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感受经济危机

  12月3日,飞抵广州,参加一年一度的“工行投资论坛”,做了题为“次债危机下中国股市的前景展望”的主题演讲,另外三位主题演讲的嘉宾是:中国工商银行总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李勇、摩根大通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龚方雄、中国房地产与住宅研究会副会长顾云昌。

  这次收获颇丰,结识了一些新朋友,通过交流对当下的次贷危机有了更多的认识。看望了弟弟和他的好朋友们,非常愉快。

  为了近距离了解次贷危机对中国的影响,抽时间做了实际调查。

  得到的信息与媒体披露的信息和官方公布的数据有很大差异。

  比如房价,两位从事房地产的朋友告诉我,官方数据显示房价仍在上涨,只是涨幅趋缓了而已,而这里的实际情况却是,跌幅很大。以东莞市的房价为例,许多楼盘的跌幅都超过了50%,有的超过了60%.去年高价拿地的开发商,已经面临成本价被跌破的局面。某楼盘去年售价16000元/平方米,现在是7000多元/平方米;另一个楼盘,则从10000元/平方米,跌到4000多元/平方米。尽管如此,房价仍未有止跌迹象。

  整体而言,深圳、广州市中心的房价跌幅小于近郊区的房价跌幅。高档住宅的跌幅,小于普通住宅的跌幅。这种情况与我在《中国房事黑皮书2008》中的分析基本一致。由于此前广州的房价涨幅小于深圳等地,跌幅与深圳和东莞相比略小,但近郊区的房价,一些楼盘的跌幅也达到或超过了60%.

  出口导向型企业大面积关门。最近三个月,东莞每个月离开的工人达到100万人,三个月走了300万!

  随着次贷危机恶化,海外企业拖欠货款的情况急剧上升,给国内不少企业带来了灭顶之灾。次贷危机恶化,国外一些企业干脆采取欺骗的办法,故意拖欠货款不还,由于讨债成本畸高,国内企业苦不堪言。一位企业家告诉我,他们此前收了客户30%的定金,本应开工生产,但由于担心次贷危机恶化,对方可能无法支付剩余的70%的货款,而宁肯承担违约金成本,也暂停生产。这种情况较为普遍。一些企业拿不到订单,而另外的企业,即使拿到订单也不敢开工。

  接触到的企业,对货币政策的滞后颇有怨言,在上半年已经6.7万家企业倒闭的情况下,央行未能及时调整,而是继续采取紧缩货币政策,迫使一些企业不得不去借高利贷。许多企业因资金缺乏而猝死,等到政府认识到企业的困境调整货币政策时,已晚,因为不少企业已经关门——他们已经不需要资金了,或者说,资金对他们已经没有意义了。

  接触到的归国人士都认为,国内绝大部分商品的物价,都已经超过美国和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过去,人们从中国买东西带到国外,现在反之。国内民众在收入远远低于国外的情况下,承受着比国外更高的物价,人们的生活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许多企业家都认为,4万亿的救市政策,其实就是基建,未来前景令人悲观。

  我接触的一位航空公司副总告诉我,目前中国的航空客运已经严重过剩,小地方飞机场一年起降不了几次飞机,再建机场可能造成资源的闲置。随着次贷危机的恶化,不仅头等舱的上座率锐减(许多企业硬性规定只能坐经济舱),经济舱上座率也在下滑,有的只有20%的上座率。

  此前有教训可循。投资3.2亿元于1998年建成的阜阳机场,在没有建设之前,曾经被当时的市领导定位于“比上海、广州机场还要大的国际机场”,后来,由于财力有限,规模变小,不过,该机场飞行区仍按4C级标准建设,可以满足波音737、空中客车A320以及MD90等国内主流干线客机的起降要求,航站楼设计负载能力也可以满足高峰每小时600人次进出港的需求。但是,在迄今为止的10年时间内,阜阳机场基本处于闲置状态。“飞机场变养鸡场事件”便由此而来。

