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辉:胡星斗要折腾一下

  胡星斗,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中国问题学创始人。

  胡星斗,长期以来从事中国问题的研究,并提出一些似乎“触手可及”的解决方案,同时又以文字为武器积极介入到一些民间维权事件中,付出了努力,也获得了成果,为此,星斗先生在学界和民间都赢得了满堂喝彩。这些满堂喝彩中,包含着人们都星斗先生的不尽敬意,但这些敬意不是一些漂亮词汇所能充分表达的。

  笔者曾经和星斗先生谈起过他个人的性质问题,他说自己只是一个有独立思想和品质的公共知识分子,对政治也有一定的看法,但星斗先生矢口否认自己是一个政治反对派。星斗先生还表白说:在这样一种社会气氛中,为了安全地生存,自己坚持不与各种派别结盟的策略。从此我们可以看出,星斗先生是一个企图探讨并解决社会问题的一个独行大侠。

  还有一次,笔者和星斗先生谈到社会转型的问题,他表示对中国社会的转型时间寄希望于15年以后。因为星斗先生有这样一种认识在先,所以他在探讨中国问题的时候提出了一些看似折中的方案。这些方案在大多数人看来是有益的和可行的,但在政治反对派看来是不彻底的和妥协的,甚至有有害的,而当局对他的方案也是嗤之以鼻,不予理睬。从此我们可以看出,星斗先生从来不以攻击当局为己任,并愿在当局的“局中”为推动社会进步做一些贡献。

  胡星斗,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为了展示自己而不得不在香港注册了一个中国问题学学会,他为了展示自己不得不自费办了一个形象网站。他要用这样一些方式把自己关于社会治理的良苦建议告诉当局和民众,以期得到认同和采纳。但是,就在最近的几天,星斗先生的中国问题学网站被封了,理由是:有害信息。于是,星斗先生愤怒了;于是,星斗先生的一些朋友也愤怒了,当然,里面包括我。

  于是,星斗先生要折腾一下,星斗先生的朋友们也合计着要折腾一下。我们要做什么呢?我们要起诉具有违约责任的网站空间供应商,我们要声讨关闭中国问题学网站事件的背后的黑手。

  如果要谈自由,起码可以说,良心的自由和言论的自由是人类第一等的自由,如果星斗先生没有这样的自由,所谓的自由就是空谈和欺诈。表达意见达到自由是人类基本的自由,这个原则写在联合国的宪章里,中国也是联合国的成员国,并且是常任理事国,并且还时常声称要做“负责任”的大国,那么中国政府就有责任保护中国人民的这些基本自由。在国内连人民说话的自由都不能保证,凭什么到国际上去“负大的责任”?

  如果要谈法治,就要一切依照法律办事,政府、政党和公民都在法律的规范下行事,概莫能外,由此我们问:一个小小的空间供应商凭什么关闭星斗先生的网站?一个小小的地方网监室就能自行侵犯一个公民的权利?如果星斗先生的言论有什么违反法律的地方,应该有人起诉他,如果星斗先生的言论没有违反法律的地方则不应该关闭他的网站,这是基本的常识。

  胡錦濤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大会上说:“要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其中,“不动摇”和“不懈怠”都是老生常谈,陈词滥调,惟独“不折腾”一词引起了国际国内的广泛关注,并有不同的解读,有人说“不折腾”就是按照鄧小平开辟的“邓式改革”路线走下去;有人说“不折腾”就是不再推出大的改革举措,一切问题都在现有的体制框架下解决;有人说“不折腾”就是一切按照尚不明朗的“科学发展观”运筹,其他的社会运筹方案一概排除。

  1949年以来的60年间,中国共产党犯了很多错误,所谓的“折腾”都是中国共产党的错误引发并主导的,这些年间,“折腾”基本不断,“不折腾”的时期很少很少。因为“折腾”得太多,所以,一般小老百姓们其实很恐惧“折腾”,他们中间即便有个别不安定因素动了点别的心思,也没有动摇中国社会的“折腾”大局。当前的社会局势,社会矛盾积累很多,都不是一时一刻所积累起来的,而是60年积累起来的,相信当局也想解决这些矛盾,使社会进入良性运转的轨道。但是,要想“不折腾”首先必须解决“折腾”的根源问题,包括经济体制问题,包括政治体制问题,包括文化体制问题,都要解决了,才能激发社会各方面的活力,使整个社会和每一个人都有前途,这样才能“不折腾”。

  所以,“不折腾”不是掩盖问题,掩盖社会问题只会导致更大的“折腾”。“不折腾”首先提出问题,尤其是应该叫胡星斗这样喜欢提出问题的人多提出一些问题,然后综合社会各方面意见,并通过社会各方面的力量的综合使问题得到善意的解决。

  言归正传,胡星斗这次愤怒了,我们这些朋友都跟着愤怒了,我们要按照中国现有的法律折腾一下,我们要解决胡星斗的问题,并为胡星斗解决中国的问题铺平道路。当我们为一千个和一万个胡星斗们把问题解决了的时候,这个社会才能“不折腾”,我们的最终目标也是“不折腾”。

  2009-3-29

  作者:张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胡星斗要折腾一下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