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金友:贪官是怎样“炼”成的

  饭是一口一口吃的,钢是一火一火炼的,大大小小的贪官,也都是“循序渐进”、一步一步走上不归路的。看一个如此,看两个如此,看三个还是如此。

  第一步,发现自己的“不足”。当官之初,多怕别人笑话自己“老土”。因此便处处留心,看别的官打领带,他也打领带;看别的官穿西服,他也穿西服;看别的官以车代步,他也以车代步。再后来,有了机会外出考察,有了机会和大款接触,心理就更失去平衡,越比越觉“吃亏”,越比越感“不足”。

  第二步,尝到权力的“甜头”。丁仰宁到福建政和县当县委书记的第一个春节,就收到“红包”十几万元,为此他高兴地对老婆讲:“怪不得那么多人争着到基层工作,原来竟有这么大的甜头。”没当官的时候,买一包烟都得斟酌再三,买一把菜都得讨价还价,省一毛是一毛。可是现在,只要点个头,就什么都不用愁,钱可大把往兜来,物可不断往家流。

  第三步,试探周围的“反应”。贪官们也像偷油的老鼠,在第一次得手之后,并不急于采取第二步的行动。而是不时地探出头来,听听外边的风声,看看外边的动静。如果主人有所察,并设置了捕具,或加强了警戒,他们就会有所收敛,不再轻举妄动。同时,他们也在关注着其他老鼠的“落网率”,一看大家都在“频繁活动”,以权谋私,活得潇洒依旧,自己也就“步步深入”,“摸着石头过河”了。

  第四步,放心大胆地“伸手”。第一次没有被发现,第二次没有被发现,到第八次、第十次仍没有被发现之后,贪官们的胆子便开始大了起来。前段被枪毙的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竟敢一次就收取别人送给他的“好处费”200 多万元,这贪胆大到何种程度?

  第五步,提高生活“档次”。按照最流行的办法,贪官们总是把钱分成三份,一份交给老婆“存起来”,一份买楼置业“阔起来”,再一份留给自己“乐起来”。这也几乎成了一个规律,凡是贪官的后边,都站着一个甚至几个年轻、漂亮而且妖冶的女人。美人随着权力来,美人随着钞票来。只有贪官们才有资格讲“江山也爱,美人也爱。”

  第六步,跨入“告不倒”的行列。既然要贪,就会露出尾巴,既会露出尾巴,就有人上前去揪。但开始的几个回合,却往往不仅动不了贪官的一根毫毛,而且甚至还会愈告愈硬、愈告愈升、愈告愈贪。因为他们大都已经编织了一张紧密而又坚固的“关系网”。原河南平顶山市政法委书记李长河,就公然对举报他贪污受贿的干部吕净一讲:“一团人也告不倒我,告来告去只会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经过这样六个步骤,一个标准的贪官就算“炼”成了。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他们可以财源滚滚,可以花天酒地,可以趾高气昂,可以呼风唤雨。但他们已经没有了回头之路,这正似德国作家布莱希特所说:“贪欲从一开始就预示着要在牢狱里告终。”人生就是一座熔炉,可以炼成钢铁,也可以炼成腐朽。所以,我们应该研究“炼贪过程”,不是等到最后,而是在其刚“炼”到第一步、第二步或第三步的时候,就调制“炉膛”,令其“住手”。

原载:法制日报 2000 年10月8 日

  作者:汪金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贪官是怎样“炼”成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