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百度竞价排名是精神上的三聚氰胺

  中国部分企业的道德困境,因为央视最近披露的百度竞价排名黑幕,进一步凸显。

  百度的崛起,曾被视为数字时代的奇迹。但这奇迹其实没多少新意,无非主要借助非技术手段、非市场手段战胜对手,成就自己的江湖霸业。百度的胜出很大程度上是不公平竞争的结果,这是百度的原罪,注定其纵然体量巨大,却一直缺乏与巨大体量对应的道德人格;纵然不乏知名度,但一直缺乏美誉度,缺乏公信力。

  如果说,在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百度的这条崛起之路尚情有可原,那么崛起之后,百度无疑需要转型,需要重建自己的道德形象。但遗憾的是,百度始终无法挣脱路径依赖,以至所谓竞价排名成了百度的核心竞争力,久溺其中而不能自拔。

  所谓竞价排名,无非是用人工干预改变搜索结果尤其是搜索排名,使之完全服务于自己的竞价目标。这样炮制出来的搜索结果尤其是搜索排名,当然是不真实的,不客观的,不公正的。它与奶业巨头用人为炮制的氮含量冒充蛋白质可说毫无二致,称它是电子三聚氰胺,一点不过分。

  电子三聚氰胺立竿见影。你给的钱够多,什么样的丑闻都替你消音;但如果你胆敢不给钱,立马就会遭到恶意屏蔽。如此要挟之下,客户莫不听命,百度赚了个盆满钵满。但这种经济上的暴利,本质上不过是违反公序良俗的红利,本质上不过是对自身品牌的破坏性开采。它在快速催肥百度的同时,也让百度屡屡遭遇信任危机。三年前“大头娃娃”事件,一年前蕃茄花园事件,数月前三鹿奶粉事件,百度几乎无役不与。一直不能从丑闻中脱身,让百度付出了惨重的道德代价。

  百度道德上的失足,固然有体制上的原因。但也不能据此推诿,百度营销模式折射的商业哲学尤须从头检讨。这种商业哲学很聪明,很精明,但就是缺乏智慧,缺乏对于宇宙关系的深刻体察。强势地位使他们很容易自我崇拜。什么真实,什么客观,什么公正,什么普遍的价值,他们统统不屑一顾。他们只相信自己,只相信自己的主观意志,于是迷信人工干预,以为人工干预真的无往不胜,可以搞定一切。

  这无异于精神上的三聚氰胺。假如精神上的三聚氰胺没有浸入骨髓,那么纵然一度堕落,也还有救。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的道德欠账造成精神压力,使自己始终处在良知的拷问中,有机会就要忏悔,就要赎罪,这在世界资本主义进化史上并不鲜见。但是假如精神上的三聚氰胺已经浸透了骨髓,蔑视信仰,蔑视价值,蔑视人心,冷酷乃至冷血成了一种性格,堕落就不知伊于胡底了。

  不能说百度已经到了这样极端的程度。但是显然,长期未能迷途知返这一事实本身,说明百度确实面临着这样的危机。又岂止是百度,不道德而能强大,或者说因为不道德而强大,不道德构成强大的必由之路,现实生活中的这个隐性逻辑,已经通过奶业的集体癫狂,通过某些垄断行业的不断坐大,而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示。不作恶本来是对企业公民的最低要求,但作恶却是中国部分企业生存的前提,以至道德下行成了制胜秘诀,比诈术,踩底线,往往成了普遍现象,皆受其累却又乐此不疲。而这,才是最令人惊惧之处。

  “企业家要有道德。”三鹿丑闻曝光后,痛心疾首的溫家寶总理这样谆谆告诫。百度竞价黑幕再次印证,这忠告是何等必要。企业仅有体量上的巨大是不够的,必须完成道德上的即商业哲学上的提升。告别路径依赖,不以一己之利而过度干预自然演化,对自然演化抱有起码的敬畏,对公序良俗抱有起码的敬畏,对市场规律抱有起码的敬畏,相信自由竞争的力量、公平竞争的力量,这才是中国企业自我救赎的正途,也才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正途。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笑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网络时代 » 百度竞价排名是精神上的三聚氰胺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 13:34:07

    1

    好,“企业家要有道德。”是谁培育他们不道德呢?在中国的“市场经济”中,道德企业都死掉了,现在那家钦定的民族企业是道德。淘宝岛网站道德吗?就像在菜场边横摆着摊贩。政府媒体还帮着吹呢。国外的道德大企业只是在中国设一个点。没有会真投资,等着中共开放道德政策。
    是政策不道德。是CCTV不道德。

    回复

    yghxx 在 十一月 20th, 2008 15:33:59 回复:

    你讲的的确都不道德,但百渡同样应该列进不道德企业名单中而不必为它找理由。

    排名本应该顾及受众的需求,其实这样的网站受众应该抛弃它,如果没足够的觉悟,那么迟早要被它所害。

    睁眼看世界 在 十一月 21st, 2008 05:18:16 回复:

    人家是通过BAIDU不道德再往深一层挖掘原因本质…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