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中国经济的庄园化——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下面两个报道展示了当今中国极其矛盾的荒唐现象:一边是一票难求万人争购;一边是豪华列车空驰北京。如果仅仅是一票难求,可以归结为铁路运力不足;如果仅仅是列车空弛,可以归结为铁路运力过剩。而目前这两种现象同时并存,形成铁路版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就不再是什么资源配置问题,而是经济制度问题了,是目前中国特殊经济制度的缩影。目前中国经济制度最大的特点,就是完全庄园化了,整个中国经济变成了一个巨大庄园。庄园经济首先是满足庄园主的需求,剩下的才是满足庄园内部劳动者的需求。这就是一票难求和列车空弛同时并存的根源。作为稀缺资源的火车票首先要满足铁路部门和相关人员发财的需求,自然绝大部分车票会落入黄牛党手中。所谓一票难求是指购买平价票,若是给黄牛党打个电话,要什么票就有什么票。铁路部门的权势是以牺牲社会利益为代价的,必然会引起社会的不满和抗议,别人的不满和抗议可以不管,富人和文化精英的利益不能不顾,于是便有了专门满足富人和精英利益的豪华列车,并且一定要用足够高的票价把绝大多数穷人挡在车外。在满足了铁路内部官人和社会上富人的需求以后,剩下来的份额才是满足老百姓需求。可见,这个庄园经济的分配机制,决定了即使在拥挤不堪的春运期间,也只能让豪华列车空着跑。

  与铁路部门不同的是,整个中国经济在满足官人和富人需求之前,先要满足洋人需求。并且洋人需求是最大的需求(外贸比重占到了GDP的75%),其次是官人的需求,再次是富人的需求,最后剩下的才是13亿老百姓的需求。西方金融危机之所以能打击到中国,就是这个财富分配序列造成的。洋人的需求一缩减,中国的企业立刻破产。为挽救企业,便提出扩大内需。可扩大内需的方法不是扩大百姓消费,而是扩大政府投资。扩大政府投资的本质是扩大官人需求,用官人需求的增加来弥补洋人需求的缩减。如此一来,中国经济完全变成了洋人和官人之间共享的肥肉,13亿中国老百姓完全变成了场外看客。只能等他们吃剩之后才能一哄而上拼命争抢,就像现在春运期间争抢火车票一样。最让中国老百姓悲愤莫名的是,美国在白白享用中国财富的同时,反倒责怪是中国的慷慨大方导致了美国人的过度消费,是中国人生产了商品不消费不享用,自己守着贫困却把商品源源不断送往美国,造成了美国人的透支习惯,最终引发了金融危机,所以中国人要对危机承担责任。听到这个论调,中国人上吊的心都有,可是更让中国人羞愤不已的是,中国的官员、学者和媒体居然义正词严地反驳美国说,我们白送白给并不是造成美国金融危机的原因,美国爆发金融危机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白送,而是美国自己消化不良。看到前些天中国媒体铺天盖地的“白送无罪论”,再看看那些通宵排队买票的人,那些通宵排队在医院挂号的人,才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欲哭无泪。

  继毛泽东的中国之后,美国一直就是个说一不二的国家,它说让中国负责,中国就必须负责。这不,奥巴马就任总统的第一个对华动作,就是指责中国操纵汇率,解决办法就是中国必须购买更多美国国债和其它债券。

  看来明年的春运,会有更多的人通宵排队。

  请看下面两个报道。

  春运现场/普通列车人挤人 卧铺动车空车厢

  《星岛网讯》上海北京双向卧铺动车组被称为目前中国最豪华舒适快速的客运列车,然而在春运期间,其他普通列车人满为患的情况下,京沪卧铺动车组却是空空如也。

  《新闻晚报》报道, 1月22日正是春运高峰,D302次京沪卧铺动车组晚上9:46分开始候车,铁路上海站南广场入口处排起等待候车的旅客长龙,候车室内也早已人满。D302候车室也是如此,但大半旅客是其他候车室过来蹭座位的,“从下午开始这个候车室就很空,我躺在椅子上睡觉也不会有人管。”一名乘客说。

  登上D302又是别一番景象,从车头走到车尾,该车的16节车厢中,2到7车为空车厢,一名旅客都没有,而非空车的7到15车每车也只能容纳40人。

  列车员说,卧铺动车组运行的确很尴尬,非春运时间里,空车是很稀松平常的事,而进入春运以来,情况虽有好转但仍出现空车厢情况。

  列车只在无锡停一站,坐在1车和16车软座车厢的乘客全部下了车,而上车者却寥寥,于是,这辆半载列车继续空着肚子上路了。人满为患,一票难求的春运为何会有这辆班次相对频繁,跑的又是热门线路的“空肚子”列车?

  探究原因,首先就是其尴尬的票价:上铺要655元,下铺更是超过700元。车上旅客大多数抱怨不值,“与T字头京沪卧铺列车比,只快了3个小时,同样是夕发朝至,睡一夜就到,票价却贵了一大半。”

  即使该车全部满员运载量也不大。1车和16车为软座,共可运载110人,但他们只是从上海到无锡的乘客。2车到15车为软卧,每车只能装载40人。即使满载,全车也只能满足560名乘客。这相对于一节车厢便可乘坐150人的普通列车来说,实在少得可怜。

  躺在这辆列车上,看着每人一只液晶屏幕里播放的电影,睡着宽敞的铺位,豪华的列车配置,绝对是一种享受。但在春运,这个全世界最大规模人口流动,铁路运力不足,很多人还因为购不到车票无法返乡。

  老伯通宵排队买票猝死

  《钱江晚报》1月8日报道:7日凌晨,杭州城站火车站售票大厅发生一起悲剧,一位大伯通宵排队买票,躺下再没起来。云南来浙打工的何师傅是现场目击者之一。“凌晨4点多,听到有人说售票大厅门口出了事,就过去看看。那位大伯看起来60岁左右,他通宵排队一直排到了大厅门口。他身上穿的衣服灰扑扑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没了反应。”何师傅说,120急救车赶来了,大伯已经呼吸心跳皆无。当地警方昨日也证实了有人死亡。(钱江晚报)

  作者:张宏良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经济的庄园化——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