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一场注定要来的货币战争

  一场绝世空前的货币战争已经拉开了帷幕:很简单,当一种货币从无到有,再从一个国家的国内开始走向全球世界更多的国家时,然后在全球独大、横行了近一个世纪的美元货币中争夺一片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现在远非如此,除了美元独大之外,现在还有第一富国集团欧元已经形成与美元的抗衡之势力,中元就是要在强大的美元、后起的欧元之后,在当今世界各国中打下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下——但处在2009年前后的中国、中元(人民币)还没有这一片天地,中国要志在必得的去拿下、目前还没有、全球货币中有一块属于中元自己的一席之地。那么,美元、欧元、中元之间的一场货币领地之战,也势在必发,谁也无法阻挡、迟早要进行下去……这是一场历史根本无法避免的货币之战,美元、欧元、中元都在为自己的领地、市场、财富,为各自国家、区域的货币生存、不被出局而开杀戒的为领地之战。

  中国兵法常识说“兵在神速,出其不意”。美联储于2009年3月18日宣布,推出总额高达1.15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首战计划,其中3000亿美元用于购买长期国债,希望压低美国抵押贷款和其他消费者贷款的利率;美国同时还决定,维持美元现行基准0至0.25%的利率不变——这是美元200多年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举措,也是美国政府迄今最大的货币特别行动,这是美国现实、真切利益,说出手时就出手,也是对付欧元与之抗衡,中元新近崛起的强力对策。2009年初,美元货币行动的结果是:依然占据全球最大货币量、最可能的全球市场占有率,依然是全球成本最低的货币,依然保持着收复全球货币领地格杀勿论、绝对胜算的杀伤力。

  在无奈的迎战中,中国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可能淹没在美国一年15万亿美元GDP、此次推出的1.15万亿美元的汪洋大海之中。中国无奈、被动地接招,还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来对付美国的货币挑战。若要反击,2万亿美元对每一年15万亿国民生产总值、总额达10万亿美国国债(估计数),可能高达数百万亿、数千万亿美元货币发行(这是美国国家的绝对机密)国来讲,不过是沧海一粟。若要坚守,继续增持美元的强劲,没有什么别的出路。除非中国像高收入国家那样真的靠“内需”能拉动,除非中国不依靠“出口”养活自己。到2009年3月底,中国持有美国国债约750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国债总额的6%,但中国拥有美国国债,却没有与美国周旋的胆识和魄力和技巧,中国与美国的货币与管理体制相冲突。

  中国货币和黄金储备

  以前储备黄金,到现在储备货币,美国都成为全球最大的赢家。到2009年3月底,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在当日外交部有关国家主席胡錦濤出席伦敦金融峰会的中外媒体吹风会上表示,“中国会继续投资美国国债,但同时将高度关注美国国债资产价值的波动”——这是历史无奈的一种选择。

  资料显示,人类在整个数千年文明史中,从这个星球上共挖出来总量约15万多吨黄金,目前这15万多吨黄金其中的40%左右是作为可流通的金融性储备资产,存在于世界金融流通领域,总量大约为6万多吨。其中3万多吨黄金是各个国家拥有的官方金融战略储备财富,2万多吨黄金是国际上私人和民间企业所拥有的民间金融黄金储备;另外60%左右的黄金以一般性商品状态存在,比如存在于首饰制品、历史文物、电子化学等工业产品中。需要注意的是,这60%左右的黄金,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可以随时转换为私人和民间力量所拥有的金融性资产,参与到金融流通领域中。

  美国的黄金储备在其国家战略总储备中所占的比率高达56.7%,而其他一些发达国家如德国为37.6%、意大利为47.8%、法国为47.1%、瑞士为38.2%、荷兰为46.6%,凸显了黄金储备在国际社会重要作用。中国官方公布的黄金储备约为600吨(注:此数据为2004年,到2009年4月末,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胡晓炼表示,目前中国黄金储备增长为1054吨),占中国国际金融储备约4%左右,中国黄金储备及占国际储备的比率都明显偏低。就是在中国外汇储备由1万亿向2万亿美元过度之中,中国的外汇储备也没有相应地增加黄金储备也非常有限。未来到2020年的10年间,中国外汇储备将有可能突破3万、7—10万亿美元之巨,每两到三年就可能增加1万亿美元当量的财富。

