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乎:喜欢新闻自由这个词

  新闻自由是人民通过新闻工具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出版自由的民主权利。新闻自由是民主制度的鲜明的标志,这一自由作为一项政治权利,在近代民主制度中得到了普遍的确认。至今,任何承认并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把公民享有言论出版自由的条文写入宪法。新闻自由一般是指搜集、发布、传送和接受新闻的自由,是创办新闻传播工具的自由,是公民通过新闻传播工具发表自己对社会各种问题的看法以及在科学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及其他文化活动中的创造成果的自由。马克思主义者历来都是高度评价新闻自由的意义。马克思说:“没有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是泡影。”列宁说:“人民的自由,只有在人民真正能够毫无阻碍地结社、集会、创办报刊,亲自颁布法律、亲自选举和罢免一切负责执行法律并根据法律管理国家的官员的时候,才能得到保障。”毛泽东说:“人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这几项自由,是最重要的自由。”资产階級常常用资本主义国家里的“新闻自由”来标榜他们的民主制度,也常常以社會主義国家缺乏新闻自由来攻击和贬低社會主義制度。这使得一部分信仰社會主義的人们盲目地把新闻自由当成资产階級的专利品来加以排斥,这是十分幼稚和错误的。

  新闻自由最初确实是资产階級反封建斗争的产物。不过,它并非是资产階級一家争来的,而是同无产階級和劳动人民共同斗争的结果。历史早已证明,资本主义社会的新闻自由,不但曾经是反对封建专制主义的有力武器,而且也是无产階級和劳动人民利用来作为反对资产階級的有力武器。无产階級的政党从来都是坚持新闻自由的,这不仅仅是把它作为向资产階級作斗争的武器,而是把它作为人民必不可少的一项基本权利。恩格斯说过:“批评是工人运动的生命要素,工人运动本身怎么能避免批评,想要禁止争论呢?难道我们要求别人给自己以言论自由,仅仅是为了在我们自己队伍中又消灭言论自由吗?”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夺取了国家政权以后,就把言论出版自由写进了宪法,这是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既然宪法规定人民享有言论出版自由,那么,反对新闻自由,阻碍新闻自由的实现,就是违反宪法的。那些反对新闻自由的人们,硬说新闻自由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登什么就登什么的所谓“绝对自由”,这是毫无宪法知识、毫无法制观念的无理指责。新闻自由,当然是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的新闻自由。新闻自由理应受到宪法和法律的保护,同时也要接受宪法和法律的规范。

  打着马克思主义或社會主義旗号来反对新闻自由的人们,如果不是无知,那就只能证明他们并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和社會主義者。

沐目摘自“自由之鹰网络文摘”

  作者:于是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喜欢新闻自由这个词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