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林:警方当场击毙报警者的真相是什么

  26岁的青年职工陈振翊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捆绑、殴打,乘凶手不备逃出并跑到医院疗伤,其间还报警求救,然而他却被赶来的警察开枪击毙,这是今年2月29日发生在江西上饶鄱阳县的一起离奇案件。警方称:“陈振翊因吸食毒品产生幻觉并持刀袭警,民警被迫开枪。”而众多目击者说,陈振翊当时极度惊恐从医院跑出来,而且他全身已经严重受伤,双腿也一瘸一拐,来到事发的商场也没有持刀袭警,被击毙前还呼唤现场群众为他报110.但后来来了10多名手持枪支、盾牌、木棍的警员,采取的措施竟然是当场击毙陈振翊。据悉,此案已经被江西省列为“头号督办铁案”,下令开枪的王副局长被停职审查。(《信息时报》10月29日)

  先是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后又被一群接警赶来的警察击毙……整整8个月过去了,虽然被省里“头号督办”,但此案至今没有明确的说法。受害人家属认为“迷雾重重”,局外人也都觉得非常“离奇”。不过,综合警方和目击者以及受害者家属的说法,却可以看出,有些基本事实是清楚的,而根据这些基本事实可以做出基本的判断。

  最清楚的事实是:案发现场是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在围捕一个一瘸一拐的公民。这个叫陈振翊的公民此前到底做过什么以至于被人殴打乃至追捕,目前还是个谜。但即使他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也应该由法院来判决然后执行死刑。只要他没有严重威胁公共安全或执法人员的人身安全,执行逮捕的警察就不能将其当场击毙。

  那么,陈振翊有没有威胁到警察的人身安全?这里涉及两个有争议的事实:一、警方说陈“持刀袭警”,而目击者都予以否认;二、警方说陈“吸食毒品产生幻觉”,但尸检报告显示陈的体表未见明显注射针孔。哪一种说法更可信?目击者为数众多,而且都与事件没有关系,而警方面临着严重的责任追究,这是首先要考虑的因素。除此之外,有两个细节可供参考:一、案发后死者先被殴打的鄱阳宾馆4楼的摄像头,被鄱阳警方拆离,而且没有公布录像;二、警方公布的所谓“真相说明”,既没有公章也没有落款——这两点都让人感觉到警方的气短和心虚。

  退一步说,即使如警方所说的那样,陈振翊“因吸食毒品产生幻觉并持刀袭警”,一个受伤的人能对十几个荷枪实弹、手持盾牌的警察构成威胁吗?如果明知可以制伏却要开枪击毙,那是什么性质的行为?

  说到这里,人们必须明白:警官身着警服、手持警械,并不一定都是在执行公务;有时候,可能是以执法的名义干着犯法的勾当,甚至“故意杀人”也会披上“执行公务”的外衣!

  当然,击毙陈振翊的责任应该主要由下令开枪的王副局长来负,因为开枪的警察只是在执行命令,这是他们的天职。

  执法者手中掌握着国家机器乃至可以致命的武器,他们取他人性命易如反掌。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身份就像是一种“护身符”,不管干了什么,他们都可以拿“执法”作挡箭牌——这是最最可怕,也是最最需要警惕的。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盛大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警方当场击毙报警者的真相是什么 浏览数

13 条评论 »

  1. 二皮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12:22:14

    1

    符合党国官员们需要和自身权力利益的就是”真相”,其它的一概都是由一小撮人煽动宣传的”谣言”

    回复

  2. yghxx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13:25:13

    2

    呼唤杨佳,否则公民面对这样“执行公务”的警察没有丝毫的防卫手段!

    回复

  3. 二皮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13:36:44

    3

    报警人员求助 公安局副局长下令将其击毙
    星岛环球网 http://www.stnn.cc 2008-10-29

    【星岛网讯】高速公路员工报警求助反被警察击毙,这是2008年2月29日上午发生在江西上饶鄱阳县的一起离奇案件。经媒体披露后,该案被江西省列为“头号督办铁案”。上饶市人民检察院28日表示,现场武断下令警察击毙报警人员的鄱阳县公安局的王姓副局长,已被停职审查。

      《信息时报》报道,毕业于江西省人民警察学校的陈振翊,殁年26岁,生前在江西景鹰高速公路鄱阳管理处工作。其父陈伟民,系浙江宏途工程公司的职员,其母饶进是南昌市进贤县委宣传部官员,死者陈振翊系陈伟民夫妇的独生子。

