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平:为尚福林先生而惋惜

  中国证券市场的股权分置改革,可以说是成功了,也可以说是失败了。说成功,是股改终于叩开了中国股市全流通的大门;说失败,是这场改革是一场国民财富的再分配,其结果是以二级市场流通股股东庞大到无法计量的财产性收入“补偿”给大小非(含大小限,下同)而告终。

  从理论上说,无论大小非减持不减持,中国股市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在今天和未来,将和中央4万亿强刺激投资一样,至少也要捧出超过4万亿元的真金白银,成为大小非们的饕餮大餐。中国证券市场的全流通竟然是这样的改革结果,这是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在中国资本市场里,历史将永远记录下发生在21世纪初叶这一惨烈的一幕。

  说到股改,作为中国证监会主席的尚福林先生,始终认定股改是“成功”的,是有“成果”的,从而也是不容否定的。值得尚先生引以为豪的,大概莫过于2006-2007年的那波让人跌破眼镜的大牛市了,有人也直接把其称之为“享受股改红利”的年代。既然大牛市发生在股改结束之后,那么是股改当然引发也就不用多疑了。然而,尚福林先生可能偏偏忘了,在那头大牛奔腾的时候,中国股市的大小非还处于“休眠期”。历史难以重演但可以推演,假设当初像今天这样大小非前呼后拥解禁入市的话,那头大牛还能如此一飞冲天吗?

  话说回来,尚福林先生也确实有值得骄傲的理由,因为中国股市的全流通毕竟是在他任期内实现的。股改,源于WTO的入世承诺。从这点上说,尚福林先生确实居功至伟。不过他另外功不可没的是,把中国股市也给整趴下了,不仅使我国股市在经济并未呈现严重衰退危机的情况下暴跌而跻身世界前列,也使中国最有消费能力的中产阶层死死套在股市的高位,更使大小非成为压在1亿中国股民心头的一块掀不翻的巨石。而且,在可预见的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这种无奈的格局将难以根本改变。

  全流通,张开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开放的臂膀来拥抱世界,这不仅是中国股市的必由之路,也是全体二级市场流通股投资者的衷心期望。此刻,让我们想起了尚福林先生在股改初期的著名誓言:“开弓没有回头箭”。可是今天,人们却终于恍然大悟,尚先生说的这支“箭”,并没有射向时不时觊觎中国股市而兴风作浪的海外游资,也没有射向对中国资本市场虎视眈眈的国际金融大鳄,却偏偏射中了自己的同胞。在无可回避的事实面前,我们不禁要向尚福林先生问一句:这样惨烈的结果算什么本事?难道这也算是股改的“成果”和“业绩”吗?

  我们正处在股改的其时当代,但我们已经能够预见到股改波及的最终结局。这场为了实现全流通却最终没能获得“双赢”的改革,不能不说尚福林先生有着不容推卸的责任,也难免让人不为尚先生而感到惋惜。总起来看,尚福林先生在股改中的失误可以归纳为如下之“三不该”。

  一、不该盲目崇拜“市场化”,莫名其妙放弃政府的主导和监管权

  尚福林先生可能以为,搞市场经济就是要自由、开放,既然股改是为了接轨国际,那么就要彻底“市场化”。看来尚先生已经误入“市场化”的偏执,或许是被身边的所谓智囊精英们忽悠得不轻。

  其实,“市场化”与政府监督管理从来就是相对的,互补的。该放开时则放开,该监管时就出手。美国的经济体系可谓高度“市场化”的。今天华尔街的金融海啸给世人的教训恰恰是,金融创新无疑应当探索,但是如果丧失了政府的监管,任其无度地自由泛滥,就要出大事。

  同理,中国股市的股权分置,是特殊国情下计划经济思维遗留的产物。对这种带有浓厚计划色彩的制度进行改革,如果一味迷信“市场化”,没有政府的依法监管和强有力的干预举措,也要出偏差,出“大事”。令人遗憾的事实却是,尚福林先生领导下的中国证监会,在股改中除了抛出一批存有诸多不恰当的规划之外,竟然成了一个彻底的袖手旁观者,让上市公司里强弱悬殊的市场主体无序对话,不公平博弈,结果就是稀里哗啦不可收拾,股市剧烈波动一泻千里,二级市场流通股投资者被大小非“万箭穿心”,存量和增量资金被大小非无情吞噬,任何反弹都被快速扑灭。

  时至今天,尚福林先生对排山倒海般解禁了的大小非依然在坚持“市场化”,如此病入膏肓,我们只能对其扼腕长叹了。

  二、不该忽视股改的真正关键,致使全流通未能平稳过渡

  市场为何惧怕大小非?因为大小非的持股成本极低;成本低有何惧?因为就构成了股市供需失衡和上行压力。炒股的人都知道,假如交易双方的持股价格相等,任何一方的筹码除了割肉是无法脱手的,股价就难以大幅波动。这本是尚福林先生应当懂得的基本原理。

