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养老——压向人民的第四座大山

  继住房、医疗、教育三座大山之后,养老这第四座大山又黑黑压压地砸在了老百姓头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按照国务院要求,正式启动了养老金制度改革,主要内容就是把事业单位养老保险降低到企业水平,理由一是财政已不堪重负,二是整个社会(不包括官员)向低收入看齐有利于实现分配公平。按照该部门统计,目前事业单位养老保险高于企业2倍,这就意味着,该项改革实施后,全国事业单位3千多万人的养老保险将要缩减三分之二,退休人员每年拿到的养老金将仅仅相当于现在4个月的数额。“实现公平的办法,就是把收入高的拉下来向收入低的看齐”,这原本是30年来改革教诬蔑毛泽东时代的妖魔化描述,没成想,却成为今天铁一般的现实。此前我们一直在讲,如果说私有化改革主要是对蓝领的剥夺,那么殖民化改革将主要是对白领的剥夺。现在这个改革就是对白领的剥夺,这是继股市之后对白领的第二次财富剥夺,如果照此下去,更大的剥夺还在后面。

  这让人不禁想起了港台流行的那句江湖诫语“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从九十年代瓜分国有企业开始所形成的历史欠账终于要还了。少数权贵瓜分国有企业剥离出的福利保障甩给了国家,优惠外资分离出的福利保障甩给了国家,国内民营资本实行血汗工资制度拒绝承担的福利保障也甩给了国家,再加上禁止罢工的法律又剥夺了工人反抗资本的所有手段,由环境资源、福利保障所构成的“底线财富”如同火山爆发般喷涌出来,又如长江大河般滚滚流向西方国家。我们之所以称之为是“底线财富”,是因为这是突破人类文明底线形成的财富,是其他任何文明国家都不曾拥有的财富。正因为这是底线财富,无论权贵富豪还是贪官污吏,都不敢将其留在国内,便争先恐后地向国外转移,不仅以个人和公司名义向外转移,买办集团甚至以国家名义向外转移,从而形成了一江财富向西流的悲惨景象。财富滚滚西流的结果,就是在举世瞩目的奢华繁荣之下,国家连发放养老金的钱都没有了。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相关资料显示,2000年到2006年,我国养老金亏空数额6年增加25倍,“空账”由360多亿元增加到9000多亿元,每年还在以1000多亿的速度增长。

  让中国财政不堪重负的养老金是占GDP比重太大吗?恰恰相反,中国养老金占GDP比重不仅远远低于毛泽东时代和其他社會主義国家,甚至远远低于资本主义国家;不仅远远低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甚至远远低于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其落后程度乃至于很难找出比中国比重更低的国家。2008年,中国社会保障支出6684亿元,约占财政收入比重11%,约占GDP比重2.2%,这还是在胡錦濤新政连年大幅提高社会保障后的数字。而同期发达国家社会保障总费用占国家GDP的比重是:比较低的日本是13.7%,美国16.81%,欧盟27.2%,其中,瑞典、法国和丹麦均高于30%,超过我国十几倍。中国包括养老保险在内的公共性支出占GDP比重一直徘徊在世界倒数最后几名,与中国争夺倒数第一名的国家全加起来也不过三、五个。

  这就出现了一个让未来历史学家争论不休的问题:目前中国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一方面,只要提到民生指标,中国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甚至连少得如此可怜的一点儿养老金都已亏空,这是在金融危机中许多濒临破产的国家都没有出现的可怕情况。另一方面,提到经济发展,中国又是世界财富增长最快的国家,是有史以来唯一经济高速增长30年的国家,是世界上最财大气粗的国家,是世界上最大的债权人,是全世界最大的黄世仁。而最强大的美国反倒是全世界最大的杨白劳。以至于整个西方国家都认为,正是中国白送给美国的财富太多了,养成了美国人大手大脚花钱的不良习惯,才造成了目前的金融危机。既然是中国养成了美国人大手大脚花钱的不良习惯,中国就要承担相应责任,增加购买美国债券,把更多的财富送往美国。由美国操纵的中国伪自由派更是掀起了一波新的政治浪潮,要求顺从美国的呼声响彻云霄,为美欧等西方国家向中国索取“人权利润”积极创造条件。

