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纳:质疑“重拳出击”

  半年多前,强调“稳健”,强调又好又快、好优于快;如今,重拳出击,抛出4万亿投资大馅饼,让本来就没冷却下来的发财狂们的狂野之心,骤然膨胀。

  半年多前,决定要抑制投资过热,全国人大举手通过;如今,方向突变,出手空前,我们没有听到来自最高权力机构的任何声音,哪怕是象征性的。

  在大洋彼岸,金融危机的发源地,全球经济的巨无霸,美国,在严峻的形势下,7000亿美元救市计划经历了几张纸到几百张纸的变化。它的议会里辩论激烈,全国辩论激烈,总统频频向全国人民发表谈话,竞选总统双方频频发表见解,普通纳税人充满警惕地盯着他们的政府。引起金融危机的华尔街则成了过街老鼠。

  在地球的这一端,弱智的官员和专家们却莫名其妙地,带着恶意、至少带着看客的心态看着忙忙碌碌的华府,有人甚至认定中国做老大的机会到了眼前。

  狂妄和无知是孪生弟兄。五十多年前,一直处在灾难中的中国,就在“世界老大”这个目标的指引下,在战火硝烟还在飘荡的背景下,直接将国家沿着战争的轨道开向既不知己又无法知彼、没有尽头的未来。当局或者说某个人无视国家处境的凶险,中国就这样被绑在疯狂的行军中,民众则在沿途杀伐的血腥中耗尽了和平的梦想。

  是改革开放让那辆战车停了下来。在当局打开一小扇窗户之后,中国人开始了“生活”。将让后人回看今天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三十年后的今天,在GDP高速增长连年的时候,国内左右两派都对改革开放作出了强烈的否定,有一种声音还直接将今天的中国称为“后改革时代”。其中的原因,我想主要是出现了三个问题。

  一是階級分化严重。三十年改革开放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权贵集团,这个集团喊着比太平天国还动听的口号,脑袋里承袭着封建王公贵族“我们即国家”的意识,在最公的口号和最私的心驱使下,他们大口喝着国家人民的血。作为“肉食者”,居庙堂之上,他们并不以国家为他们的荣耀,他们喊着爱国主义,自己却“裸身”(为官为财)了。在全国,人们说最有权力的500个家庭统治着中国;在省、在市、在县,则可能存在着50个、10个、5个家庭控制一方的情况。同时,三十年艰难形成的中产階級已在这些最有权力的人操纵下,一夜消失了大半。中国新的階級分化到了历史上最严重的时期。

  二是以钱为核心,中国丧失了理想,中国的统治集团丧失了理想,全体中国人民丧失了理想。统治集团倾向于一种观点,那就是宣称自中山先生始,到延安时期“我党”尊崇的,建政后历次宪法中明确表达的,当局签署因而应视为认同的联合国公约中明确体认的人类所有核心价值观不是普世价值,连慈禧太后都认同的一些人类共识,他们都不承认。

  三是中国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中国经济象狼奔豕突的金钱怪兽,一路向前,检视自身,却发现自己原来是个建筑包工头,除了几个钱什么也没有。

  这三个问题综合起来,就是文明在退化,方向模糊,持续发展无从谈起。还是那句话:在不能向世界输出价值观念前,中国无法成为大国。或者说,中国是个经济大国,却是一个文化乞儿。

  当局无力改变这些问题。比如第一个问题,当局将发展的结果大头窃为己有,然后用这个钱来做点三农工作,提出工业要开始反哺农业了。但是,恰逢危机,你在4万亿“大手笔”中,在各级已紧急着手的2000亿国债项目中,你会找到百分之几的钱投向农村了呢(大家可以在各地发改委网站上看国债申报项目)?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好”消息,温总说,农民可以增收1000亿,每个农民100元!100元,用林书记的话说,算个P啊!农民的未来,在权贵们看来,也只能算个P.温总又说了,有一个好的医改方案,没有宣传好。天知道好不好?做一点善事大喊大叫,执行起来还要大打折扣,百姓好象对医改没敢太期待,何况还是黑箱子里的方案而已。但愿出笼时,网友们不会说好个P.

  再比如第二个问题,我们除了真理部念紧箍咒,还能听到什么?郭老师有理想,相当和平的理想,不久前还被人怀疑与我党太近,现在都“进去”了。

  至于第三个问题,就和危机有关了。为了让暴发户有点素质,前面说了,去年以来说了要压数量提质量,年初人大可是庄严表决了的。各地搞政绩顺带搞钱的头头脑脑和红色资本家们正抓狂呢,一场危机拯救了他们!而且,他们将采取的姿态可不象华尔街,虽然他们搞乱了中国的楼市,搞乱了中国的股市,搞乱了中国的经济,搞乱了中国人的头脑,他们的罪错甚华尔街百倍万倍,他们一直是趾高气昂的,何况这次,他们将是响应中央号召,拉动内需抗击风暴登陆中国的英雄!他们将无比风光地花这4万亿、6000亿美金,当然还有小小的2000亿国债。

