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辉:北京律协直选风波的广泛性启示

  从2008年到2009年,北京一些不合时宜的律师一直在折腾,要在北京律师协会闹直选。当局有人说他们是“少数不明真相的律师”,其实也是的。从一开始,不知道天高地厚来回折腾的就哪一些人,百十号左右。当然,还有一些局外人,也是不明真相的,或者是别有用心的,他们为这些人叫好加油,这些局外人里面也包括我。

  现在又是一年一度的两会期间,电视里表演着几十年如一日的镜头。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恬不知耻地在镜头前亮相:“人民选我当代表,我当代表为人民”。我禁不住弱弱地问他们:你们真的都是人民选的吗?我之所以有这样弱智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我头脑里的观念和我看到的表象反差太大。在凯迪网络猫眼看人,时不时有人发帖说,谁选过人大代表到此留名,结果直到帖子被锁时止,数千人往往没有一个是真正选过人大代表的。玛勒戈壁上的草泥马,难道真的是一匹马?

  2009年的3月4日,我确然看见了一匹玛勒戈壁上的草泥马。北京市律协代表选举工作委员会和朝阳选区选举委员会公然地违反自己制定的“选举办法”和“选举工作方案”,肆意践踏“公开、公正、民主”的选举原则,非法、多次侵害独立候选人的被选举权。前几天的第一轮选举中,选票上除了官方指定的候选人外,还有“另选他人”一栏,于是,几个众望所归的“折腾分子”如张立辉律师、程海律师、童朝平律师、唐吉田律师和杨慧文律师赢得了高票数。在此背景下,北京市律协代表选举工作委员会和朝阳选区选举委员会做出了伟大光荣而正确的决断,在最后的选举中,果断地把选票上的“另选他人”一栏去掉了,并且声明:谁要另选他人,就是废票。同时,在选举现场,警察、城管和不明身份的人趾高气扬,摆出一付决战的面孔和姿态。很好,很强大,我们不得不佩服某些人勇于将无耻进行到底的气概。

  选举问题里面包含公权力合法性的来源,关乎一个政权的生命。在民主国家,大家一起制定法律,一切按照规矩办,既然是打牌,那么谁都有出牌的权利,这是一种选举;但是在中国,表面上大家都在一起打牌,但赢家总是既定的人,其他人没有出牌的机会,这是另一种选举。国外的领导人上台叫第几任,这是选举产生的;国内的领导人上台叫第几代这是祖传下来的;所以中国的选举其实是祖传式的选举。在一个权力社会,一切规则和现象都是从权力中心复制出来的,古人都知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当今的中国社会,在冠冕堂皇的首都,出了律师协会这样的选举怪状,人们也该认真思考一下了:我们的社会究竟是哪一根上梁歪了?

  选票是什么?选票是公民的政治权利。投票就意味着把自己的政治权利移交,由别人代替自己使用。北京市律协代表选举工作委员会和朝阳选区选举委员会一方面不允许律师们做独立侯选人,一方面有要求律师们必须选他们制定的御用候选人,这是明目张胆地搞假选举,悍然剥夺他人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这在法律方面是犯罪,这在人道方面是不把律师当人。你拉几卡车猪来选举,也一定能和目前的结果一样合乎你的心意,那么,这些律师算什么?他们还有思想吗?他们还有欲望吗?他们还有人性吗?

  长期以来,中国各种选举中都存在一大怪现象:一些“三不”(即:不与选民见面、不征询选民意见、不向选民做出承诺)候选人往往以高票堂而皇之地当选。这样的选举今天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在北京律师的眼前。在我看来,这样的选举是对公民政治权利的作践,是不能原谅的国家级耻辱。这样的选举,有什么积极意义呢?它的存在,就是培养人民对政治,对国家,对社会的淡漠,成为驯服工具,成为中国人自己统治下的“良民”,比做日本人的“良民”还要驯服的“良民”。有时候看着一些哥们反日反美的时候很起劲,而反对社会不公的时候就很脓包,看着看着,很无语。日本人统治我们年头有限,独裁者统治我们何日方休?

