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祖基:从个人经历中看大学的学术自由

  华东政法大学的杨师群教授,由于课堂上发表了一些与政府不同的意见,不仅为学生举报,而且被有关当局立案,它反映了当今大学的思想学术之压抑,引起网上的热议,今天就以我个人经历中的三件事,简要说明一下高校的思想学术自由状态。

  第一件事,是我因言获罪而划右派之‘罪端’,那就是一九五七年,留学布达佩斯大学的校友李恩声,向我介绍了匈牙利事件的亲身所见,我收集了国外报刊的有关资料,写了一篇题为《匈牙利事件真相探索》,该文提纲的草稿既在五七年向党交心时交给了团支部,又在学生鸣放论坛上宣讲,事过三个月,山东大学就以之作罪证,划我为极右派,开除学藉送去劳动教养,这顶帽子一戴就是二十一年,前脚还未跨出校门,后脚却进入牢门,这是学生时代的状况。

  第二件事发生在一九八六年,那时我在曲阜师范大学历史系任教,曾教过史学理论,在此期间,历史、政教二系的学生举行学术沙龙请我参加。当时二系的学生发生了什么是历史发展动力的争议,我向他们介绍了黑格尔有关恶是历史动力的观点,并把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卑劣贪欲是历史发展笫一动力的理论加以讲解,这一下子不得了,有学生向党委作了检举,说我反对毛泽东思想,党委书记和宣传部长先后找我谈话,责令检查,以后成为山东的唯一自由化分子也与此有关。

  第三件事,发生在我退休以后,安庆师范学院的历史系主任查某,在向学生做学术报告时说:三纲五常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并以之为孔孟之道的核心思想。有些同学不以为然,就来问我,我说孔孟民本,三纲君本,本有差异,学生自发组织了一次学术讲座,请我开讲,这一下又惊动了学院当局,新上任的院长汪青松,不仅请来了国安局的警察,以图镇压;而且扣发我年终奖金,胁迫检查。

  以上三次事件,影响了我一生,都反映高校的思想学术从来未曾有过有自由,既有焚书坑儒的影响,又有文字狱的遗存,在这种压制下,其后果理所当然的是:黄钟毁弃,瓦缶雷鸣。而今高校的教授满园、博士遍野,有几个讲求独立人格,有几位追求学术真理,几乎无不屈从于邪恶的政治,尽瓦缶也。如此种种,怎能不忧心我国的民族精神?

  作者:罗祖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从个人经历中看大学的学术自由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8年12月25日 星期四 @ 06:51:59

    1

    但思想依然是独立的,任何人任何势力都难以消灭独立的思想!

    回复

  2. mm 说:,

    2008年12月25日 星期四 @ 12:35:24

    2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统治者,统治者是以什么样的方式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如果早早地认识到,你就不会说不该说的话了,在这种环境下,明哲保身应该是一个最佳的选择,否则,你就会为你的选择付出代价.

    回复

    yghxx 在 十二月 26th, 2008 07:57:12 回复:

    任何“明哲保身”并不能改变事实和历史进程,就如同当初的伽里略和罗马教庭之间的关系一样。

    问题是:如何让大众更早的了解事实?如何让社会按它自己的轨迹前进?面对一个骗子可以有很多策略但不能放弃底线,因为事实的底线任何人放弃了也没用:地球依然围绕太阳在转!

  3. YES 说:,

    2009年01月01日 星期四 @ 09:44:46

    3

    敢冒大不韪仗义执言,这样的知识分子才是中国的脊梁
    在这里向楼主致意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