  回到本次“重拳出击”。在中国经济“地倾东南”已久的时候,当局作出过正确的然而显然迟滞的决定:开发大西北。在布局阶段已注定干着急的西北,几千个亿正如人们预想的,除了青藏铁路外,只落下了几个漂亮的城市和一批富起来的官员、红顶商人和红粉佳人。今次这4万亿,又将要制造出哪些以权为本富且裸的官、以钱为本贵且粗的商和以色为本富且势的女人?这是观察者共同的担忧。

  环顾国内,急功近利不是冷下来而是持续升温、集聚在发改委衙门内外的各方,我没有看到素质的提升。那么,在短短的数月内要确定6000亿美元的投资,还要做到“出手要快,出拳要重,措施要准,工作要实”,如何做到呢?这是观察者又一个共同的担忧。我所亲历的,是前些日子紧急申报2000亿国债资金项目。项目何来?来自各地发改委的“项目库”。其中有多少本来是被驳掉的,多少是压缩规模的,多少是将来才能老虎的,这次是统统“复活”,再加上二期、三期的名义,陡然增了规模!至于随后新编项目,多是草草编个项目简况,规模嘛,一言以蔽之:张开血盆大口,能张多大是多大!

  我最担忧的,则是“政策”的出台过程。我不得不再说一遍“4000万亿,相当于6000亿美金”,本次金融海啸之后,美国之外最大的救市投入。如此重大的政策转向,没有辩论,没有人大的一纸文书,儿戏?

  在强调程序重要性若干年之后,“最高层”全然不顾“最高权力机构”有无尴尬,全然不顾刚刚举起过的“森林般的手”。

  也许这个决策是正确的,也许是及时的。在无良和无知的官员和专家们的误导下,作为大国总理,溫家寶竟对来自彼岸的危机看得超级淡漠。也许他认真听了另一种声音;也许他知道,美国毕竟是这个世界的经济金融龙头,它可以容易地将危机的损失降到最小,或者直接说它会转嫁危机到全球经济体系。而所谓世界工厂的中国,因为融入并深刻依赖国际市场,如果在这个时候高卧并做老大的千秋大梦,最后受损失最大的会是中国。所以他在各个场合发表的相关言论不断升温,直至冷不丁地出来一个6000亿。

  但是,必须要说,这是一个恶的先例。哪怕它是正义的,正确的。我为此担忧,加上前面二种担忧,我就不得不质疑。

  至于与那个刚刚还以为打了分家弟弟全世界也奈何不了、没有想到报应如此之快的、这个世界最不可理喻的俄罗斯合作的担忧,不是本文要叙述的。只是忽然又一次感到,一个至少是幅员人口方面大国的中国,她的命怎么这样苦呢?她为什么总让爱她的人们有无尽的担忧呢?

  作者:英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质疑“重拳出击” 浏览数

8 条评论 »

  1. 袈裟 说:,

    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 02:28:49

    1

    “4000万亿,相当于6000亿美金”

    貌似算笔者手误 。

    回复

  2. 牛皮 说:,

    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 03:23:52

    2

    跟着作者文字,回故了发展历史.
    “重拳出击”真是人大们的一场儿戏。人大讨论的作用是逃避责任的一个办法。中国经济搞得一塌糊涂了,那是人大们一致通过的。是全国人民的错。人大滚蛋。
    中共“重拳出击”,就是不管一切,维护统治。

    回复

  3. 寒远 说:,

    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 08:09:03

    3

    重拳出击, 我们这有很多重拳, 但都不在公民手中! 公民手摊开后, 除了老茧就是伤口.

    回复

  4. 领导 说:,

    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 15:14:48

    4

    四万亿的大肥肉基本上都是为党国的权贵利益集团和国家大中型垄断企业所享用的,富的将更富,穷的会更穷,经济危机到了,某党的独裁腐败政权危机也就不远了…

    回复

  5. yghxx 说:,

    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 15:22:14

    5

    我认为4万亿只是秀而已。

    回复

    牛皮 在 十一月 21st, 2008 01:02:31 回复:

    钱是投了,我们宁波就今明二年三千亿.交通建设早开始了.
    本地党报天天都有钱如何花的精神评论.就是说这三千亿不是建设需求预算上报中央.是中央分配下讨论如何花,哈.

    yghxx 在 十一月 21st, 2008 04:28:39 回复:

    你知道中国每年的基本建设投资是多少吗?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金融危机的话,是否4万亿就不投资了呢?如果依然是投资的,那么多了什么?!只不过拿出来吹一通而已。一个城市政府的60%的收入来自土地批租转让的钱,而这钱已经下降为原来的25%。

    预算需要知道他确实投了,更需要知道他的来源,还需要知道他如何持续投入,因为没有一个大的工程项目是在开工日就将所有投资到位的,因为不需要这样做。

    牛皮 在 十一月 21st, 2008 05:42:13 回复:

    有道理.不知钱的来源,把本来就建设的,拉到四万亿上去了.
    这个中共很拿手,帐面换来换去.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