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中国怎对“两拓”说不?

  你炼钢、炼铁企业总一天要把铁矿石消耗贻尽,而我铁矿石生产供应商却可以1年、3年、10年的不变质、不会坏、不变价,你要不要?你不要,他要!大不了我晚上三、五年再卖出去,大不了你从全球头号钢铁大国、倒下去成无关全球钢铁业的国家——中国买啥、啥就贵,中国卖啥、啥就贱。

  6月5日,传来全球第二、第三大铁矿石企业力拓与必和必拓成立合资企业、撕毁与中铝公司185亿美元交易。这将全球最大钢铁生产大国、最大铁矿石需求者——中国得到了“再糟糕不过的结果”(见2009年6月9日《21世纪经济报道》13版《中铝“力拓残局”求解》一文,作者华观发)。

  新华网6月8日题为“‘两拓’结盟将加剧市场垄断 中钢协强烈反对”报道,“中钢协”怒发冲冠为什么?澳大利亚企业,关你中国“中钢协”什么事?

  这是全世界绝对的精彩:这一、澳大利亚的“两拓”合资成立新公司,关你“中钢协”什么事?你跨国界“坚决反对”,不怕有“干涉别国内政”之嫌?这二、“两拓”新公司是股东投资者、资本说话的选择,最高资本董事会的决定,你能推倒董事会的“票决制”,即是冠冕堂皇“政治干预”也是最最基本的资本说话“游戏规则”啊?这三、你“坚决反对”,你完全甚至可以“拔剑出鞘”“强烈制裁”——不买“两拓”的铁矿石啊!

  全球第一大钢铁生产大国与全球铁矿石生产巨头们为“定价权”大战,谁有耐力、谁更持久、比财富,则决定谁笑到最后的可能。

  若有一天,即是国际反垄断机构完全肢解了“两拓”,这也与“中钢协”没有任何干系啊!

  6月10日,《新京报》报道说:中国《铁矿石谈判,中小钢企集体“倒戈”》,一些中小企业终于耐不住生存的巨大压力和铁矿石的困境。但中钢协却多次表示,“只要中国的大小钢企团结起来,谁也不买进口铁矿石,则三巨头再强硬也要向中国市场低头”……中国每一需求铁矿石依赖进口在50%以上,是中间冶炼钢铁企业能挺到最后、还是铁矿石生产供应商能拖到最后?说到底,全球第一钢铁生产大国与全球最大的铁矿石巨头们在进行着一场空前的铁矿石“世界大战”,这场大战将由谁坚持的耐力更长、谁的持久力更坚强、谁财力浩大能挺到更长久的岁月,谁就可能最后取胜。但100年不遇的金融海啸发展机遇是稍纵即逝,到那时还有什么花开结果?

  至于澳大利亚的“两拓”全球第二、第三的成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垄断企业”,则需要澳大利亚国家《反垄断法》来当然的法律断案。

  话又说回来,“中国移动”30多年长期绝对垄断中国移动电话市场总额80%上下,中石油、中石化垄断中国石油市场近60年,从成品油到原油市场绝对垄断一统江山,谁又能“坚决反对”?“反对”又有什么用?!谁又为中国13亿公民、每一个人的利益来“坚决反对”!?对涉及中国13亿每一个人、中国自己该管、能管到的种种多多的“一统垄断”,为什么不“坚决反对”!!

  一个不能用反垄断法、这个国家“经济宪法”法律律己的国度,他又怎样有效的去用反《垄断法》公器去公正、公平、公开的“政法”别人?

  “垄断”,是一种整体的市场经济环境,你能是,我就为什么不能是?如此这样用“反垄断”——去平衡国与国、国家与个人的财富,这些国家的信心、执政者的信心、公民的信心怎么不年复一年的流失、一步步的消磨贻尽?!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Gvv21(at)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怎对“两拓”说不?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yslysl 说:,

    2009年06月15日 星期一 @ 05:09:32

    1

    也只能就这么软蛋了。毕竟是天朝以外,王化所不至,只能费厄泼赖,对付草民百姓的那一套完全派不上,只能去李中堂那里找点灵感吧,打打痞子腔算了。。

    回复

  2. UNSW 说:,

    2009年06月21日 星期日 @ 10:31:21

    2

    “ 你炼钢、炼铁企业总一天要把铁矿石消耗贻尽,而我铁矿石生产供应商却可以1年、3年、10年的不变质、不会坏、不变价,你要不要?你不要,他要!大不了我晚上三、五年再卖出去”
    –钢铁生产需要的原料来源有二:铁矿石和废钢。因为钢铁制成品可以循环利用,因此一个国家的钢铁行业对于铁矿石的需求并非是呈现无限制增长趋势的。也就是说,一旦一个国家钢铁生产持续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钢铁存有量达到一定程度,就有大量废钢可资利用,势必将减少对铁矿石的需求。从这个意义上说,目前澳洲对于中国铁矿石出口处于黄金期,主要是因为中国钢铁存有量还较少。
    对于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而言,问题有二,一是来自巴西VALE的竞争,一个是未来中国需求的减弱(中国钢铁存有量达到70亿吨,废钢供应增加,铁矿石需求减少,国内矿石生产基本满足需求,进口锐减)。
    所以,在商言商,中国和澳大利亚在铁矿石贸易上有斗争的一面,更多的是相互依存的一面,没什么需要特别害怕的。说到2002-2008持续上涨的铁矿石价格,也不要忘了2002年之前很多年持续低迷的价格。
    当铁矿石价格上升或持续处于高位,投资者就愿意投资到两拓之外的新资源公司,对两拓形成竞争;相反,价格低迷或者剧烈波动,两拓的地位就越稳固,形成垄断的机会就越大。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