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颂:政策催生了“错误”

  假冒少数民族的重庆高考状元何川洋被北大拒绝录取,使得这个年轻人经历了大喜之后,不得不面对一次失落。虽然不至于大悲,虽然还有可能被香港高校录取,但何川洋极有可能终生与北大无缘了。

  这是他自己的错吗?至少不全是。目前的高考制度,缺陷多多、漏洞多多,所以何川洋钻了十分少数民族加分的空子,与考场舞弊、泄露考题等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甚至不足挂齿的。

  长期以来,我国对于参加高考的少数民族考生,一直实行在原始总分的基础上增加十分的政策。笔者一直怀疑这项政策的公平性,因为绝大多数少数民族考生与汉族考生在同一个环境下生活、学习,根本没有任何差距。凭空加上十分,这是不是对汉族考生的不公平?笔者见到的因为这十分加分而失败或成功的例子实在太多了。尽管国家的制度尚存不足之处,但就全世界范围而言有一点是做得最好的:民族问题,尤其是对少数民族的政策问题。不但没有一点歧视少数民族的迹象,反而在各处给予照顾。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又成为对汉族的一种变相歧视。少数民族在我国的比例虽然不高,但从总量上看,却有九千多万人口,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的总人口,其整体影响并不小。因此取消对少数民族考生的加分政策,实行公平竞争是很有必要的。

  与仅仅十分的加分相比,高考在各省之间的不公平性就更大了。不少省市掌握着最优秀的教育资源,拥有最优秀的培养质量,而高考录取分数线却比其他人口大省低五十分、甚至一百分——如北京的各批次高考录取分数线均比山东低一百分左右。如果说对少数民族加分的政策尚存商榷的话,那么这种整个地区不公平的现象就绝无道理了。即使存在地区差异,那么录取分数低的地区也应是边远、相对贫困的省份,而不应是最为发达的北京、上海等省市。某些上述地方的中学也打起了这方面的注意,以可以在当地参加高考为由,招收其他省市的学生,收取高额的借读费用,可谓浑水摸鱼,捞上一把。而这个问题的解决遥遥无期,因为各省市的高考逐步实行自主命题,可比性就降低很多,不公平也就被掩盖于深处了。

  考场舞弊事关考生的人品,而假冒少数民族、跨省考试与之不同,因为政策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从这个角度讲,假冒少数民族、跨省考试也可以看做是对不公平政策的一种抗争。只是何川洋这次发挥的太太超常,玩大了。

  (北京大学法学院    李颂    电子信箱:lisongpku(at)gmail.com )

  作者:李颂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政策催生了“错误”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不妥 说:,

    2009年07月17日 星期五 @ 02:58:25

    1

    对少数民族来说,历史上遭受大汉族主义的压迫,其语言和文化一直处于弱势,呈消亡状态。即使现在,学校教育都是以汉文为主的教育,忽略了少数民族的正当的语言文字权利。汉语不是少数民族学生的母语,要学习汉语及汉文化,其母语和文化都需要做艰难的转换。假设一下,如果现在高考的语言不是汉语,你会不会要求给你适当的照顾。

    回复

  2. 弼马温 说:,

    2009年07月17日 星期五 @ 14:41:41

    2

    请问李先生,各省招收分数,是人为划定还是根据在各省的名额按分数划定。如果山东的分数线和北京一样是不是应该把北京高校的招收名额全部给山东省?如果北大新生班里都是山东人了,是不是就合理了呢?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