  “人权利润”是和“底线财富”相联系的另一个掠夺中国的经济工具。一方面,作为改革教一路人马的买办集团突破人类文明底线攫取巨额财富,比如把罢工自由列为极左罪行加以禁止;另一方面,作为改革教另一路人马的伪自由派,又以禁止罢工违反人权为理由,带领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政治讨伐,迫使中国支付巨额财富换取稳定,从而形成了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人权利润”。“人权利润”和“底线财富”是造成当今中国经济极度繁荣和民生极度艰难同时并存的直接经济根源。虽然追根溯源,私有制和两极分化才是总的经济根源,但是直接原因却是中国独有的“人权利润”和“底线财富”。正是“人权利润”和“底线财富”,把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30年,变成了西方国家高消费的30年,最终的结果就是掏空了中国资源,毁掉了中国家园,甚至连数千亿养老金都掏空了。

  此前我们一直在讲,以毁灭环境和耗尽资源,以牺牲国民的工资、福利和健康换取的财富,虽然被西方国家拿走了(包括贪官污吏的腐败财富也流向了西方,已掌握的数字就超过6千亿),但是最终要由中国人民来偿还,要由中国的子孙后代来偿还。目前这个偿还已经开始了,虽然降低养老金的改革算不上什么,用改革教的习惯语言来讲,还在人民可承受的范围之内,但它却是一个历史标志,它标志着“让少数人发财,由多数人买单”的中国改革模式,正在由“让少数人发财”为主的阶段,过渡到“由多数人买单”为主的阶段。为破坏的环境买单,为透支的资源买单,为损坏的健康买单,为取消的福利保障买单,为坑蒙拐骗的市场买单,为道德崩溃的人际关系买单,为流氓横行的社会环境买单,等等。总之,无论是大自然赐予的,还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抑或是我们前辈创造的,或者是子孙后代应该拥有的,都已经被这一代人变现干净,甚至连我们的灵魂都已经变现抵押给了魔鬼。中华民族再也没有可变现的东西了,变现的时代已经结束,偿还的时代正在到来。目前养老金改革的标志性意义就在于此。如果说在“发财阶段”都没有富裕起来的白领,进入“买单阶段”后就更不用再做富裕美梦;如果说在“发财阶段”就在买单的蓝领,进入“买单阶段”后不仅会被更加牢固地锁定在买单的倒霉命运上,甚至有可能连买单的资格都会被彻底剥夺。

  目前是中国财富变现的高峰期,各种资源变现的财富在全世界到处抛撒,仅投向房利美和房地美两家美国企业的资金就超过2.5万亿人民币,相当于中国2008年4年的社会保障支出,甚至为了花钱,竟然发起了两年投资4万亿的花钱大跃进运动,在如此惊人的财富变现高峰期都没钱解决中国人自己的养老问题,一旦财富变现的高峰期过去,中国所有的历史欠账将如何偿还?谈到这里许多人仍然会继续前面的疑问:中国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为什么中国能拿出相当于5万亿人民币的资产购买美国国债,去支援美国经济建设,却连本国知识分子1千多亿养老金都感觉不堪重负?为什么能两年投资4万亿让各级官员上项目,却不能拿出1千多亿让知识分子安度晚年?既然投资4万亿是刺激内需,那么解决养老问题是最直接的刺激内需,并且无需转换浪费,可以直接消化掉出口受阻的那部分轻纺产品。的确,这是全世界所有国家都无法理解也不曾出现的现象。本来,发展经济的目的就是要满足本国人民消费,可中国却出现了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相反现象,舍弃本国人民消费去发展经济。是中国政府不想满足中国人民的生活需要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那么,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了中国经济舍弃本国需求而发展呢?

