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涛:给韩卢先生的回复

  韩先生您好:首先要感谢韩先生对《新疆是个好地方》拙字给予的关注,并且是很深的的解析,我真的很是,受宠若惊,谢谢韩先生!

  先生对我是否驴友的推论相当准确,我是,真的是,我经常对自己说的是,“要用自己的生命阐释大自然的美丽”我爱攀岩,潜水,在高高山顶,深深的海里,只有在哪里我觉得才能够涤荡我内心的污秽。

  谢谢先生给予我历史常识的指正,是我对某些资料有误判,谢谢您及时的指出!

  我对民主,自由,平等,权利非常看重,我把它们视为最珍贵的,所以,对朋友,孩子,家人,员工,我从来不敢尝试去入侵这些,因为我相信只有他们获得了这些,他们才会享受到真正的生活,所以请韩先生相信,我在这方面一定是对自己,有很严格要求。

  我与先生您对此次事情都有不同解读,我们也各有自己的理念,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您的崇敬之心,因为我从先生的文字与语句中,可以感受到先生的治学严谨,所以我愿意与先生讨论一切问题。

  和谐的生活另我们每个人都是心向往之的,我和先生一样,希望我们的生活里处处都有人文的关怀,处处都有很高的民主气息,可是看来有很多的事情不是我们所希望就可以有的,社會主義,民主社会都有腐败,两个社会的腐败程度不一样,但是这不影响我们对民主社会的向往,正如我觉得美国,瑞典等国的民族政策一样。

  我与先生同样生活在这个国家里,“享受”着同样的体制,不同的是,先生是研究历史的,我是一个商人,我们的视角不同,生活经历不同,受教育不同,世界观更加不同,所以造成我们对很多事件的认识不同,我们看每件发生的事情,都是会带个人的情愫在里面,因为我们毕竟不是国家的领袖,我们只需说事件,而不是考虑多方面的国家因素在里面或者是多样的国家利益,我想我说的意思先生是明白的,国家利益与我们个人利益我想是同理吧!简单的讲,我和先生正在房间谈天论道忽然就有人奇袭你我,先生与我做如何打算呢?另:我在家里过好好的日子,成天有人在我的屋外吵闹这要打我,或者是要分裂我的家,你说我会怎么办呢?换着我的脾气,我肯定打将出去,要他们好看了,不然恶人不除天理难容!自家有丑事情是应该坚决的,及时的清理,这个我也不反对,也不反对家里有民主气息,也不反对家里应该平等,但是这并不代表,任何事情我都可以隐忍,所以我想先生明白了我的意思。

  “不是每段恋曲,都有美好的回忆”我知道在民主道路上有很多很多的人,鲜血都染到了民主纪念碑上了,我从来都是相信这些鲜红的血不会白白流掉,不会,一定不会,这些鲜血一直在激醒着准备一起风雨兼程共同走下去的人,可是这并不代表这那些为了自己私欲想怎么样,就可以为所欲为的人,拿这“民主”来说事!如过是假的,不正确的,那我想了关于我此前讲的强硬的决心和技术手段还是有必要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真的,请相信我这句话,我是有深切的体会,西安的维族同胞很多,很多一些是干这偷窃不成变成抢人的“工作”,抓了放,放了抓,我的朋友是安保志愿者,说他们自己打他们的同胞,逼迫他们偷窃,吸毒,女性还要把身体供他们享乐,很多很年轻的女孩子,得了很严重的女性疾病,我说这些的意思是,每一个民族的人民,都有好坏之分,事件也有好坏这分,是不是呢先生?我想到我很尊崇的一位先生季羡林,讲过一段话,我理解的意思是,在事件没有充分定性的时候,那就以我为本,这样在事件过去以后,你不会后悔!

  此文也是我一家之语,希望先生给予更加多的指正,兼听则明呢!

  另:先生推荐的书我一直下载不到,先生可否给一个附件,让我下载呢?谢谢!

  写于西安

  作者:李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给韩卢先生的回复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周游列国 说:,

    2009年07月18日 星期六 @ 17:32:06

    1

    我也建议你读《你的西域,我的东土》。”新疆追记”

    我有《你的西域,我的东土》。

    回复

  2. 配合片 说:,

    2009年08月20日 星期四 @ 09:39:28

    2

    王力雄这中东西的书有什么读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