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富贤:计划生育真的不能叫停吗?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系著名性解放、同性恋学家李银河教授最近在博客里的一篇文章《计划生育可以叫停吗?》里驳斥了我的观点,在网上引起热烈讨论。我只好陪答几句。

  李银河说:“我不是搞人口学的,但是从社会学角度研究过村落中的生育文化,我感到这个人的言论太危险了,万一影响到决策者的思维,真的停止计划生育,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的灾难。”

  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都不实行的政策,难道能是什么好政策?全世界其他国家都没有实行计划生育,但是并没有“带来巨大的灾难”,偏偏中国会“带来巨大的灾难”?

  李银河说:“首先,他所引用的所有人口发展变化模式——从一开始实行计划生育将妇女的生育数从五六个降到两个,到取消计划生育,到拼命鼓励生育大家也不愿意生——全都发生在以城市人口为主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如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台湾、香港。在城市生活中,生育文化与农村有很大不同。城市人要孩子的主要考虑是养育孩子的成本,所以很容易就接受了计划生育,并且让他多生都不干。可是农村人口在中国现在还占大半,在农村,生孩子的动力可比城市多多了:当劳动力,养老(有的地方这是农村人养老的唯一办法),发展家族势力(谁家男孩多谁家能成为村里大户的潜力大),必须生个男孩继承香火,否则是不孝(就为这个能生了五个女儿还接着等男孩,虽然按他本意也许一共要两三个孩子就不想要了)。从具体的功利的动机到抽象的宗教意义上的动机一应俱全。要不计划生育怎么会被乡村干部称为”天下第一难“呢?村里多少人为超生交成千上万的罚款,跟他们的收入完全不成比例,有多少人为超生被罚走了家里的电器直到最后一件家具,有的连房子都被人拆了,也还是要生、生、生。”

  李银河认为中国发展水平不高,因此不能与日本、新加坡、韩国、台湾、香港比。但是根据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中国2008年社会发展综合水平相当于日本1967年、香港1980年、台湾1988年、新加坡1988年、韩国1988年、巴西2005年、泰国2007年的水平。这些地区当年生育率都已经低于世代更替水平。泰国社会发展水平与中国差不多,城市化水平还不如中国,泰国农业人口比例还占49%,而中国只占43%了,但是没有计划生育的泰国生育率已经只有1.6了,远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

  李银河知道城市由于生育成本高,不愿意生孩子。但是却不知道农民生育成本更高。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为1.8比1左右,但是现在却达到6:1.而教育、医疗成本却与城市无异。城市养不起孩子,农村反而更能养得起孩子?李银河既把农民不当人,又把农民当超人。

  另外,目前农村劳动力仍然占43%,但是主要是五六十岁的农民,很少有育龄人口了。2006年国务院进行的一项全国抽样调查显示,74%的行政村认为,本村30岁以下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已外出打工,几乎已没有青年劳动力可以再继续向外转移。就是说农村育龄人口大多进城了,这些人生育愿望是非常低的。其实在1960年代,中国妇女平均生育6个孩子的时候,很多城市居民不过生育2、3个;现在中国农村的经济情况总体来说远比当时的城市居民好,并且农村育龄人口大多到城市打工,没有时间和精力养育孩子,而养育孩子的条件还不如当初的城市居民(大多数连产假都没有,夫妻分居、在城市没有根据地,孩子入学有困难)。

  国家计生委自己的调查资料《2006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现在全国生育意愿低下,平均只有1.73,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分别只为1.78个和1.60个。未婚育龄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只为1.46个。可见不光是城市人口不愿生孩子,农村人口同样不愿生孩子。

  就像当年在英国人口急剧增长的时期,32岁的未婚小伙子马尔萨斯,出于对性的憧憬,于1798年发表了他那令人沮丧的名作《人口原理》:他认为人们对性愉悦的永不满足的欲望造成人口呈几何增长,人口将不断增长,一直达到人类食物供应的极限为止,大多数人注定要过饥寒交迫的生活。

  同样,没有生育(不知是生理原因还是心理原因)的李银河可能出于对生育的仇视或恐惧(这种心态可能类似古代的太监,而与目前充满爱心的真正不孕症患者截然相反),臆想着农民会一直生、生、生。