  矛盾的根源就在于猫论。世界独一无二的猫论,造成了世界独一无二的畸形经济。“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政治伦理,形成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国家宗旨,把赚钱变成了国家的职能和任务,使中国成为世界历史上唯一的以赚钱为目标的国家。国家以赚钱为目标,必然成为脱离本国人民的独立经济实体,所有投资都要以盈利为目的。如此一来,本国老百姓就倒了血霉,由于国家和老百姓成为利益竞争关系,而老百姓又在国家统治之下,老百姓便成为天然的掠夺对象,必然成为弱势群体,中国的弱势群体就是由此形成的。比较一下中美两国政府应对经济危机的投资计划就会发现,中美两国振兴经济的逻辑是相反的。美国7千亿美元的投资计划,并不是政府动用本国财政资金进行投资,而是由美国政府出面向世界各国发行国债,让世界各国出钱投资美国经济,继续维持并争取提高美国人民现有生活水平。在此,美国生产目的和生产手段之间的关系,倒确确实实有些类似于社會主義经济的性质。反观中国投资计划则相反,不是通过发展经济满足人民需求,而是通过牺牲人民福利发展经济。这就是为什么宁可花5万亿购买美国国债,也不花1千亿解决本国人民养老的原因。购买美国国债可以带来利息,用于百姓养老没有任何利益。当盈利成为国家投资目标时,结果就只能是像目前这样,可以把钱花在任何国家任何地方,就是不能花在老百姓身上,因为花在老百姓身上不会带来任何盈利。如同家长一旦把盈利作为目标,则无论怎么花也绝不会把钱花在孩子身上,哪怕是赌博一次性输光,也会认为是正当花费。这就是我们一直坚持批判猫论的一个根本原因,猫论已成为中国经济殖民化的自动导航仪,无论采取多少纠偏政策,只要不公开批判这一理论,中国经济就会自动驰入殖民化轨道。胡錦濤新政的民生路线之所以始终得不到落实,中国经济转型之所以始终无法完成,根源就在这里。

  胡錦濤主席提出不折腾的初衷是好的,是想在实践中悄悄完成这一转变。但是目前看来要悄悄完成这一转变十分困难,国外敌对势力和国内买办势力,以及他们所操纵的伪自由派等汉奸势力,都十分清楚猫论是推动中国改旗易帜的最有效理论,是最终推翻共产党和解体共和国的最有效武器,是把中华民族在精神上变成一盘散沙的最有效工具。这是一百多年来西方国家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兵不血刃奴役中国的最好方法,他们是绝不会容许中国摆脱这一历史陷阱的。最近,针对世界左转的历史大潮,针对中央放弃反左口号的政治转型,针对毛主席再次回归祖国大地的根本大势,国内外敌对势力策划动乱扯起的一面新旗帜,就是猫论创始人。这个新的政治动向,表明国内外敌对势力正在改变策略,由以往那种单纯宣扬散发着西方狐臭味的普世价值,转而采取具有中国特色的猫论武器来制造动乱和分裂,最近他们提出的“保护腐败论”就是猫论的具体运用。所谓保护腐败论,是由美国操纵的伪自由派争取现任官员的统战理论。他们告诫现任官员,如果让左派上台,腐败官员将肯定会被清算;如果让右派上台,腐败官员就能避免清算,得到有效保护。所以希望现任官员能够从自身利益出发,和他们一起联手解散共产党,解体共和国。当猫论已成为国内外敌对势力制造动乱和分裂的政治旗帜时,作为执政的共产党人要维护和巩固其执政地位,就必须果断抛弃把13亿中国人民锁定在道德洼地上的这一实用主义流氓理论。这是落实民生路线,惩治腐败,摆脱殖民经济,避免被折腾的有效方法。