  选举大概是从西方兴起的,但西方人并没有因此申请专利。既然选举不是西方的专利,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学西方的选举呢?过去是皇族的天下,当然不允许选举,要是选举出来一个草根皇帝岂不荒唐!皇帝下台以后,中国一直是党国体制,这个比皇帝更厉害,无孔不入,更加不能选举了。于是,从满清到现在,中国一直在抵制自由而公正的选举,最近高层一些人高调反对普世价值,就是明证。过去我们把民主、自由、平等、人权这些东西都拒之门外,导致了长期的闭关锁国,丧失了不少发展机遇。今天又有人把竞争式选举归入西方民主,只能使我们自己在发展民主的问题上陷入被动,实不可取。

  北京第三届人民代表进行选举的时候,就有人质疑选举方式,于是,北京市长彭真邀请刘少奇去解释,于是,刘少奇解释说: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劳动人民翻了身,做了自己的主人,之所以不能实行“普遍、平等、直接、无记名投票”的民主选举,是因为“中国大多数人民群众,主要是劳动人民还不识字,过去没有选举的经验,他们对于选举的关心和积极性暂时也还不很充分”。刘少奇列举了三个理由,第一,是“劳动人民还不识字”,第二,是“过去没有选举的经验”,第三,是“他们对于选举的关心和积极性暂时也还不很充分”。这三条理由,即使当时存在,但是,60年之后,还依然存在吗?就算还存在,也不会在律师界存在吧?第一,律师都识字;第二,律师都懂法,不发愁选举经验的问题;第三,北京律师这两年对律师协会的选举还真是莫名其妙地积极。

  但是,权力是有垄断属性的,就像资本具有嗜血属性一样,在公民社会中,权力和资本都应该得到合理的约束。中国是公民社会吗?不是,所以在中国权力必然也被垄断起来了,这就是所谓的“某组织领导一切”的问题。有了这个问题在先,其他各种问题都是玛勒戈壁上的草泥马;有了这个问题在先,刘少奇死于非命也就没啥希奇了;有了这个问题在先,一切独立候选人都是非法的和不合时宜的;有了这个问题在先,北京这几个小律师折腾也是白折腾。

  好处可以给你一点,但权力不能被你瓜分,这就是独裁。但是有一些人吃了一点好处,就忘记了什么是独裁,律师界其实也有这样的人,并大量存在。“折腾分子”如张立辉律师、程海律师、童朝平律师、唐吉田律师和杨慧文律师等一些人闹选举,北京律师圈子里冷漠的人多了去了。北京有成千上万的律师,如果都能站出来支持独立候选人的折腾,何至于让危害律师的“婆婆”得逞?好了,这下独立候选人被打下去了,以后北京律师们可以继续为“婆婆”交“份子钱”,继续接受“婆婆”各种莫名其妙的惩罚。

  一个社会分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我们真的不该轻视统治者的无耻,也真的不该轻视被统治者的懦弱。统治者在犯罪,被统治者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包庇纵容不说是犯罪,至少也是不负责任。你觉得独裁者高大,那是因为你跪着!北京律师“折腾”选举,居然“折腾”成这个样子,我们该为专权者愤恨,该为懦弱者忧虑,该为站起来了的英雄们喝彩。

  这些善良而正直的律师,张立辉律师、程海律师、童朝平律师、唐吉田律师和杨慧文律师,他们都积极在法律原则下解决社会问题,都想用温和的方式解决矛盾,但是当局没有对他们进行积极的回应和有效的引导。那么,问题又会积累更多,这个社会的问题其实就是这样积累起来的。中国这个大的社会金字塔早已是一个问题金字塔,已经很脆弱了,如我的朋友所比喻,它是一座“冰塔”。社会问题该怎么解决?目前看不出来有什么良方妙策,因为一切良方妙策都要被扼杀在萌芽状态。或许,这个社会在等待属于它的最后一个救命稻草。

  自由、民主、法治、宪政和公民社会,这是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梦想,中共早期的各种公开言论里也是包含着这样的梦想引导中国人民跟着它前行,但是,一代又一代人头上长满了白发,这些梦想一样是画饼一张。有什么样的统治者就有什么样的被统治者,但是也不要忘记了,有什么样的统治者就有什么样的反抗者。

  当初的俄国就有苏维埃和国家杜马并行的转型局面,那么,北京律师和律协的抗争如果还要继续下去,或许会走上这样一条道路:你搞你的,我搞我的。这样一条道路如果能被北京的律师们走通,中国的和平转型或许就真的有了一个样板。当然,如果这样一条道路走不通,北京律师会采取另外的一些方式,那么,这也启示着中国必须采取另外一些方式。

  作者-张辉

  2009.3.4

  作者:张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北京律协直选风波的广泛性启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