      据饶进讲,她2008年2月29日在单位上班,上午8点50分突然接到儿子陈振翊来电:“妈妈,我在鄱阳县人民医院急诊中心打点滴,我今天是捡了条命!凌晨5点多,几个不明身份的人突然闯入我住的鄱阳宾馆410房把我捆绑、殴打,并把我身上的银行卡、身份证、钱物全部收走,我是乘他们不备才逃出来的。在路上我遇到警车大声救命,警车只是停了一下,对我的报警他们置之不理。因为我满身是伤,只好赶紧跑到鄱阳县人民医院急救中心治疗,我已向当地110报警。”

      饶进介绍,到了上午10点32分,儿子陈振翊与她通了最后一个电话,只说了几句话:“妈妈,你现在到了哪里?我在医院又见到了那几个殴打我的人,快来救我,救我!救我!救我!”听到儿子急促的求救声,饶进和亲属立即从进贤租车赶到鄱阳县,得到的消息是“儿子被警察击毙!而且是在打了11个报警电话求救后,反被鄱阳县公安局的警察给予击毙。”

    警方独自发布“真相”

      陈振翊报警求助反被警察开枪击毙后,家属认为迷雾重重,经媒体披露后引起了全国网民的质疑。陈伟民表示,事发后其儿子住的鄱阳宾馆4楼的摄像头也被鄱阳警方拆离。对此鄱阳县公安局独自向某媒体公布了一份没有盖章和落款的“真相说明”:“……鄱阳县‘2·29’事件联合协调处理工作提供的一份调查报告表明,陈振翊因吸食毒品产生幻觉并持刀袭警,警察被迫开枪,陈振翊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

      鄱阳县公安局公布“真相”后,目击事发情况的民众和商场员工等纷纷表示,陈振翊当时极度惊恐从医院跑出来,而且他全身已经严重受伤,双腿也一瘸一拐,来到事发的商场也没有持刀袭警,被击毙前还呼唤现场民众为他报110。

      但后来来了10多名手持枪支、盾牌、木棍的警员,采取的措施竟然是当场击毙陈振翊。死者父亲陈伟民表示,公安部的鉴定结论确认了枪口距其儿子30厘米。而且尸检的报告显示:陈振翊体表未见明显注射针孔,特别是双手背部等全身多处损伤系因与钝性物体相互作用形成。

      针对这一案件,坊间议论纷纷,该案被江西省列为“头号督办铁案”,上饶检察院进一步展开调查。上饶市人民检察院10月28日下午表示,现场武断下令警察击毙陈振翊的鄱阳县公安局的王姓副局长,已被停职审查。上饶市检察院有关人士表示,随着检察部门的调查深入,有关案件的真相不日也将水落石出。

    回复

  4. 牛皮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14:03:01

    4

    警察的办案能力太差了.
    想起学校里培训技术工,本来很简单,多实践,观察.可其实是一个学生非要学狗屁理论,还要强加思想品德.警察也一样,如何执法,如何防卫,还有职业规范就行了.可很多人都考不上,高学历,百里挑一.
    这才是封建制,把人民封死.

    回复

  5. yghxx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16:56:25

    5

    杀人灭口。

    回复

  6. 睁眼看世界 说:,

    2008年10月31日 星期五 @ 01:11:27

    6

    比黑社会还黑社会!

    回复

  7. 愤怒 说:,

    2008年10月31日 星期五 @ 03:40:55

    7

    绝对的杀人灭口,知道了不不该知道。
    只是这些禽兽的胆子也太大了,当着人民的面谋杀一个手无寸铁、严重受伤的无辜青年。
    这个副局长该枪毙,在枪毙之前查清楚后面的勾当!

    回复

  8. 二皮 说:,

    2008年10月31日 星期五 @ 04:57:51

    8

    炸药库管理员被拘离奇死 上千人围攻殡仪馆抢尸
    2008-10-30

    香港的中国人权民運信息中心日前表示,甘肃省高台县炸药仓库管理员李子全因遗失炸药被公安拘捕后离奇死亡,触发上千人围攻公安局及县殡仪馆抢尸。

    香港的中国人权民運信息中心引述李子全的哥哥李子云表示,今年九月,高台县公安局侦查该县检察院一宗爆炸案时,将遗失炸药的炸药仓库管理员李子全拘捕,公安于十月二十五日通知李子云,其弟弟李子全死亡。李家发现,李子全尸体上有二十处被打的伤口,其腰部及腋下伤口处更发现有钢钉,家人怀疑他被公安严刑逼供打死。