  目前正在进行的养老保险改革再次证明了我们对中国经济的基本判断:官人经济加洋人经济。改革已成为官人和洋人占有和瓜分社会财富的基本手段。这次养老保险改革就是再好不过的典型。中国财政供养人员约4千万,其中公务员约一千万,事业单位人员约3千万。如果从减轻财政负担出发,应该是把包括公务员在内的4千万财政供养人员的养老保险,都降低到企业水平;相反,如果从社会公平出发,则应该把企业人员的养老保险提高到机关和事业单位水平。而目前的改革却是非驴非马,只把3千万事业单位人员的养老保险降低到企业水平,1千万公务员仍然享有高额养老保险。如同以往所有掠夺性改革都能创造出相应的学术明星一样,这次养老保险改革又成就了几个丧尽天良的学术新星,提出了所谓“融冰理论”,说什么养老保险改革如同融化冰块,先融化掉3千万事业人员这个大冰块,再融化1千万公务员这个小冰块就容易了。先不说这个融冰理论的逻辑顺序狗屁不通,就其改革目的来说十分明显,就是要好钢用在刀刃上,甩掉3千万事业人员,以便挤出更多财政资金让公务员享有更高的养老保险,又怎么可能融化掉“大冰块”后再去融化“小冰块”呢。

  中国3千万事业人员的主体是知识分子,现在被官员赶下分享改革成果的福利列车,再次反映了中国知识分子兔死狗烹的历史命运。历史上中国知识分子兔死狗烹的不变命运,根源于他们总是扮演狗腿子的不变角色。当初权贵富豪打着改革的旗号抢劫蓝领时,知识分子齐声叫好,现在报应到了自己头上,知识分子才发现自己连最起码的呼吁能力都已彻底丧失,因为有能力呼吁的那些知识精英,在抢劫过程中不仅抢足了自己这一代人的养老保险,甚至连儿子孙子的养老保险都抢足了,不可能去管别人死活——哪怕是同类也毫不在乎。只可怜那些天天威胁孩子不好好学习就要去企业当工人的普通知识分子,到老却是自己落得一个享受企业待遇的最终结局。但愿通过这一番折腾,中国知识分子能够觉悟起来,能够意识到,知识分子的力量在于扎根于民众之中,而不是依附于官员之上。中国知识分子与欧美知识分子不同命运的根本原因就这里。当初毛泽东让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苦心也在于此。可惜中国知识分子不仅不感谢毛泽东,反倒被人利用来恶毒地践踏毛泽东,把教师节定在毛泽东逝世的第二天9月10日,由于中国人都是头天晚上庆祝节日,这就造成了每年9月9日都要敲锣打鼓的喜庆场面。如此人神共愤的歹毒设计,纵然是民心可侮,也定是天理难容!从那时起,便注定了中国教师冥冥中的悲剧命运:先是精神世界的堕落,所谓“公检法,国地税,人民教师,黑社会”,就是对教师精神世界堕落的描述;然后是社会地位的堕落,目前遍及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教师罢课事件,就是教师社会地位堕落的反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个教师节,就把中国教师送上了灵与肉的赎罪道路,并且至今许多人也不明白,设置教师节本身就是中国知识分子宠物化的标志。虽然有时宠物也能上桌吃饭,但前提是主人饭多吃不了,现在主人的财政紧张了,宠物也就只能重新回到桌子下面吃残渣了。目前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还只是多与少之间的矛盾,如果财政继续紧张下去,等待中国知识分子的将很可能是有与无之间的矛盾。

