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捍卫常识,拒绝谎言

  四百多年前的布鲁诺因为坚持日心说而受到宗教法庭的审判,在历史上是被誉为捍卫真理。今天若还有人因坚持日心说而受到责难的话,就只能叫做是捍卫常识了。

  前者是大勇大智,是个别的佳话,而后者则是出于人的良知,是人类文明的基本行为。事实上是否是真理在一定时代里,还是有争议的事,还主要是学者专家们的争论,当年风行一时的《真理报》不也被戏称为“真理报没有真理,消息报却无消息!”吗。

  可这常识却是人类生存与发展中积累的认知,如“人人生而平等”之类的不需理由与证明的原则,它是人类共同的认知,它是现代文明的根基,它就是“One World, One Dream!”,它就是今天地球村的存在。每个正常的人都会自然认同的,而并不需要专门学问。

  近年来在网络媒体上出现了许多有趣的争论:一方是公开挑战常识,另一方则是为捍卫常识而抗争。例如:公然认为专制比民主还优越,认为可以不经授权就可无限地代表他人,公然把民族`国家`祖国`政府`政党诸多不同的概念混淆起来,例如,认为人权就是生存权,并说这由他掌控的主权高于平民的人权,甚至公开否认民主`自由之必要,断定三权分离就必然不行,认为只有他才行,才是永远的救世主,认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不仅否认他夺取政权前的诸多民主与自由的言论与承诺,就连去年才唱过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也忘了,竟不承认有普世价值存在了,……,与此相反的是,对许多仅仅是出于捍卫常识的言行,这并不需要多深的学问与知识,更没有任何政治背景,如公民的合法维权与上访`上书`署名……,却受到种种干涉与责难,连媒体报导真相也被打压,不许讲真话,唉!,一个社会如果到了连常识也需要捍卫的地步,那就是十分可悲的!

  不禁使人想到当年广为流行的一首《古怪歌》:“往年古怪少啊,今年古怪多,板凳爬上墙啊,灯草打破锅,……,只许狗儿汪汪叫,不许人用嘴不讲话,……”

  附1  《知道越多越反动》

  文革时听到过一个故事说:古时有个全赖十个谎言与欺瞒而成功地统辖了十个村落的山大王:其中第一个村落知道了其中的一个谎言,因而便有一分不满他的统治;第二个村落知道了其中的两个谎言,因而便有两分不满他的统治;第三个村落知道了其中的三个谎言,因而便有三分不满他的统治;……如此下去;第九个村落知道了其中的九个谎言,因而便有九分不满他的统治;第十个村落知道了全部谎言,因而便十分不满他的统治;不满他的统治,便被他定为反动;于是就有“知道越多越反动”一说流传,从此大王也最痛恨知道份子。后来就流传为:“知识越多越反动”。

  附2  《也说中国特色》

  任何事物一具体化了当然就会有具体的特色,中国特色是一个自不待言的存在,不仅是中国,哪个国家没有他的特色呢!没有必要时时挂在嘴上,如果硬要这样,甚至进而将其作为一个与世界通行观念的区别定语:什么事物前都加上此定语,以示区别;什么事都不许人‘说三道四’,以保特色,那就是拿它作为挡箭牌,来挡世界文明之利箭,那就是故意找借口来拒绝世界文明!更可笑的还有区分东方与西方,这东方与西方本是地里上的客观存在,不能把什么事物与观念也加上个这样的区分,再用上什么全盘与半盘`少盘这些并不准确的量词就创造出一个吓人的‘全盘西化’的罪名来,试问开奥运是不是西化?“One World, One Dream!”的口号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我们不能开奥运时这样喊,会一开过了就反着干呀!其实呢,中国也是世界的一部份而且是重要的一部份,缔造了今天的一切世界文明(包括自由`民主`人权这些普世价值)也有咱中国人的巨大贡献,中国也是联合的发起与创建国之一,也是世界人权宣言的起草国,至今还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呢!世界不能没有中国,中国也离不开世界!怎能用中国特色一词,把中国与世界分开甚至对立呢?至于用什么东方`西方就更不能把今天的地球村分割,连马克思也宣称要做世界公民呢。以上讲的都是启蒙用的常识,该不会触及敏感吧。

  附3  《我为什么还要写呢?》

  写字跟说话一样,它是人的本能,它是说话的自然延伸,写作乃是基于一位公民的最基本的责任感,是出于对这个饱经苦难的民族的爱,也仅是出于做人的常识。咱平民说话`写字,当然算不得什么呐喊,但总可作一小点微微弱的呻吟吧。

  附4  《谁启蒙谁?》

  知识份子杨恒均在《我为邓玉娇辩护…》一文中对修脚女邓玉娇深情地说:“谢谢你对我的启蒙!”这很令人感动!有许许多多的事实告诉我们,从根本上说,是千百万文化并不高更没有文凭的平民百姓在启蒙知识份子,在启蒙众多的犬儒们,而不是知识份子们`精英们对百姓的启蒙啊。特别是在维护常识方面,我们许多知识份子为了能分得一杯羹时,倒是连常识也会忘了的。

  附5  《专家们真逗》

  咱们的专家们真逗,

  专家们说:“民主是个好东西”,专家们又说:“民主,用什么形式与制度并不重要,……只要能代表人民就行,只要高效益就行”,“民主分东方的与西方的,真的与假的,高级的与低级的,有领导的与无领导的,我们的民主集中制就是属于前者,才是最好的”,“民主是我领导下的民主,主人是由我代表的作主人”;

  专家们说:“人权很重要”,专家们又说:“人权就是生存权,就是活着”,“知情权就是听我统一发布的真相,表达权就是按我规定的范式表达,不能越级上访,集会`结社`游行`请愿`新闻`出版自由就是需经审察批准,监督权就是在我统一领导下的监督”;

  专家们还说:“‘人生而平等’?这话还没有根据,还告有待研究”;

  专家们以前曾用太阳光能转换计算出亩产千万斤,今天又精确算出了“我们的人权比美国好五倍”!

  专家们称颂震中罹难是“纵做鬼,也幸福”,专家们回答诘问的习惯语是“不许说三道四”;

  专家们还说:“当年西特勒`斯大林,今天金家父子……哪一位不是经民主程序上台的呀”!

  专家又教我们不要迷信民主。应该信什么呢?信专家没错,专家们上了百家讲台,又会进账不匪吧!

  专家,专家,就是专门将简单明白的事搞复杂糊涂的人家。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捍卫常识,拒绝谎言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哈雷朝圣 说:,

    2009年06月07日 星期日 @ 09:25:56

    1

    也许有些专家做得确实太过分,一只老鼠坏锅汤,以至于对所有专家都抨击了。
    我不喜欢这种以偏概全的态度。希望至少加上有些专家。因为,确实有些专家们在一直向我们传达着关于法治,关于宪政,关于民主、自由的很多东西。比如贺卫方,比如夏业良。
    有些学者和专家是杂种,丧尽天良;有一些,永远值得我们深深致敬。
    在评论的时候,最怕的就是,跟邪恶一起疯狂。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