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殊:破除体制性障碍,打开就业大门

  就业是民生之本,劳动乃天赋人权。当我们看到人才招聘会万头簇动、大门被挤坏,几十人、几百人甚至几千人竞争一个职位的热烈场面,环顾身边大量失业和没有工作的同胞(包括一千万大学毕业生和二千多万农民工),都会感慨万千,深深地感受到中国就业问题的严峻。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不利影响,使中国就业问题雪上加霜。就业问题将成为中国头号的社会问题。

  为此,解决就业问题要有新思路新举措。国家要把解决就业作为中国发展的战略性和全局性问题来谋划来运作,及时破除阻碍人的发展和国家发展的体制性障碍,为人和生产力的进一步解放开拓光明的前景,在改善发展环境、促进人的发展上做出积极的努力。因为,安居乐业是公民的基本要求,也是国家强盛的基础和象征。

  一、树立“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的理念

  近年来大批中小企业的倒闭表明,中国过去长期依赖的人口红利和降低人力成本发展经济的做法已经走到尽头,必须落实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这一核心,树立新的人力资源理念,通过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提高自主创新能力,降低制度成本(而不是劳动力成本),实现中国又好又快的发展。

  发展的本质是人的发展。发展战略要以人为中心,开发人力资源,积累人力资本,满足人的物质和精神需要,维护人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权益,以人的发展推动社会发展。发展经济学之父张培刚先生特别强调工业化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人的需要,工业化和经济发展过程必须依靠人,即必须充分发挥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而要想充分发挥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一方面必须为人提供好的制度环境,另一方面必须为人提供好的物质条件,与此同时还必须增加人力资本投资。

  这一理念,与马克思主义的“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和中国“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是一致的。中国解决就业问题首先要树立“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的理念,尊重人才,尊重知识,尊重劳动,尊重创造。各级政府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应该有所作为,通过促进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实现对人的动能与人力资源的全面开发。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中心特约研究员章星球先生提出,中国要把人的发展放到发展的第一位,扩大人力资本投资和促进经济与人协调发展是解决就业危机的对症良药。推行国退民进战略,省出大量资金,把公共财政的投资方向转向人力资本,中国就业危机就会迎刃而解。而具体的措施不外乎三点:一是扩大教育福利,争取让每个公民都可以获得高中以上教育,从而使教育成为最大的就业缓冲器;二是增加劳动者社会再教育机会,通过减少人均工作时间增加就业机会;三是切实保障劳动者基本生活权益,通过增加劳动者正常生活消费时间以增加社会就业机会。

  他还提出了以扩大国民主观知识财富为终极目的,以实物财富和货币财富为手段的模式。这种模式一方面因为可以使国民把更多的时间用于自我的发展,因而降低就业供给,另一方面由于人的个性张扬、创新精神勃发而开辟更多就业空间,因而从供给和需求两方面都有利于缓解就业危机。同时还可以通过生产技术与管理创新、降低制度成本而不是劳动力成本来增加货币财富。这种模式,与中国建设学习型社会、创新型社会相吻合,与目前中国扩大内需的导向相一致。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党国英的最新研究也证实:如果能严格执行《劳动法》,下决心解决劳动者加班报酬问题、城市居民兼业问题和童工问题,全国就业岗位有可能增加4000万左右。如果再能够加强居民收入调节和监管,适当提高个人收入所得税的累进率,努力打破就业的部门垄断,就业岗位还可以增加。因此,要通过认真贯彻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来加快城市化进程。

  就业和民生是宏观经济中应当关注的最重要的指标。凯恩斯的宏观经济理论,就是以研究失业问题为主要对象而创立的。不考虑就业的宏观调控,在现代国家中是不可想象的。目前中国“保增长,调结构,扩内需”一定要与扩大就业紧密结合起来,而不能唯生产力、搞GDP崇拜,只是想方设法让老百姓掏钱消费,刺激经济。

  二、破除体制性障碍,促进人及生产力的解放

  现实社会中,对民营经济的歧视与限制,对个体工商户的吃拿卡要随处可见,民办教育、医院、媒体、金融等服务业经常遭遇排挤与治理整顿的厄运,公民创业面临准入、资金、技术、户籍等诸多困境。

  世界银行行长沃尔夫威茨2006年“中国行”后指出,“中国应当为每一个人提供公平的发展机会,以实现收入公正的最终目标。缺乏机会,就让人失去了发展的信心”。这个机会,对于创业者而言,就是公平获得创业的机会。

