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涛:监管官员缘何不与田文华同堂受审?

  2008年12月31日,三鹿事件系列刑案中最受关注的三鹿集团及原董事长田文华等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与田一同受审的还有三鹿前高管原副总经理王玉良、原副总经理杭志奇、公司奶事业部原总经理吴聚生。(中新网12月31日)

  从田文华庭审的情况来看,她的认罪态度还是比较好,承认指控“属实”。不过,纵观庭审,我们发现,庭审似乎就是针对“三鹿家族”的审判,在“三鹿奶粉”事件中纵容、包庇、失职的大小监管官员,却没有一个与田文华同堂受审。这样的审判,不要说让翘首期盼的全国数万名“三鹿奶粉事件”受害婴幼儿和他们的父母亲人失望,在法律上讲,也不是公正的。

  “三鹿奶粉”事件的发生,始于田文华与她领导的三鹿集团在奶粉上添加三聚氰胺,生产销售伪劣奶粉,而推波助澜者,却是各级大小监管官员。“三鹿奶粉” 添加三聚氰胺持续多年,然而当地的卫生食品监管部门却置若罔闻,不仅如此,“三鹿奶粉”还多年被评为国家免检产品。三鹿集团制假售假最厉害的时候,恰恰也是各级政府部门和大小官员给田文华“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三八’红旗手等100多项荣誉称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担任第九、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等荣誉加身的时候。而且,当 “三鹿奶粉”被媒体曝光后,在2008年 8月2日,三鹿集团将奶粉受污染的情况上报了石家庄市政府,但市政府未上报。直至9月8日,新西兰总理克拉克召开了一个部长级会议,决定跳过中国政府官员,将相关情况通知中国中央政府。第二天,石家庄市政府终于上报河北省政府,情况马上通达中央,事情真相才揭露。(《南方都市报》12月31日)

  各级大小监管官员与三鹿集团合力打造的“三鹿奶粉”事件,监管官员所失却颇少。虽然倒霉的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局长李长江引咎辞职,虽然包括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石家庄市长冀纯堂、副市长张发旺和石家庄市畜牧水产局局长孙任虎在内的一批当地有关官员被免去职务。但是,至少法庭不仅对于这些级别高的官员网开一面,甚至直接主管的低级别官员和具体执法人员,我们都没有看到一个出现在庭审之中。

  据卫生部2008年12月1日通报,截至11月 27日8时,全国累计报告因食用三鹿牌奶粉和其它个别问题奶粉导致泌尿系统出现异常的患儿29.4万。“三鹿奶粉”事件造成的后果不可谓不严重。刑法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不履行或者不认真履行职责,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应当以玩忽职守罪予以刑事追究。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的规定,因玩忽职守,导致20人以上严重中毒的应予立案。如果在“三鹿奶粉”这样一个后果如此严重、影响特别恶劣的事件中,都没有一个监管官员出庭受审,我不知道,玩忽职守这样一个督促国家机关人员认真履行职责的罪名,规定在刑法中还有什么用处。

  行政问责不能代替刑事问责,当官员渎职的行为达到了刑事问责的标准时,就必须启动刑事问责,否则不足以警戒官员勤勉从事,格尽职责,刑事问责应当成为官员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所以,我希望,田文华等人的受审只是“三鹿奶粉”事件庭审的序幕,下一步,庭审风暴应当刮向纵容、包庇、失职的大小监管官员!

  来源:凯迪周刊

  作者:杨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监管官员缘何不与田文华同堂受审?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