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我们是怎么落到今天的地步的

  如此的傲慢,认为窃来的权力可以改变事实,改变他人的意志。如此的脆弱,认为一个不同的声音可能摧毁千军万马。

  因为不相信当人们真正有权利投出自己的一票时,这一票还会写上他们的不光彩的名字。

  他们已经对自己绝望到不希望人们的声音被听到,不让人们彼此听到、知道另一个和人们一样的存在。

  你可以想但不能说,你的思想没有他人知道,痛苦和绝望就仅仅是属于你自己,就无法构成威胁。当然,你最好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样才会更安全,更和谐。

  这是可行的吗?当然。如果你无法改善自己的现实,就只能依靠毁坏别人的现实来维持平衡。如果我们不知道三鹿,不知道瓮安,陇南、西藏,北川,我们当然是可以平静许多。假如我们不了解世界,世界就要小许多。不知地球是圆的,我们就会对路途绝望。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其他的光源,油灯就够亮了。我们不懂得我们的权利,就会相信救星,死是理所应当,活着就要感恩,央视不是下流的,这一切都不是罪恶。如果我们知道了,就会想象世界还可以是另一个样子,不一定一定就是坏人才能得势。

  想一想这一切你都不知道,剩下的世界就会是这样的,是他人愿意告诉你的样子。这样就是把你卖了,你也不会有痛苦,没准真还帮着点钱呢。你的无知你的沉默,已经构成了你生活安全的代价,构成了你可以存在重要理由,这就是你成为你的共和国维持现状的成本,为了伟大慈祥的母亲,为什么不呢。

  如果不能看到,听到,你压根就不知道。即使你知道了,不能说出,说出来你就会消失。痛苦,快乐,郁闷都不重要,没有分享没有同情,没有改变的愿望和可能,你只是一个绝对的承受者,一个优秀的现代奴隶。你都不会过问这是什么样的世界,这不就是你需要的吗。你能吃能喝,生儿育女,守法纳税。养着一群视你为屁民的人,他们的主要的工作是把你的财富贪污挥霍,同时对你们严加保密,用误导维持你的不幸。因为你的不幸就是他人的万幸,这个问题有点复杂你最好也不知道。

  没有自己的声音,信息交流的自由,就没有人民或是工人階級的存在,就没有人类的共同利益,没有你的存在。就永远不会有真正的社会变革,社会变革的第一步,就是重新获得言论自由的权力。没有言论自由的社会是黑的看不见底的,黑到哪儿哪看上去都是明亮的。

  作者:艾未未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我们是怎么落到今天的地步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