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彬:中国可以调整对朝外交策略

  朝鲜当局在领导人换届时所采取的对外政策,的确令韩人,日人,美人汗颜。想必中国也是在这一系列行动下感觉进退维谷,只留得秦发言人一个劲的用“反对战争,和平谈判”的外交辞令敷衍媒体以掩盖中方的无奈。

  笔者认为,作为曾经的铁血同盟到如今已经失去了对朝鲜半岛的绝大多数影响力,只剩下“地缘政治”、“历史惯性”和“经济援助”等三个方面所带来的微弱影响力。这三个方面的影响力促使中国搞了个六方会谈,而会谈地点往往选在中国也是这点影响力的一个体现。

  首先,一般而言,国际关系很难逃脱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中国是朝鲜面临韩美日军事力量的大后方;但对朝鲜政府而言,他们深知这与其说成是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还不如说是朝鲜对中国的影响力。前者的影响力因为后者的影响力太大而显得极其孱弱。中国之于朝鲜的确是战略后方,这在军事地理学的角度是毋庸置疑的,朝鲜战争已经说明了问题。但是问题在于如果战争再次打响,中国政府和社会绝不会再为金氏政权拿起枪来。

  这里简要的说明下理由:1、数十年前,中国政府与其说保护朝鲜还不如说是保卫刚成立的新中国,而现在就算全朝鲜统一也不会给中国带来太大的战争压力;2、如今朝鲜政府是站在全世界的对立面,而数十年前却只是站在北约领导下的资本主义世界的对立面,中国政府作为红色政权,有苏联这样的超级大国站在一起,拿起枪来还是有立场和底气的;3、中国社会现在普遍反感集权统治,即使中国政府决策层也不会认可世袭的朝鲜有什么值得称兄道弟的情由;4.中国没有力量再拿起枪来(不要曲解和生气,不仅是军事力量而且是道义力量以及作为非正义的勇气),况且我们国土四周值得战争的地方太多了。

  朝政府也深知中国的这一底线,一旦开战,金氏一定会被推翻,那损失最大的是谁呢——中国。这种地缘政治所带来的微弱影响力是平壤绑架北京所给出来的政治假象。金深知北京的愿望——保持朝鲜半岛分裂的现状,借此钳制韩国在东北的真正崛起,日本在远东的威胁,美国五角大楼直接开展对付中国工作前,先必须拂去的额头上停靠的苍蝇。那么金氏虽然明知中国不希望朝鲜有核武器,但北京在天亮后,发现朝鲜有核武器也不是一件太坏的让人寝室难安的事情。朝鲜的想法是只要他们不投降,不亡国,永远可以向大后方要这要那的。

  其次,作为历史上的鲜血同盟迫使中国政府在思量朝鲜利益的时候不免有种“友谊的感觉”,笔者把这种感觉称为“历史的惯性”这种感觉的来源有三:1,先辈们用鲜血的确换来曾经的友谊;2,相同的红色背景及历史;3,近邻及历史文化关联性。但更让北京强化这种感觉的原因是国际上所认可中国政府所感受到的感觉(也就是承认这些历史惯性因素,特别是朝鲜战争给国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这种认同是中国对朝微弱影响力的一个很重要的构成因素,国际上的认可表明朝鲜问题不能离开中国的态度,而中国政府在这种思维的引导下更加强化和认真对待这种“友谊的感觉”。

  笔者给友谊加上引号,是要表达这种感觉是种幻觉,它的根基是不牢靠的,经不起推敲的。为什么这么说,试问:1.朝当局在国内对民众的教育是淡化中国的支援(这在网路上有很多相关资料),我们先辈流的鲜血换来的友谊只停留在我们的教科书上,只停留在我们单方面美好的期待以及我们曾经的荣耀(打赢了美帝国);2.红色背景也只是当时的历史产物,中国已经走上了有特色的道路,并且走得还蛮好,早就背离了没有特色的、贫穷的、社會主義;3.近邻的确是近邻,历史文化传承也没错。但试想,在地缘、历史、文化方面,朝鲜是离中国近,还是离韩国近呢。毫无疑问,统一的朝鲜给国际的感觉绝对优于中国影响下的分裂的朝鲜半岛。只是现在不存在统一的朝鲜太大的可能性,所以会给国际上如此的错觉,一旦开战,国际上就不会再认可中朝的“友谊”了。

