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署名:被警察约谈

  还是在元旦前,突然收到单位工会江……打来电话问我现在的住址,我以实相告后,几天以来均不知何事,昨天又来电话,请我于近日抽个时间到学院一下,他们需向我问世点事,我说家有病人不便来,能否在电话上说,他们说事很重要,务必请我自定个时间去一下,我说明天上午十点,回答说就在原……学院办公室。

  于是我于今天上午九点五十赶到后,他们也来了,江向我介绍原来是公安局的两人(给我介绍了姓氏的,我没有记住,就记为甲乙吧),为什么事先要说是工会找我呢,他们说这是为了不惊吓、不误会,见我随便,他们也就直问,乙开口问我说零八宣言,我没听明白,后才改口问零八宪章,问我是否签了名,我说事先我并不知情,是偶然在网上读到了宪章全文,我太爱我的国家了,我认为加强民主与法制建设是当务之急,内容是符合党的建立民主自由宪政之中国原则,而且也是符合我国政府签署了的国际公约,并没有超出现行宪法,附个别用语外,我是赞同的,所以就(在网上)表示支持,我申明是对我看到的宪章文本而签名的,若今后有另外什么文本或行为一概与我无关,我还举89年学生爱国上街时,我们作老师的当然关心与支持学生的爱国热情,后来说是“动乱”后,我们当然反对动乱啊,这次的事不知以后会说又是什么了,我们只能是听报导中说的。我只承担我当时的签名,我签名只是表达我的看法而已,这绝不违法,我没有也不会参加其它任何活动,我已经七十多岁高龄,而且还得全力护理长期生重病在家靠吸氧维持的老伴,没有精力关心政治,甲请我多配合他们工作,不要公开发表用语比较尖锐的文字,乙请我写个自愿退出零八签名活动之字迹,我急于脱离,急于回家,我想他俩也是完成上级任务,我马上写了(我退出不是因为签名违法,而是因为我原就不想参与),谈话也就迅即结束,前后不到半小时,也没有做什么记录,于是他们开车送我回家,我急着回家,老伴还在家中焦急地等着我呢,咱老百姓,只想平安,少与公安交结为安!

  回家后,我想:这么多武装,怎么怕一个网上虚幻的小小签名呢?怎么怕小小的文章呢?真有趣。我又仔细一想,这和平理性的民主、人权常识性的宪章,有什么大错呢?原来可能只是其中没有说一定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这一原则,这就犯了大罪,其实这也太可笑了,因为哪个党执政的事不是宪章中应说的事,只要有了民主选举的原则,忠实代表人民的党必然是会胜选的,这还用愁吗?真是过份敏感了,我无意评议这领导权,只是说实行民主,用民主之法,来保证这好的、代表人民的党的领导权永固。回忆我俩被冤的苦难的一生,付出太多,损失太大,这个国家欠我们的太多,没有得到半点补偿就暂不说,可是,我们太渴望从根本上杜绝随意给平民定罪而大量产生冤案的体制,使下一代能享有有民主社会里的公民生活,怕是看不到了,只有带病苟延几天吧!试看还有几时活?

  (元月七日记)

  附日记二则:

  《人们总是那么健忘》今天偶有空独自散步,在大门外的路边,看几个小孩玩游戏,其中有一个高力大的,累玩累败,于是只好凭自己力大,不讲规则,而采用暴力胜之。这小的几个无法,只好说:不玩了,不玩了,你不讲游戏规则,只好不跟你玩了!突然想到:“秀才遇到兵”一语。丁酉那年,什么引蛇出洞之阳谋,仍然是玩的说话不算话的无赖手法!人们却总是那么健忘。(元月10日)

  《可怜的小孩》儿时,邻村有几个远近闻名的悍妇,与人争斗时常因理亏而败北,回到家中就只好用打骂孩子来出气,因打自己的孩子时,有别人“不得干涉”之老规保障也。可怜的小孩!(12日)

  作者:不署名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被警察约谈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9年01月13日 星期二 @ 14:26:21

    1

    你没想过就你的胆量是你一生灾难的源泉吗?

    人首先应该自强,才会有人帮助你!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