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基础教育伴终身

  “基础教育”从字面上理解即打基础的教育,从启蒙开始,学前教育、小学教育、中学教育打下今后学习与工作的知识与能力的基础,谓之基础教育,这是对任何人都不可或缺的,正如修建房屋时埋在地下的基础工程,它的坚实与否决定了整个建筑的质量与命运,所以基础知识、基础技能、基础教育的成果真是受用终身,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从另一方面来看,房屋是建成之后便定了型,而人的成长与发展却不是这样,它更象一株不断生长发育着的树木,基础教育正如这树木的根系,它是伴随着人生学习与发展的需要而不断扩大与加深着的,树木向高空发展壮大的同时,它的根系也不停地向大地延伸与发展,据说看得见的地面上的树木有多大它地下看不见的根系便有多深,这根系就好比基础教育,它开始的阶段虽是在中小学,但在中学以后,在大学,在大学以后……,在人的一生中都如支撑那参天大树的树的根系一样需要不断地发展与充实。提出上述说法,谁都会赞成并有同感。

  可是在现实中我们看到不仅是在基础教育的重要阶段的中小学受应试教育的严重干扰,素质教育难以落实,对中学以后的基础教育就更不被重视了,在专业教育阶段只重视专业技能的传授与培训,却十分忽略相应的基础教育的充实与发展,我亲耳聆听过一位省重点中专的教学校长在全校教师大会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命令教师:“不要讲原理,只要教会学生操作就行了,……只要反复地练就行”!一位大专学院的教学副院长在安排教学时竟公开规定不管上什么课的教师都必须结合教学订出计划要训练学生一件看得见的操作技术,(据悉,这是到兄弟学校取经,学习向市场展示学生、推销毕业生,以争取生源的先进经验)。欧美许多先进国家在大学很重视通才教育,广泛实行学分制,学生的选课也十分宽泛,在我国从五十年代起办大学强行推行苏联模式,批判通才教育,院系调整强使大学专业化,砍去许多人文学科,后来更一度停办了所有文科,理工大学一律变成了工学院……长期以来,在大学及大学后的教育中形成了强调专业性、忽略基础性的定势,大大削弱了大学阶段的基础教育,甚至相应地在中学建立起文理分科的应试教育体系,……在片面高呼“教育为无产階級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口号下使基础教育长期地削弱以致缺失。埋在地下的根系是看不见的,而只有露出地面的华丽枝叶才被人欣赏。近年来在教育市场化的冲击下更使原有的功利主义教育膨胀,遍地开花的职业技术学院、随处可见的‘分校’‘联办’,其中较好的在实际教学中也只是追求技术操作培训而已。需知,若单纯搞什么急功近利地针对性特强的对口培训是培养不出来真正人才的,例如若问世界上什么职业最重要?肯定是国家元首,可世界上居然没有一所大学开设国家元首系,各国元首的学历专业竟五花八门,无一对口,想想理应要开设元首系才对,还要设博士点、博士后工作站,让元首系博士来治理国家。可是现实没有元首系,原因恐怕是做元首需要更充实的基础知识、实际经验与社会信任和机遇。所以,真正的人才是更需要充实的基础教育的。础教育是以人为本的教育,其的核心是人的基本文化知识与素养的充实与提高,它既包括了做事的基础(知识与能力)也包括了做人的基础(道德与良心),水平不同层次也不一致,它除授课外,主要靠环境与教师的影响和感染。大学与学院不同,工大与理工大不同,系与科不同,函授与面授不同,……等等,恐怕不单是一个名称吧!根本在于环境之差异也。例如,单纯工科院校年年只上这课的教师上的“高等数学”与数学系专业教师上的同样的“高等数学”就有所不同(所以工学院与理工大学在基础教育上就有不同),一位职业领导当校长与一位真正教授当校长的大学就是大不一样(当年提出的“教授治校”、“外行不能领导内行”等话,若除去其政治含义,只就业务而论也有它的合理之处)。除学校内部教学环境外更包括了所在的教育制度与社会、政治大环境。世界各国的千万所大学,它们的差异,除教师、课题、教学条件等不同外,更在于学习理念、社会文化政治环境的不同,所以也才有了千里迢迢前去留学的必要。

  中小学的基础教育缺失,直接影响到劳动者的素质与大学生源,而大学与大学后的基础教育缺失,则关联着社会高级人才、知识分子队伍的水平,可以说没有足够的基础知识与素养的熏陶大学培养出来的只是文化、技术的工具,而绝不是真正的(代表了社会良心的、有独立之精神与自由之思想的)知识分子,我国大陆为什么会长期没有诺贝尔奖得主,原因之一就在于我们这种基础教育的严重缺失。专门关注并以此命名的杂志还却不多见,香港《中华基础教育》的创刊是十分有意义的,为祝贺它的诞生,我写了上述的话与同仁商榷。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基础教育伴终身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