  迟早要来的货币大战

  因为全球各国都宠美元、使用美元交易结算,让美元到今天一直成为全球独一无二的国际货币。所以美联储才会肆无忌惮地施以美元现金来购买总额高达1.15万亿美元的债券的计划。这一破天荒的举动对市场提振效果明显,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声明发布后从3.75%落至3.4%,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前一天的3.01%落至2.48%,以庞大于数十倍的美元货币发行来购买比率相对小的美国国债,一次不足以成器,美国当局还可能、必须故伎重演,反复换手之后,才可能从中渔利。更重要的是,美国以美元购美国国债,再次上演了美国的雄心霸业——花未来钱来填补今天的不足,美国还在全球各国之先使用购买国债的资本现金。

  美联储购买1.15万亿美元债券,意味着最少要加印美元现钞1.15万亿元,来释放美元新的“流动性”,由布什到奥巴马政府的连续直接货币救市毕竟风险太大,以美元购买美国国债则缓冲了通胀的可能,还是一箭双雕使美联储和金融企业都获益的好事。

  在美国宣布购买3000亿美元国债之时,日本央行也宣布将每个月的国债回购量从1.4万亿日元增加到1.8万亿日元(约合188亿美元),以节省现金借贷成本。英国和瑞士两国的央行也采取了同样措施。这些国家采取了与美国同步的措施方略,使这些国家与美国吃进美国国债,因而减少了这些国家货币与美元冲突,唯独中国没有任何新动作,使中国外汇购买的美国债处在独一无二的风口浪尖上。一个国家的国债是冻结货币流动性的一种方式,购买了国债的银行、企业手中的现金会因此而减少、被冻结,而政府回购国债,则意味着向市场上投放等量的货币流动性,是原有冻结的货币——国债,重新又流动起来。这种方法的好处远远大过直接向市场内投放现金,因为直接投放现金会造成通货膨胀。

  按常规,中国当局不可能像日本、英国、瑞士等国那样出手,因为中国没有取得这种换手“渔利”可能的主动权信息。美元与中元之间没有达成任何机制可维系运行。先前中国4万亿(中元)举世大投资救市,就是直接投放现金,一旦中国经济转好,也许就是一夜之间、新一轮大通货膨胀就爆发(这是由中国天量货币供应所决定的)。

  中国被动的货币出击

  国际货币以美元独霸以来,贸易连接的全球化商品时代是一个怪物:当储备货币发钞国采取行动时,其他国家不得不跟进,否则将加速磨损变速相对而贬值,令接下来的货币行事则增添了事故阻抗和无数变数的隐患可能,使货币运行更加艰难、直至寸步难行,退守一偶。19世纪之前,英镑盛世全球近200多年,如今却到了一偶也难守寸地的绝境。

  势力相比百倍之下,谁能与之可以抗衡?面对全球性金融海啸,降低利率与扩大货币供应量哪一个更重要?美联储选择两者并用,而中国央行的回答是后者——最大化扩大货币的流量,以至于盛下货币流量的“河”爆满与否没人能过问。

  金融海啸初期,美联储最早的减息行动并没有立即奏效,即使在实行零利率政策之后也是如此。但这并不能证明美联储的决定是错误的,而是反映了信贷机构没有足够的流动性向企业和消费市场提供贷款支持。当美联储宣布的政府债券购买计划后,显然是为了给美国国内信贷机构、企业提供更多充足的弹药,使美元货币的“流动性”从货币、信贷、国债等等所有环节中更大的释放、解脱、解套出来,这是美国国策实体经济的最大张力。而中国央行的基准利率与准备金利率,则维护了商业银行的最大利益,但使中元货币的竞争力、市场占有率都一损俱损。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在全球开始经济崛起,中国央行一向对货币供应量是单一的重之又重。在2008年9月15日美国金融海啸爆发的霎那,中国货币当局虽然一度追随美联储甚至比美联储快半拍大幅减息,但在国内出现通缩苗头之后以及美联储实行零利率政策之后,中国央行出乎预料地中止了减息行动,开始将货币政策的重点重新放在扩大货币供应量上。中国中元,现在是60年来货币最大供应、超量、超大发行时期:2009年1—3月底,中国新增贷款达4.58亿元(见2009年4月11日中国央行公布数据),超过中国历史以来同期新增贷款之最,一季度已经超过中国历年全年新增贷款金额总额。这是中国经济GDP近10年的最小“流量”时期——第一季度只有6.1%,接下来中国经济可能在一夜之间象河水暴涨:通货暴涨、爆到政府难以控制!这是货币超量供应的必然结果。