    十月二十六号开始,上千名人冲击高台县殡仪馆想抢李子全的尸体示众,但上百名公安守卫殡仪馆,二十八号,有二十人与公安冲突中被打伤,触发上千人冲击县公安局,星期四上午仍有数百名群众在县殡仪馆与公安冲突.记者首先打电话给高台县殡仪馆要求查证这一消息,但电话无人接听.记者接通了高台县城关派出所的电话,

    记者“现在说有部分群众冲击高台殡仪馆,是不是有这回事儿呀?”
    工作人员:“我们不知道。”

    记者又打电话到高台县县政府查证这一消息,
    记者“我在网上看到说现在高台县有些人在攻击公安局,是不是有这回事儿?”
    工作人员:“是谣传。”
    记者:“事情完全平息了,是不是?”
    工作人员:“嗯。”

    记者又拨通高台县公安局的电话,
    记者“网上说高台县有人攻击公安局是不是有这回事儿?”
    工作人员:“绝对没有这回事儿。”
    记者:“说有个炸药管理员李子全被拘捕,后来死了,他的尸体放在殡仪馆,结果有人冲击殡仪馆,你知道这个事儿吗?”
    工作人员:“我是值班人员,我不会电脑,我也不懂。”

    江苏宜兴的维权人士张建平说,最近一个时期,全国各地警民冲突频频出现,老百姓对公安部门已经失去信任,
    “凡是嫌疑人员没有法院判决之前我们应该讲都是无罪的,他是公民。公安部门在大陆老百姓的心目中实际上就是一个鬼门关,很多人进公安局、派出所被暴力殴打,而且是普遍地发生这种现象。实际上公安是个严重侵犯人权的地方。”

    张建平说,要减少警民冲突,必须依法治国,建立民主的政治体制,
    “这种群体性事件的发生都是因为老百姓没有渠道造成的。还是要畅通渠道,就是老百姓要有知情权,社会要有监督权,媒体也要有。实际上就是一个体制的问题,还是要一个国家走入正常的法制的一个轨道。那么,当然一个法制的轨道要有一个民主的体制,没有一个民主的体制要说依法治国或者依法治市、依法治井这些话实际上都是空话。”

    回复

  9. ihc 说:,

    2008年10月31日 星期五 @ 06:20:36

    9

    不要以为穿上了警服后,杀人都是合法的,多少年来我们的国家机器就是靠鲜血来开动的。谁知道还有多少弥天大谎没人揭开:

    滥杀无辜竟称击毙歹徒——普宁7民警擅自枪毙4村民还撒下弥天大谎
      (黄东黎)  
      一九九七年一个夏日傍晚,粤东普宁市郊外。“嗒嗒嗒”、“砰砰”一阵枪响,四名被绑缚的青年村民泣血倒地。这不是枪毙死刑犯的法场,而是七名民警的擅自行为。如今,隐瞒一年之久的“击毙逃跑歹徒”的闪烁谎言终被戳穿,七民警将被绳之以法。然而,这幕悲剧的发生和由此形成的种种怪圈,不能不引起人们去思索更深层次的问题。
      
      四村民未审问被枪毙:家属不准认尸并强行火化尸体
      
      1997年8月9日,普宁市电视台新闻报导说“8月7日下午5时许,四名歹徒持枪窜入
      东西南村一村民家并抢去家中财物,我民警迅速出击抓获歹徒。在押解途中, 4 名歹徒
      撞开车门脱逃,公安民警在鸣枪无效情况下开枪击毙4名歹徒。
      
      4名死者家属面对亲人不明不白被杀,又蒙如此罪名,悲愤至极,他们纷纷向普宁市委和有关部门反映:这是一起民警冤杀无辜的大惨案。他们在控告信中陈述事件原委:8月7日下午4点左右,占陇镇村民陈广丰,自己一人到东西南村找陈某某追讨欠款。双方发生争执后,陈某某报案称陈广丰等人持枪勒索。占陇派出所副所长罗国斌便带领民警到陈广丰家将其抓捕,并将与陈某报案根本无关,在陈广丰家喝茶谈事的郑灿炎、黄华生、陈松平3 名村民一同抓去,不经审问把4人押到一偏僻小道旁全部枪杀。死者家属还提出一些情节和质疑,如陈广丰等四人被抓走时已双手反捆,被七八名民警持冲锋枪押在警车里,怎能出现4人同时脱逃?死者家属被拒绝到现场认尸,第二天即匆匆火化,有毁灭杀人证据之嫌等等。
      