  李银河教授坐惯了办公室,对农村还停留在1974年的印象之中。她说:“其次,作者也估计到一旦取消计划生育会发生生育率反弹。他说‘其实这种担心没有必要’。我觉得这种担心大有必要。我还清楚记得,1974年我在山西的一个小山村插队,那时候刚刚开始宣传计划生育,此前大家都是能生多少生多少的。我姑姑,一个善良的老农民,一生生过五男五女,只活下来三个女儿。一旦取消计划生育,就像是撤消了禁赛令,家家户户又都上了赛道,看谁跑得快,生得多。”

  1974年的时候中国妇女平均生育4.17个孩子,当时巴西、泰国妇女平均生育接近5个左右孩子,而印度妇女平均生育5.5个左右孩子,但是没有“禁赛令”的巴西(由于保存完整的生育文化,在同等发展水平下,南美的生育率远远高于其他地区)现在的生育率已经稍低于更替水平,而泰国生育率只有1.6,社会发展水平比中国落后十几年的印度现在生育率也降低到2.7左右了。这些地区都没有“看谁跑得快,生得多。”

  而中华文化圈由于生育文化的缺失,是最不爱生孩子的群体(新加坡华人生育率不到马来人的一半,马来西亚、加拿大、美国华人生育率也远比其他民族要低),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地区就是中华文化圈地区。而中国的生育文化还遭到几十年计划生育宣传的摧残,目前农民生育意愿只有1.78了,一旦取消计划生育,真的“就像是撤消了禁赛令,家家户户又都上了赛道,看谁跑得快,生得多”?

  伊朗是穆斯林国家,穆斯林生育文化是当今世界最为顽强的生育文化。在1989年开始鼓励(不是强制)每个家庭只生两个孩子,生育率从1990年的5.3迅速降低到1995年的2.9,2000年的2.2,2006年的1.7.2005年新总统内贾德反对“两个孩子就够了”的政策,改为鼓励生育,但2007年生育率又只有1.7左右。伊朗如此顽强的穆斯林生育文化在计划生育(还只是提倡二胎)就已经弱不经风,中国的情况可想而知。停止计划生育后伊朗没有出现生育率反弹,中国还会出现生育率反弹?

  李银河说:“我觉得为了当超级大国的同样目标,也许我们将人口控制在3亿或者最多不超过4亿就行了,因为苏联美国成为超级大国,人口都没超过3亿。我们如果按照中国的资源状况定一个人口4亿的目标,那么计划生育就不是危险的使中国衰落的政策,就不必叫停,也不必鼓励生育。”

  李银河的这个观点与中国社科院人口所李小平教授的完全一致。我已经多次驳斥了李小平的观点。牛能健康地从100公斤长到400公斤,但大象从5吨降低到1吨肯定会死亡。我不知道李银河如何将中国人口降低到4亿。2005年中国人口中1970年后出生的7亿,1978年后出生的5亿,1988年后出生的3亿。2005年之后一个孩子都不生的话,今后平均寿命为76岁的话,中国人口也要到2046年、2054年、2064年才能分别降低到7亿、5亿、3亿,但那个时候最年轻的妇女也已经有41岁、49岁、59岁了,基本都丧失生育能力了,几十年后中华民族灭绝。将人口按照人口结构成比例降低下来的唯一方法就是屠殺。难道李银河要将13亿人口屠殺掉9亿?幸亏李银河不掌权,一旦掌权,说不定真这么干,因为她连人伦(婚姻的价值、生育的价值)都否定了,哪里还指望她有人性?

  李银河说:“那年干部下来宣传计划生育,我亲耳听村里一位外号”大洋马“说话大大咧咧的老婆子在街上嚷嚷:这共产党管天管地咋还管起老婆们(村里妇女说起自己爱用这个词)生娃了!听她的语气就像有人在管别人拉屎放屁一样荒唐可笑。”

  李银河说:“我是自由主义的女性主义”。但是作为自由主义,她的水平却还赶不上1974年年老村老婆子。

  李银河在《生育与村落文化》前言中说:“近二十年来,对农民生育行为影响最大的因素是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和计划生育工作。这种政策对农民来说是严厉的,然而对它我没话可说。试想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到了像中国这样人口密集资源相对缺少的程度,除了选择强制性的计划生育,就是选择饿殍遍地,暴力横行,幸存者坐等联合国的救济。在这个方面,实在不能存任何一点幻想,故而今天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乃是一种不得已,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另一方面,农民这种身份就会产生渴望多生育的价值观,在近期内指望人家放弃这种价值观是不现实的。所以实行强制性的计划生育,在总体上是合理的。既然是合理的,就不会行不通,不管它是不是强制的。”