  最后,中国基于上述地缘政治、历史惯性及部分人道主义因素对朝鲜的经济援助也是这个影响力的组成部分,但这个影响力可能会给国人非常重要的感觉,但笔者认为中国每年的援助实际上对朝鲜而言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力,因为朝当局知道自己的位置和中国外交政策思路,知道中国一定会给他们想要的这些东西,因为中国既想保住地缘政治的平衡又想保住这种历史惯性。一旦知道了中国肯定会给的话,虽然多少可能会随中国政府判断朝鲜是否听话有一定浮动,那么我们的作为提供方的讨价还价能力反而弱化了。笔者认为这也是我们比较进退两难的地方,也是我们不得不听朝鲜话的原因,这是无耻的绑架行为。

  值得欣慰的是,上述三个因素还是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力,试看,六方会谈的成功举行给国人的感觉是多么威风,仿佛又回到了数十年前,我们令人尊敬的彭爷爷在板门店谈判时的情景。一度被认为是国际上对中国大国地位的一种认可,是中国外交的一次胜利。但当朝鲜单方面宣布六方会谈永远结束的时候,中国方面一定有出局的感觉,外交部门也一定很失落和为难,在中国社会层面也是相当愤怒的,我们的满腔热情、和平意愿为什么被践踏,我们为什么用大量援助去换取被朝鲜绑架和玩弄。我们为什么还要强调与不珍视友谊的国家的友谊?我们为什么要容忍一颗核炸弹在如此之近的距离(决不能忽视朝鲜将核武器投入中国的可能性)?

  笔者也曾有上述的激愤,甚至想中国为什么不放弃朝鲜,甚至是帮助朝鲜人民结束独裁,这是多么正义的事情呀。但问题的关键是笔者是中国人,就必须站在中国的角度看问题,这个时候不能正义凛然似的站在朝鲜人民的立场上。基于地缘政治的角度考虑,一个分裂的朝鲜半岛,一个有一定军事威胁能力的朝鲜,一个独裁的金氏政权是中国的利益所在。前两点在上面已经提到过,可以牵制日美韩在东亚的力量存在(不仅仅是军事力量)。最后一点也至关重要,只有独裁的政权才可以不顾国人的利益,才可以不顾统一给朝鲜民族带来的生机和希望,才可以鼓动对日美仇恨,而这都是中国的利益所在。

  国与国之间,有的只是利益,所以我们有一百个放弃朝鲜的理由却没有放弃朝鲜的原因是我们有一万个保卫朝鲜的理由,笑……北京深知一旦开战,就等于中国在国家安全及利益上的失败,因为朝鲜没有打赢或打和的可能性,中国也没有再出手的可能性。那么朝鲜及中国的最佳策略就是保持静止的朝鲜局势。笔者估计,金氏政权近来的行动的确如一些专家所分析的那样是为了政权交接,为了在金正日尚能给予三子以指导的时日,在朝鲜军队中树立三子的权威,这个权威的树立有这样一个过程:金三子是直接介入甚至是主导近来的所有行动,让他通过这些惊天动地的行动获得荣耀和权力去执掌后金正日时代。这个行动是遵从“挑战美国、日本,威胁韩国,无视中国”的原则,而这个原则在国内社会和军界是可以获得无上的荣耀的。有如下几点原因:1.美国、日本长期被国内舆论宣传仇恨,是朝鲜民族最大的敌人,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挑战美日同盟,可以体现金三子的勇气和智慧。2.中国是最大且最强的邻国,无论先进还是历史上。金正日教导金三子无视中国实际上是告诉他,中国中看不中用,可以为援为绑架而不能为盟。同时表明向国内表明金氏政权无须北京的支持,体现了金氏家族的统治力量。

  针对如今的状况,笔者认为有两点非常不确定的因素,第一、朝鲜是不会开战的,这一点毫无疑问,他们是为了接班所导演的大戏,但朝鲜政权是否把握的住这个度;第二、美国政府的解决朝核问题的决心有多大。

  中国要做的的确如秦发言人所讲的“反对战争,和平谈判”,只不过这样的外交辞令不容易让人兴奋却容易生气。但北京方面一定非常关心这两点不确定因素,现在,中国政府已提前出局了,但为了我们的利益,又不得不关注这些不确定因素。感到进退两难的地方是,仅仅只能关注,却不能施加影响力。这个时候中国政府该怎么办,笔者觉得必须调整对朝外交政策思路,而且是全盘调整。

  如何去调整呢?在深入这个问题的之前,不得不提出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谁在主导现今这个局势?笔者这里可以给出一个判断。这场大戏的导演绝不仅是金正日一人,他没有这个胆识,虽然媒体一再把他刻画成一个狠角色,为了让三子掌权虽然是大戏的根本原因,但有必要采取如此的极端的且很可能引火烧身的行为吗?

