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曼:且将冷眼观日本看你抵赖到何时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日本国东京地方法院对日本侵华战争中国受害者敬兰芝、王亦兵、李秀英、高熊飞提起的索赔案件(七三一部队案件、南京大屠殺案件、无区别轰炸案件)作出判决:日本政府毋须对二次大战受害者或其遗属作出赔偿及道歉,驳回原告所有诉讼请求;诉讼费由原告负担。

  一九九五年八月七日,七三一部队活体实验受害人的儿子王亦兵和七三一部队活体实验被害者的妻子敬兰芝、南京大屠殺受害者李秀英、永安市无区别轰炸受害者高熊飞等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向中国受害者致歉、认罪和赔偿。

  一九四三年,王亦兵的父亲王耀轩和王亦兵的哥哥王东生,在大连从事地下抗日工作时被日本宪兵逮捕,父子二人双双被送往哈尔滨平房七三一部队做活体实验,惨死其中。

  一九九三年王亦兵一退休,发誓要为父亲和哥哥讨回公道,为中国民间索赔工作开个头。他经多方搜集追寻,取得了日本侵华时期原日伪军警机构的原始罪行资料、侵华日军战犯口供、现仍在世的曾亲手加害其父兄的原日本宪兵的证词等大量有力证据,在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索赔案件律师团的帮助下,正式起诉日本政府。

  对这个案件的判决结果,又一次证明了日本政府“不道歉”、“不谢罪”、“不赔款”的“三不”无赖嘴脸。一个在世界经济和政治事务中有着一定影响力的国家,居然采取如此“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而且居然把日本忍者的工夫用在这里,坚持了半个多世纪,而且分明打算就这么一直赖下去,直到——我简直无法预料,一衣带水的日本朋友们,究竟能赖到何时。

  中国有句俗话,叫做“人要不要脸,老天也难管”。说的就是当一个人大耍无赖的时候,那是连老天爷也无可奈何的。不过,这毕竟不是某个人,而是一个大国,一个自认为人种最优秀、世界各国都是其郡县的大国,他想赖掉的,不是仨瓜俩枣的鸡毛蒜皮,而是数千万被虐杀的人命,而是一座座化为焦土的城市和乡村。这个大国有一个最显著的特点,那就是欺软怕硬。

  1937年日军进攻南京时,把美国舰只巴内号误认为是中国军用船并将其击沉。日本立即道歉、谢罪,赔款221万美元,撤换并处分第二联空司令官。日本政府是欺软怕硬的,日本国民欺软怕硬的心理也毫不逊色于政府。当时的美国驻日本大使格鲁,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自从巴内号报道后,各界代表、来访者、信件、捐款象潮水似地涌到使馆。各个阶层、各行各业的人,从政府高级官员、大夫、教授和企业家到学校的小学生,都来表示道歉和遗憾,他们对本国的海军所做的事情感到耻辱。一位穿着讲究的妇女,在使馆办事处的门后突然剪掉自己的头发,连同一只石竹花环一起交给使馆工作人员。有的日本人为自己祖国的耻辱而恸哭。我们所到之处,都有人向我们表示歉意。贵妇人和政府高官的夫人们,瞒着他们的丈夫访问阿丽丝(格鲁夫人)。”

  与此同时,南京城里大屠殺正在进行。日本民众又是怎样表现的呢?全国各地举行提灯游行庆祝,成千上万的人涌向皇宫,举国狂欢的气氛是如此热烈。

  1986年,日本《文艺春秋》杂志社登了一篇胡说八道的文章,说南京大屠殺是中国人“设想出来的”,“战争中有人死亡是正常的现象。”该社又多次鼓吹修改教科书,从八十年代至今,一直扮演着篡改侵略历史,企图为侵略翻案的可耻角色,面对中国等亚洲各国的一再强烈抗议,不理不睬,我行我素。1995年,同样是这家杂志社,它属下的一份叫做《马可·波罗》的月刊,发表了一份大放厥词的文章《战后世界史最大禁忌——纳粹没有毒气室》,说纳粹德国没有用毒气屠殺犹太人,犹太人表示谴责,以色列表示愤慨,于是,《文艺春秋》杂志社宣布,《马可·波罗》从此停刊,这还不算,社长又宣布辞职。

