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英杰:真相何日不再“躲猫猫”

  2月27日,云南省政府新闻办公布“躲猫猫事件”最新调查结果:晋宁县看守所在押人员李荞明系遭牢头狱霸殴打致死。这位本该正在度蜜月的年青人,终于洗刷了身后还被硬加上的带有戏谑意味的不白之冤。

  “躲猫猫”这个词,原是为了给李荞明之死赋以“合理性”的说法,结果却成了公众追讨真相的关键词。这恐怕是晋宁县公安、检察机关所始料不及的。但这不能怪那些牢头狱霸攻守同盟搞得好,实在是这些部门和官员行事过于违背常理。

  关注此案的人不应忽略这个细节:得知李荞明所在监室关了好几个“黑社会”后,他父亲带着一万元钱赶到看守所,希望能够打通关节,给他换个监室以免受人欺负。连一个外人都知道看守所里的潜规则,当地公检机关却如此轻信简直就是笑话的“躲猫猫”说法,一再排除可能存在的行刑逼供、失职渎职等问题。这是为什么呢?

  综观整个事件,不能不让人感慨,李荞明之死俨然“孙志刚事件”和“周老虎风波”的综合升级版。案件循由“孙志刚案”的法外暴力逻辑而发生,又沿着周老虎事件的迷踪路线发展,如今虽说逞凶者、渎职者受到了应有处罚,可能导致再次发生类似悲剧的链条并未断裂。

  2003年初,湖北青年孙志刚惨死于收容所救治站护工、“仓头”的拳脚之下。这一事件为收容遣送制度签下了一纸“死亡通知书”。然而六年多时间过去,类似悲剧却还发生在看守所、监狱的围墙之内。李荞明之死表明,一旦权力不受制约和监督,在一般公众视野之外的看守所、监狱等灰色地带必然成为“法外飞地”,极易发生狱霸逞凶闹事、狱警敲诈勒索甚或二者互相勾结等非法现象。

  这还仅仅是李荞明之死的一个面向。更值得深思的是,一旦相关部门和官员为自身利益计,视人权和常识而不顾,今日这个“躲猫猫事件”真相大白,明天也许还会发生别的什么“瞎子摸鱼事件”。李荞明身亡后上演的“周老虎”晋宁版,除了表明当地公检机关和官员为逃避自身责任而不惜牺牲真相,恐怕没有更加合理的解释。当地公安局局长、副局长或行政记大过或免职,当地看守所所长、副所长及涉案民警或撤职或辞退,真正原因或在于此。

  回过头来看,这桩案件并不离奇,若非当地公检机关和公众玩起“躲猫猫”,甚至不会引起那么大关注度。个中教训也并不复杂,公权力的运行不仅应当置于公众监督之下,而且必须直面公众监督。倘若当地公检机关一开始就意识到这点,大概不会那么急切地把自己逼进死胡同。特别是在“总理也上网”的网络时代,公权力部门玩“躲猫猫”的成本大大提高了。这场戏才不过15天就玩不下去、走光了,那些动不动想搞暗箱操作的公权力部门和官员,今后还能不三思而后行?

  为筹办婚礼而上山砍树的李荞明终于等到“迟来的正义”,却再也等不到那场属于他的人生酒宴。他的家人和未婚妻,也不得不为这场“非正常死亡事件”吞下哀伤的泪水。然而,这桩悲剧如若不能引起更深层次的制度性反思,李荞明之死也仅是一个人的悲剧而已。就在李荞明身亡的同一间监室,三年前也有一名男子“突然死亡”。这是否另一场设定好的“游戏”结局,现在没有人知道。但可以说,只要权力监督依然存在制度漏洞,“躲猫猫”还会在一些公权力部门中流行下去。

  作者:魏英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真相何日不再“躲猫猫”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民主 说:,

    2009年03月03日 星期二 @ 02:24:27

    1

    制度不变,悲剧不灭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