  那鼓励金正日如此做法的到底是谁,我们可以去看一下,此次危机,谁的表态最少,除了中国,朝鲜覆灭还会对谁造成安全上的影响。说到这里,答案就出来了,笔者认为此次事件的影子大脑是白宫(不是美国的白宫)的普金。俄罗斯政府对此次危机所表现出来的超脱是和其安理会常任领事国、世界大国、六方会谈的参与方的身份所不相符的。躲在幕后的导演很可能是普金。笔者分析:既然国际上关于中国是对朝鲜最有影响力的判断是不可靠的,现今,还能对朝鲜政局施加有力影响的只有俄罗斯政府。为什么这样说:金氏独裁政权在国际上,甚至是连国内都是没有生命力的,它所表现出了的强硬和蛮横都是外强中干的表现,它要生存的话就不得不找到真正可以依靠的力量。已分析过,这样的力量不可能来自中国。不难发现,俄朝关系不但有着共同的利益,而且没有相互的芥蒂,这点与中朝关系不同,中国之于朝鲜有着明确的地缘政治需要,这个需要是强于俄罗斯之于朝鲜的地缘政治需要,通俗的说,即使朝鲜覆灭,给俄罗斯不会带来太大的威胁,而中国却会因为统一的韩国以及消除了东亚最后障碍的美日军事同盟而在感觉压力陡增。朝鲜政府正是凭借这一点绑架中国政府,但却绑架不了俄政府,俄在朝的共同利益很明显是针对美日军事存在,虽然俄罗斯并不惧怕美日同盟,但正如俄罗斯在北约东扩的问题上深感被打压生存空间,如果在远东失去了朝鲜,会产生和原独联体国家颜色革命一样的效果,都是战略地缘空间的丧失。最起码如果朝覆灭,美日韩军事同盟进行演习的假想敌就会是俄罗斯。(当然也包括中国)

  正是基于上述的理解,笔者认为此次朝核危机是普金和金正日共同导演的一场大戏,当然他们有着各自打算(莫斯科方面估计是想给美日在远东造成更大的威胁——一个有核的朝鲜,就可以完成这样一个任务。总所周知,莫斯科的核武战略是把核武器作为一种积极的攻击武器,这与中国的防守策略不同,但是面对美国,俄的这种积极的核武策略所带来的效果仅停留在策略上的优势,却并不能产生太大的效果,可以看到独联体国家依旧在背弃俄罗斯、北约依旧在东扩。但是扶植一个有核的并敢于使用的朝鲜可以作为俄的核武战略的一个重要补充和延伸)。即使这个推断是错误的,笔者还是相信平壤会把每一步要采取的行动提前知会莫斯科,并取得莫斯科的默许,这样他们才敢肆无忌惮的挑战美日韩,并把中国踢出局。

  回到之前所探讨的全盘调整对朝政策,已分析过,目前的对朝政策思路只会把中国送上朝鲜的门让其绑架,白白浪费我们的经济资源,换来的只是平壤口头上的友谊和实际上的愚弄。那么现今的对朝政策思路的弊端在哪里,又该如何调整?

  第一、我们太过于真诚。中国外交深受儒家影响,总是以“仁者”的方式在国际关系上处事,但由于现今的国际关系不是春秋时的国际关系(你不完全过河,我不出兵打你)而是马基雅维利式的强调“永远的利益”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样,就不难发现仁者到头来总是吃大小亏,却很难讨好处。可以看看,近一点的,我们的领导人对于欧洲诸国如何仁义,而他们的领导人在中国的西藏新疆的领土问题和反恐问题上的态度却是如此让人心寒。远一点的,我们周爷爷和邓爷爷对印度越南够仁义了吧,换来了是什么结果——中国军人在越南收拾战场时,握着敌人的枪哭,为什么啊,因为这些枪都是我们以前援助给他们的。再远一点的,朝鲜战争换来的友谊就是现在金正日把北京踢出局。所以我们对朝外交政策第一要务就是摒弃这种仁义价值观,只根据利益所在去判断问题,不做冤大头。