  中国财政规模已超过6万亿,并且仅外汇储备一项就超过13万亿人民币,何来财政紧张一说?这里的财政紧张不是相对于国家财力而言,而是相对于中国官员超越世界所有发达国家的高消费而言。中国财政收入的增长远远超过GDP增长,而用于官员消费的行政费用增长,又远远超过财政收入的增长。1978年中国财政收入是1132亿元,行政费用开支52亿元,行政费用占财政收入比重是4.6%;2008年中国财政收入是61316亿,按照有关专家和“两会代表”提供的数字,目前行政费用开支占财政支出比重大概在百分之二十左右,相当于1.2万亿左右。30年间,中国财政收入增加了54倍,行政费用开支则增加了200多倍,并且在十七大以前,仍然以每年23%的速度递增。中国财政收入增加的绝大部分都被官员消费掉了,无论和本国七十年代纵向比,还是和世界其他国家横向比,财政收入中除了行政费用开支火箭般上升外,其它所有指标,包括国防、医疗、教育、养老、保险等,无一例外地都在下降。全世界所有发达国家行政费用占财政支出的比重,都在向1978年的中国看齐,可见那时的中国不仅在政治文化上是世界的榜样,即便在财政结构上也是世界的榜样。目前行政费用占财政收入比重最低的日本是2.38%,因担负世界任务开支最高的美国也不过9.9%,除去比较特殊的美国之外,世界各国行政费用占财政收入比重一般都不会超过6%,中国已经被胡錦濤新政冻结的比重都高达20%,这就是中国官员能够拥有超越帝王生活的财政基础。如果中国官员的行政费用能够像往常那样没有任何障碍地继续增长下去,也不会拿3千万事业单位的知识分子开刀问斩,关键就在于以胡錦濤为代表的党中央为贯彻新的民生路线,在十七大后强行冻结了行政费用的增加部分,对行政费用开支实行零增长政策。这显然触犯了官僚集团的根本利益,但是又不敢直接反抗中央,便采取了“打儿娘就范”的策略,把3千万知识分子退入火坑,通过知识分子闹事逼迫中央放弃零增长政策,以便继续维持官僚帝王般的生活。这才编造出了所谓财政不堪重负的借口。

  其实,全国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总额也就是1千多亿,原本就不大的数额,再怎么减少也不会对财政负担有实质性影响,醉翁之意不在酒,打儿是为让娘就范,目的就是要给中央一点儿颜色看,这和他们去年制造股灾如出一辙。据中央电视台报道,中国官员一年吃喝游玩费用就超过9千亿,相当于9年全国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险总额。改革不在那吃喝玩乐的9千亿上打主意,却偏偏在这1千亿活命钱上打主意,明摆着是在激化矛盾操纵闹事。如同西方国家向中国索取“人权利润”,台湾向大陆索取“统一利润”一样,中国官僚集团也学会了向中央索取“稳定利润”,增加行政费用就是其中一项“稳定利润”。可见,权利被架空又和民众相隔绝的中央政府,要想推行一套民生路线相当艰难。难就难在摆脱了民众制约的官僚集团却对中央政府形成了单向制约,中央政府所有的政策都要经过官僚集团的利益过滤,对官僚集团有利的政策无限放大,对官僚集团不利的政策则坚决抵制和扭曲,中央政府则完全无能为力。表面看起来好像中央政府十分强大,其实全部权利都掌握在官僚集团手中,中央政府没有任何独立权利。

  就拿国家首脑来说,无论是美国总统奥巴马,还是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或者是毛泽东主席生前,都可以直接任命一个老百姓当部长,全世界唯独目前中国的胡錦濤主席做不到。奥妙就在于当今西方国家的社团民主和舆论自由,与中国文革时期的群众组织和四大自由,具有相同的政治功能和历史作用,就是对权利集团具有强大的约束作用,这就决定了当今美国和当初中国的官僚集团,只能是对中央政府和民众两头讨好,形成中央政府和民众两头拥有实权。官僚集团根本不可能像当今中国这样能够对上约束中央,对下镇压民众,无所顾忌地为所欲为。形成这种状况的根源,我们在其它文章中有详细论述,在此不再赘述,只是简略概括出最核心的一点,这就是:中国官僚集团用西方精英民主的方法,在权利上架空了中央政府;又用妖魔化文革的方法,在政治上架空了中央政府;把中央政府完全变成了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梁上君子,表面看上去很强大,实际上对内对外都十分脆弱。当初建立这种政治体制完全是为老爷子充当太上皇准备的,对上要随意玩弄中央政府,对下要准备镇压群众,就必须使两头权利虚置,形成官权独大的权利架构,让各类精英享有没有任何约束的民主自由。