      案件疑点重重漏洞百出 检察院却认为没发现民警有违法行为
      
      陈广丰母亲陈婵英说,8月7日下午6点多钟, 占陇派出所来了6名未着装的民警,带着两支冲锋枪,4支手枪,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搜查,不由分说就把陈广丰等4 人抓上警车带走。晚上10点多钟,那些民警第二次又来家搜查,不准我进屋,后来说是搜到一支手枪,把我叫进屋硬按我的手在搜查记录上按下手印。
      
      陈广丰妻子陈丽贞,怀抱未满周岁的女儿,神情哀伤地说:“民警抓陈广丰时,把他的摩托车也开走了,车箱盒里放有买加工纸的4万元现金,后来不知去向。”普宁市检察院在送交普宁市委、市人大的“检察报告”认为在审查公安机关侦查活动案件的来源及定性;占陇派出所报告案情的真实性;公安干警使用武器的合法性;公安干警采取当场击毙措施的必要性等方面均没发现公安干警有违法行为。
      
      村委会几个人还介绍了一个情况:8月7日报案人陈某某的表亲是揭阳市公安局某位副局长,此人原在占陇派出所当过所长。
      
      在通往普宁的广汕公路侧一处,公路旁有一条土路。再向北前行约一公里,土路边和菜地中间有一条水沟,这便是郑灿炎、陈广丰、黄华生、陈松平四人被“就地正法”的现场。距现场对面约150米处有一农舍,据说农舍主人是现场目击者。主人陈海松说:“8月7日晚 7点多钟,我正吃饭时看见三辆汽车很快开过来停在路旁。车灯熄后不久,我听见‘砰砰’ 的枪声,还听见人的哭声,接着枪声又响了好久,又听见有人哭了好久。
      
      普宁市电视台一位女副台长说明:电视台8月9日晚播出的新闻,是当日早上普宁市公安局送来的录像带和解说词。
      
      七民警隐瞒一年终被公诉 揭露草菅人命一幕令人难以置信
      
      1999年1月9日,一条牵动人心的消息传来——原占陇派出所负责全面工作的副所长黄石武(三级警督)、原副所长罗国斌(一级警司)及原五名民警因故意杀人一案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1998年5月,在广东省委政法委的重视和决定下,组成由省政法委牵头,省公检法部门参加的工作组,对普宁市“8·7”案件进行调查。后由广东省公安厅对占陇派出所民警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立案。
      
      广东省公安厅查明,这是一起隐瞒了一年之久的杀人案。案发当晚被抓的陈广丰等四人并非逃跑,而是一个个被强行拉下车后,由原副所长黄石武下令并分别枪杀的。经技术鉴定,陈广丰身上共有17处枪弹创口;郑灿炎身上共有9处枪弹创口;黄华生身上共有12 处枪弹创口;陈松平身上共有10处枪弹创口。
      
      此案的大概轮廓是:在接到陈某某报案称陈文丰等人持枪到他家勒索后,黄石武指派罗国斌、方辉彬、郑文绪、张永进、陈伟城、黄建伟携带两支“七九”式微型冲锋枪等武器前往抓捕。
      
      当晚7时15分左右,罗国斌等六人押解陈广丰等四人途经下寨村新路中段时,与黄石武相遇。黄石武、罗国斌二人商量将陈广丰四人击毙。当晚7时30分左右,在东西南村老路僻静处,被告人黄石武将车叫停,并命令罗国斌、方辉彬、郑文绪、张永进、陈伟城、黄建伟每二人一组把陈广丰等四人击毙,声称有事由他负责,并首先拉陈广丰到路边,用“七九” 式微型冲锋枪朝陈广丰射击。其他各被告人也分别朝郑灿炎、黄华生、陈松平开枪射击。被害人陈广丰、郑灿炎、黄华生、陈松平四人被当场击毙。经法医鉴定,四人均因心、肺枪弹伤死亡。
      
      27次上访历尽辛酸 受害人亲属赴广州北京控告终昭雪
      
      据了解,自1997年8月7日四名村民被杀害后,他们的亲属先后27次到本地区、广州、北京控告、上访, 共达254人次。
      
      目前他们已委托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顾先平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就赔偿问题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顾先平律师指出:本案更为严重的是,受害人遭枪杀及被强行匆匆火化,这不但剥夺了受害人及其家属的有关合法权利,还给以后的侦破工作带来极大困难,使尸检鉴定只能以侵害人照片为依据,不仅使本案的侦查起诉拖延至今,还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本案公正审判。
      
      黄进发和陈达福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他们各自的儿子黄华生和陈松平被杀害后,作为父亲,“白发送黑发”的心情不言而喻。他们说:“儿子刚二十二三岁就这样去了,我们真是痛不欲生。民事赔偿固然重要,但人的生命是无价的,更重要的是依法追究凶手的刑事责任 !
      