  在道歉和赔款问题上,日本同样是欺软怕硬。

  对朝鲜和韩国:南北朝鲜在日本殖民占领时代,男人被强迫当劳工,当炮灰,女人被拉去当慰安妇,受害者和他们的子孙成立了“三菱受害者遗属会”、“同志会”、“太平洋战争遗属会”、“同进会”“韩国独立运动家联盟”等组织,几十年来不断进行各种索赔行动。在他们的努力下,日本的百般抵赖大大收敛,并作出了至今不肯对中国作出的道歉与谢罪: 1990年9月访问朝鲜的日本副首相金丸信被迫公开讲“对本世纪的一个时期,我国给贵国带来的痛苦,表示深刻的反省和谢罪。”接着,日本自民党、社会党和朝鲜劳动党一致通过《三党共同宣言》,其中有这样的话:“日本就过去36年间给朝鲜人民带来的不幸和灾难以及对战后45年朝鲜人民受到的损害进行公开、充分地谢罪,并给予赔偿。”1992年1 月29日,日本首相宫泽喜一在日本国会如是说:“战时皇军强征慰安妇的事件是无法否认的”,日本政府“对朝鲜妇女遭受的无法形容的痛苦真心谢罪,并感到良心的谴责”。

  经济赔偿方面,1962年,日本和韩国达成一揽子协议,日方无偿赔款2亿美元,有偿赔款3亿美元,民间合作资金1亿美元。

  对新加坡:当年日本鬼子在新加坡屠殺了2.5万至5万名华侨,并强迫成千上万的华侨做苦工。1963年8月25日下午,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主持召开了追讨血债群众大会,参加者达十万之众。主席台两边写着一副对联: “枯骨未泯,生者敢忘情,试问冤魂何托?” “日凶赖债,血债从头数,且凭众志力争!”

   会上,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义愤填膺地发表演说,群情激昂的民众鼓掌通过了三项提案:

  1.联合马来亚、沙劳越等国采取共同步骤,向日本追讨血债。  2.血债不还,就发动人民开展对日本不合作运动。  3.不达目的,就要求政府停止准许日本人入境。

  一系列的索赔行动,取得了一定成果。1966年10月,日本政府无偿提供给新加坡30亿日元,1967年又援助30亿日元。1970年10月25日,日本向新加坡提供贷款,作为某种象征性补偿。

  对菲律宾:菲律宾人明确声明,不解决赔款问题,就不与日本恢复邦交关系。经过多年努力,1956年5月9日,菲日双方签署了《赔偿协定》和《关于经济开发借款的公文》,规定日本对菲律宾的赔偿金额为5.5亿美元。另提供2.5亿美元的长期贷款。

  对泰国:1955年7月9日,泰日双方签署《日泰特别日元协定》,日本付给泰国54亿日元,另向泰国提供96亿日元的资本货物与劳务。

  对印尼:19958年,给印尼2.2亿美元的产品与劳务赔偿,4亿美元的长期贷款和商业投资。

  对中国:1945年9月2 日,日本在战败投降书上签字开始,中国国民党政府即开始了对日索赔事宜。拟订了《责定日本赔偿损失之说帖》,确定日本应赔偿直接财产损失313亿美元,间接财产损失204亿美元,合计财产损失517亿美元(未包括东北、台湾和海外华侨所受的损失,未包括被杀害的中国人的伤亡损失)。由于当时国内国共对峙的形势所限,再加上国民党政府对日索赔的决心不大,统计工作肤皮潦草,索赔数额大大失真。据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较为准确的计算,直接经济损失为620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5000亿美元。这个数字是按抗战时期的美元计算的,如果拿到今天,加上利息是多少?

  1942年12月,美国提出一个临时方案,中国好歹从日本得到了三批设备,折合金额约1512万美元,加上后来又接受的物资一批、军舰18艘和部分被日军攫取的文物,折合金额696万美元,总计2200万美元。

  这点所谓的赔偿,别说全中国人民,就连蒋介石也深觉无法对活着的以及死去的父老乡亲交代。1948年以后,国民党政府又几经交涉,提出索赔2亿美元的要求。得到美国扶持的日本,态度骄横地予以拒绝。国民党最终放弃战争索赔。

  1988年中国人民觉悟到民间索赔仍然是国际法惯例和国际公约所法定允许的事情,马上开始了一系列的索赔行动,但是,这些索赔,均遭日方无理驳回。目前,中国国内民间索赔活动风起云涌,1999年9月18日,大陆第一家网上(民间)对日索赔协会宣告成立,并推出了第一个个人网页《抗日在线》(http://haogq99.topcool.net),聚集在几代中国人心中的血海深仇决不是可以抵赖掉的。花冈惨案见证人耿谆老人讲得好:“纵使千秋万代,我们的子孙也要永无休止地讨还血债。”

原载[南京大屠殺http://www.cndream.com/njkill]

  作者:赵曼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且将冷眼观日本看你抵赖到何时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