  由于资源分布很不均匀,“世界平均”意义不大,低于“世界平均”并不意味资源不够。中国绝对算是“地大物博、资源丰富、人均资源也不错”,中国“资源短缺”的原因主要是粗放式的发展模式而不是“人口过多”。中国人均资源远远比日本、韩国、以及很多欧洲国家(如英国、德国、意大利)要多。都依照资源丰富的美国标准,那么全世界人口应该从现在的65亿减少到10-20亿,日本人口应该从现在1.275亿减少到2、3千万。但人均资源远远超过美国的巴西、阿根廷、俄罗斯的社会发展水平却反而不如美国,这些地区的人均住房面积甚至还不如中国。因为人口资源才是第一资源。美国是世界第一强国,就是因为她是人口最多的发达国家(也是世界第三大人口大国)。中国人均GDP还赶不上一些非洲国家,但是综合国力却排名世界第四。阿根廷面积是印度的84%,人口只有印度的3.5%,但在国际上神气的是印度而不是阿根廷。

  李银河何清涟这些所谓的“自由主义学者”,讲自由的时候,只要求她们自己的自由(包括同性恋自由、性解放自由、一夜情自由),而对农民只能专政。生育权都要剥夺,还有什么不可以剥夺?不能因为李银河何清涟而否定自由主义。但自由主义如果不愿同流合污,就需要清理门户了,就需要澄清什么才叫真正的自由主义了。

  李银河对我有意见还不仅仅因为人口问题,还因为我多年来一直反对她的性解放和同性恋观点。李教授这次借着人口问题将她多年的怨气发泄出来。李银河研究的社会学应该叫史前社会学,不能叫当代社会学。李教授提倡性解放、同性恋,但是人类数百万年历史99%的时间是性解放,什么花招都玩遍了(有些花招估计李银河连想都想不到),但是人口发展不起来,文明也发展不起来,99%的部落都灭绝了。数千年前,各民族才意识到性解放的危害,先后不约而同地建立起类似的人伦体系(没有建立起人伦体系的部落都先后灭绝了),通过婚姻将性关进笼子,人口在不断增加,才开始了人类文明。李银河自以为水平很高(有人还认为她应该评上社科院学部委员),其实非常肤浅,不过是回到人类文明之前的原始人类时代。

  巴比伦文明、罗马文明因为性解放等原因,人口减少,最终灭亡。近代由于性解放思潮的兴起等原因,发达国家不孕症发病率和单身率急剧上升,生育意愿不断下降,1960年代之后生育率急剧下降,现在欧洲生育率平均只有1.4左右了,远远低于他们的世代更替水平2.1(中国应该在2.3以上),导致人口无法持续发展,经济也难以持续发展。只有美国在1980年代由于右派、保守派势力的加强,提倡回归家庭,重新将性关进了婚姻的笼子,才逆转了生育率下降的势头,生育率恢复到世代更替水平附近,人均收入与欧洲也拉开了差距,目前比欧洲多1/3了。李银河却认为“西方右派有一些观念是非常反动的,比如小布什就坚决反对同性恋婚姻,从本质上讲,这和伊朗处死同性恋的政策,其实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从小父亲就告诫我 “要谦虚,不要骄傲”,但是看到中国社科院顶级社会学家李银河(有人认为李银河达到评社科院学部委员的水平)、顶级经济学家程恩富(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四大经济学家之一,认为“老龄化社会是好事情,最好早点到来”,“丁克家庭对祖国发展有贡献,应该享受高保。”)还只是这种水平,我尽管努力克制着,但还是谦虚不起来。广大网友们,请原谅我的张狂,我是被逼的!

  作者网名:中山水寒

  作者:易富贤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计划生育真的不能叫停吗? 浏览数

11 条评论 »

  1. 无心 说:,

    2009年01月30日 星期五 @ 11:25:51

    1

    这篇居然放在“百家争鸣”,不是该放在“幽默搞笑”才对吗

    回复

  2. haphic 说:,

    2009年01月30日 星期五 @ 11:34:21

    2

    楼主太缺乏实际经验了.
    楼主了解过像山东这样计划生育严重超标的省份的情况么? 不是不罚, 家里的东西者罚光了, 只剩一床被他一样接着生.
    中国人的观念和外国人不一样. 如果两人结婚不要孩子, 需要顶住来自双方家里的多大压力? 而美国~ 孩子决定不考大学那是孩子自己的事情, 干涉的父母又有多少呢?
    楼主就不要闭门瞎想了, 要多点社会调查再下结论.
    特意破网从 Google Reader 里来评论. 因为楼主的 说法漏洞百出, 实在让人看不下去了.

