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万然: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两会期间,提交提案“建议牡丹为国花”的全国政协委员宗立成在其博客说,“去年10月28日,孔子第77代嫡长孙、末代‘衍圣公’孔德成先生在台北病逝,孔家传承了77代、950多年的‘衍圣公’称号也因此宣告落幕。我来自孔子的故乡,从小就感受到孔孟礼仪、文化的熏陶。孔先生去世后,‘衍圣公’的封号不复存在,在我看来,是一种文化载体的沉匿。今年是孔子诞辰2560周年,我提议为孔子的后裔正名,为儒家文化的发扬光大继续竖起一面旗帜,以国家的名义恢复‘衍圣公’的称号。”他说,“公元1935年,民国政府取消‘衍圣公’,改为‘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生于1920年的孔德成先生,便成为末代衍圣公,首任祭祀官。”那么,“衍圣公”的封号在1935年就终止了,正如溥仪,被推翻后就不是皇帝,不能说宣统皇帝当到逝世。

  要求恢复“衍圣公”封号的不仅仅是宗委员,2008年11月2日,齐鲁电视台《每日新闻》提议为孔子后裔正名,恢复册封“衍圣公”。该节目表示,“衍圣公”的称号具有很强的历史文化意义,便于孔氏家族的血脉传承。在今后的祭孔大典上,如果由“衍圣公”担任主祭官,比目前由官员来主持显得更为名正言顺,对全球华人也更有号召力。并举行观众“公投”妄图把册封“衍圣公”作为民意叫板我们的社會主義制度。作为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长孔祥林当然更加不遗余力力挺这种封建色彩的册封制度,看看能否争个“衍圣公”当当,吃俸禄,分田地,子孙后代尽享荣华富贵。

  当然,要求恢复“衍圣公”封号的建议也受到不少专家、学者的猛烈抨击。我们知道,早在奴隶社会,中国就有了分封制度,王封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到了刘邦做皇帝,分封功臣和子侄,王成了首席封号。在民主社会重提分封,是对民主的挑战,是封建残余思想的死灰复燃。

  挺封派认为,我们国家可以册封班禅,英国女王能授爵位,为何现在就不能册封衍圣公?是的,册封班禅,是对西藏宗教的尊重和保护,是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允许的;英王授爵位,是其制度决定的,他们是君主立宪制。我们早在辛亥革命就推翻了封建统治,封建世袭制度也就灭亡。王侯将相宁用种乎!再提分封爵位,那就是封建复辟。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社會主義国家,已经没有帝王将相,再来封王封侯,由谁来封?难道我们要学袁世凯恢复帝制,留臭万年?

  假设孔子的嫡系后代能封公,那么,人文始祖炎黄两帝的子孙就不能封个帝号?孟子的嫡派后裔肯定也要求恢复封号了,第一个农民起义的大王陈胜的后代也要不要给个张楚王当当?还有李世民的后代,李自成的后代,洪秀全的后代,是否也要封为唐皇、闯王、天王呢?孙中山的后代是否要封为大总统呢?那我们的国家不是倒退到封建世袭王朝?

  作者单位:广东省 汕尾市 汕尾日报社

  作者:王万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