  可以说,目前中国叫喊民主自由的各类精英,即便是权利最小的文化精英,所享有的民主自由权利,也超越了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民主自由。当今世界所有国家,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绝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化精英,能够拥有中国文化精英这样没有限制的自由权利。美国的文化精英不可能拥有随便辱骂耶稣的自由,也不可能拥有要求清算所谓耶稣罪行的民主;以色列的文化精英不可能拥有宣传犹太人是劣等民族的自由,也不可能拥有可以废除《圣经》的民主;无论是美国精英,以色列精英,还是欧洲精英,都没有侮辱民众信仰、剥夺民众财产乃至摧残民众生命的自由,唯独中国精英拥有这些自由。中国的文化精英可以随意侮辱民众信仰,中国的经济精英可以随意剥夺民众财产,中国的司法精英可以随意摧残民众生命。中国精英所享有的民主自由已经达到了空前绝后为所欲为的极端程度,并且没有任何力量能够约束。如果中央政府进行约束,就是专制暴政;如果百姓进行反抗,就是文革暴民。左手拿着暴政的大棒对抗中央,右手拿着暴民的大棒打击民众。在世界面前,把中国政府妖魔化为暴政,把中国人民妖魔化为暴民。中国人怎么做都是错,中国人干什么都有罪。就是在文化精英、民主精英、改革精英对中国的妖魔化过程中,中国逐渐沦落为国际社会讨伐的对象,成为西方国家宰杀的对象,成为国内外反华势力折腾的对象,甚至成为国内官僚集团折腾的对象。这不,全国各地教师罢课风波尚未平息,又开始折腾起了3千万知识分子。折腾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中央政府和民众的双输。在中央政府和民众互相折腾的双输中,中国财富源源不断地流向了西方国家,西方国家再从中拿出一小部分奖赏给中国精英分子,让他们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在中国继续折腾,为西方国家折腾到更多的中国财富。

  所以,现在已到了废除官权体制,还权于民的时候了。只有实行包括每个劳动者在内的大众民主大众自由,才能切除当今世界最大的政治毒瘤——精英民主和精英自由。可以说,精英民主和精英自由,当今人类社会最大的祸患,无论是目前困扰世界的金融危机,还是困扰中国的腐败政治和殖民经济,其主要祸根就是精英民主和精英自由。而克服精英民主和精英自由的唯一选择,就是中国文革创造的,目前美国已初露萌芽形式的大众民主和大众自由。前面提到的,无论美国欧洲的精英,还是以色列以及所有其他国家的精英,之所以不会自由地辱骂本民族是劣等民族,之所以不会勾结其他国家来民主地决定本国事务,就是大众民主大众自由制约的结果。可以说,如果今天晚上人民群众拥有了民主自由,那么明天早上太阳照耀到的,就肯定会是一个干干净净的中国。所有那些带有殖民色彩的汉奸媒体,肯定会在一个晚上消失得干干净净;所有那些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汉奸学者,也会在一个晚上就完全销声匿迹。中国财富不仅不会再继续流向国外,甚至已经被逃亡官员带走的那近万亿财富也会回流国内。

