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色情行业将往何处去?

  据史学家考证,两千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的大夫管仲曾设立“女闾”三百(一说为七百),专门为过往商人和军人服务。是中国史书上记载的最早的官办妓院。可以说,色情行业历史是悠久的,但是不管什么时期,都不会因禁止而彻底消失。色情行业能否合法化,这个问题争论很久了,双方都有各之的理由。色情行业既然能够长期存在,我想一定有其中的理由。问题就是如何解释这些现象,实现认识规律,从而避免规律的惩罚。

  研究真实世界的现象,我觉得要做就是深入了解。对于学问的研究,仅仅停留在书本的理论,我想就会脱离真实世界的意义,往往只是纸上谈兵。对于色情行业,我在三年前就开始这个问题,只是当时知识结构限制,无法深入思考一些根本性的问题。06年,我阅读了张五常《经济解释》,同时在07年接触了周其仁、薛兆丰等著作,从而让我深深地喜欢上经济学。尽管色情行业涉及是社会学的东西,但是我更加觉得这是经济学关注的话题。事实上,色情行业遇到一些问题,我想需要用经济学理论来解释。

  尽管我的经济学理论还是处于相当肤浅的阶段,但是经济学理论直觉告诉我,色情行业应该合法化。因此,我做这个研究,本身就是在求证的过程。我觉得做研究,必须研究真实世界存在的东西,而不是想象出来的现象。在这里,我必须指出想象出来的东西是不能用来检验理论的。因此,色情合法化的利弊,我应该在这个真实世界寻找证据,而不是构思出来的。实地调查,对于我这个弱书生来说,应该是严峻的挑战。当我把研究“色情行业”告诉朋友,得到他们的支持,同时他们也想方法帮我进行第一线的调查,或者通过各种途径为我提供材料。

  我知道既然选择了,就要经历各种风雨。要了解性工作者的情况,我觉得必须接触她们,和她们做朋友。我整个研究就是,色情产业合法化和非法化比较,它能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由于色情产业处于非法,很多性工作者安全、健康等问题根本无法得到保证,她们处于警察和黑社会之间。

  为了研究这个问题,我给一些朋友打了电话,并且请教他们。让想不到就是,我认识的朋友之中,还有不少人找过小姐。我问一个朋友,现在还去嫖娼吗?他的回答就是现在政府对色情打击很严,所以他不敢去。为了解决生理的问题,他只能泡妞,然后就做爱。

  尽管中国大陆嫖娼以次数计价,但是每次做爱时间都有限制的。一些知情人告诉我,一次时间是一个小时左右,超时需要加收费用的。以湛江这个城市为例,一般是一次100元左右,但是如果是年龄比较大点,长得不漂亮的女人,价格很便宜,甚至20元都可以了。漂亮年轻的女人和在校学生妹,价格一般不少于100元,而包夜价格是300到500元。当然,有的女人价格会更高的。

  可以观察到的一个事实,就是有一定数量的男人是无法娶到老婆的。作为正常的人,他们也有生理上需求,对于他们来说,购买廉价性服务是最低成本解决生理问题。这本身就是他们的权利,但是打击色情活动就意味剥夺他们的性权利。一直以来,我很少看到有关学者为他们说话。那些所谓精英,可以轻易娶到漂亮的老婆,即使没有结婚,背后还是不少女人跟随,获取性资源是相当容易的。可是那些弱势群体就不同,他们没有男人魅力,没有财富,偶尔花几十元购买性资源还可以做到的。如果加大对色情活动的打击,他们找不到了“小姐”,那么另外出口就出问题,比如性犯罪的增加。

  随着科学技术发展,机器人功能越来越多,有些机器人还可以提供性服务。如果将来生产成本降低,这些机器人是否对传统的性工作者造成冲击?到时,色情产业将来是如何的?我想现在很难意料的。

  色情行业将往何处去?这是我思考的问题。研究“色情行业”需要更多人的帮助,因此各位朋友能够给我建议。作为这篇文章读者,如果你是性工作者,那么我希望你能够把你的故事告诉我,或者遇到什么困难。当然,我期待着更多朋友能够讨论这个问题。其实,我也不知道将来研究能否成功,但是我还希望自己能够为尽一份责任,推动制度的变革。

  2008年12月13日

  作者:李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色情行业将往何处去?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 14:35:54

    1

    联合国对于卖淫的说法:不侵害他人的个人隐私。

    因此,过于严厉的法律制裁是违反人权的,而且是法律向道德的投降,是不应该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