      据从有关方面获悉,“8·7”故意杀人案主要犯罪嫌疑人黄石武接受侦查人员讯问时,被问道:“你为什么要击毙陈广丰等人? ”黄石武回答说:“因为当时在占陇发生很多涉枪案件,我想杀一儆百,才下令将陈广丰等四人击毙。”
      
      罗国斌在接受侦查人员讯问时,被问道:“你们知道案犯(指陈广丰四人)的身份及犯罪事实吗? ”罗国斌回答说:“都不清楚,我连陈广丰是哪一个都不知道。”郑灿明今年29岁,据村民讲他像哥哥郑灿炎一样老实厚道。郑灿炎死后,留下妻子和幼儿弱女,他们的生活负担全压在了郑灿明的肩上。郑灿明至今难忘与唯一的哥哥生死相别的情景。他噙着泪水向记者说:“前年8月8日那天,我好不容易才进火葬场见哥哥最后一面。我要求给他擦乾净身上的血迹再火化。我找来一块布,蹲下来抱起哥哥,只见他眼睛还圆睁着,前胸、腋下有许多弹孔。我边流泪边擦哥哥身上血迹,又用手去合拢他的双眼,奇怪的是两次都合不上他的眼睛。我急得大哭说‘哥哥,全村乡亲都知道你是清白的,死得太冤枉,你……你就放心走吧……我会照顾好孩子的,也一定要为你伸冤! ’我说 完,第三次才把哥哥的眼睛……”   
      郑灿明止不住啜泣起来。郑灿明为了对死去哥哥的承诺,奔走呼号,几易寒暑,历尽辛酸,今天总算讨得了一个“说法”,他也相信最终会有一个公正结果。因为,这位普通农民的身后,有神圣的共和国法律,还有正义和千千万万不泯的良知……
    据罗国斌(原普宁市占陇派出所副所长)交代。一九九七年一个夏日黄昏,在粤东普宁市郊外;“嗒嗒嗒”,“砰砰”一阵枪响,四名被绑缚的青年村民泣血倒地,一命呜呼。——这不是枪毙死刑犯的现场,而是七名民警伤天害理的行为。让我们不要遗忘那一幕,四个被害人的姓名分别为:陈广丰、郑灿炎、黄华生、陈松平,是普宁市占陇镇人。——你看,穿上了警服后杀人多么容易!
      一九九七年八月七日下午四点左右,占陇镇村民陈广丰,一个人到东西南村找陈某某追讨欠款,双方发生争执后,陈某某报案谎称陈广丰等人持枪勒索。占陇派出所副所长罗国斌便带领民警到陈广丰家将其逮捕,并将与陈某某报案无关,在陈广丰家喝茶谈事的郑灿炎、黄华生、陈松平三名村民一同抓去,不经任何审问把四人押到一偏僻小道旁全部枪杀。事后竟污蔑陈广丰等四人为十恶不赦的歹徒:“四名歹徒企图撞开车门逃走,民警在鸣枪警告无效下开枪击毙四名歹徒。”并且拒绝死者家属到现场认尸,次日便将被害人尸体火化,毁灭杀人证据。而当时上级有关部门表示,罗国斌等民警在当时情况下开枪射击,“没有违反法律规定”,不予追究。
      直到一年以后的一九九八年,这七个民警草菅人命一案才最终水落石出,谎言才被戳穿。为了这一个冤案,四村民的亲属先后27次上访,控告,走遍了本地区、广州、北京,共达254人次。而那杀人凶手,当被问及“你们为什么要枪杀这四个村民”时,却回答说:“因为当时在占陇发生很多涉枪案件,我们想杀一儆百。”

    回复

  10. yghxx 说:,

    2008年11月01日 星期六 @ 09:36:57

    10

    好一个”杀一儆百”,是杀一个无辜者而儆100个罪犯?

    回复

  11. 共产党员 说:,

    2008年11月02日 星期日 @ 04:04:34

    11

    这样的事情我以为只会在电影<>中才会出现呢,我们的法制社会,和谐社会,民主社会也会有这么多的问题呀!!!难道水深火热的原来是我们自己啊!!!!!!

    回复

    东流 在 十一月 15th, 2008 10:38:34 回复:

    没错啊,是“喝血社会”!

  12. liebansaoma 说:,

    2008年11月02日 星期日 @ 22:00:48

    12

    太可怕了,公安局简直是残暴的代名词。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