  这次4万亿投资计划,一些地方计划建设的飞机场,与相邻城市已有的飞机场,距离只有100多公里,有必要建吗?这种重复建设所造成的浪费令人心痛。

  次贷危机在西方发达国家发展成为了金融危机,这是因为,发达国家的金融衍生品发达,而在中国,则直接表现为经济危机,因为:其一,中国的金融衍生品不发达。其二,中国的经济形态本身就是随时可以产生经济危机的形态。马克思指出:“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对照一下,我国许多行业的产能是严重过剩的,而我国又是一个民穷,消费有限的国家,产生经济危机的条件本身就存在,只是,外部需求消化了过剩的部分产能,延缓了在局部地区首先爆发经济危机的时间。一旦外部需求下降,出口下降,经济危机就会爆发。

  所以,次贷危机在中国局部地区,直接以经济危机的形态出现。

  中国经济的根本问题在于内需不振,而内需不振的根本原因则在于民穷官(政府)富,在于社会保障机制不健全。我国的行政开支占财政收入的25%以上,这是官方数据,如果加上预算外支出部分,政府的开支更为惊人。经济研究早已得出结论:政府消费与经济增长之间是负相关的。解决中国的经济问题,非拉动内需不可,而要拉动内需,就必须压缩政府开支,增加民众收入,加大社会保障投入。否则,大跃进式的基本建设投资,不仅无益于拉动内需,最终还可能进一步抑制内需,并可能成为腐败者打着刺激经济旗号攫取财富的盛宴。

  更值得警惕的是,在中央提出4万亿的刺激经济计划以后,地方政府推出的计划金额竟然超过了18万亿(这是好几天前的数据)!在年年财政赤字的情况下,这种不切实际的计划的全面铺开,最终可能导致大量半拉子工程、政绩工程、形象工程的出现。这无助于中国经济的复苏。前面已经提到,中国经济的根本问题在于民穷官(政府)富,只有改变目前的收入分配机制,将收入分配机制向民众倾斜,让民富起来,才能解决随时可能导致中国发生经济危机的内需不振的隐患,促进中国经济复苏。

  回顾历史,日本之所以从废墟上爬起来,而快速成为世界强国,原因就在于它走了民富之路,把民富放在空前重要的位置。1960年12月27日,日本通过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改变了日本的国运。在实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之后,日本国民工资的增长速度比美国快70%,到1980年就已经与美国持平。由于民富,日本到1970年时,国民生产总值就已先后超过法国和德国,仅次于美国跃居世界第二位。但是,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日本未能再继续走民富之路,日本也因此未能延续神话。

  历史上,没有一个国家是在民穷的基础上实现了国强。一个民穷的国家最多只能构筑起一个浮夸的海市蜃楼。日本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是拯救中国经济可以借鉴的标本。同时,日本的教训也值得我们借鉴:国强于民富,国衰于降低民富的核心地位。进一步,国败于民穷,国亡于民穷且遭掠夺或凌辱。

  于2008年12月6日凌晨于广州

  作者:时寒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感受经济危机 浏览数

5 条评论 »

  1. jason 说:,

    2008年12月07日 星期日 @ 14:19:46

    1

    这么好的文章为什么无人评论?

    回复

    yghxx 在 十二月 8th, 2008 05:42:41 回复:

    管得严,封得紧。

  2. Q 说:,

    2008年12月08日 星期一 @ 03:21:50

    2

    没有一个国家是在民穷的基础上实现了国强。一个民穷的国家最多只能构筑起一个浮夸的海市蜃楼。
    实话,忠言!

    回复

  3. else 说:,

    2008年12月08日 星期一 @ 05:31:11

    3

    死地而后生!

    回复

  4. 牛皮 说:,

    2008年12月08日 星期一 @ 14:59:16

    4

    从四万亿到十万亿可以想到。
    这四万亿是地方财政还是中央拨款,至今没看到报道。但地方一定规模的项目一定是中央批的。中央一直很谨慎。因为大型项目多数是土地掠夺。
    建了飞机场有什么呢?盈亏无所谓,这土地成了固定资产了。不是赚钱了吗?听说山东要投几百亿要建中华城。那不是与其它文化城一样,投入的钱,百年都收不回。可大量的土地变成商用了。
    四万亿实在在不懂,我一直想背后到底是什么?是放开掠夺建设。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