  在股改时,官方所颁发的一系列文件中,都提到了“解决上市公司内非流通股与流通股持股成本的不平衡”,这显然已经点明了股改的真正关键,相信这也是尚福林先生的初衷。可是,由于尚先生太迷恋于“市场化”理念,对股改真正关键问题可能造成的无穷后果掉以轻心,,对股改过程的政府监管放任自流,,追求速度忽略质量,最终导致的结果是事倍功半,好事做成了一半,完成了全流通,却在二级市场头上制造了一把巨型的“达摩克利斯剑”,不仅股市一蹶难振,而且一举整垮了改革开放30年辛苦培育起来最有消费实力的社会阶层和投资群体。再次回想起尚福林先生那句“开弓没有回头箭”的豪言壮语,我们真替他而感到可惜。如此简单的道理,不知他是真的不懂还是有意为之。

  三、不该想当然,给股市留下永久的不治之症

  所谓“想当然”,即指股改时的“新老划断”。

  按正常人的思维看来,“新老划断”实在是一个极为可笑且幼稚的政策。医生把麻风病人关进了麻风病院,然后他对外宣布世界上从此就没有麻风病了,即使出现有相同症状的人,这个病也绝对不是麻风病。请问,这个医生是否也属于“麻风病人”?

  明明股改后的大小限和大小非是同样的性质,却天真地以为其不复存在,这不是闹国际笑话吗?尚福林先生真不该有这类掩耳盗铃式的失误。

  如今,不仅“新老划断”IPO所产生的大小限售股比股改时的大小非还多,而且重启IPO成了市场心惊肉跳的梦魇,因为一旦重开IPO,就意味着大小非的队伍还要无限止地壮大!可见,尚福林先生当年的一个想当然,既给中国股市造成了“后遗症”,还带来了一个永久性的“不治之症”。

  其实,在我们国家的政府行政体系中,尚福林先生的中国证监会仅是国家经济领域内一个市场的管理代表,而国资委以及其他经济、金融方面的实体实业主管部门的话语权比尚福林先生大得多。但是,既然全流通是涉及中国证券市场的工作目标,既然是在中国证券市场里进行股权分置的改革,那么尚福林先生就在自己的职权范围之内拥有一言九鼎的话语权和决定权。因此,如果尚先生当初能够保持清醒,坚持真理,坚持“三公”,坚持原则,牢牢遵循市场经济的规律和股市的基本原理,牢牢把握住股改的真正关键问题,周密部署,决不疏忽,不懈努力,中国证券市场是完全能够在平稳过渡中实现全流通的,成为中国迈入改革开放以来最复杂、最艰难、最成功、最完美的一次重大改革而彪炳史册。可惜的是,由于尚福林先生的“三不该”,使他同一次为民族振兴建功立业,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历史机会失之交臂。对此,不知尚先生以为然否?

  当今,中央4万亿投资的宏大计划正在各地紧锣密鼓地逐项落实,这一特重大的利好对股市确实有着超常的刺激和提振作用。但恰在此时,大小非解禁的风声也一阵紧似一阵,一浪高过一浪,股市反弹均短期夭折。足见股改的后遗症已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中央数万亿投资战略意图的应有效应。虽然,证监会反复公布大小非解禁减持的压力不大(数据不一定完整),国资委也多次表态声言要管住大小非,可已为时晚矣。因为尚福林先生同样还是忽略了证券市场的基本原理,即流通股份的持股成本相同或相近是股市稳定的基础,这么多极低成本的大小非解了禁可流通,就像打开了门的笼内的老虎,你就是喊上一万遍说老虎不会出来,人们能相信吗?再则,1800-2000点的时候,你说大小非不会减持,但你能保证一下3000点时它会怎样吗?这股市还涨得起来吗?尚福林先生或许永远不会承认这一点,只要没有措施来彻底制止住大小非的解禁,只要低成本的大小非没有在股市里“洗”一遍的话,中国股民是永远不会“放下心来”的。然而,还是回到一个老问题,你打算拿谁的钱来“洗”呢?尚先生可能也忘了,中国股市二级市场流通股股东买入股票所花的钱,比大小非们的成本高得多,他们在二级市场买进卖出所赚所赔的钱,也都不是大小非的,而且他们从来没敢奢望去占大小非的什么便宜。

  一个人的功过得失,自有实践的检验,也自有后人的评判论定。我们相信,在未来,历史终将给尚福林先生在中国证券史上的功与过有一个客观而公正的评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哪朝哪代,无论古今中外,如果由于一个人应该而未该的失误,造成了老百姓无可估量的财产损失,带来了难以抚平的伤痕,那么他就很难在历史上留下光彩的一笔。

  2009年1月12日

  作者:路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为尚福林先生而惋惜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