蜜枣里我们认识了硫磺,从木耳中认识了硫酸铜,今天三鹿又让同胞知道了三聚氰胺的化学作用。外国人喝牛奶结实了,中国人喝牛奶结石了。

  其二:三鹿事件最新报道:目前国家把责任推给三鹿,三鹿把责任推给奶农,奶农把责任推给奶牛,警方正在全力抓捕不法奶牛。据报道,责任奶牛已携二奶潜逃,仅捕获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牛群。目前母牛情绪稳定。据最新消息,水牛和蜗牛已经通过半岛电视台发表声明表示对此事负责。

  可见,行政国家把中国变成了食品乃至消费品最不安全的国家。而上报制度又把追究责任变成闹剧。行政国家下监督制度只能提供一种虚假的安全感,给公民一种错觉,以为得到了政府的保护。

  如果公民在国家的食品安全中没有位置,食品的安全就没有保障。有上报制度和行政国家就没有食品安全。各级政府只对上级负责,而不对公民负责,这说明,各级政府的权力是来自上级,而不是作为选民的公民。因此,中国食品安全的前途在于从只对上级负责行政国家专向对作为选民的公民负责的代议民主国家。

  要公告,不要上报!要代议民主,不要行政国家!

  作者:刘军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要公告,不要上报! 浏览数

8 条评论 »

  1. wangqiang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03:19:28

    1

    中国一切的社会问题都可以从不民主的制度上找到原因,问题是中国中国政府近60年的愚民政策使大部分中国老百姓看不到这个真相,所以现在最迫切的问题要对中国人进行民主的启蒙,而首要在于突破中共的新闻封锁,让人民看到真相,让他们发表自己的看法,让他们有权选择自己满意的政党、议员、和总统!没有民主,中国的强国梦不可能实现!

    回复

  2. 自由星空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04:15:21

    2

    说的好哦,我转贴一下,希望不会有版权问题。

    回复

  3. 牛皮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07:15:15

    3

    是呀,汶川地震延迟了二天,最后才中央行动.因为需上报,集体讨论中共利益.中央新闻也总是延迟.因为也要经过各方批示.
    所以说中共是一个利益集团.胡主在党大会提出“党的事业为上”。天下已定,事业就是利益了。一致通过。

    回复

  4. wang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07:38:41

    4

    人民只是一介草民,得不到重视

    回复

  5. wang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07:39:15

    5

    在中国吃东西是很危险的

    回复

  6. yghxx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13:28:30

    6

    放心吧,不会公告只会上报。

    回复

  7. 二皮 说:,

    2008年10月31日 星期五 @ 05:00:16

    7

    有毒饲料流向惹关注 当局要求下属免开口
    2008-10-30

    大连的毒鸡蛋源自问题饲料原料“玉米酒糟”,而毒饲料的流向及扩散程度,当局未披露,然而其阴影正笼罩着大陆蛋品及肉品行业。在此情况下,主管部门还是要求下属机构“不接受任何新闻媒体采访”。

    图片:香港验出大陆鸡蛋含三聚氰胺(08年10月26日法新社)

    本周,香港检出大连韩伟集团供港鸡蛋含三聚氰胺,韩伟集团星期三透露,鸡蛋“中毒”原因是在饲料中混入了含三聚氰胺的饲料配料“玉米酒糟”。大陆媒体报道,该集团董事长韩伟表示,他们的鸡蛋含三聚氰胺,是因为蛋鸡食用了被污染的“玉米酒糟”,这些酒糟都产自沈阳新民明兴饲料厂。

    令人担心的是,韩伟集团9月22日就从“玉米酒糟”中查出了三聚氰胺,辽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9月27日检出韩伟食品公司出口鲜蛋含三聚氰胺。而在一个多月里,这批毒鸡蛋还照常出口,至于这批毒饲料的流向及扩散程度,当局未披露。

    据报,向明兴饲料厂采购含三聚氰胺饲料的企业远不止韩伟集团一家。这也让大陆整个蛋品甚至肉品行业都笼罩在了三聚氰胺的阴影之下。

    本台星期一曾致电大连农委查询,但对方拒绝接受采访。“我们不接受你电话问问题,我们不能接受电话采访”。而其实,有关部门早就下令不准接受任何采访。据新京报报道,在辽宁省动物卫生监督管理局网站上,有一篇发自10月22日《新民市动监局召开三聚氰胺等违禁物质专项整治工作会议》的消息,要求下属机构重点“对明兴饲料厂进行排查、登记”,并“不接受任何新闻媒体采访”。

    尽量掩盖真相已经成为大陆官员处理公共事务的一种本能,无论是毒饲料还是毒奶粉,官员的处理手法完全一致。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告诉本台,当局越隐瞒,民众越怀疑,现在他们连鸡蛋都不敢吃了:“你看现在鸡蛋里面都查出三聚氰胺,现在我们都不敢吃了,啥东西都不敢吃了。”

    现在,香港民众对大陆鸡蛋产生恐慌和抗拒心理。香港苹果日报星期四报道,长沙湾批发市场蛋商张淑芳表示,一半客人已弃用大陆蛋,转用美国及泰国蛋。而记者在香港菜市场看到,一些零售商专门在鸡蛋标签上注名“泰国蛋”。

    香港食物安全中心星期三再从湖北荆州双港畜禽养殖加工有限公司生产的鸡蛋中,验出三聚氰胺超标,本周已累计查获来自大陆三省,四个鸡蛋生产基地的毒鸡蛋。

    另据海外博讯中文网报道,近日有四川地震的灾民反映,当地发放的救灾物资里有毒奶粉,甘肃陇南市有20多人喝南山奶粉检查出有肾结石,当局验出三聚氰胺含量每公斤5624毫克。陇南灾民张先生表示,因为奶粉是救灾物资,不是自己花钱购买,受害者不知道要怎么索赔。

    甘肃律师对这些灾民也爱莫能助,他表示:“现在各地法院都不受理你,这是我们大陆的赋有特色的处理方式。现在我们的政治体制出问题,唉。。。。中国要深刻反省这个问题”。

    据中国卫生部通报,截至10月29日,全国因食用三鹿和其他个别问题奶粉住院治疗的婴幼儿还有2390名,其中较重症状患儿1名;累计已康复出院48514名。

    回复

  8. yghxx 说:,

    2008年11月01日 星期六 @ 07:18:59

    8

    所以出杨佳了,这才是最后的出路。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