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以栋:2008年股票投资的惨痛教训

  美国报税累死人。报税以后,看着税表里去年的投资损失,心里很不是滋味。好不容易挣来的钱,就这样不知去向。败军之将不言勇,所以我想在这里总结一下去年股票投资的惨痛教训,供大家参考和批判。

  第一,低估了熊市的跌幅:去年股票投资的最大教训,就是低估了这次熊市的跌幅。虽然我在2007年底就感到去年股市要跌,并在“鼠年论投资”一文里明确表达了我的观点,但是我没有想到跌幅会那么大。虽然我可以安慰自己,绝大多数人都没看出这次熊市的规模,但是损失却是自己的。要是早知道股市要跌那么多,就应当忍痛撤离股市。可惜的是,我仅是一位普通股民。

  第二,高估了风险承受能力:我在证券领域十余年,自以为对投资风险还是清楚的。不幸的是,在去年股市最黑暗的时候,我以前工作的公司也在金融风暴中摇摇欲坠。那时不仅要担心股市里的钱,还要担心自己的工作。明明知道那时应当买进,但自己却必须慢慢卖出。回头看,真正的损失都是那时产生的。做好投资风险管理,说到容易做到难。

  第三,专家之言也不过是一面之辞:虽然我是一位普通股民,但我的许多朋友和同事却都是股票市场的专业人士。前一家公司的股票研究部的办公室跟我们的办公室紧挨着,大家共用一个洗手间,他们每人分管一两个行业,每天的工作就是研究自己分管的那个行业的股票情况。他们推荐的股票业绩,不说也罢。你说我们公司的股票分析师水平差,那么看看有名的。2007年夏天,我参加一个晚餐会,主讲人是先锋基金公司(Vanguard)以前的一位有名的基金经理劣夫(John Neff).他当时推荐的唯一一只股票,就是华旗银行。你说廉颇老耶,那么高盛的市场分析师去年这时候为什么要讲石油要卖200美元一桶?我想他们未必无才,但可能无德,或者是无才无德。所以,专家之言也不过是一面之辞。

  第四,航空公司的股票钱难赚:去年油价疯狂上涨的时候,我想油价下跌时,航空公司的股票可能会长。我对美国航空公司的股票不看好,因为他们的工会太强、效率太差,所以就买了中国,巴拿马和巴西的航空公司的股票。让人失望的是,油价长时,航空公司的股票往下跌;油价跌时,航空公司的股票还往下跌。虽然进去很晚,损失还是很惨重。巴菲特说,赖特兄弟发明的飞机,是给股票市场造成损失最大的一项发明,现在看来是经验之谈。

  第五,大宗商品起伏大:去年这个时候,我几年慢慢积累的大宗商品方面的股票开始强力反弹。当时想,就是孔明在世,可能也不过如此。可惜好景不长,大宗商品方面的股票开始自由落体运动。“飞流直下三千尺,原来是股指”。股民老张咏叹调里的名句,就是大宗商品方面股票的最佳写照。以前担心卖了要缴许多税,现在这种担心没有了,心里那个烦。

  第六,长期持有受考验:我虽然不是专业做股票分析的,但过去十几年的教育和训练却都是指向股票的长期持有。可是当股票指数跌破十年来的最低点时,股票是否应当长期持有就变成很有争议的话题。回过头来看,当股票增值很多时,股票长期持有的风险就很高;市场大跌时,就可以积累一些股票作为长期投资。大家可以举出很多正反方面的例子,但我想长期投资的基本原理应当是对的。

  我们经历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以前学的书本知识正在经受市场的严峻考验。我们的投资心理也经历了一次次煎熬,许多人将永远地离开股票市场。股市确实不是对每个人都合适的投资。最后我想引用一首台湾老歌结束本文:掸去身上的尘土,振作起精神,也许前面是泥泞路,也许孤独地走过这一生……

  作者:刘以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2008年股票投资的惨痛教训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