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鱼:请给我一个爱国的理由?

  连夜读完了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好久没有如此感情地读一本书。

  “我生为一个自由国度的公民,而且是主权体的一员,虽然我人微言轻,但我对公共事务有投票权,仅此一点,我就足以有义务关心它们。每当我思考政府问题,我总能在我的思考中找到爱我的祖国政府的新理由,对此我感到欣慰。”读完首页的这段话,今夜就不用睡觉。当在这个神奇的国度最后一点爱国情感都已经消散的时候,是该反省自己如何和这个国度的大多数走到这里。

  政府只是人民和主权体之间的一种中间力量,个人意志和普遍意志的冲突的平衡木。卢梭没有直接使用国家,这个世界上不论是那个国家都有一种天然的爱国主义观念,所以国家是一个被过度诠释以至于变质的词汇,正如在我们这个国度发生的一样。只是我们更加彻底,国家和政府合体,成为党国这样的怪物,这种体制下压抑的人性湮灭了大多数有良知人群最后一丝纯真,成为泛政治体系的沉默的大多数。

  我们之所以爱恨情仇,是因为有情感寄托,正如在这个国度里,我们有漫长的历史,我们的每一寸土地都铭刻着我们先人的历史和我们的记忆,仅此一点就是我们热爱这片土地最强大的理由。所谓狗不嫌主贫,这个国家的社会现状并不是我们放弃爱国热情的原因,而是我们看不到这种爱国热情能给我们良心带来什么,而又如何来满足我们的感情寄托?我们对公共事务没有任何权利,仅此一点,我就没有任何理由关注它们。

  对于一个自由人而言,个人意志得不到声张就意味着他已经失去了在主权体存在的理由。普遍意志蜕化成为集体意志,并不断使用行政的手段吞噬个体意志,这本身就是一种不正义。意志从不存在被代表的可能,卢梭这样写。在我们神奇的国度,大家都戴“三块表”的时候,更是赤裸裸地对人权的侵犯。政府从来都只是一个服务机构,而在我们这里,我们必须对他们感恩戴德,仿佛我们的一切都是他们的英明睿智的结果。这种置人民于“被施舍者”卑微地位的手段是如此隐秘而至于卑鄙让我和这个国家有自由意志的一群人对爱国再没有任何兴趣。

  每当我思考政府问题的时候,我总不能在我的思考中找到任何爱我的国家政府的理由。奴隶没有祖国,他们连人权最基本的生命权都抵押给别人的时候,他们又能以如何的情感喜欢他们所处的制度之中呢?当我们都只是沉默的大多数,我们的声音永远都只能暗地里流传,我们永远都只能在这神奇的国度“道路以目”的时候,你能给我一个理由爱国吗?没有投票权,甚至没有呻吟权,我们都只是一群会说话的牲口,我能说我爱国吗?

  牛博看来是永远沉默了,早上看到齐奥塞斯库倒台的视频,我依然只有那么一句话:你可以不正义,但你不能不被毁灭。

  作者:知鱼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请给我一个爱国的理由?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