  第二、纷争中我们太过于超脱的态度。中国政府的不结盟政策是为了避免军备竞赛安心搞国民经济,这个出发点是好的,而且这种超脱很符合我们儒家的中庸传统和道家的出世态度,这两种精神都在数千年来根植于士大夫的思想中。可是这样的外交只能是君子之交(如水),而前面说过国际关系是没有君子这一中国式的说道。譬如中美关系,美国国内是明确把中国当作竞争对手的,不论是经济还是军事。他们的指导思想很务实,明确指向现在及未来可能发生的利益争执。而我们的外交思路却是想和他们交朋友。这种超脱的外交策略不是很负责任且太具随意性更没考虑到外交的第一原则是国家的利益从而显得没有智慧。不过令人兴奋的是,中国外交对巴基斯坦的思路却没有这种超脱的存在,我们积极的援助巴基斯坦,把它成功变成了中国在南亚的铁杆盟友,在近来,巴局势动荡,经济萧条,中国政府果断的给予了大量的经济军事援助。正是摈弃了这种超脱,我们赢得了真正的朋友。在对朝关系上,我们的外交思路就要逊色的多超脱的很,朝鲜和巴基斯坦的重要性一致,可是从外交动作上,却看不出那种中国对朝鲜事实上的迫切需要,仿佛中国政府果真有着希望通过和平谈判而统一朝鲜半岛的美好愿望。可以理解这是想把中国的宽广胸怀传达给国际社会。但这又何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呢,谁不知道中国的利益所在,而这种态度反而给朝鲜一种不信任的感觉,所以像朝核危机这样的事情,金正日会选择踢中国出局。

  第三、缺乏外交技巧。这一点很关键,试想,经援没有我们多的俄罗斯为什么话事权却高于中国。上面说过是因为朝鲜于中国而言更重要,但更深入去想一想,虽然中国放弃朝鲜的代价太大,但反过来朝鲜的代价是什么——灭亡,这样一比,到底谁更应该害怕,理应是朝鲜,。既然已经明确了中国不会再为朝鲜而采取与美日韩直接对抗的策略,这一点中朝双方都明白,同样中方也明白朝鲜的重要性,那么中国关心的就不应该是“朝鲜政权的安危问题”,而是如何控制“朝鲜半岛的均势平衡”。这两种思路有什么不同?可以这样说,两个不同的出发点将直接导致中国影响力的强弱。

  现今外交思路是保住平壤政权(也就是前者),我们看“保住”这个行为,就体现了北京对于平壤的迫切需要,这给金正日传达一个明确的信号,就是北京会做出除直接战争援助的任何援助行为。就仿佛是北京老子生了一个平壤儿子,这个儿子就等着老子买房买车,由于在远东就这一个男丁,老子就不得不把这个儿子供得像老爷子一样。这样的话,不但父子权利关系颠倒,而且还搞出了个管不了的不孝子。

  但如果我们采取后一种思路,即控制朝鲜半岛的均势平衡作为政策思路的起点,那么在朝鲜国内,北京只需要关心,金氏的独裁是否可以维持下去,而不发生民主革命,如果今年收成不好,而且不好到一定程度,且要金氏明确发出信号,北京才可以进行一定有限量的经济援助,这个限度要把握的恰当,宜少不宜多。这样在不好的年份或是其他方面的援助不足的情况下帮助金氏维持国内独裁政权,但又不能给予太多。在对韩日军事威胁上的援助,只须确保目前的朝鲜火炮优势和战略导弹优势。这种策略就如北京老子没有生儿子,只是在远东认养一个儿子,无须太过关心,养子也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往往克己复礼,容易知足,而且知道自己的一切来自老子的帮助,必将尊重老子的权利和话事权。

  上述三个方面的外交思路调整如果到位,笔者估计,北京对于平壤的影响力必将重建。而我们利用这个影响力可以控制这个半岛的均势平衡,确保任何不确定因素的发生都在可控的范围内,确保金氏父子能在北京的控制下进行合理强硬的外交和高压的对内统治。

  作者:肖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国可以调整对朝外交策略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刘已释 说:,

    2009年07月25日 星期六 @ 17:01:09

    1

    说实话,你写得太一般了,也没有足够的洞察力和大局观,一个分裂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吗?我看只符合共产党的既得利益。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