  因此,要充分发挥服务业、劳动密集型产业、中小企业、非公有制经济在吸纳就业中的作用,促进自主创业、自谋职业,以创业带动就业,就必须破除现在的一些体制性障碍,破除特权阶层和既得利益集团对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资源的垄断,对广大民众的禁锢、压制与侵犯,降低制度成本(而不是劳动力成本),在市场准入、财税金融、经营用地等方面提供便利和优惠,对自主创业进一步降低门槛,给予更大支持,人及生产力的解放才能实现。

  破除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的垄断,提高第三产业内部结构升级,大力发展服务业。现在一些仍然垄断的领域应尽快向社会开放,允许所有公民与组织自由参与,实行公平自由竞争。政府要放松管制,加强服务,以增加就业。要消除过高的进入门槛,吸引多方投资与人员加入。这也是“小政府,大社会”的必然要求,现代社会建设要求政府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通过大力培育非政府组织(汶川地震和奥运会期间,民间组织和志愿者队伍起到了较好的作用),逐步从社会领域退出,众多的社会民间组织将会容纳更多的社会成员加入,消化就业压力。人们可以自由地在这些行业创业、创造,被抑制的行业焕发活力。把资源重新配置到服务业部门,更好的医疗、教育和文化娱乐会让中国人生活地更加健康快乐。党政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应该从大学接受更多的毕业生,一方面可以改善其整体结构和创新能力,同时也可以减轻社会就业的巨大压力。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在《解放小摊贩,扩大城市就业》的演讲中提出,对以往被制度非法化的群体要进行“解放”。摊贩经济是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利于增加GDP,可以解决很多人的就业。台湾地区有摊贩44万余人,按大陆人口推算,大约在3000万。不能仅仅为了创建文明城市,不顾百姓生计,对个体商贩任意的粗暴的驱赶、罚款,而应该开发更多的区域,让无业者摆摊设点,自主经营。

  媒体资深人士提出,挖掘家政服务潜力可增1400万。全国城镇现有1.9亿多户,即使平均有15%的需求率,也可提供2900万个就业岗位。也就是说还有1000多万个潜在工作机会隐藏在城市深处。以平均每10个家政服务员需要一个管理人员计算,这一行业还能吸纳上百万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家政管理人员。

  另有媒体人士提出:牌照管制人为消灭了大量的出租车司机就业机会,如果实行自由市场竞争制度,服务价格将下降近50%,更多的消费者会选用出租车,出租车数量至少增加一倍。2008年末全国出租车不少于100万辆,如取消管制,会至少增加100万辆出租车,以每辆车两个司机计,至少增加200万个出租车就业。

  鼓励创业,促进中小企业的发展,最关键的是通过立法和行政体制改革,消除政府部门利益造成的政策和制度性障碍,对个体和中小企业的争利,减税让利,大规模减少行政事业单位的收费和罚款。个人创业和微型、中小企业发展了,中等收入的人口增多,因失业而贫困的人口减少,可以显著改善贫富差别的格局。创业、投资和充分的就业,是实现初次分配公平的基础。

  大力减轻税费负担,创造良好发展环境。中国是世界上税费负担最重的国家之一,各种名目繁多、莫名其妙的税费,阻碍了个人和企业发展。财政收入的增长超过国民收入的增长是十分危险的事情。花钱最少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要缩小政府规模,精兵简政,反腐倡廉,建设廉洁政府,降低制度成本。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中国应实行低税率和减少各种税费,创造出适合企业生存发展的气候和土壤,各类企业就会像雨后春笋一样破土而出并茁壮成长;也就等于栽种了枝繁叶茂的梧桐树,一定能引得外商投资的凤凰来。当造就出一个完善的投资发展环境时,那些具有创业才能的人会脱颖而出,成为企业主或老板。每多一个老板就会少一个求职者,当劳动者中有愈来愈多的人成为企业主或老板时,劳动力市场上的供求关系就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中国就有可能解决就业这一世纪难题。

  中国的改革开放从某种程度上讲,就是对人的种种禁锢逐步解除,过去不允许国民做的事现在可以做了,人及生产力获得了一些解放,释放了中国人民勤劳创造的才能,从而促进了经济社会的发展。中国今后要实现又好又快的发展,就必须把人的解放和社会的开放放在首位,为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铺平道路。

  每个人都希望成才,人人都希望成就一番事业,创造财富,惠及子孙,回报社会。只要政府创造了适宜创业和发展的社会环境与条件,放手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和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聪明勇敢勤劳的中国人民就能够创造出新的人间奇迹和无与伦比的文明。

  作者电子邮件:Email:nxz6666(at)sina.com

  作者:张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破除体制性障碍,打开就业大门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