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三:又一起“贫富悬殊”下的悲剧

  今天早上一上网,就看到了这样一则报道:家住在汕头市潮阳区和平镇下寨大队,一个叫小海的9岁男孩因发烧无钱看病,用红领巾自缢昏迷。也许是这种报道在目前的中国已经实在算不上是什么“新闻”了,因为发生在如今中国现实生活中的类似事件实在是太多、而那些掌握百姓生杀大权的官员们对此早已熟视无睹,麻木不仁了。

  小时曾听过一首电影插曲,其歌词出自郭大师郭沫若之手。歌中一张口就唱道:“红领巾,红旗手,打着红旗向前走”。小时候,包括现在的孩子们还在唱着的一首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中,也有这样一段歌词:“爱学习,爱劳动,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尽管歌中唱出了我们党对未来接班人的殷殷期盼,唱出了为革命事业接班人指好、看准的未来之路,却没有告诉这些幼小的嫩苗,在今后的现实生活中将会遭受什么样的风雨以及怎么样的磨难。

  在党的英明、正确领导下,许多地方的孩子医、学多虑,衣、食有忧,连一天三顿饭都吃不饱,惶论什么“打着红旗向前走”了。走得动吗?往哪儿走啊?9岁的小海告诉父亲自己有点发烧不太舒服,想去看看医生。可父亲高贵增居然掏不出10元钱给儿子去看病。当然了,10元钱到了大医院也确实看不了什么病。那天我去北医三院看病,光办个就医卡就花了10块钱,连号还没挂上呢!

  中国现在的确也有不少富人,富得都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姓什么了!看病有特需门诊,从挂号、看病、交费、拿药都有专门的医务人员伺候,说叫什么“一条龙”服务。提供这种服务的前提就是你得有钱,有多多的,大大的钱。过去形容旧社会的一些词语,像什么“有钱能使鬼推磨”,“穷在闹市无人问”等等,现在中国许多地方已然司空见惯了。

  一个国家的人民能够逐步地走向共同富裕,对咱老百姓来说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儿了。当国家闹革命闹得大家都挺穷的时候,咱也无话可说。但如果现在国家搞建设搞得越来越富,每年的GDP一个劲儿的增长,政府财政税收蹭蹭往上蹿,而人们的收入贫富差距反倒越来越大,这对中国的老百姓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我们执政党领导的政府真该好好反思一下,为什么会这样?是什么造成的?谁该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种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社会后果负责?

  我们北京市政府有关部门倒是对此反思了,反思之后马上推出了一套面向广大民众的住房新政,其中新创意颇多,如将北京普通住房的新标准定为:三环以内总价215万元/套,三环至四环之间175万元/套……等等。且买房不兴按每平方米多少钱计价了。按此新标准,一套三环边上90平米的房子,只要总价不超过215万,就是所谓的“普通住房”。而该普通住房的实际价格则达到2.4万/平米!甚至“该住房只要价格不超过2.87万/平米,就仍算做普通住房”!回过头我们再看看北京市统计局公开发布的数字:2007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1989元,哇塞!北京老百姓的年收入可真够多的,连买1平米房子都不够。政府还说,这就是咱老百姓绝对不普通的“普通住房标准”。

  我们不妨再听听另一位汕头市青少年心理咨询中心主任纪汉平对上述男孩儿小海自缢事件的分析:小海的年纪,情绪波动强、不懂克制且不了解死亡和危险的概念,容易采取极端方式表达愤怒,最终酿成悲剧。她建议,家长要特别注意对这个年龄段孩子的教育方式,避免打骂。这类所谓的专家在如今的中国比比皆是,全然不顾中国的现实,极力回避之所以造成此类悲剧的根本原因――贫富悬殊的差距,而归结为“教育不当”。

  奥运会热热闹闹开过去了,神七也“神气”地回来了,可在中国亿万民众中,还有多少个像小海那样的孩子在受着贫穷的煎熬?他们的要求并不高,有衣穿,有饭吃,有学上,有钱看病,我们的政府能满足他们的愿望吗?但愿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不再看到又一条红领巾勒在类似小海这样孩子的脖子上,而是像那首歌中唱得那样:“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

  2008年12月1日于北京

  作者:唯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又一起“贫富悬殊”下的悲剧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