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圭:黄色录像与民主

  两个极不搭界的词汇,怎么会联系在一起,连笔者都觉好笑!

  历史上,我们对于性的禁锢,当属解放后到改革开放这三十年;期间,尤以六—七十年代为甚,几乎到了谈性色变之程度。这完全出至于,统治者围追堵截般的使然,在人们性前筑起道道堤坝。筑坝者,自是生怕堤坝被人打开,使人沉迷于此,而天下大乱。于是乎,终日惶恐不安,且疲于奔命地筑坝;时而见坝内潮水涌动,而惊慌失措;时而发现潮水溢出,又陷入万分恐惧。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这是孔子在《礼记》中所阐述的;与孟子同时的告子也如是云:“食色性也 ”。 如此说来,人对性以及相关的要求,便是规律,不可抗拒。

  改革开发,性也获得了相对解放,禁锢在人们思想中的堤坝轰然决堤了,人们敢于涉足这个领域。看黄色录像,应是性表现形式的一种(对于看黄色录像的是非,这里不做论述。)。记得,上个世80年代后期,录放机大行其道,什么单放、录放、单卡、双卡机颇多。盒带也满天飞。人们看什么?对不起,那时少有电视剧。看黄色录相便是!看到里面的画面,人们经过了从惊心动魄、脸红心动到后来的习以为常,以至无聊过程。

  说到这,笔者突然联想到民主,似乎与那时看黄色录像多少有点相似。

  简言民主,不外乎就是人民拥有更多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它的具体表现形式为,拥有:选举、言论、结社、游行、示威等充分的自由。世人皆知民主是个好东西,尤其是,解决当下中国社会所有的问题,民主不能说不是一剂“灵丹妙药”。 就连封建清王朝的统治者——慈禧太后都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不过是“民智未开”,想给,怕乱而已。那么,难道说当局连封建帝王也不如吗?笔者认为也不尽言。他们在热衷党绝对领导一切的同时,若抛其所属政党禁锢,他们中间未必没有站到民主这一边的。然而,为了维护党的利益,他们思想仍然停留在“民智未开” 怕乱,还是不折腾为好上。这大概才是“中国国情”之根本。嗟乎!前后是异曲同工。那么百年前说“民智未开” 尚可理解;而21世纪的今天,我们业已融入世界文明,且遍地大学生当下之中国,还“民智未开”?实是,耐人寻味!

  其实仔细想想,有人上街、有人结社、有人站出来不好听的话,这一切并非那么可怕;每日围追堵截、惶恐不安也没那个必要,也解决不了问题;最终只是使为自己原本绷紧的神经又多上几根而已,到头来一些矛盾越积越深、越来越多。如此这般,倒不如像当初看黄色录像那样放开。有人上街游行、有人结社、有人站出来说反对意见,或许对于多年失去普世民主权利的国人,可能会“惊心动魄、脸红心动”,但时间一久一切便习以为常,人们自然会用自己的正常思维看待这一切。譬如现在,你再给那些过来的人看黄色录像,怕是都觉得无聊吧。让人们在民主中,锻炼自己,分辨事物,大可不要怕。毛主席曾讲过:“你们怕群众上街,我不怕……”那么,是围墙筑坝好,还是放开好呢,毫无疑问智者大都会选择后者。因为放开的同时,其实也是在解放自己,使政权更加稳固。

  放开,对于统治者来讲,不是别的,是面对变革的勇气问题。是做一个开拓者,还是抱残守缺,确实是一场勇敢的革命。做一个勇者不等于一介鲁夫,最后乌江自刎,那不是开拓者应有的结果;而是在放开的同时,要有一定的法律做基础做保证。就像看黄色录像,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和什么人看,是否为商用等等,这么多年来游戏规则已经形成,甚至已演变成为,人们的普遍自辨与自律。民主也需要这样一个过程,最后势必进入人民熟练掌握、运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参与社会建设,以及达到普遍的自辨、自律(台湾不是例子?)。由此可见,赋予人民民主并不可怕,不会乱,怕的是不敢迈步而固守遗砵,那才是“中国政治不改革怕是死路一条。”(完)

  作者是大陆作家、中文独立笔会会员

  2009.1.1

  作者:玄圭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黄色录像与民主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