  2009年前,美中两国至今没有形成任何货币利率、供应、交换、领地的“共识”,也没有任何货币游戏规则可以遵循。现在一切都是一厢情愿:美国想不惜一切的力挽狂澜、剿灭金融海啸;中国想压倒一切来稳定中元体系,维系“出口”和拉动“内需”;美国将美元体系用之最高、最泛、最极致的货币功能策略,中国想维系中元不变及央行货币以往的轴心的利益功能;美国用息率、货币发行、国债等一应俱全、全面开花,中国货币息率被动、货币发行成本全球之最,中元国际化更是一厢情愿的不知道天上地下、难以知晓,中元国债发行刚刚起步甚微而被推着前行,无法监控。

  美国是在国际大环境中驾轻就熟、涵盖全球各国,中国是在中国国内袖里货币、筑坝防堤;美元是绝对自由的国际货币,具有全球各国国际性的广泛支撑,中元却是中国国家货币、周边国是一盘散沙;美元是自由货币通达五洲四海、任意流通,中元只能国内行走,管制严厉没有自由,对中国“出口创汇”却只能用“美元的腿走中元的路”;中元国际化、国与国货币互换,却是一厢情愿,管你自由兑换与否,只管自己一意100国互换?

  中国想默契、持续的增持美国国债;美国想既揽得第一货币大国的国债债发行、又在实际利率上涨的过程中单方面扩大货币供应量。对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的压力,美国政府及美联储已决定放手一搏,此时不会考虑任何他国的任何利益。此前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应对其在美国投资的安全抱有绝对信心”的表态只不过是一种安抚而已;美国国债,用它国之国力,全面为美国之服务,何乐何强何国家财富而不能为之?

  一币与他币领地争夺战

  2009年 3月18日之后,中国央行以前出手扩大市场货币供应量的努力惨遭肢解,中国可能再次面临着新的市场与货币的“流动性”不足。美联储购买政府债券计划,是以扩大美联储货币投放量为前提,也就是说美国当局是要极大的扩张美元的“流动性”,来压迫信贷机构降低商业贷款利率,之后才能刺激市场的贷款全面需求来加以流动,进而在恢复信贷功能、货币流量的基础上帮助美国经济尽快走出金融海啸。

  美联储出手购买政府债券,相当于中元8万多亿,相当于中国两年救市4万亿的两倍,简直就是千军万马,翻江倒海,一棍子把别人打死。这对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最大美元国债拥有国的中国的损伤是第一位的,任何它国都无法比拟。美联储局将在未来6个月内买入总额3000亿美元的美国长期国债。美联储这一举动无疑会对包括中国在内的美国国债投资者带来明显的影响——短期内股市、国债市场会兴旺,而美元将加剧历史性贬值。美元的贬值将不可避免地使得中国大量以美元计价的资产面临着明显的汇兑损失和减少,从而加剧了中国外汇储备贬值的直接压力。

  美联储的这一举世行动,将迫使被稀释的美元持续贬值走低,也就使中元被迫升值(但美元国内的贬值,被扩大的美元发行量所补充)。接下来的连锁反应是,中国出口将遭遇更大的阻力,并会将这一阻力传导至国内货币、信贷市场,中国要拉动出口将要花出更大的成本,进一步是企业的“流动性”货币再次抽紧、贷款数额需求将更大。中国拉动“内需”将花去更大的价钱,中国目前根本无法摆脱强大的美元结算体系,即便中国广东、上海等五城市开始用中元结汇试点,也是远水无法解近渴。

  此一役,美联储实实在在打了中国央行一个出奇制胜的伏击战。最大的受害国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或最大的美国国债拥有国。美国会继续如法炮制。当然,由于美国此次出手的力度举世之最,也不排除打一炮就历史性收兵走人。中国与全球各国都可以用货币一赌,但唯独不能与美国下赌,因为美国的国力货币基数、货币体系与中国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一个是火箭轨道,一个是马车轨道。中国中元走向国际市场,货币机制体系必须变革。否则,中元与美元、欧元交手,目前来讲是根本无法与之抗衡,从货币成本,到玩弄货币手段,再到货币出手的花样,中元都无法与之匹敌。

  中国愤怒的媒体连篇累牍称:美国《无耻救市:美联储$3000亿收购国债中国蒙受巨大损失》(《南方都市报》03月20日);《史上最无耻救市方式 市场抛售美元》(同上)!《美联储开印钞机救市 中国外汇储备很危险》(《广州日报》03月21日);《奥巴马,中国凭什么相信你?》(《国际先驱导报》3月23日);《美联储开印钞机救市:走投无路的最后一招?》(新华网3月23日);《拯救世界经济应“捆住”美联储》(03月24日 新华网)——这是中国能唯一能做到的一点点事情,但这些都是美国最最尖端的核心利益啊!

