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辉:梦遗中,我大喊“中国不高兴!”

  一个长得像AV的日本花姑娘慵懒地躺在我的怀里,她用纤纤玉手轻抚着我胸前刚刚文上去的两个大字“尚武”,嘴里叽里咕噜地发出什么“伊玛斯”的声音。我内心暗笑:什么你妈死他妈死的,今天我就让你死,我要中华雄起,我要为70年前的南京同胞报仇!

  “伊玛斯”很陶醉地在我的进攻之下咿咿呀呀地叫着,时缓时急,时大时小。我的胸大肌越崩越紧,浑身越战越勇,“尚武”二字在汗水的浸洗下闪闪发亮。我枪管滚烫,犹如一支烧红的烙铁,“伊玛斯”在我摧城拔寨的攻击下已经瘫软如泥……

  就在最后的时刻,我带着大国崛起的豪勇和为国雪耻的豪迈,集中所有的力气从喉管中喷出了这样一句话:“中国不高兴!!!”

  伴随着我的狂吼,一膛弹药射向“伊玛斯”……

  爽啊,简直是爽透了!我还从来没有这么爽过。也许是太过瘾了,巨大的快感把我电醒了。

  我感觉下身冰凉,伸手一摸,原来——弹药都射到了被子上……

  (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士辉2009年4月26日于广州)

  作者:刘士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梦遗中,我大喊“中国不高兴!”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何健(Shanghai,China) 说:,

    2009年08月15日 星期六 @ 17:06:15

    1

      “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新解:“‘雌的’(prostitute)无淫赚百两。”也就是说,“雌的”有淫的话:能穿最新名牌、能吃最贵料理、能住高尚别墅、能开高级跑车。
      难怪连邓笑贫(鄧小平)同志也笑贫不笑娼!

    ——摘自《何健语录》,欢迎转载,谢谢支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