    回复

    HY 在 四月 2nd, 2010 23:47:49 回复:

    我也非常同意haphic的观点,中山水寒的观念还是比较偏执,而且有漏洞的,中国人的观念是生育观念是和一些国家不同的

  3. 弼马温 说:,

    2009年01月30日 星期五 @ 12:15:38

    3

    不知道作者说的对不对,但我觉得至少比李银河的声音更有说服力。希望能听到官方的声音,是不是官方觉得不值得一提,或者李银河已经代表了官方。

    回复

  4. 毛苗 说:,

    2009年01月30日 星期五 @ 16:38:56

    4

    我绝对认同二楼的说法。
    这位老先生太缺乏实际经验了,太不实事求是了。拜托他去四川,山东,河南与河北的农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一看就知道了。只有去那些人口众多,农业和教育都不发达的省份看看,你就知道农村发展的速度有多么的缓慢。现在某些城市鼓励生二胎了,慢慢地在这些农村地区,二胎化也越来越普遍了。相对于他们的收入而言,农村养孩子的成本确实是比较高。但是如果孩子多,养孩子成本高,农村人怎么办,简单, 不上学,打工,种地。这就是出路。
    这位老先生知道这些人有多么的惨么,拜托了,多为农村人想一下,多引导他们往正确的思路上走,好么。毕竟,在农村,官方的正确引导是重要的。
    农村和城市是非常不同的。
    还有,对于楼上的说法,官不官方的说法,我觉得不重要,重要的是实事求是,不要一味地反对。

    回复

  5. 毛苗 说:,

    2009年01月30日 星期五 @ 16:44:28

    5

    请这位老先生不要影响官方的想法,为农民好好想想,而不是把中国特别的城乡二元结构和外国比较。有一些东西是没有可比的。
    你干吗不去研究户口制度对于计划生育的影响呢,这个比你现在拿着中国的数据和其他国家比要强得多了!!

    回复

  6. shiyi_gong 说:,

    2009年01月31日 星期六 @ 21:15:26

    6

    人过多,大家都认为不是好事。但是否要计划生育,存在很多不同意见。
    在中国农村实行的是小农经济的政策,本身就与计划生育相矛盾。计划生育实行了很多年,打家看,在中国南方实际状况怎样?还不照样生很多。问题不在于是否实行计划生育,在于是否有这样的环境。现行的政策与计划生育相违背,所以,政府采取了非人性的计划生育的政策。我认为,减少生育是没有错的,经济制度才是计划生育的关键。

    回复

  7. TP 说:,

    2009年02月06日 星期五 @ 01:22:10

    7

    这篇论文如果是学术论文,那就显得太过肤浅。
    文中引用的数据缺乏依据,作比较时缺少具体的背景说明,可比性尚有疑问的时候没有论证就匆忙下结论。
    总之缺乏严谨的学术态度。
    「社会发展水平比中國落后十几年的印度现在生育率也降低到2.7左右了」 我个人觉得 这句话欠妥。
    另外,研究问题,不能进行人身攻击。 这使整篇文章黯然失色 。

    回复

  8. zz 说:,

    2009年02月06日 星期五 @ 09:36:13

    8

    “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都不实行的政策,难道能是什么好政策”,这种一点逻辑都没有的东西。。。。作者到底学什么的啊?

    回复

  9. Oisn 说:,

    2009年02月10日 星期二 @ 08:07:45

    9

    这篇文章太没有水平了。
    首先楼主理解力低下,楼主说“ 李银河知道城市由于生育成本高,不愿意生孩子。但是却不知道农民生育成本更高”,李银河有说农民的生育成本很低吗?有说农村人养孩子很轻松吗?正是由于生育成本高,所以建议大家少生点,提高点生活质量嘛。
    次者逻辑错误错误层出不穷,“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都不实行的政策,难道能是什么好政策”。这是什么话。一国两制好不好,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都不实行的政策。
    最后楼主无道德,文章写不好不说,还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楼主自身的身心问题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回复

  10. ZR 说:,

    2009年02月10日 星期二 @ 08:10:11

    10

    这楼主谁啊,哪混饭吃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