  中央政府应该坚信这一点,中国人民也应该坚信这一点。主席生前曾反复强调,应该相信群众相信党。而目前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党不敢相信群众,群众也不相信党。这主要是改革教在党和群众之间设置政治防火墙的结果。被防火墙隔绝开来的党和群众,同时失去了原有的强大力量,党没有力量驾驭官僚,群众没有力量监督官僚,双方同时被官僚集团拖着走向与自己利益相反的方向。中国官僚集团为了永远地把党和群众置于自己控制之下,一方面不断加固党和人民群众之间的防火墙,让党和人民群众互相猜忌互相敌视;另一方面积极投靠西方国家,走上了买办化和汉奸化的发展道路。如果再不拆除这道防火墙,党和人民群众将同时被拖向死路。拆除这道政治防火墙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实行社會主義大众民主。目前中国已进入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历史阶段,选择什么样的民主发展道路已是不容回避的迫切问题,既然中央已经宣布绝不选择改旗易帜的资本主义精英民主,就应该选择社會主義大众民主,此外再没有第三种民主模式。人类社会由精英时代向大众时代的过渡,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那些世界强大国家的力量,无一不是来自于向大众民主的过渡。国内外反华势力对文革的妖魔化,使人们对社會主義大众民主形成了很深的误解和疑虑,总担心人民群众一旦拥有了民主权利,就会把矛头指向中央政府,就会导致社会混乱。各种反动势力就是利用这种担心和疑虑,不断制造人民群众的愤怒,不断激化党和群众之间的矛盾,堵塞中国走社會主義大众民主的道路。目前,中国社会矛盾已接近白热化状态,随时都会爆发出来,如果不加以有效引导,把矛盾释放到国内外反动势力头上,他们就会引导群众把矛盾释放到共产党头上。总之,积累起来的矛盾是一定要释放的,避免矛盾爆发的最有效方法就是主动释放矛盾。虽然胡錦濤主席提出了不折腾策略,旨在化解矛盾于无形之中。但是,目前这种“大刀向百姓头上砍去”的改革措施,正在不断地把矛盾推向极端,并且把矛盾推向极端的速度,远远超过党中央民生路线化解矛盾的速度。在这种情况下,胡錦濤新政化解矛盾的努力很难奏效,最后只能通过对民主的选择来解决矛盾。

  是选择大众民主还是选择精英民主,已经历史地摆在了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面前,这是光明与黑暗的选择,是和平与动荡的选择,是统一与分裂的选择,是崛起与毁灭的选择!

  相信中国人民一定会做出让中华民族崛起的正确选择。

  作者:张宏良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养老——压向人民的第四座大山 浏览数

7 条评论 »

  1. Brave heart 说:,

    2009年02月06日 星期五 @ 05:48:55

    1

    有些莫名其妙,关于经济的论述我认为基本上是正确的,但是源头却又推给了“西方”和自由民主派,其实按照作者所说的现象很容易就得出中国的制度是一切问题的根源的结论,结果作者顾左右而言他,说是自由派既操纵经济又操纵人民,完全是一派胡言。这不是一个学者应有的谨慎态度。

    回复

  2. 泥泥 说:,

    2009年02月06日 星期五 @ 13:05:03

    2

    笔者是扛着继续改革的名义,为复辟到老毛子时代摇旗,三千万事业编制人员,享受着接近公务员的待遇,高人半等,实际上大量的人情录用,比考公务员来得更简单、更不透明。
    按照偏激一点的想法,所有事业单位都可以做为企业,按照投入产出纳税,资不抵债的破产。
    并不能因为官僚腐败,就非要等公务员都清廉了再来考虑剪裁事业单位。

    回复

    wertyu 在 二月 8th, 2009 04:59:52 回复:

    甚么逻辑?你能回到你妈肚里?30000000万里面教师占绝对多数。

  3. 青木胡 说:,

    2009年02月07日 星期六 @ 04:45:40

    3

    我发现张宏良的一些文章内很多数据造假,比如这篇,说是“目前事业单位养老保险高于企业2倍”,我是医院退休的,编制还算是干部,但和我同龄的企业退休工人养老保险金基本相同,而且我们医院的有些近年退休工人养老保险还没有企业退休工人的高,不知道他所说的2倍从何而来。

    回复

    wertyu 在 二月 8th, 2009 04:52:13 回复:

    脑。看多数。

  4. 123 说:,

    2009年02月09日 星期一 @ 16:20:29

    4

    好诡异的文风啊,立起来一个虚拟的敌人:官僚集团,对其大加批判,一边讨好民众、一边讨好中央。

    回复

  5. haha 说:,

    2009年12月04日 星期五 @ 13:12:16

    5

    越往后看越不知所云,有偷梁换柱之嫌,感觉没说清楚,像忽悠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