  未来中国如何应战

  数据显示,美国发行国家债券累计不过10万亿元美元,而美元发行可能达1000万亿之巨。若真要撼动美国国家货币美元在全球的霸主地位,下列环境因素至关重要:美元超量发行超过50%以上的当量;全球各国大量抛售美元达60%以上面积:美国资本市场大举跳水达70%以上的总量;美国本土出现经济危机、大萧条,像1929年那样势不可挡。但美国美元至今没有发生以上无法抵挡之其它不可抗的因素。

  是次美国以美元大举购进美国国家债券,并未致以上生态环境发生根本改变。

  从按古今中外商品经济学原理来讲,被人家天量购买当然是好事,美元购买美国国家债券,国债俏了又有什么不好呢?但腾出美国国债、美元贬值,中国拥有的美元外汇储备就可能遭殃。2008年年底中国外汇储备高达1.95万亿美元,绝大多数为美元,美元的大幅贬值跳水,令中国巨额外汇储备贬值。今年1月份中国购买美国国家债一项就高达7396亿美元,再加上中国所购买的各种企业债券,中国总共所持有的美国国债及各种企业债券有当一万亿美元上下。现在美国国内美元的“不值钱”,可以以美联储更多发行美元得以补充,中国手中拥有的外汇储备美元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贬值。

  中国央行在2009年4月份前后,为进一步推动对外贸易的发展,已在中国五城市、香港地区实行中元贸易计价、结算、支付。这是中国不吊死在美元一颗树上的历史性步骤,也是中元走出第一步、历史性的第一步。下一步怎么办?还没人能知道,但只有中元自由化了,则会随着中国的崛起而迈步天下;否则即使中国货币互换100个国家了,那也依然是寸步难行。

  但从按古今中外商品经济学原理来讲,被人家天量购买当然是好事,美元购买美国国家债券、国债俏了又有什么不好呢?但腾出美国国债、美元贬值,中国拥有的美元外汇储备就可能遭了殃(当然所有其他国家的美元外汇储备都麻烦)。据知,中国央行在2009年4月份前后,为进一步推动对外贸易的发展,已在香港地区实行中元贸易计价、结算、支付,在广东、上海五城市之间开展实施中元贸易结算。这是中国不吊死在美元一颗树上的历史性步骤,也是中元走出第一步、历史性的第一步。

  到2009年3月底, 中国外汇储备高达19537亿亿美元,其绝对大多数为美元,美元的大幅贬值跳水,令中国巨额外汇储备贬值、下跌、不值钱。截至2009年1月份,中国购买美国国家债一项就高达7396亿美元,再加上中国所购买的各种企业债券,中国总共所持有的美国国债及各种企业债券有当一万亿美元上下。现在,美国自己国内美元的“不值钱”,则可以以美联储发行更多美元得以补充、变现,而美国以外的中国手中拥有的外汇储备美元,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贬值、顺水流去……美元继续扩大发行规模、美国继续以美元来购买国债、再换手,那么唯一被稀释的就是美元本币。对美国以外的全球各国来讲,想要美元不贬值、又要美国经快起死回生,这几乎是两大绝对悖论。美元贬值,对美国国内来讲无伤大雅与元气(美国美元可以用多发行几张货币就有了补充),但对全球储备、使用美元的国家、个人有百害而无一利——美国除此而外,还有什么办法将美元使用到如此净值?不象欧元,自由化了使用年代短浅;也不想中元,对欧美国家个人来讲,不能组有兑换是根源无奈,对于那些没来过中国的人来讲,甚至连废纸一张都不如。中元国际化,不在于中国自己怎么样聚餐、让人家怎样,关键是欧美诸国人、人人都能持有、使用、储蓄,真能把中元当财富装在自己的钱包里?

  注:①、本文中所称“中元”,乃人民币,是与美元、欧元、日元、加元、港元等等所有国家货币等同的一种货币区域性货币。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电子邮箱(E-mail):Gvv21(at)hotmail.com    Viatory_G(at)yeah.net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一场注定要来的货币战争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